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1章 小玉儿奔向峨嵋

作者:秋梦痕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句话还真不差,只不过这只对一般人而言,如果身具武功的人就不同了。

尤其当急事缠身的人而言更不一样了。

此刻就有两个人直往山道下奔行如飞……

这两个人远从峨嵋来,仔细看却是两个三十出头的尼姑,两个人好像比赛轻功似的看谁奔得快。

这二人不是别人,乃脱凡师太的两个徒弟了缘与心缘人是也!

这二人为什么发疯似的一路狂奔?

从她二人奔行的方向看,这二人是奔向宝鸡的。

她们只过了大散关,才听得了缘对心缘,道:“师妹,你看,咱们这一路奔行三天整,宝鸡总算到了。”

心缘道:一还不知道小师妹会不会听咱们的说词!”

了缘道:“她可以不听咱们的,但师父的话她能不听吗?

虽说她如今的武功比师父高,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她能不听?”

心缘道:“真是的,当初咱们谁会想到她会成精呀,嗨,她心中必气死我二人了。”

了缘道:“这次前来,咱们真是硬起头皮,要不是师父那么痛苦,我才不来求她呢!”

心缘道:“师姐,见了面咱们怎么对她说呢?”

了缘道:“还能怎么说,实话实说呀!”

二人这是边说边奔行,却也引得路人侧目。

那了缘与心缘二人还是头一回人秦川,过了渭水河便来到了宝鸡。

那了缘取出来时候绘的图来,一路问人才找到半坡那条小街上。

有个男娃正在大元堂葯铺门口抱了个小狗在逗弄着,忽见两个灰衣尼姑走来,立刻吓得往店内奔去。

“娘,娘!”

大元堂中一边的桌子上坐着一对夫妻,嗨,可不是史水乐与金娘子二人在闲话!

那娃儿奔到金娘子的身前,引得金娘子抬头看,不由一怔,道:“你们……”

了缘与心缘已奔人店中来了。

那了缘立刻稽首,对金娘子道:“金施主,贫尼师姐妹二人前来打挠你了。”

金娘子当然认得脱凡师太的两个徒弟!

一边的史水乐不认识,他问金娘子。

“娘子,她们是谁?”

“峨嵋脱凡师太徒弟,玉儿的两位师姐。”

史水乐却冷冷的道:“又来了,太平日子才过几天?”

金娘子瞪了史水乐一眼,便拉过了缘,笑道:“也算稀客,二位师父这是……”

了缘开门见山地道:“金施主,咱们姐妹二人是奉师父之命前来的。”

“为了小玉儿?”

一边的心缘已急问道:“金施主,小玉儿呢?我们小师妹在家吗?”

金娘子面一片暗然之色。

这光景看的两个尼姑心一冷,了缘急问:“小玉儿师妹她不在?”

金娘子道:“她在。”

此言一出,两个尼姑有了笑意。

了缘对心缘点点头,道:“咱们总算没白来。”

心缘道:“不厚师父之命了。”

金娘子把手一摆对两个尼姑,道:“看二位师父必是兼程赶路而来,且请稍歇……”

了缘急摇头,道:“金施主,贫尼想先见见小师妹。”

金娘子道:“二位师父,老实说一句,便是我也已有半月未见玉儿了。”

了缘一惊,道:“刚才金施主还说玉儿师妹在呀!”

笑笑,金娘子道:“她在,只不过她不出来见人,她把自己一人关在她住的暗室中不出来。”

史水乐道:“有时候一天不吃东西呐!”

心缘道:“玉儿师妹为什么要这样?”

金娘子造:“也许她受了几次江湖打斗之事心中不高兴,也许……嗯,她在练什么功吧!”

了缘道:“可否对她说,峨嵋来了两位师姐要见她?”

金娘子道:“什么事定要见玉儿?”

了缘叹口气,道:“都是练功害人,我师……”

心缘道:“我师父好痛苦呐!”

金娘子大吃一惊,道:“脱凡师太她……走火入魔?”

了缘道:“看来比走火入魔还要痛苦。”

金娘子看看史水乐,道:“玉儿不会看病呀!”

了缘尼姑摇遥头,道:“我师父交待,定要玉儿师妹前往一趟峨嵋。”

金娘子怔怔的道:“要我玉儿去峨嵋?”

了缘尼姑道:“我师父以为,只有玉儿师妹前往,师父才有希望。”

金娘子道:“你们师父练的什么功夫?”

了缘道:“我师父说,有一本小册子是玉儿交给的,好像是什么混元一气通天神功……吧!”

史水乐冷笑,道:“原来这老尼姑把咱们玉儿的武功秘笈弄回峨嵋,她关起门来自己练了,哼!”

金娘子总是忘不了脱凡师大对小玉儿的培植,她对史水乐道:“别这样说话。”

金娘子转而再对了缘尼姑,道:“我这就去问问看,如果小玉儿愿意去……”

她起身上往二门走去,这时候有个伙计已送上素食点心,招待两个尼姑一边坐着。

史水乐拉过儿子史天生,道:“儿子,咱们去河边,爹爹带你抓鱼去。”

他不管两个尼姑了,拉着史天生便走了。

这父子二人连回头看一眼也没有。

金娘子走进边厢放草葯的屋子里,她从暗道走到洞室外面,先是拍拍石门,道:“玉儿,娘来看你啦!”

“娘,我不要去。”

挣开金娘子的怀抱,小玉儿道:“我出去见他们,唉,不知道师父又有什么交待?”

她对于脱凡师太在妙手帮“空空儿”那里弄走许

多银子的事,一直耿耿于怀,当然,对于十八盘的赵疯子也弄走不少了香的银子事,更叫她心中不快。

这些天她还真的食不知味,痛苦不堪。

她似乎心清大变,这是江湖呀!

她只不过一个初出道的女子,就已经令她难以分辨出是非与曲直了。

小玉儿随她母亲走出小厢屋,还未走到前面铺子呐,便已听得了缘尼姑笑着迎到二门了。

“哟,小师妹呀,多日不见你已出落得花容月貌了。”

小玉儿尚未开口,另一个心缘也迎上来了。

“小师妹,你可想煞二师姐了。”

她大叹气义道:“自从小师妹下山之后,师姐同我想死你了,时常的我站在望月坪往北望,就想你小师妹呀!”

小玉儿淡淡的,她心中可在想:“你二人说的不是真心话,你二人与别的人一样,见人只说三分真,七分才是骗人的,我才不会把你们的话当成真。”

小玉儿的左手被了缘尼姑拉的紧,她的右手也早被心缘尼姑握住直抖动。

两个尼姑还吃吃笑,似乎笑的不自然。

只要想起到当年小玉儿在峨嵋被她二人天天欺侮,她们的笑容自然是被挤出来的。

小玉儿陪着远道来的师姐坐在桌子边,她淡淡的道:

“二位师姐,你们找我有事吗?”

了缘尼姑道:“事情大了也,小师妹!”

小玉儿道:“什么大事呀?”

“师父走火入魔了。”

小玉儿猛的一惊,道:“师父走火入魔?”

了缘道:“师父命我二人前来接你回山,师父说,只有你才有办法救她了。”

“我?”

心缘尼姑道:“小师妹,救人如救火,快走吧!”

小玉儿怔了一下,道:“这就走!”

了缘尼姑已暗然的道:“小师妹,你回山早了师父老人家还有救,回的晚了就……就……。”

小玉几道:“好吧,我回山瞧瞧看。”

两个尼姑只一听,立刻破涕为笑,双双拉着小玉儿这就要走了。

小玉儿对金娘子道:“娘,我好像必须回山一趟了。”

金娘子道:“去吧!一路上多加小心了。”

那史天生跟他爹去渭河边上了,小玉儿四下看一眼,也不再多问地对金娘子道:“娘,不用半个月我就回来了,唉!

我如今真的不想江湖行了。”

金娘子拉住女儿,叹道:“江湖原是大漩涡,一不小心就要命,你才不过几年吧!多加小心就是了,又何必心中烦恼呀!”

她命伙计把小玉儿的小川马牵出门外,又把吃的用的包成包,母女二人还真依依不舍的分开了。

小玉儿拍马疾驰,了缘与心缘二尼也安心了。

她二人顺利的把小玉儿请回山,这是完成任务,当然是高兴极了。

小玉儿不高兴,她一路上想的多……

她对师父的爱银子很不谅解。

在过去,她一直以为师父是清高的出家人。

她永远也想不到,江湖之上人人爱财,否则又何苦在江湖之上打滚,回家抱孩子多平安!

川马本就奔驰的快,尤其是小玉儿骑的小川马,好像专门为行驰山道而生的,另外两个尼姑就吃不消了。

两个尼姑一路全仗两条腿,两条腿比不过四条腿,小玉儿当然知道两位师姐不好受。

一口气过了散关,小玉儿这才对跟在后面的了缘尼姑开了口。

“大师姐,你二人别累坏了呀!”

了缘抹汗直发笑,道:“能把师妹请回山,师姐便是跑断腿也心甘呀!”

心缘也加上一句:“我们不累。”

笑笑,小玉儿道:“二位师姐,我不如快马往前赶,尽快回山救师父,你二人慢慢走,师父面前我担待了。”

了缘心缘一听之下,齐声点头道:“行,行,小师妹做事真细心,只不过……这上山的路还记得吧!”

小玉儿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二位师姐放心吧!”

她说完拍马绝尘而去,果然抛下了两个厄姑。

心缘抬头看,小玉儿已去远,她不由咬牙切齿的道:

“什么玩意儿,没大没小的。”

了缘却一屁股坐在路边石头上,道。“她成精了,连谦让一下也不会,自己大刺刺的骑上马,咱们是她师姐呀!也根本未把咱二人放在心上看在眼里,气死我了。”

心缘道:“早知有今天,当年山中该狠整她。”

了缘摇头,道:“不,早知有今天,当年我就不整她了,我拿她当心肝宝贝一样侍候她。”

心缘冷哼一声不开口,果然气在心头。

只不过两个尼姑不再狂奔了,她二人慢慢的走,不但慢慢的往山道中走,而且怀中取出干馒头,一边吃着一边走。

小玉儿快马加鞭赶山路,山脚下忽然闪出四个人。

这四个头招道髻手仗长剑,从附近的一片小场上摆的石椿上看,显然他四人在苦练什么阵法,要不然,看,他四人头上在滴汗水了……

这四个人可不是别人,原来他们正是清观清道长吕不愚的四大山徒,虚、非、未、了,四子是也!

四个人早就听到马蹄声了。

小玉儿拍马疾驰,那蹄声传送三里远,惊到了正在练剑阵的四人,立刻遥遥看去……

那不了子的眼尖,立刻看到马上的人是谁了。

不了子这么一说,四个人全乐了。

“走,拦住她,正可以试试咱们的四方阵。”虚了说着便提剑往山道上跑去,另外的三人当然也跟上去了。

什么四方阵?出生人死是坎门,引狠人室是巽门,平分春色是生门,同归于尽是死门。

原来那日峨嵋脱凡师太自于吕不愚三年一斗之后,吕不愚可不是败在脱凡之手。

吕不愚连同他的四大弟子全败在小玉儿之手……

吕不愚当然心有不甘,三清观他闭门不出,苦思对付小玉儿的方法。

他终于想到了一种阵法也许可以对付小玉儿。

他想的便是这四方阵,只一旦发动,便先是引人巽门,立刻三方面利剑齐上,如是敌人再强大不了共人死门。

三清道长便是不顾一切的要对付小玉儿了。

三清道长心中正是这么个黑主意,小玉儿太厉害了,江湖上如果出了这么个可怕的杀手,那还得了,那脱凡师太不是挺起胸膛当老大了吗?

江湖上谁都想当老大,就为了这个虚名,也不知跟着死了多少冤枉的人。

便是出家人也不例外,有时候出家人比之一般凡夫俗子更是野心大,君不见洋和尚也啃吃到咱们家里来了。

小玉儿拍马刚过了这道山脚下,嗖,迎面山道上一排好整齐的站着四个道土爷。

小玉儿急拢马缰绳,唏哩哩的可就把马稳住了。

小玉儿在马上低头看,她冷笑了……

“怎么,出家人也拦路打劫呀!”

右面站的是不了子,他吃吃一笑,道:“胡说!”

小玉儿道:“那么,拦我去路想做什么呀?”

不了子道:“你不会忘记去年初的事情吧?”

小玉儿笑笑,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你们挨了我的修理不服气,等着我落了单,找我报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小玉儿奔向峨嵋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