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9章 金帝子

作者:秋梦痕

原来那人就是天山神,只见他紧张地道:“你师傅刚刚回去,说江湖上出现一个空前强敌人,我是负责巡查的,你超叔在西面,你罗姑姑在北面,等一会儿就在此地会齐。”

岳承天急急将“金帝子”一切细情告诉后继道:“大伯快去通知超叔和罗姑姑回去,并将敌情告诉我师傅,这个敌人厉害极了,谁也不可单独在外巡查。”

天山神道:“先看看那座山谷再回去!”

岳承天说他不逃,只好领先奔往谷内,刚到谷口,突见一个死尸倒在路上,近前一看,叹声道:“这是‘神隼老祖’弟子,难怪有两人负伤逃走!”

天山神抢先进谷内,于一座峭壁下又发现三具尸体,无一不是遭重手击毙,及至岳承天赶到一认,谁料仍是“神隼老祖”之徒,但却不知为何人所杀!

正当这时,峭壁上忽然传下金超的声音道:“下面可是承儿和大哥?”

天山神接口道:“正是我们,罗妹子到了没有?”

金超急急答道:“九太公带她暗追一个神秘人物去了!”

岳承天立刻催天山神道:“大伯快同超叔回去,九太公可能发现‘金帝子’了,我马上赶去接应。”

他无暇和金超答话,循峭壁飞纵,通过一处森林之后,举目只见前面有条小河,水势湍急,毫无人迹,立即飞纵过河!

他似听到金超刚从这面去的,因此判断九太公和罗素芙追敌必在这方面,果然过河不出五里,突见“神隼老祖”恰从对面奔来,不由大叫道:“老糊涂,消息不好,令徒遭人杀了四个!”

“神隼老祖”似得到负伤弟子回报,闻言之下,老泪纵横,悲声道:“你还不知是谁下的手吗?”

岳承天摇头道:“谁?”

“神隼老祖”道:“‘金帝子’,他从来不杀难敌其十招之人,这次是因与老夫有仇之故!”

岳承天大异道:“这现象不确吧!”

“神隼老祖”道:“你有什么顾虑?”

岳承天道:“我怕他乱杀无辜!”

“神隼老祖”摇头道:“他一生傲世无俦,眼比天高,除了罗天生与老夫的势力外,其他视如粪土,常说杀之有污其手!”

岳承天暗暗庆幸道:“如此说来,中原武林得免于危了!”接口道:“晚辈现已得到一点不正确的消息,‘金帝子’可能朝西面去了。”

“神隼老祖”目射精光,恨声道:“老夫要找他拼命,小子,随我追去!”

岳承天见他去势如风,立即追上问道:“你的竹笼呢!”他看到那个布罩竹笼不见了!

“神隼老祖”厉声道:“别问老夫藏在什么地方,你斗胜‘金帝子’就全都送给你!”

岳承天暗忖道:“可能交给他未死的两个弟子带着藏起了,这老儿报仇心切,似有借重我的心意啦!”

笑着问道:“这样追法岂不盲目从事,我们要想个办法才行呀!”

“神隼老祖”大声道:“老夫自有办法!”

他忽然发现林中掠过一只飞禽,不禁大急道:“那是“神隼”,你还带它去送死!”

岳承天哈哈笑道:“各有运用不同,你叫它们打架,我叫它们盯人,说不定还能凭它找到‘金帝子’呢!”

“神隼老祖”关怀道:“最好你小子不要他去冒险,‘金帝子’的爱妾就是死在“神隼”嘴下,他恨老夫入骨就在这里,见了必遭射杀。”

岳承天正待开口,忽见那只“神隼”急冲入空,立即停言,飞身纵出道:“老糊涂,有警了!”

“神隼老祖”哼声道:“那不是‘金帝子’,可能发现其他人物。”

岳承天问他跟不跟来,如疾矢冲上左侧山头,举目一看,遥遥望见三条人影奔进一座森林,触目恨声道:“原来是‘红罗妖姬’,‘马罗令主’和‘天竺魔僧’,这下看你们往哪里走!”

谁料他身还未到森林边缘,耳内却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岳少侠请走左面,老朽有要事奉告!”

岳承天闻音侧转,急急奔去,只见一处岩石后伸出三个人头,认出为长时间没有相遇的白帝乡夫妇师徒三人,立即走近轻声道:“二位前辈和黄大哥好!”

白帝乡含笑道:“少侠好!”

白夫人问道:“少侠是追‘红罗妖姬’等三人吗?”

岳承天点头道:“似还在森林内未曾离开!”

黄金印插嘴道:“她们已将‘北国三绝’偷袭成功,现已点了重穴,却被我师傅救来了!”

岳承天大惊道:“人死了没有?”

白帝乡接道:“伤势是非常严重,老朽已将三人送往霸王峰去了,相信令师伍大侠定有回春之力。”

岳承天急急道:“二位前辈请与黄大哥速赴霸王峰,目前已出现一个空前魔头了,此人连‘罗天老人’和‘神隼老祖’都感棘手之极。”

白夫人急急抢接道:“是不是一个四十开外的美貌文士。”

岳承天立将“金帝子”底细说出后又道:“可能是他,此人变化莫测,年龄和装扮都不可为凭,伯母在何处见过?”

黄金印急接道:“他就在森林内!”

岳承天大惊道:“‘红罗妖姬’等无疑是被他收服了!”

白帝乡叹声道:“少侠料事如神,‘红罗妖姬’不惟率‘天竺魔僧’和‘马罗令主”投了降,她本人甚至还与那文士作出不可见人之事!”

白夫人侧顾丈夫一眼道:“相公,幸喜没有出手!”

白帝乡叹声道:“我们哪有能力出手,连救‘北国三绝’也只有凭出其不意才成功。”

岳承天关心地道:“二位前辈务请马上动身!”

白帝乡夫妇非常激动,含笑道:“少侠自己也要小心!”

岳承天防其三人有失,立即伴送道:“晚辈奉送你们过对面峰头再去找他!”

白帝乡正想劝阻之际,岳承天突又急催道:“前辈快,林内有人向这面来了!”

白夫人道:“那是发觉我们的动静啦!”

岳承天道:“二位前辈和黄大哥只管往前冲,晚辈在侧面掩护随从!”

白帝乡向前一挥手,夫妇师徒三人提功飞纵,去势如流星赶月,瞬息到达对面峰下,回头不见岳承天,但却看到三条人影猛追而来。

白帝乡领先翻过峰顶,忽见岳承天早在峰背站立,只见他急急道:“前辈勿停,追来的是‘红罗妖姬’、‘马罗令主’和‘天竺魔僧’,此地距那森林太近,动手必引来‘金帝子’,我们要诱他三人离远一点下手!”

他说完仍旧掩蔽身形,白帝乡率妻子和徒弟照计飞奔,及至十里之后,到达一处山脚,然而已发觉敌踪更近,三人知有大批援手在旁,并不停止,故意露出形迹,依然鱼贯奔驰,看看又走了数里,突听“天竺魔僧”的声音在后喝道:“白施主还不停下来求降吗?”

他声音未竟,耳听岳承天冷声叱道:“你们也得住脚受死了!”

白帝乡夫妇师徒闻声翻转,只见岳承天已现身在“红罗妖姬”背后数丈之处,似已将三人都惊怔住啦!

“红罗妖姬”显出非常沉着,回头格格笑道:“‘杀人王’,今天你是活不成了!”

岳承天不理,立朝白帝乡道:“前辈有事只管请便!”

白帝乡知道他的关怀之意,但却郑重道:“少侠不要担心老朽夫妇师徒,最好早下手为强!”

“马罗令主”阴声道:“谁也不许离开!”

岳承天知道白帝乡不会让自己单独对敌,生怕时间拖长误事,顺手拔出“电鳗宝匕”,沉声喝道:“你们三人齐上吧,‘金帝子’想援也来不及了。”

“红罗妖姬”格格笑道:“你的消息真还灵通得很!”

她说完举手一挥,顺势抛起一点红光冲空!

岳承天一见大惊,知道她已打出求援信号,不禁大喝一声,“电鳗宝匕”脱手而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如龙飞绕,刹那将“天竺魔僧”、“马罗令主”、“红罗妖姬”困住,他竟运足全劲,一开始就飞剑攻敌!

“红罗妖姬”一见,发出惊骇至极的尖叫道:“飞剑!”

“马罗令主”和“天竺魔僧”哪还有暇开口说话,各自运足功力发掌抵抗,三人背靠背,遭剑气束作一团。

白帝乡夫妇似也懂得此中三昧,但却看得佩服之极,夫妇互视一眼,白帝乡道:“此子剑术之精,功力之厚,真是无与其匹!”

突然,白夫人惊叫道:“那是谁!”

她触目发现一个中年儒者在岳承天背后十丈之处,是以骇然大惊,白帝乡悄声道:“可能是‘金帝子’!”

正当此际,另一方忽又出现一个老者,只见他缓缓朝看中年儒者行去道:“金兄,久违了!”

岳承天闻声注目,不禁大喜叫道:“罗天前辈好!”

原来那后现身的竟是“罗天老人”,只见他呵呵笑道:“小敌人,咱们有缘,此地又见哪!”

岳承天左手指挥飞剑迫攻,右手一指那儒者道:“此人到达此地已久,莫非就是‘金帝子’?”

“罗天老人”哈哈笑道:“小敌人真有一手,不错,不错,他在欣赏你的功力呢!”

岳承天尚未接口,只听那人阴笑道:“罗兄快叫这小子停手!”

“罗天老士”摇头道:“此子乃是老夫劲敌,老夫无权干涉!”

那人确是“金帝子”,只见他举步朝着岳承天行去道:“金某倒要试试他有多大的能为呀!”

岳承天闻言大急,知事情已迫切,不禁猛提“磁精元气”,左掌急速转动,随着他大喝一声之余,白光向内一束,同时只听三声惨叫升起,那“红罗妖姬”,“马罗令主”和“天竺魔僧”竟遭其飞剑腰斩而亡!

他这动作太快太急,致使“金帝子”抢救不及,在他手动之下,岳承天业已收剑闪身,如飞绕到罗天老人身侧

“罗天老人”似乎被其动作愕住,但在一呆之余即哈哈大笑道:“小敌人,你的功力越来越使老夫吃惊了!”

岳承天注目“金帝子”,口中答道:“老人家应该改口了吧?”

“罗天老人”知他提起“周天罗网”之事,立即道:“那是赠送,不是传授,你我仍处敌对之境!”

岳承天闻言暗笑道:“此老的古怪脾气依然未改分毫!”

金帝子翻身纵回,手指岳承天道:“小子,你就是什么‘白驴奇侠’伍天声?”

“罗天老人”大笑接道:“伍天声乃是其师,他却是人称‘杀人王’的岳承天,金兄有意一较剑术吗?”

金帝子冷笑道:“在下有意请罗兄在一月后赴长白天池大会,这小子如有胆量,等到那时再收拾他吧。”

岳承天朗声笑道:“久仰阁下‘玉阙剑法’,长白之约,在下必去领教。”

金帝子冷笑道:“你是听‘神隼子’说的?”

岳承天大笑道:“‘神隼老祖’正在找你算账!”

金帝子哼声道:“长白天池就是他葬身之地!”

他音落人起,不管地下三个尸体,瞬息没入林中不见!

罗天老人转面对岳承天道:“他可能真正练成‘玉阙剑法’了,到时你要小心!”

岳承天道:“前辈的三支仙剑可以对付吗?”

“罗天老人”摇头道:“那是祖师遗传,非到‘三仙谷’有倾危之秋不能动用!”

岳承天道:“前辈现慾何往?”

“罗天老人”道:“老夫找到‘神隼子’后同赴长白,你先办好私事再去,令师曾和老夫印证千招,他的‘磁精元气’可能就是‘金帝子’那剑法的克星,到时务须请他赴会。”

他说完摆手道:“老夫先走了,你去会朋友吧!”

岳承天目送去后,立即向白帝乡夫妇行去,恭声道:“请二位前辈到霸王峰转告刚才之事与家师,说晚辈决定在终南候驾!”

白帝乡道:“少侠先走吧,让老朽埋了这几具尸体再动身。”

岳承天长揖道:“有劳前辈了!”

他知道长白山路程甚远,再不停留,长身向北奔驰。及至天黑,看看已奔离了天山山脉,前途现出一镇,随即入镇落店,吃了一顿酒饭后连夜动身北进。

凭他的功力,不出七日七夜,竟被他奔到终南山下,正当他急慾一见父母而往山上飞纵之际,忽见一条人影在晨雾中急急自侧道奔到,一见大喜,高声叫道:“多伯伯为何在此!”

那人非别,就是清廷前卫统管多克卢,他闻声一怔,看清大笑道:“少侠回来了!”

岳承天上前找恭道:“伯伯近来好?到敝派有何贵干?”

多克卢大笑道:“我老多是奉了王子之命来拜望令尊令堂的,岂知到了山上却扑了一个空,洞门紧闭,看到的只是一张字条!”

岳承天大诧问道:“上面写的些什么?”

多克卢道:“令师兄等已奉送双亲赴霸王峰啦!”

岳承天闻言心安,长长吁口气道:“走了几天了?”

多克卢道:“条上写的日期三月三日,今天是五日啦!”

岳承天立将近期之事一一说出后道:“请伯伯代小侄向王子叔叔问候,我已无暇赴北京请安了。”

多克卢闻言,又惊又急,郑重道:“长白之行非常危险!”

岳承天道:“此人不除,终为武林大患,小侄冒死也得前去赴约!”

多克卢拱手道:“时日急迫,我不敢耽延你正事,就此告辞,咱们再见了!”

岳承天送走多克卢后,独自仍往山上行去,及至他生长地时,瞧见洞口紧闭,不禁立感寂寞孤单,徘徊良久,轻轻叹道:“数年不归,洞前竟荒芜遍地!”

是夜,他就在洞外露宿,似有不忍即离之情,不时又起身巡行峰顶,儿时嬉戏之处,缓步遍寻,引起他悠悠回忆良深。

突然,山下传来一声嘹亮驴鸣,立将其思维打断,未几,白影一闪,耳听有人朗声叫道:“承儿在哪里!”

岳承天闻声一震,听出竟是他师傅伍天声的声音,不禁高声叫道:“师傅,承儿在这里呀!”

伍夫声这时骑在神驴“白链”背上,闻声而到,一见急声道:“秦、白二女出事了!”

岳承天奔迎上前,淡然道:“师傅,二女不堪救葯,你老急啥?”他口是这样说,心情却已感到非常紧张!

伍天声沉声叱道:“你知是什么事?”

岳承天从未经过师傅叱喝,这时看出他满面怒容,只吓得不敢抬头,轻声道:“承儿不知,请师傅息怒。”

他忽然发现伍天声通身是汗,显出疲乏之情,不禁大惊道:“师傅怎么了,你老与谁激烈打斗过?”

伍天声挥手道:“快随为师卞山,路上告诉你。”

岳承天恭声应是,紧随白驴背后下山,伍天声及至山脚才道:“你父母这次如没有白红萼和秦铮护住,几乎死在‘金帝子’之手,假使为师不及时赶到,二女又几乎死在‘金帝子’之手!”

岳承天大惊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伍天声道:“‘金帝子’不知因何探出你的底细,他在去长白路上遇着你父母和师兄,而秦、白二女却是追‘金子’报他收留‘红罗妖姬’之恨,三方面恰在此去三百里处撞头,好在二女先‘金帝子’遇上你的父母,在刚刚遇上之际,‘金帝子’即得追来,二女为了拯救两位老人,随即与‘金帝子’展开火拼,然二女哪能是‘金帝子’对手,几乎死在他‘玉阙飞剑’之下,幸好为师恰遇‘罗天老人’和‘神隼老祖’也走在这条路上,事先,‘罗天老人’已对为师说过,‘玉阙飞剑’只有为师‘磁精元气’可克,于是遇上就和他力拼,从昨夜斗到今日中午才算将其消灭!”

岳承天关心道:“师傅也伤了元气!”

伍天声点点头道:“非三年无法复元。”

一停又道:“‘罗天老人’和‘神隼老祖’言和,二老及二女已伴着令尊令堂去承天峰下,惟二女内伤甚重,非你亲手运功按摩不可,因之为师急急找你而来,幸好遇见多总管,否则非追到长白山不可。”

师徒二人直奔霸王蜂,江湖自此又告平静一时,作者提笔到此,总算可以休息了。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烽火武林》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秋梦痕的作品集,继续阅读秋梦痕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