《烽火武林》

第78章 叛心隐伏

作者:秋梦痕

“神隼老祖”似已查清其视如生命的东西确实少了一只,霎时像发了疯似的,又跳又叫,急急向其他十五只“神隼”发出一声声长啸收回!

“红罗妖姬”首先趁机逃走,紧接着“罗刹王”和“马罗令主”亦跟踪冲进树林,但他们衣服此际已无完整一块,全遭十五只“神隼”撕裂成千疮百孔!

“神隼老祖”根本不管敌人去留,收回十五只“神隼”后,立即召集十个弟子,他不疑“恨世派”,只见他抬头厉声大喝道:“罗天生,你有种就现身出来,只藏在暗中偷我的鸟算是什么英雄,嘿嘿,你失信两届剑术比赛,原来是不敢见我的面啊!”

岳承天看着“恨世派”整个退尽,本有同九太公离去之心,但一听“神隼老祖”之言,不禁茫然地向着九太公道:“谁是‘罗天生’?”

九太公道:“莫非是‘罗天老人’之名?”

一顿又道:“对了,他不是说‘两届失约比剑’吗?”

岳承天道:“我要不要出面?”

九太公道:“暂且勿出,等他冷静过后再见面,否则当此疯狂之势,一旦不讲理,来场师徒齐上,你就吃不消。”

“神隼老祖”连叫数声无结果,只气得满坪乱跳,破口大骂,未几,狂吼一声,带着十个老弟子往林内排搜而去了。

九太公急急道:“我们跟着他!”

岳承天飞身朝崖下降落,保持距离,紧紧循声盯住。

九太公道:“老朽不怕他,让我去接近他身边,你只听老朽暗号前进。”

岳承天忽然叫住道:“太公可知‘绝月谷’和‘超尘崖’之地?”

九太公道:“一在‘霸王峰’之北,一在该峰之南,两地都未出天山山脉!”

岳承天知他不肯指出详细地址,心想:“你和师傅想阻拦我也没有用,‘恨世派’非打垮不可!”

“神隼老祖”一连搜寻十几处森林,自是一无所得,他再也不敢放出“神隼”搜敌啦,一股劲率领十个弟子苦苦盲追瞎闯,真正是糊涂已极,及至一座峰脚,似是酒瘾又发,取下葫芦,这才停下来狂饮!

九太公有意接近他那装着“神隼”的竹笼,但却被笼中“神隼”有了感觉,发出数声怪叫,似有扑出之势!

十弟子闻声大异,但却朝四壁提防,其一立对“神隼老祖”告警道:“师傅,宝鸟为何不安!”

“神隼老祖”正喝得晕天晕地,如是他事,必定大发雷霆,但一闻到“神隼”有异时,突然跳起道:“‘神遁’还没有死!”

九太公闻言大震,火速脱离当地,如风奔到岳承天后面道:“老糊涂太厉害了,小子别追了!”

岳承天见他现身变色,急问道:“什么?”

“他识出老朽‘神遁’法子,好在未采取行动,他竟认为先师未死!”

“神遁子”三字可能是九太公已死业师之名,岳承天问知其因后,点头道:“太公今后最好勿接近,防其盲目发掌!”

九太公道:“此老非你师傅同时对敌不可,老朽还是要赶你师傅前来!”

岳承天摇头道:“家师一时无法赶到,你老千万勿去,让我想办法对付他!”

九太公郑重道:“此老近于邪性,时间长了,怕他找上霸王峰或各大门派下手!”

岳承天沉吟一会儿接道:“这是难免的,你老最好先回霸王峰去和家师设法防范,并派人通知各大门派警戒,重要的是勿与力抗。”

九太公似觉事情严重,立即动身道:“有他弟子在其身边时,你就忍耐勿动。”

岳承天恭声道:“你老尽管放心,我不到机会成熟时不会冒险的。”

九太公去后,岳承天仍旧守在附近监视,他肩上那只“神隼”却并不分离!

数顿饭久的时间过去了,他耳听“神隼老祖”已开始行动,然而他又觉出另一方面似亦有人在窥伺,心想:“这可能是秦、白二丫头派出来的人物。”灵机一动,偷偷循声查去,被他在一处高地上发现四个人,认出竟是“马罗令主”,“红罗妖姬”和两位老罗刹人物,暗道:“那是罗刹派的两位长老!”

对方没有查出他的动静,似在专心注意“神隼老祖”的行动,这本来是岳承天一个下手的好机会,但他不敢出面动手,似生怕引来那批老糊涂!

谁料事出意外,突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如奔雷般通过耳际,使他霍地闪身退下,循声查去,忖道:“这是罗刹王在传音向谁告警?”

查出半里之际,确见“罗刹王”立于一株大树后,随即到他的身后十丈之处藏起身来观变!

未几,自一个山沟里奔到四个少女,一见暗道:“这是他的四位公主!”

四个罗刹少女一霎奔到,其一轻声道了几句罗刹语言,岳承天近来略略懂得一点,听出说明谋反的意思,忖道:“谁在谋反?”

他慾知详情,立即放出“神隼”去盯“红罗妖姬”,单独走向罗刹王!

“罗刹王”突然看到他的面目,不惟不惊,反而喜出望外的,立即拱手,轻声道:“少侠真是出没如神,来得正好,小女等已探得非常消息!”

岳承天走近拱手道:“这是四位公主吗,在下久仰令媛芳名。”

四个罗刹少女同时拱手道:“少侠夸奖了!”

岳承天微微笑道:“四位公主几时学会我们中原武林的拱手之礼,作得自然之极!”

“罗刹王”接口笑道:“中原乃礼义之邦,天下谁不尊祟,能得模仿一二,莫不视为高尚三分!”

岳承天微微一笑道:“大王夸奖,请问如何非常消息!”

罗刹王道:“四个小女刚才偷窥‘红罗妖姬’等叛逆回报,听说有暗杀令主之谋,少侠与本王岂不是坐收渔人之利!”

岳承天闻言暗惊,表面上仍微笑道:“闻大王屈就‘恨世派’有日,原来也是被时势所迫!”

“罗刹王”不明他的心意,闻言叹声道:“本王乃一流亡之人,虽说寄身他人之下,但仍危如累卵!”

岳承天道:“大王为何不将所得之事密告‘恨世派’二女!”

“罗刹王”叹道:“两位令主并不信任本王,不说还好,一旦提出,反被认作挑拨是非,岂不加速死亡之祸!”

岳承天道:“大王知我岳某势必消灭‘恨世派’,如时机一到,阁下将作何处置?”

罗刹王道:“愿给少侠内应!”

岳承天道:“阁下率有多少武士在彼?”

罗刹王叹声道:“仅存四个小女而已,一切都遭叛逆杀光了,纵有少数之人生存,此际已不知隐藏何处!”

岳承天沉吟一会,察知“红罗妖姬”等似已离去,立即自身上摸出一封信道:“大王请持此信交秦、白二女,只说是岳某托交,凭此信,你可告密,二女必不疑忌阁下挑拨是非。”

罗刹王接过一看,诧异道:“这是令主们写给伍大侠的!”

岳承天点头道:“但绝对不会到达阁下之手!”

罗刹王会意道:“那本王告辞了!”

岳承天目送其父女去后,马上追踪“红罗妖姬”,好在他未会罗刹王之前就放出那只“神隼”盯住未脱,否则恐怕已无从察知方位了。

“神隼”乃通灵之物,不时回飞引路,及至天黑,岳承天追到一处村镇才停止下来,招手“神隼”飞落后道:“小宝贝,你就在村外树内藏着,从此只准暗暗跟我,千万勿使他人看到你。”

“神隼”真懂人言,“咕”声轻叫,展翅飞去,岳承天一见大乐,忖道:“这确是神物,我非将老糊涂那批全部收来不可。”

行入村镇之际,立即易容暗查,发现一个“红罗武士”站在一家客店门口,料知“红罗妖姬”等一定在内,于是另找一家落店。

谁料事出意外,这家店内竟早就住下了“神隼老祖”,在他刚刚踏进店门,耳听一个苍老声音大笑道:“好小子,这次你却逃不了啦!”

岳承天举目一看,只见“神隼老祖”恰好自里面走出,呆了一下,即沉着地哈哈大声笑道:“前辈仍能识出后学的易容之面!”

“神隼老祖”嘿嘿笑道:“你剥下皮又有何能混过老夫!”

岳承天怕他在店内动手,大笑道:“咱们这次定要决个胜负了!”

“神隼老祖”挥手道:“走!”

岳承天翻身走出,招手道:“让你们师徒联手!”

“神隼老祖”紧紧跟随,哈哈笑道:“你小子居然懂得老夫心理!”

岳承天本来是激他单独打斗的,谁料他竟真要师徒齐上,闻言不禁大惊,暗暗忖道:“凭他这种出类拔萃的武功,居然不守江湖规矩,这真是邪门人物。”

出了村镇之后,“神隼老祖”抢到前面道:“小子随老夫走,附近没有好地方,你虽是冒充罗天生之徒,但却不弱于罗天生,老夫找他不着已有六十余年,然而终又找到对手了。”

岳承天为了要暗收他的“神隼”,因之暂时不敢拿出“周天罗网”为证,忖道:“你的徒弟哪去了!”

“神隼老祖”似已看到他的神情不定,哈哈笑道:“你在搜索老夫的徒弟吗,告诉你,他们现正盯着一批碧眼番奴!”

岳承天暗暗惊叹道:“这老家伙看似糊涂,其实却精灵得很!”接口道:“前辈那双布罩笼子内定必是十六只“神隼”了,这次也得放出来助阵才行!”

“神隼老祖”哼声道:“罗天生不要脸,他不敢与老夫当面较量,却在暗中偷收我的宝贝,现在只有十五只了,哈哈,我再不放哪!”

岳承天暗暗好笑,接口道:“听说“神隼”有个特性,只要收两只后,其他的定必群起跟随而去。”

“神隼老祖”瞪他一眼道:“你小子懂得不少,嘿嘿,但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老夫的“神隼”共有两批,每批八只,每八只中却有一只‘王隼’,王隼不丢,其他绝不脱离,罗天生久有偷我的宝贝之心,但却识不出王隼而始终不敢下手,这次他似有侥幸之心,否则仍不会动手!”

岳承天闻言暗叹道:“这就不好办了!”

他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淡然笑道:“前辈所有,全部也只有十六只,家师只要多费点时间就够了,有机会,一只,两只慢慢收,终有收尽之时!”

“神隼老祖”冷笑道:“我不放,罗天生其奈我何,你小子还要冒充吗?”

岳承天大笑道:“那更危险,‘神遁’前辈他可连笼提走!”

“神隼老祖”惊讶道:“你小子认识的特殊人物真不少,嘿嘿,神遁子岂能近得老夫身边!”

岳承天道:“还有一点,不由前辈不放“神隼”!”

“神隼老祖”诧异道:“谁能迫老夫放出宝贝!”

岳承天道:“‘恨世派’一旦倾巢而出,试问前辈师徒能否招架?”

“神隼老祖”似乎感到因难,再也接不上话!

岳承天哈哈笑道:“人无万全之策,事有未知之数,老前辈岂可目空一切!”

“神隼老祖”突然停止前进,转身道:“老夫先杀她们几个得力助手再说,小子,咱们的比斗要延期了!”

岳承天哈哈笑道:“哪有这样简单!”

“神隼老祖”大急道:“算我输了半招!”

岳承天莫名其妙,呆呆地望着他道:“这怎能算数!”

“神隼老祖”道:“你小子口口声声自称罗天生之徒,老夫现已承认还不行吗?”

岳承天更加不懂,大声道:“凭口说输半招就算承认?”

“神隼老祖”哼声道:“你小子懂什么?‘混沌子’输我三招永远不准现身江湖,罗天生当年只输半招即逐走不敢见面,今天老夫算输你半招,这是多么严重之事!”

岳承天这才搞得清楚,大声笑道:“前辈去吧,这半招并非凭其正本领得来,晚辈岂甘居功!”

“神隼老祖”冷笑道:“老夫话己出口,由得你不接受吗,有本领,再赢老夫两招半,‘武林绝圣’之名就是你的!”

岳承天见他气冲冲地回奔而去,不禁被搞得啼笑皆非,稍停,也就追踪前往!

及至回镇,岂知再也找不到双方人物的形迹,忖道:“可能是朝镇西去了!”

他找到原先那家客店吃了一点东西,打听一下,确是由镇西街口出去一批人物,于是急急出镇追踪。

举目前望,远远发现一人,认出就是“神隼老祖”的背影,立即提功紧蹑在后。

“神隼老祖”奔出三十余里后,改道奔往山区,似已察到什么动静!

岳承天距他约两箭之远,侧耳细察,发觉深山之内确有拼斗之声,暗诧道:“人数真不少!”

观察一下地势,闪身自左面纵出,绕道抢先,一口气奔过数处深林!

突然,由前面林内闪出两个少女拦路,一见竟是秦铮和白红萼,立即停步,就待退身隐去。

白红萼首先发现是他,如风接近道:“你往哪里去?”

岳承天知道避已不及,只好立定道:“绝对不是去投靠‘恨世派’!”声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8章 叛心隐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