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12章 小玉儿后宫受辱

作者:秋梦痕

于飞对小玉儿道:“小公主呀!咱们原是可以得手的,坏就坏在那些玩意儿太重了,拿它不动呀!”

胡啸接道:“小公主,这几个番僧真可恶,他们打算把咱们全都杀掉,幸好小公主及时赶到。”

对面番僧接道:“我说过,你来得及时,也算他们几个命大。”

小玉儿指指门外,道:“门口伤的两人怎么了?”

那番僧冷哂,道:“是他们不听话!”

小玉儿道:“听话?什么听话?”

那番僧冷然道:“既然他们偷窃失风,那就由咱们逗逗这批偷儿,我们只一人,输流在这院中较量他们所有的,但是他两个打不过想溜,那可是不听话之举,咱们总不会高兴了。”

小玉儿一听火上冲,她回以冷笑。

冷笑是充满敌意的表示,冷笑也是一种仇恨的反应,江湖上只要有人对你冷笑,那就表示着几种暗示——不屑、忿怒、冷漠、怀恨,其结果便是一种行为的反射——杀!

小玉儿缓缓拔出七星剑,她仍然冷笑。

她也怒视着甘天泉五人,道:“你们在弱手之中展现你们的武功,那是可笑的一种表现,他们打不过你们,他们甚至联手也打不过你们之中任何一人,我以为你们只是在羞辱别人,看起来你们了不起,实际上招人唾弃,江湖上的弱肉强食在人们的心中永远是同情弱者的。”

中间那巨躯年老的大喇嘛浓眉纵动,道:“小小年纪说出这些七老八十的话来,实在令人惊讶!”

他上前一步,道:“你既然及时赶来,咱们自不会再为难他们!”

只见他高举铜钵过顶,只一手取出铜棒,猛力的在铜钵上敲起来。

铜钵发出“砰砰”响声,随之他一声狮子吼:“你们这批鼠辈可以走了!”

张展几人听得那刺耳钵声,一个个忍不住忙以双手按紧耳朵。

小玉儿大吼一声:“住手!”

她的这一声发自丹田的吼叱,也使得五个喇嘛的身子闪几下才稳住。

看上去只是击钵与吼叱,实际上双方已是内力较量,于是钵声停了,那大喇嘛也怔住了。

小玉儿突然轻松似的回身对张展几人,道:“叔叔阿姨们,你们守在祠堂门口,等着把受的羞辱找回来。”

张展忙一持身,道:“小公主的吩咐,咱们去守住祠堂大

门。”

韩家祠堂的门原是上了锁的,如今锁已经碎掉,想是被喇嘛用钵击碎的,那门也裂开了。

张展几人还忙着救人呐!

小玉儿看着五个喇嘛,咬牙道:“你们还等什么?我已经迫不及待要送你们下炼狱了!”

真是一句令人痛恨的话,五个喇嘛都怕下炼狱,西北藏人死了天葬,礼仪设在高山上,为的就是高山最近天堂,死后升天,一转轮回还能成神仙,谁愿意下炼狱被厉鬼折磨个没完没了的。

小玉儿这话令五个大喇嘛火大了,那比骂他们祖宗十八代老祖先还令他们火大。

小玉儿人美衣华,红衣喇嘛五团大红彩,这光景宛如五个太阳拱明月,更像是五只老虎要吃小羊。

抖然间,五个喇嘛移动着庞大的身子,如同一座巨大的风火轮,他们一边飞跃着,更把手上的大铜钵击打得比天上响的霹雳还震人耳鼓。

小玉儿没反应,但祠堂门口的张展、周桃花几人可就吃不消了,纷纷往远处闪躲,两手把耳朵捂得紧极了。

小玉儿的双目更亮了,仿佛东边月下的那两颗极亮的大星星般好美,也好摄人心魄。

五个喇嘛围绕着小玉儿,他们的动作很一致,显然是受过十分严格的调教,似这样的场面,还真不能在人多的地方施展。

喇嘛们找来这地方当然是有原因的,城里怎么可以布这种“憾不雷”大阵,城里也不能乱杀人呀!

韩家祠堂最偏僻,这儿也是宰人的好地方。

双方这么对峙着,渐渐的小玉儿半迷起眼睛来,面上一片祥和,全身正一股股,一阵阵的冒出如雾般的白雾气把她整个人也笼罩住了。

看上去是薄雾,但那巨大的声音若想再靠近这层薄雾,那是绝不可能的。

小玉儿的面上有了笑意,仿佛她走入仙境似的一副自在模样。

但这情况看在五个喇嘛眼中,宛如受到奇耻大厚,在他五人眼中,就是把小玉儿的这种微笑表情当成了讥笑,当成了冷笑,那是叫人无法忍受的。

五个喇嘛几乎火大了。

小玉儿却更加的自在了。

火大便产生急躁,有道是天干物燥会生火,火能乱神,神乱则无法章,可谓险矣。

天道是:天燥有雨,人躁有火。

此刻高手对决,最忌的便是火躁,而小玉儿的自然反应便是敌人功夫越高,她的反弹越大,她就是发出一种令敌人无法忍受的急躁感的笑意。

这就是武功上的内涵,这种功夫用之于官场可前程远大,换之于杀场则克敌致胜,同之于决斗则稳操胜券。

这也是武功到达极至的自然反应,那是小玉儿也控制

不了的表现,说她已是天人合一,大概勉强说得过去。

要知什么叫“混元”?什么又叫“通天”?那正是以气连贯成天人合一,可达通往极限的内功精华,小玉儿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原是在进境中,如今经过五个喇嘛的“憾天雷音”大法制摧动下,她已完全成功了。

她的这种祥和反应便是由她的内在气顺意随之中产生的变化。

小玉儿几乎笑出声来了。

五个喇嘛在奔转之中,忽闻得那大个子喇嘛发出一声吼;“杀!”

极短暂的稍歇,只见五团人影已往小玉儿撞击过去,那威胁实在惊人。

小玉儿突然弹升近五丈高下,半空之中她拔剑,然后一声尖叱:“杀!”

并非是一团或一片剑芒,而是一丝剑芒发出极耀眼如电的光芒,小玉儿双臂就紧握剑柄直射而下,她在五个喇嘛往外再闪的时候,七星剑直指甘天泉阻挡她剑势的那个大铜钵。

甘天泉的铜钵阻挡个正着,然而小玉儿的七星剑却不可思议的穿透那一百五十斤的大铜钵,几乎是没人剑柄处,便也听得牛嗥似的一声嗥叫,甘天泉自胸口上方被七星剑插入半尺深。

当小玉儿足踩甘天泉的大铜钵拔出七星剑的时候,甘天泉已倒卧在血泊中了。

甘天泉死得直瞪眼,他再也不能把眼睛合起来了。

这光景令四个刚站定的大喇嘛齐声惊呼!

就在双方这么对视中,那大喇嘛立刻举钵再击,现在四个大喇嘛边击着铜钵,一边还不住的吆喝着。

他四人自己在转动,在原地打转,可也会令人看的眼花缭乱。

小玉儿不受惑,她冷傲的站着,七星剑直指天空,她准备再下杀手了。

突然间,四个喇嘛原地暴旋身,只见四只大铜钵发出“咻”声不绝于耳,那黄豆般大小的钢珠劲射而出,大片大片的珠弹直射向小玉儿。

小玉儿也为这种暗器吃一惊。

小玉儿也想不到铜钵之中会有这种暗器。

七星剑就在面前急拨,一片剑芒护住面孔,这动作也是任何人,尤其是女人自然动作,都怕伤到面孔破了相。

小玉儿在护面中拔身再往空中弹去,她无路可走只有往空暴弹。

小玉儿的身上至少被小弹珠子打中几十粒。

一般人只要中上几粒就会吃不消,皮开肉绽当场受伤,更何况这些小弹珠均是铜制,不但劲道足,更因为齐集自四方射来,任谁也躲不过。

这四个喇嘛就等着小玉儿自空中摔下来了。

如果小玉儿真自空中跌下来,四个大铜钵便会立刻往小玉儿砸过去。

四个喇嘛就是这个打算,也等着杀人了。

只不过情形并非那样,因为击打在小玉儿身上的小铜弹珠,正纷纷自小玉儿的身上落下来,就好像那么多的铜珠是用手撒在小玉儿的身上似的,并未伤到小玉儿的分毫。

再看空中的小玉儿,她好像还停滞有顷,忽然再驭剑直往那大喇嘛劲刺而下。

“杀!”

“当!”

“哦!”

那大喇嘛自然的举钵迎挡,却也被小玉儿一剑刺在脖子上,只见这挨剑的大喇嘛一声怪叫,抛去手中铜钵,双手紧捂脖子在往一边挪去。

鲜血是捂不住的,鲜血自他双手指缝往外溢,这光景是活不成了。

就听那最高大的,也是为首的大喇嘛忍不住一声怪叫,道:“蜂蜜辣椒囫囵吞枣!”

这是什么话,小玉儿一点也听不懂,她忍不住的道:“什么乱七八槽的,你被我吓疯了,疯言疯语!”

这高大的喇嘛,这才知道小玉儿是听不懂藏语的!

那另两个喇嘛却在大大的吃惊了。

就听那巨大身子的大喇嘛改以汉语:“你……你莫非习了咱西域失传已久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吗?”

原来那句“蜂蜜辣椒囫囵吞枣”乃是藏语,指的正是小玉儿习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

发音不同意思一样,小玉儿忍不住笑了。

但她也只是一个冷笑,便指着老番僧,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老番僧更是一惊,道:“暗器上身不人肉,内力反射有白雾,出拳五丈打死人,剑气通天无人敌!”

他再看看小玉儿那种气定神闲模样,接道:“苦练此神功,必从一岁至三岁就要苦练,你……不怕摔也不怕挨打,你是不是这样?”

小玉儿也不得不暗自佩服这老番僧的见识。

是的,这四句正是小玉儿的所能,她再一次的冷笑,道:

“现在知道晚了。”

不料她此言一出,那老番僧须发絮张的对另外两个番僧大吼:“你们别再出手,由师兄再一次试她……”

就见这老番僧抛下手中大铜钵,足踏日月步,横身风雷动,双手箕张走罡步,一副狂狮出山林的架式。

小玉儿七星剑人鞘,她明白,这老番僧要以什么看家本领对付她了。

小玉儿心想,你既不用兵器,大家对对拳掌又何妨?

她刚把七星剑回鞘,就听得那老番僧厉吼声,双掌立刻往小玉儿拍来。

掌风击得一股旋风平地起,小玉儿不由大怒,抖出便是一拳打出:“接我一拳!”

老番僧的掌风才起,双方距离两丈远,忽然那乱起的旋风随着一股暗流“轰”的一声撞在老番僧的身上,打得老番

僧一个就地滚,“咯”的一下子撞在石阶上。

老番僧张口吐出鲜血来,口不择言的又是一句“蜂蜜辣椒囫囵吞枣……”

那就是说,小玉儿的武功正是他说的“混元一气通天神功”无误了。

两个喇嘛奔过去拖住倒地的老番僧,其中一人急呼叫,他叫的也是藏语。

人急了就会忘却一切的,他叫着:“鸡不食米!”

另一个叫着;“狗不吃屎!”

这是什么玩意,藏人必知这是什么意思。

就见那老番僧似虚脱般点点头,就见这两个番僧走至小玉儿面前恭身施礼。

“知罪,知罪,放咱们回去,你已是咱们教中女神了!”

小玉儿问道:“刚才你们说什么‘鸡不食米,狗不吃屎’,是什么意思?”

一个香僧解释道:“咱们说的家乡语呀!”

“什么意思。”

“鸡不食米是打不过你,狗不吃屎是咱们投降。”

小玉儿冷笑,道:“你们投降了?”

一个香僧抬头,道:“咱们的女神,我们投降是应该的,女神是宽大的,自不会再为难咱们了。”

这话令小玉儿有些啼笑皆非之感,她还真不知要不要把他们都杀了。

她也忽然想起继父,更想到李兆元夫妻二人,他们原是在大元堂养伤的,却被这几个喇嘛找上门活活以“憾天雷”神功震死。

小玉儿越想越气,道:“喂!你们把我当成神吗?”

两个番僧齐点头。

小玉儿道:“如果你们的神要你们死,你们服从你们的神吗?”

两个番僧大惊,二人也面面相觑。

小玉儿道:“我是你们的神,我想要你们死!”

那番僧道:“神是慈悲的,神是救人救世的……”

小玉儿道:“神救的是好人、善人,神如果善恶不分,就不会有什么炼狱了,是不是?”

她顿了一下,又道:“你们害死我家人,又把我的几位大叔打成重伤,你们就是恶人!”

又是一声冷笑,小玉儿道:“当你们杀人的时候,你们已经没有生存的权利了。”

突听一个喇嘛对另一个喇嘛说了几句藏语,两个番僧猛起身,分别退后两丈远。

小玉儿吃吃一笑,道:“你们想通道理,便也坦然的出招了,我说过,今天你们必横着出去。”

这光景就要再一次的搏杀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小玉儿后宫受辱 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