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11章 灭山寇官家计高一筹

作者:秋梦痕

小玉儿骑马过武关,她并未去看看住在武关的丁卯,她还不知道,丁卯刚刚又去了十八盘大寨了。

小玉儿只对守关的两个老军点点头,礼貌的一声细语:

“辛苦了!”

两个老军也怔住了,直到小玉儿走远,才猛然齐声高叫:“小姑奶奶,一路平安呐!”

小玉儿连头也未回,她不是摆架子,她在想着一件事,十八盘大寨要出事。

小玉儿心中想,一旦大寨出事,要不要插手管,不过小玉儿最后下了决定,还是袖手的好。

小玉儿刚驰人黑龙口,就已发觉十几个商旅奔过来了,这些人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想是已经跑了一段很长的路,数一数共有十一个,好像有人跑得东西也掉了。

小玉儿马上看得清,有个汉子已边跑边对小玉儿道:

“姑娘,快回头啦!官兵上山抓强盗啦!”

小玉儿奇怪,她这一路西来并未看到官家的人马,尤其是南阳府的花正刚,那花正刚她是认识的啊!

小玉儿很想问个清楚,但十七个人已经跑远了。

小玉儿当然是不会回头的,她是不怕什么官兵抓强盗的,她正要看看是什么地方的官兵上来了。

小玉儿仍然往山道上奔驰着,她又驰了二十里远。

渐渐的又有声音被小玉儿听到了,那是沉闷的喊杀声宛似来自云端,声音当然不是来自云端,那声音来自高山之上。

小玉儿抬头看,隔着两道山岸荒林中有着移动,那只一看便知道是人在移动。

小玉儿拍马过山道,她急急的奔驰五里远。

小玉儿这才下马把她的小川马拴在树林里。

小玉儿抓着她的七星剑便往十八盘大寨方向疾奔过去,她看到人们正在往大寨上集中,小玉儿只一看,不由得吃一惊。

“哦!来了不少官兵呀!三四百众,赵疯子他们怕是真要完了。”

小玉儿绕过高山到背面,有几道狭口也有官兵重重围着,好像也有两百多人。

小玉儿吃惊了,她知道大寨的人马还不足五百人。

小玉儿还不知道,大寨上又有一百人跟着霍大牙与郭栋长二人去了盘肠谷,而且已经全军覆没了。

小玉儿攀上了高岭,她隔着一道大山沟看向对面的十八盘大寨,那儿有几株万年老柏树,小玉儿腾身上到树顶上,她这是居高临下的观战了。

她心中早想通了,赵疯子是个精明的人物,他弄个什么名誉当家的搁在自己头上,那是有目的的。

当然,目的是为小玉儿的武功太高。

他们没有打得过,打不过当然要加以笼络了,而最好的方法便是泰以尊称,如此以后便是小玉儿不帮忙至少也不会为敌。

小玉儿如今渐渐的江湖阅历丰富了,便也了解赵疯子的用意。

此刻,小玉儿是不打算同官家为敌的,只有傻子或自以为聪胆的傻子才会同官家过不去。

小玉儿坐在高处观战了。

相隔着一道山沟,一般人大概只能看个人影在山林之中晃动,但小玉儿不一样……

小玉儿不但看到人,也看清人的面貌,因为她的耳目早异于常人了。

今小玉儿吃惊的乃是随着官兵往山上冲的竟然有“塞上一条龙”沙为仁与他的两个儿子沙豹、沙刚,沙家堡为了牛马生意,往日同花正刚等打交道,如今转而投靠长安官家,这原是很自然的事情。

那另一面斜坡上纵跃得最快的青衣人,却是凤凰城齐王府大杀手司马岚。

官家虽有这些人物助阵,但大寨上也有两个令小玉儿不明白的人物在走动,这两个人小玉儿不陌生,只不过小玉儿也为赵疯子的神通广大吃一惊。

那两人可不是别人,西邛崃野龙山的两个当家“大长毛”丘成根与“白面修罗”东方青二人是也。

小玉儿以为,今天似乎是封神日,该归位的就要归位了,要不然为什么连不该来的也到齐了。

封神榜上讲得清,是神是妖有分明,是神上天庭,是妖就下炼狱吧!

别以为下炼狱又怎样,那可得一番挣扎呐!要不然你看对面的大寨前,一场厮杀展开了。

十八盘大寨的人马分别被官兵各自埋伏处逼在大寨前,什么老虎挟竹尖饼,陷坑与套绳,均难挡官兵的人多势众。

便是有人上了陷坑,跟上来的官兵便是使力的冲杀过来,这光景正是五打一,大寨的人马只好往大寨上而逃。

这光景,官兵这一回是地毯式的扫过去一个不留了。

赵大刀带着十几个喽兵自山崖一边奔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吼:“爹,狗腿子们太多,西崖挡不住了!”

赵疯子沉叱,道:“咱们设了那么多的陷坑也阻挡不了他们?”

“全部不及发动,被破了!”

赵疯子一听之下,立刻对儿子赵大刀道:“赶快,去把断肠沟埋伏的人都唤回来,大家把力量结合在一起,娘的!

狗腿子们来得真快,霍老三、郭老二怎么一些消息也没有,他们……”

赵疯子道:“爹,希望他们杀了包大铭几人再夺下蜈蚣岭,咱们正好撤往那里重整旗鼓!”

赵疯子吼道:“快去呀!断肠崖还守个什么劲!”

赵大刀匆匆往一道小山道疾奔,忽见“秦岭夜叉”石栋端着钢叉与他的两个徒弟左公太、王大力二人来了。

赵疯子一见,急忙迎上去,道:“老哥哥,你那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石栋慎目吼骂:“操他娘!狗腿子们请来爬山好手抄咱们后路,几处险要之地他们不作正面攻,攀过断崖坠绳索,一路滑下几十个,弄得孩儿们腹背受敌。”

赵疯子跺脚,道:“这他奶奶的必是有识途老马才会出这种怪招对付咱们了!”

不旋踵间,只见丁卯也奔来了。

赵疯子上前道:“怎么样了?丁老弟台!”

丁卯喘着大气,道:“赵当家,情况有些不大妙,我听到断肠沟那面已经干上了,杀得凶呐!”

赵疯子咬牙道:“可恨我把兵力分散了,至今还不知道霍老三与郭老二当家是否已得手回来?”

石栋沉声道:“他二人一定回不来了!”

赵疯子一惊,道:“老哥哥何出此言?”

石栋耸动鼻子,道:“想也知道,事情哪有这么巧,偏偏咱们力量分散,官兵们就打来了?”

丁卯道:“我也这么想,事情有溪跷,赵大哥你得赶快拿主意。”

突然,半山下传来石破天惊的一声“轰”,众人低头看

去,哦!山坡被炸下一大片,怎么的、这次还带有火葯呀!

那可就惨了。

大伙正在吃惊中,忽走不久的赵大刀灰头土脸的又奔了回来,他还吼叫:“爹,狗腿子们攻上来了,娘的他们心肠狠手不软,见了人就是乱刀砍,拿咱们的人不当人,一路上山来了!”

赵疯子面皮抽动,他把刀一抢,道:“你们大伙都听着,咱兄弟们当初上山就未打算寿终正寝,如今狗腿子们打算对咱们兄弟赶尽杀绝了……”

他激昂的站在大寨前的台阶上,下面近百名集中的大汉们却瞪眼。

瞪眼,当然是要听听他们大当家下面的话了。

赵疯子左手大刀猛一抡,右手短刀指天,道:“该咱们上天去归位,他妈的,那是在劫难逃,死了一死百了,只不过好汉死得像把火,要轰轰烈烈的拼,至少你们每个人要拖个垫底的,兄弟们,常言道得好,怕死就会死,不怕一死才会杀出一条血路来,我亲爱的兄弟们,跟我赵疯子杀呀!”

他这真是一段叫人心血翻腾的说词,果然引得大寨前的人吼声大震;“杀!”

当头儿的人物就是不简单,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什么地方演什么戏。

赵疯子就是这号人物,他正要干呐!

石栋伸手拦住,道:“老弟且等!”

赵疯子道:“老哥,你说!”

石栋道:“我以为由我在前面,咱们直下断肠沟,咱们把官兵们引到山沟里,游击式的宰他们。”

赵疯子这才跺脚,道:“娘的!小姑奶奶又不在,她曾叫咱们。打得过就打,打不过打游击,娘的!我怎么全给忘了。”

石栋道:“后悔已来不及了,咱们再不趁他们还未冲上之前布好阵势就惨了!”

赵疯子重重点头,道:“好!咱们大伙断肠沟会合了,杀呀!”

“冲呀!”

十八盘大寨这么一凑合,人马虽没有一百也有八九十,大伙紧紧的排成两行紧连着一路往山下冲去。

大寨这是抛弃了!

石栋的主意很好,这样至少不会再像上次一样被人用火烧了大寨。

那“秦岭夜叉”石栋伙同他的两个徒弟左公太与王大力,三个人舞动着大钢叉奔在前面开道。

只见这三把钢叉舞得大片极光劲射,端的令人心生畏惧,不少官兵见这三人凶猛,尤其那石栋身材姐又高,满头毛发一大半倒着长,宛似真的夜叉到凡尘,早就往一边急急闪躲不迭。

再看赵疯子,他身边除了儿子赵大刀以外,便是包大力与莫布士二人,他四人前面走,后面跟的是喽兵,这第

一批人马也凶狠,举刀就是一路狂砍不稍让。

于是,随之又是第三批连上来。。

这第三批人马非别人。由丁如一马当先协同着才加人不久的司徒胆与呼延豹,三人也带了一批陵兵往下冲!

这光景如果再有霍大牙与郭栋长在大寨,今天鹿死谁手还真难说了。

只可惜赵疯子一伙还不知道霍大牙与郭稼长以及带去的一百喽兵,他们早已经不在这痛苦的人世上了。

这时候有个带队的武官厉吼,道:“弟兄们快往山下退,把布袋口收紧了!”

这人舞着三节棍哗啦啦的尽在空中抢,仔细看,嗨!他可不是别人,年轻剽悍的的于统领是也。

于统领未去南阳府,他高升在长安城,对于十八盘大寨的赵疯子一伙“死灰复燃”,他早已耿耿于怀。

于统领几次与赵疯子搏杀。他太了解十八盘的形势了,这一次官家来剿山,一大半是于统领的计划。

于统领也有计划,他原来把人马围住大寨,然后故意弄个缺口叫山贼们往布袋口里面钻。

可也真的巧,于统领就是要把内贼统统赶进断肠沟,在那种绝地才好加以歼灭战,想往山林中逃,那就难了。

于统领果然是领导人才,他请来的几位江湖人物埋藏在断肠沟不出面,等到时机成熟,这些人物就会各找对象,搏杀自由,一般山贼就交由官兵们处理了。

于统领的这种安排,应该是万无一失的。

这些也正是行动前的计划,如今正一步步的实现了。

一批批的山贼一路冲到了绝崖附近,他们沿着一道十分陡峭的斜坡一个个连跑带滑的下到小溪边。然后跃过了山溪往断肠谷奔去。

这时候官兵们由三方面宛似蚂蚁雄兵般冲杀过来了。

那震天般的喊杀声,听得人肝胆慾裂,刺目耀眼的刀枪剑戟,宛如银河星泻般的吓死人了。

就在这时候,斜刺里,大杀手司马岚飞一般的迎上石栋杀去。

“姓石的,可认得齐王府的司马岚!”

正在奔跑的石栋猛侧头,不由咬牙带冷笑,道:“王八操的,吃老子一叉。”’

他的又不是刺,是抡扫,那股子剽悍怪吓人的。

司马岚也冷笑,道:“今天你们。个也别想逃!”

这两个人交上手,立刻杀得忘了自己是谁了。

石栋两个徒弟不跑了,他们准备合击司马岚,却听得附近有人吼:“来吧!这时候还观战呀!”

左公太与王大力猛回头,两个年青汉子奔来了。

这二人不是别人,沙家堡的两位少堡主沙豹、沙刚二兄弟是也!

四人碰上不多言,双方立刻干起来。

那沙豹迎击左公大,沙刚怒战壬大力,他们就在山溪附近杀起来,一时间还分不清谁占了上风。

远处有人厉吼:“赵疯子,你还想活命吗?”

赵疯于一听吃一惊,不用看便知道是谁了?

两把刀猛一抖,赵疯子仰天长啸:“杀!”.

是的,于统领从另一方向追上来了。

姓于的抖动手上包铁三节棍一上来便是长打近砸十七次,口中厉吼:“今天是你的死期到了,哈……”

赵疯子大吼;“去你娘的,谁死尚难预料。”

于统领边打边说话,他的棍法一点也不乱:“娘的,赵疯子也会上当呀!”

“怎么说?”

赵疯子也是左右双手并杀,但话还是照样讲,他当然想明白自己上了什么当。

于统领心中一直,因为他就是要赵疯子真发疯,发疯便会急躁,此刻只要赵疯子气结才更好。

于统领十分愉快的道:“难道你赵疯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灭山寇官家计高一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