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9章 八魔、三绝、四奇

作者:秋梦痕

  灵珠自走出房门,便朝马房走去,远远见店家与一背立魁梧的大汉在争吵不休,神

情紧张。

  大汉讲的是回语,其声如洪钟,铿锵震耳。

  灵珠闻音甚熟,上前正面一看,不禁惊喜大叫道:“蒙大哥,原来你在这儿呀!真

找得小弟好苦啊。”上前一把拉住又摇又笑,店家目睹是情,见白驴的主人和大汉亲热

之情,知有了误会,便退开一旁。

  蒙特律见了这少年人,见了自己如此高兴,先是一愣,继而认出是灵珠,突然一声

哈哈笑道:“小顽皮,是你呀!哈长大了啦!嗨,你这顽皮鬼,真正才是害苦我和高大

弟了,自那日被你走失后,整整找了一年多,如果不是义父他老人家想得开,说你不会

有危险,高大弟差点要急出病来了。”

  灵珠歉然慾泪,见看热闹的闲人不少,轻声道:“蒙大哥,到我房里聚谈罢。”拉

了蒙特律往回便行。

  蒙特律一面行,一面道:“今日不是见了驴儿,我还见不到你哩,我当是你出了事

情,而驴是被别人骑了,幸喜你出来得早,不然,店家一定要挨我的揍了。”

  灵珠笑着道:“驴儿真乖哩,它和我分别了两三年,自半年前才又相逢啦,谁能追

得到它”

  蒙特律一呆,问道:“那你到哪去了……”

  灵珠跨进房门,见罗氏祖孙不在,即让蒙特律坐下,顺手关上房门,用眼色一示意,

制止其继续问下去。

  蒙特律会意噤声。

  灵珠掉转话头道:“蒙大哥,我的事一言难尽,等会再说,你先讲讲这三年来、倒

是迁往哪里、我们的老住地从三年前起一直没再去过吗”

  蒙特律个子虽然笨大,头脑倒还灵敏,闻言道:“老地方可不是没去哪,那是义父

说,一日不见你,去了徒使人兴起怀念,小弟,我们族人最近一年来破产了!”

  灵珠异问道:“马群遭了瘟疫啦”

  蒙特律摇头道:“我们牧民对兽医最内行,根本不怕畜类生病,最怕被马贼抢光!”

  灵珠闻言哈哈笑道:“蒙大哥,难道凭老伯伯及你与高大哥等三人,马贼敢抢马群”

  “小弟,你不知道当时情形,那次来的马贼.不是普通小股伙子,而是沙漠闻名丧

胆的‘红天罗’部下,凭我们三人的力量,简直是谈也不要谈,还讲什么抵抗,当时义

父见机得早,看着贼群将一万七千余匹骏马赶走,连一句话都没说,才保得人口平安,

如不是义父阅历多,看出来马贼是红天罗的精锐,恐怕会搞得族人死伤狼藉哩!”

  灵珠微沉道:“蒙大哥,你们住在哪里马贼劫马后,有没有落足之地”

  蒙特律道:“我们失去马群,因生活困难,现搬在霍霍西里附近,距这里只有四十

多里地,马贼落足哪里,我们因无法要回失物,也就没有打听了,我现在就回去通知义

父和高大弟,叫他们到这里来看你。”

  灵珠一想也好,正慾点头作答之际……房门咯咯两声,闻罗老者在外道:“小友,

准许老朽进来吗”

  灵珠起身开门道:“前辈哪里话,后学承当不起,请进。”

  他替蒙罗双方介绍一番,三人坐下。

  罗老者向灵珠道:“老巧刚才在隔壁,无意听到马贼抢劫之事,为红天罗部下所为,

特此到来问问详情,红天罗其人,在老朽归隐之初,这人已名声大噪,为漠地一雄,当

时名声并不坏,为何老来竟作这不义事来。小友如要想知道他的巢穴,我倒可贡献你一

点线索,当年他落足青海‘海心山’,现在不知是否迁移就不明其事了。”

  灵珠拱手道:“蒙前辈指教,后学感激之至,不知红天罗武功如何前辈定能知道”

  蒙特律摇手道:“小弟,我们没有力量,又何必探听马群丢了,也就算了,你千万

不要去冒险啊!”

  灵珠笑笑不言。

  罗老者见大个儿对灵珠爱护有加,深表赞许,道:“蒙大侠不必担忧,周小友定有

方法追回马群。”

  转面又向灵珠道:“小友问及‘红天罗’武功,我倒不甚清楚,因为我与他非同时

期人物,这点不言你也明白,但曾闻晚一辈的传言,他的武学系出昆仑派,功力不会超

过三绝四奇及四极八魔等人。他之所以能称雄的原因是部下众多,超出任何派别,从不

分散,要想和他拼斗,真还是件难事。”

  灵珠沉思片刻道:“前辈说的是,江湖上本来凭个人修为,单打独斗为主,他既不

讲这些,纯以群战为胜,确不易对付,但牧民的马群被夺,又不能不想法找回。”

  蒙特律接言道:“小弟,这件事暂时不要谈他。我先回去通知要紧。”他说完向罗

老者告退,出房而去。

  灵珠也不阻止,适逢罗素芙从外面回来,跳着脚叫道:“好消息,有热闹看了!”

  罗老者一皱眉,道:“丫头,你倒像个什么样子,蹦蹦跳跳的,唉”

  灵珠忍着笑问道:“罗姑娘有何新闻说出来听听。”

  罗素芙不理会祖爷爷那一套,辫子一甩坐下道:“我哥哥刚才被我遇着了,现在与

一个朋友相谈,马上就要来见老祖宗,我先回来,顺便叫一桌酒菜,你和曾祖爷爷快过

我那边房里去罢。”她指着灵珠说完领先出门.回头又道:“快呀,哥哥的消息真多

啊。”

  罗老者起身道:“小友,请过隔壁喝一杯罢。”

  伍灵珠站起道:“后学本应先请才是,怎好打扰前辈。”

  罗老者哈哈笑道:“江湖人不讲虚套,谁先请客都是一样。”边说边往门外走。

  伍灵珠谦言两句,也就随后转过隔壁。

  一进房,罗素芙吵着就座。三人坐下,罗老者命罗素芙斟上酒道:“小友,我们先

吃。”说着举杯互敬。

  罗素芙不喝酒,夹块鸡肉丢在嘴里,道:“周大哥,我哥哥的外号你知道吗”

  灵珠放下酒杯道:“姑娘,我虽未与令兄见过,猜想大概不外什么大侠”

  罗素芙“咭咭”笑道:“他哪有资格称大侠的,江湖上人,因他走得快,耳朵灵,

都喊他四海通,所以他对打听消息,哪怕是天涯海角,他都能知道。”

  灵珠闻言,喟然有触。

  罗老者看在眼里问道:“小友似有所触,曾与芙儿的哥哥会过吧”

  灵珠笑道:“前辈明察,后学虽未与罗大哥有一面之缘,刚闻姑娘道及,令曾孙消

息灵通,后学将有要事请教是实。”

  罗素芙替老少斟上酒,道:“周大哥如问消息,保险有得。”

  灵珠正待说话,突闻门外大声道:“妹子,消息来了,老祖宗在内吗”

  房门推开,灵珠见一三十余岁的矮胖青年走进,长得有点诙谐,知是素芙的哥哥来

了,两兄妹妍丑迥异,看了使人发笑。

  矮胖青年一见灵珠在房,两只圆眼睛滚滚直转,张开金鱼嘴,想问又止。

  罗老者沉声道:“海峰,还不坐下,这是周少侠,连规矩都不懂。”

  灵珠起身道:“罗兄请坐,小弟在此相扰了。”

  罗海峰扭捏地向曾祖爷爷见过礼,又向灵珠抱抱掌,拉条凳子坐下道:“周兄弟,

你的长相令我惊傻哪,真帅!”

  罗素芙咭咭道:“哥哥,我也长得不错呀!”

  罗海峰一瞪眼道:“妹子,打两下都可以,可别讥笑俺作哥哥长得难看,再说我可

要生气了。”

  罗老者与灵珠齐声哈哈大笑。罗素芙更笑得花枝招展。

  罗老者笑罢问道:“海峰,这几年你在哪里混,怎的老不回家”

  海峰眨眼嘟嘴道:“江湖新闻太多,哪有时间回去,老祖宗,你老也休想隐居啦!

违天老魔创兴万物教,要一网打尽中原武林,现己派出两个副教主,率领百余位高手进

中原,并派他的义子,名叫‘寒冰公子’的,专司监督责任,其武功深不可测。”

  罗老者微惊道:“这些消息你从哪里所得,违天尊者其人,我从未告诉你,你又如

何知道的”

  罗海峰神气活现地道:“老祖宗,你老莫忘了我叫四海通呀,我还跑了一趟群芳岛

哩。”

  “啊!你是向群芳神婆探听到的,那就难怪了,但所谓寒冰公子的武功,你又怎知

其高深莫测呢”罗老者口中间着话,心里也赞许这曾孙儿的能力不错。

  罗素芙提起酒壶斟上一圈,将各人的酒杯倒满,打趣她哥哥道:“老祖宗,寒冰公

子的武功,哥哥大概是和他拳脚上量出来的,这也不甚稀罕呀!”

  罗海蜂气得瞪眼捏鼻子,但当着老祖宗又不敢发作,恨恨地道:“妹子,明知我的

武功不行,又来讽刺我,我只希望你将来嫁个丈夫一天打三顿,到那时回来求哥哥替你

出气时,我大喊打得好!”

  伍灵珠掩口失笑。

  罗老者笑骂道:“海峰,你真没出息,这哪像个哥哥。”

  罗素芙红着脸道:“将来是将来,如真有其事,搬你这没用的去挨打丢人哩,好哪!

我不揭你的底了,快继续说!”

  罗海峰装着没听到,只管狼吞虎咽,酒到杯空。

  罗素芙眼睛一转,向伍灵珠道:“周大哥,你曾说什么‘寒冰公子’的,被什么人

打得半死,是吧”

  伍灵珠也是童性未泯,神秘地一笑。

  罗海峰正吃得不亦乐乎,闻言一怔道:“周兄,消息不确吧”

  罗素芙岔言道:“谁说不确,你以为只有你耳朵尖,别人就不行啦,可见你说的寒

冰公子,根本就没有什么了不起”

  罗海峰“啪”地放下手中筷子道:“笑话,我是亲眼看到的,三个月前,在陕西太

白山下的‘斜谷关’,那寒冰公子和四极八魔的第七魔‘包罗坤’大打一场,七魔不敌,

五魔‘包罗翼’加入双战,还是处于下风。最后六魔‘包罗离’又加入三打一,才将寒

冰公子镇压住,那场战斗,可说是轰动关中武林,不过你们没有听到罢了。”

  罗老者闻言,面色大变,严重至极。

  灵珠庄容问道:“老前辈似有感其徒功力如此,其师更为莫测是吧”

  罗老者郑重道:“小友确是非常人、深知我心,违天尊者当年武学,现在不瞒小友,

他只和老朽在伯仲之间,真未料到,其徒已超过他当年成就,可想而知,他本人武功定

已进入神化之境,既创教侵犯中原,江湖浩劫已成,将无人阻止了,老朽是以惊忧。”

  伍灵珠早料此老定为传言世外三神之一,闻言起身一揖迫:“老前辈不说,后学未

便动问,江湖传言,武林有三神之誉的,无疑,老前辈定是其中之一了。”

  罗老者摆手道:“小友免礼,所谓世外三神,那是江湖夸称,老朽无德,何能自

居。”

  罗素芙本被其兄传闻惊住.心中嘀咕那寒冰公子的武功竞能独战四极八魔之三,但

被灵珠插言所扰,不禁移转思路,闻言接口道:“周大哥,你这才知道呀我曾祖爷爷在

百多年前,就被江湖公称为须弥神君啦.还有两个就是‘群芳神婆’和‘普陀神僧’,

那个什么违天尊者,我没听老祖宗说过。”思忖片刻又向罗老者问道:“老祖宗,干脆

现在一起告诉我们。”

  灵珠微笑静等罗老者答复。

  罗海峰扬扬自得地接言道:“老祖宗最不高兴讲故事,我四海通代答好啦,要问这

些老古董,我能如数家珍。听着:除世外三神你们知道的不谈,其余的,和老祖宗齐名

的人寰三尊,那是‘违天尊者’、‘掀天尊者’、‘翻天尊者’,这三个老家伙坏得连

阎王老子都不敢收啦,实在不配称尊者。哼,我把他们改名老混蛋!还有就是比老祖宗

晚半辈的宇宙四奇和乾坤三绝,四奇是——武当‘浮云子’、南海‘天籁子’,那是女

的,三是少林‘木令僧’,四是峨嵋‘铁头陀’,这四人都没死。”

  他说着一哼,端起酒杯往口里一倒,瞪眼一瞥妹妹道:“怎么样,我这个四海通不

含糊吧!”

  罗素芙嘴一撇,哼声道:“有什么了不起,还有乾坤三绝,四极八魔哩,说完了再

讲大话。”

  罗海峰两肩一耸道:“不难不难,不过……为兄的对所谓乾坤三绝那些东西,不值

一说罢了,既然要说,为兄勉为其难干脆讲出就是。乾坤三绝的“绝”字,很多人都认

为八魔都未打胜,那算什么绝呢我说他们的‘绝’是灭绝人件的‘绝’,实在讲,他们

也只够这个资格。”

  “啐,我真不愿意念他们的名字,你既相逼,没办法,只说这一次,下不为例;那

三个臭蛋.一是‘罗刹幽灵’、二是‘血食阴煞’,三为‘九泉赤魃’,可说是总天下

‘婬’、‘残’、‘狠’于一窝!”他装模作样地喝口酒.“咕噜咕噜”地大漱其口。

  灵珠忍笑难禁,掩口出声。

  罗老者见曾孙似真似假,怡然大笑。

  素芙姑娘笑着催道:“还有八魔哩。”

  罗海峰吐出口中酒道:“唉,大倒胃口,一顿好酒,被三个脏名字糟蹋了,八魔虽

然横一点,倒不失为英雄,比较起来不致反胃。”

  灵珠接言道:“罗姑娘,八魔我倒在几个月前知道一点,我代令兄说了罢,他们是

七男一女,同母所生,姓包,都以罗字起名,末一字按八封‘乾坎艮震哭离坤兑’等八

字排定次序,包罗坤是女的,听说各有奇遇.都练成奇异武功,但传言是否属实,令兄

罗大哥定能清楚。”

  罗海峰赞声道:“周兄弟说的一点不错,那次太白山之战,虽未见八魔各显一手.

但见动手的三位,确是各有不同功夫,后来那寒冰公子不知用的什么法宝,只见白光一

风,将六魔‘包罗离’袭伤,才脱围逸去。”

  罗素芙目的已达,向老祖宗挤挤大眼睛,引得灵珠笑不可抑。

  罗老者微笑道:“海峰,那寒冰公子因为何故与八魔发生冲突他所放出的白光,有

人道及是哪类东西吗”

  罗海峰想想道:“起因是寒冰公子手下因言语不慎,冒犯七魔‘包罗坤’,被七魔

一掌劈死,消息传到寒冰公子耳里,当时寒冰公子不知下手的是什么人物,只知是个老

太婆所为,即行追踪,终在斜谷关相遇,双方道及字号,都不让步,以致相斗,据江湖

经验老的谈及,寒冰公子所放的白光,多半是一种绝毒生物,并非暗器与飞剑之类。”

  罗老闻言,沉思不语。

  罗素芙接口问道:“哥哥,你在街上说,还有什么清廷‘觉罗王子’狂言大会天下

英雄们,要成立什么‘拔萃阁’,凡是自信武功卓绝的武林人,不分正邪都可竞选人阁,

那是怎么回事呀”

  罗老者一怔接道:“海峰,觉罗王子是当今皇上御弟,年龄很轻,传闻武功超卓,

练成‘大罗神功’和‘大罗剑法’,已能御气飞剑,百步杀人,我正因此事才带你妹子

出来,你说说是否真有其事”

  罗海峰正襟答道:“曾祖爷爷所闻一点不错,一年前在山海关外,觉罗王子曾与群

芳神婆她老人家的最小弟子,人称‘碧天仙子’的梅清华,作一次友谊剑术印证,双方

由有形招式进入飞剑比赛,结果以平手作罢。这件事曾轰动江湖,我也曾请问过群芳前

辈,经证实无讹,群芳前辈并言,觉罗王子的武学,将有超过她之趋势,因她的徒弟梅

清华现已青出于蓝了,叫我回家时,将这些话转告你老人家,注意江湖动态”

  罗老者面现愕然之色,默默不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