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10章 赵疯子一石两鸟

作者:秋梦痕

就快三更天了吧!外面的大雨仍在下,但却也小多了,风却又刮起来了,风刮得客房的窗子“嘟嘟”响不停。

突然间有一种怪声传进来,声音是“格吱格吱”响!

声音发自门上面,那声音原是很小的,但小玉儿却听得极清楚。

小玉儿冷笑了,她心中在思忖,该如何对付这个胆大的家伙。

小玉儿想着,如果他们是与赵疯子有串通,她就不好下重手,那会有碍赵疯子的计划的。

小玉儿忘不了她已是十八盘大寨的名誉当家了。

她虽然不坐寨,可也不好有碍大寨计划。

小玉儿遂下了个决心,不但不重创这斗胆潜来的人,反而还要暗中跟他们下南阳,看一看他们对付的人是不是莫少白?

这光景莫少白的命不长了。

莫少白又怎么会想得到有人暗中正策划取他的命?

便是花正剧也万万想不到强盗敢在官府杀当官的!

什么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小玉儿为赵疯子出的这点子,就正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现在,房门吱吱声不大,房门被慢慢的推开了。

有个硕大的影子先射进来了,这人手上拿着一把刀。

小玉儿有心戏弄这个大胆狂徒,就在这人刚反手一把关上门的时候、便对这人遥击一拳。

“砰!”

“哦!”

这人低呼还以手捂口,怕出声大而惊动床上的小玉儿。

这人猛回头,他什么也没发现,直觉的以为自己过度紧张,便举步往房内走。

此时——

他才刚走一步,忽又是“叶”声响起,忍不住捂面低呼:“哦!”

立刻他展开手掌看,只见鼻血也流出来了。

这明明是有人在揍他,他却无法看到什么人,这人用力瞪目看向大床上,哦!小玉儿正盘膝正坐,似乎还在向他点着头。

这人不由大惊:“你……”

小玉儿并不出声,她仍然在打坐。

于是这大汉猛的摇摇头,稳一稳手上快刀便往大床走过去,他一边试着还用刀四下里抢不休,想是怕再挨那来无影去无踪的拳头了。

就快走到床前了,忽见小玉儿面上带微笑,抖手一拳打向这大汉。

“咚!”

“哦!”

大汉忍不住的往房门方向跌出去,跌得他头破血流直喘息,嘴角也溢出鲜血来了。

小玉儿仍然不出声,那光景宛如置身事外的人一样。

大汉咬牙猛一起,看上去是要拼命了,谁知他忽然一声低呼:“我的妈呀!”

随之拉开门往外跑了。,

小玉儿也真想笑,恶人遇险也叫妈,还算没忘生他们的娘亲嘛!

其实这也是人的天性,再是凶神恶煞,一旦遇上什么要命的危险,都会忍不住叫“妈”,无他,天底下还是只有妈才会护着他。

这人转头门外逃。

小玉儿坐床上不住笑,她也以为天下的母亲伟大了,恶人也难忘了娘。

小玉儿正自好笑呐!。

忽然她双耳一动,她听到了有人声,那是距此不远的房中传来的。

小玉儿立刻静心宁神的听。

“嗨!”

“别嗨了,倒霉!”

“怎么啦?”

“我碰了……娘的!是个扎手货。”

“我说老五,凭你这副硕大个儿,娘的!压也把她压碎了,你怕个鸟?”

一顿之后,这人又道。“刚才咱二人划拳争先后,你赢得有些投机,你要先尝嫩鸡,我也认了,还准备喝你的涮锅水呐!哼!看你这副出息……怎么?摔了个鼻青脸肿的,干什么不小心呐!”

忽闻姓别的道:“柯老二,你是此道高手,秀手之名远播五百地,那好,你先去,你去之后我再去,我这里让你捷足先登,你别再损我了,行吗?”

嘿嘿一声低笑,姓柯的似乎乐得拍拍巴掌下了床,笑道:“想吃天鹅搬天梯,你如果连搬天梯的功夫也没有,我劝你这方面要跟我学学……”

“学什么?”

“搬天梯呀!呶!这玩意我就常备在身上。”

“他娘的,刚才你不借我用,害我栽筋斗!”

“哈……我去也,”

果然传来开门声,想是姓柯的出门了。

想也想得到,姓柯的在动什么脑筋了。

只见他手中燃起个鹤嘴形烟管,十分认真小心的潜在小玉儿房门外,那房门仍然是开着,因为刚才逃走的人太急了,未再把房门关上。

小玉儿也未去把门关上,她等着姓柯的来。

姓柯的看上去稍瘦,但个子高,他把一双大手搓几下,再把那件坑人的玩意儿冲着房门内,接着便用嘴巴吹……

他不但吹,而且用力吹,几乎吹得发出“忽忽”声,只可惜那一股一股的烟却直往门外散去。

这还真有点歪嘴屁眼——邪门嘛!

姓柯的忍不住有些火大了——当然他的*火同时也更大了,大得当真应了那句色胆包天。

手上的“工具”不用了,他往袋中一塞,顺手拔出一把尖刀在手上。

这姓柯的也不想一想,为什么毒烟吹不进屋子里。

他手持尖刀错身进了房门,极目一看三丈处大床上正坐着美姑娘。

小玉儿这一回开口了:“你来了?”

哦!声音之细之美之甜,早令姓柯的一哆嗦,便也忍不住的应了一声:“柯哥哥来了。”

“你找我?”

“是呀!”

“找我干什么?”这是废话,也是逗人的话,有时候废话才真的含有幽默。

想也知道半夜三更他摸进来会干什么?

姓柯的已站在小玉儿面前了,他低声的道:“美……美丽的女人啊!长夜漫漫怎么过,你必寂寞吧?”

小玉儿带着几分幽怨地道:“唉!一个人住客栈是很无聊呀!”

姓柯的道:“所以我最清楚不过了,为了替姑娘解除无聊,我来了”

“可是你手上拿着刀……”

“这个嘛!做一个防而不备、备而不防的用途,你如果是害怕,呶!我收起来。”

小玉儿道:“我不是怕,我是讨厌刀,所以……”

她忽然出手,一拳打出去,又听得这姓柯的低呼一声:

“哦……你……”

姓柯的几乎把桌子撞翻,他的刀再亮出来了:“他娘的,咱们就来一个霸王硬上弓吧!我说美人儿。”

“咯咯……”

“哎呀!”

姓柯的双手抱住头,他几乎被遥击的拳头打昏过去。

只这么一声叫,姓柯的已逃出房门外面了。

小玉儿才又坐定,便听得有人在大吼:“是老二、老五吗?你们在干什么?难道忘了我怎么交代!”

“大哥,你多虑了,咱们起来撒泡尿,没人违了你的交待”

“是呀!大哥,咱们这就睡了。”

于是,外面又静下来了,小玉儿笑了。

隔屋中传来对骂声——

“他奶奶的,不就是一个丫头呀!如果换个地方,我柯文风饶不了她!”

“奶奶的,她好像有鬼门道,邪得紧。”

“我说别坚,你刚才怎不说明白,如果她邪,咱们用邪法来对付,你他娘的偏偏不说!”

“嗨!我痛呀!还未说清楚,你就迫不及待的!”

“娘的,若非南阳府这档子事重要,今夜我就杀了她,操!她还真美…——’

“美是美,毛扎嘴,二哥,压压心火睡觉吧!”

这二人还真的睡得着,没多久,二人打起鼾来了。

雨停了,天亮之前雨就停了。

客栈中的伙计刚把热水往客房中提,小玉儿已经走出房门外。

“女客倌,你早哇!”

小玉儿点点头,道:“伙计,把我的马拉出来,我要走了。”

伙计笑笑道:“这么早就走啦?”

小玉儿道:“有事,快去,呶!这是住店银子。”

·伙计接过银子便往草棚走去,小玉儿回过头来看,她微微的笑了。

小玉儿发觉隔房的窗后站着两个人,两个人也在暗中查看她的动向呐!

马已拴在门外面,小玉儿吃饭也免了,她骑上小川马便往大道上缓缓驰去,想起昨夜事,小玉儿吃吃笑了。

小玉儿驰马过山岗,忽然间远处的大道上一队人马往西行,为首的还有十几个骑马的人。

小玉儿吃一惊,这队人马少说也有两百人,这是不是就是大剿十八盘大寨的人马?

小玉儿急忙往前驰,却又怕被那些官兵中的人看到她,不由得为十八盘的赵疯子兄弟们干着急。

小玉儿不知如何应付眼前这情况,怔怔的坐在马上苦思量,就在这时候,忽又见两匹快马奔驰如飞的过来了。。

小玉儿看这马上二人,敢情是往小镇去的——一

小玉儿想着昨夜听到的话,再把眼前的事情凑在一起琢磨,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其实小玉儿只明白个皮表面,骨子里面的文章可就大了,那是小玉儿这样年纪的姑娘再也想不到的。

小玉儿正在犹豫着,那两个飞马奔驰的人已经不见踪影了,这光景小玉儿下了决定——去南阳府。

小玉儿三进三出南阳府了,她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变得身不由己了。

小玉儿想着莫少白的那病态样,做官的人都是那种威风吗?还有成都知府姜麻子,姜麻子对朱公子的侍候几乎是无微不至了。

这就是官场,官场与江湖虽然不同、但作风实难分辨清楚,小玉儿既接触官家更对江湖有认识,但她却更加的不明白这些狗屁倒灶的糊涂事。

小玉儿缓缓骑马下南阳,过午不久,忽闻一阵铁蹄声传来,小玉儿回过头去看,哟!一批大汉骑着快马过来了。

为首的是个粗眉倒竖的怒汉,可不正是那个蜈蚣岭上的大当家“血手”包大铭。

有两把快刀插在牛皮鞘袋上,挂在马鞍上还一晃一晃的,随之而来的便是“秀手”柯文风。

姓柯的发现小玉儿,面上露出狞笑,他还咬牙。

紧跟的还有“黑手”钱仲三,“辣手”李黑子,“巧手”别坚,另外两人也够瞧,眉毛连到头发里斜着长,只一看这种人就知道凶残。

那别坚的面上有青肿,他对小玉儿冷冷瞧,鼻孔的哼声似猪叫,那光景如果不是他们有急事,此刻就会把小玉儿围起来杀了。

小玉儿很自在的冲着这些人微微笑,尤其是别坚,她几乎举手“哈罗”了。

这批蜈蚣岭上下来的“好汉”们,拍马疾奔大道上,小玉儿不久便也拍马追过去,双方相差五七里,可谁也不管谁,各自走各自的同样一条路。

小玉儿心中想,倒要看你们怎么对莫少白下手了。

她也想着,赵疯子这批人真够聪明。花银子买别的人为他操刀,他便把力量集中在大寨上同官兵干,如果人马力量分散,大寨就会再一次遭火烧。

小玉儿心中还在佩眼赵疯子有头脑,其实——

其实赵疯子的计划还不只这一招,狠毒的招式令小玉儿也会叹为观止。

小玉儿拍马进入南阳府城的时候,天色已近二更了,她又到了西城那家平安客栈,却发现客栈外的那个马棚中正有两个伙计为马匹上草料。

二更天上什么草料,小玉儿只要数一数马匹有七匹就知道事情果然凑巧极了。

其实南阳西城就只这么一家平安客栈最大。

小玉儿把马牵到客栈外。有个伙计过来了。

“女客倌,你住店?”

“这时候当然是住店呀!”

“是,是,小子多此一问,你请进,今天客房有的是,想往大的上房,小间的偏房也不错,这些天客人进的多,一大早他们走后就空闲多了。”

这伙计是个多嘴的人,小玉儿知道伙计多口,便举步往客栈里面走。

嗖!真叫不是冤家不聚头,不是猛龙不过江。

小玉儿就觉得妙,正就是“庙后墙有个大窟隆——妙(庙)透了”!

正中一张桌上,蜈蚣岭的几个人围着这张最大的圆桌一个个正大敞门架式吃着酒,小玉儿只一过了门,七个大汉一瞪眼。

那别坚冷冷道:“操!怎么她也来了?”

姓柯的更是说得露骨;“阴魂不散呀!”

“血手”包大铭叱道:“少开口,她不会惹咱们,咱们也没功夫招惹她,吃酒!”

七个人这才低头猛灌酒,谁也不说一句话。

七个人吃了个饱,各自往客房中走去,还真巧,小玉儿又住在他们同一排的客房中。

小玉儿吃了饭擦把口)关上房门再打坐,这一次她是专门听一听这七个人在商议些什么了。

小玉儿的通天一气功夫又施展出来了。

“飞刀刘,你可知道那赃官住的地方吗卜恰决说出来!”

就听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道:“当家的,我要划在桌面上,大伙一看就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赵疯子一石两鸟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