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2章 小王爷蜀道惊艳

作者:秋梦痕

小玉儿不但听到师父脱凡师太话声,而且也听的十分清楚,她的心中有些气忿,只不过她气在心中而无法对任何人说出来。

小玉儿早就知道师父很贪婪,她曾在丁阿姨手上弄走不少银子。

小玉儿暗然了,这就是江湖,多可怕呀!

山道上荒林边有个道士往半山上狂奔……

半山上正是三清观的所在地,这道土一路奔进三清观,没多久便见三清道长吕不愚在他四名大弟子的簇挤下直往山道上飞一般的奔去。

那三清道长吕不愚满面忿怒,鼻孔中哼声似牛,那种叫人见了吃惊的模样、宛如他要找人拼命!

他还真的要同人决斗,因为远处正有四人骑马缓缓的过来了。

小玉儿与朱丕几人过来了……

小玉儿也早就发觉三清现奔跑下来的一伙人,其实她还真打算去三清观一次,因为她似乎发觉师父脱凡与三清道长之间所发生之事,只不过充满了意气!

小玉儿从脱凡师太的眼神中发觉,师父心中仍然有个人的存在,这个人便是吕不愚。

小玉发觉三清道长吕不愚率领着他的四大弟子匆匆的奔过来,她笑了。

朱丕与他的侍卫都火大了。

朱丕在马上冷冷道:“这伙野道士,他们的胆子也太大了,我的侍卫他们也敢杀,哼!”

小玉儿笑笑,道:“朱公子呀!……嗯,我该叫你小王爷,是吗?”

朱丕马上回眸一笑,道:“史姑娘,你叫我什么都好,我不会计较的。”

小玉几道:“朱相公,如果我叫你小王爷,那是礼数,只不过我心中明白,你是人中龙,我不会高攀的。”

朱丕立刻笑笑,道:“你也非凡人呐,我以为你是人中之凤,甚至比凤还高贵。”

小玉儿吃吃笑了。

她笑着指向远方山道上站的三清道长几人,笑道:“朱相公,我以为他们也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他们如果知道你是小王爷,他们会向你下跪的。”

朱丕道:“史姑娘,我以为他们应该知道,只不过他们装做不知道罢了。”

小玉儿不说了,因为三清道长已横身山道中间阻住了他们的去路。

三清道长吕不愚那份岔怒之色令人看了吃惊一

“果然把你这丫头等到了,你还不下了马。”;

小玉儿笑笑,道:“道长。你还想打架?”

三清道长冷沉地一哼,道:“等你五天了。”

小玉儿道:“可是你们打我不过呀!”;

吕不愚怒道:“过去贫道小看了你,算是上了个骄者必败的当,哼!自那次你与脱凡来过以后,贫道便下苦功研习破解你武功之法,哼,你下马吧!”

小玉儿道:“就前几日你徒弟的那套阵法?唉,对我一点也起不了作用呀!”

吕不愚道:“你还伤了他四人,未免太过于狂了。”

小玉儿道:“可是你的徒弟先伤了这二位爷呀!”

吕不愚怒道:“也是他们强出头的报应。”

朱丕的两个侍卫伤还未愈,闻言立刻又想拔刀。

小玉儿摇手,笑道:“道长,你以为我应该称呼你一声什么才适合呀!”

她这是一句奇怪的话,倒令吕不愚一怔。

“你说什么?”

小玉儿道;一我知道道长乃我师父少年时的友伴,这件事不会错吧!”

吕不愚双目一亮,道:“你提那老尼干什么?”

小玉儿吃吃笑了。

“你笑什么?”

小玉儿道:“道长,你心中真的不喜欢我师父了?”

吕不愚吼道:“我压根就没有喜欢过她。”

小玉儿道:“真的?”

“贫道从不打诳!”

“那又为何三年比武一次?”

吕不愚道:“贫道目的乃是挫一挫老尼姑的锐气!”

小玉儿道:“不是三年一次见个面?”

日不愚吼道:“老尼姑有什么好看的。”

小玉儿道:“道长不也老了吗?老更会思念往日,尤其是一生中最能勾起相思的往事。”

吕不愚大怒,叱道:“小小年纪,懂什么?胡说八道!”

他一顿又道:“几天前你趁贫道不在,伤了我四徒儿,今天你终还是又回来了,四方阵原由贫道发动,小玉儿,我不信老尼姑的屠龙剑招能破我的四方阵!”

其实小玉儿虽用脱凡师太的屠龙三绝招,但她的功力又何止那三绝招,她把神功透过剑身两丈外便令敌人心生寒意而犹如利刃沾虞了。

小玉儿笑了。

她把小川马往一边拔,下马栓在树枝上,回过身来对朱丕笑笑,道:“朱公子,你三人一边看热闹,这件事也算是自家人的事,你们别管。”

朱丕点头,道:“史姑娘,你多小心了。”

只不过,小玉儿对朱丕这几句话,却无意中免去三清观一场祸事,因为朱丕还打算找成都知府派人前来抓人呐!

朱丕才不怕什么三清观,再见厉害人物,官家也不会

害怕的,他还真不信,便是人逃观不能逃,正应了那句话……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小玉儿手上抓着一把剑,七星剑。。

此剑乃朱丕所赠,如今小玉儿持剑迎敌,看的朱丕大为高兴,几乎抚掌笑了。

小玉儿持剑走到三清道长五人前面,她一副笑容令人看了她动容。

太美的女人总是令人目不他视的。

朱丕就把目光一直停在小玉儿的身上下稍移动。

小玉儿刚站定,吕不愚双目神光一厉,他指着小玉儿手剑,低呼带惊的道:“这剑……”

小玉儿剑鞘是水绿色的,但鞘上镶着七颗澹澹蓝宝石在日光的照射下发出十分清澈的光芒。

小玉儿回头看看朱丕,这才笑道:“这剑是我的好友送我的呀!”

朱丕更是得意,他心中大呼,值得!值得!

三清道长指着小玉儿手中剑,道:“七星……”

小玉儿道:“你知道剑叫七星呀!”

吕不愚道:“乃我教神兵利器,相传真人之物,贫道当然听说过。”

小玉儿道:“真人,什么真人,谁又是假人呀?”

吕不愚叱道:“小玉儿,你体得胡言乱语,真人乃我教之神人吕仙是也!”

小玉儿道:“什么吕仙?”

山道边的朱丕大声,道:“史姑娘,吕仙乃是八仙之中的吕洞宾呀!”

小玉儿回眸飞眼,笑道:“哦,我知道了。”

只这么俏声一句,朱丕全身舒畅,他此刻什么也不想,如果小玉儿有什么难,他必会为小玉儿而拼命!

吕不愚冷冷道:“小玉儿,你拔剑!”

小玉儿依言拔出宝剑,她举着宝剑直叫好。

吕不愚却带着失望的道:“冒牌之物也!”

小玉几道:“什么冒牌?”

“假的!”

小玉儿道:“你怎知是假的?”

吕不愚道:“剑虽锋利,剑身不见七星,岂非假剑?”

小玉儿双目盯在剑身上,她仔细观看。

朱丕笑道:“史姑娘,小心老道夺剑。”

他此言刚出,吕不愚突然出手,真快,把扣住小玉儿的右腕,左手便把创夺过去。

吕不愚仰天大笑了。

“哈……数百年失踪的吕祖神剑,原来不费吹灰之力的到我之手了,哈……脱凡老尼,你等着吃惊吧!哈”

小玉儿笑了。

“道长原来骗我,令我失去戒心,你好手夺剑呀!”

“不错!”

他抡“咻咻”一番舞弄,又道:“真神器也!”

小玉儿道:“这剑是真的罗?”

“不错。”

“剑鞘还在我手中,你要吗?”

“要!”

“可是我有备了也。”

她一顿又道:“你确定这剑是真品?有何方法可以证明呀?”

吕不愚道:“我告诉你不难,你得答应我的条件。”

“好呀,我答应。”

吕不愚道:“贫道如果说出此剑秘密,小玉儿。你得把剑鞘交我手中。”

小玉儿不假思索地道:“可以呀!”

朱丕突然叫道:“史姑娘,别上当!”

小玉几道:“朱相公,东西是我的,是吗?”

朱丕一怔,忙点头,道:“不错,东西已是你的了。”

小玉儿道:“那就由我作主。”

她对吕不愚道:“快说呀!”她还举着剑鞘晃着。

吕不愚弹指剑身,立刻发出脆响声,道:“小玉儿你听听,这剑身以内功传人手指,再以手指弹剑身,立刻以发出不同声音,越近剑尖越是声音清脆,传言吕祖可在剑身上弹出歌曲来。”

他屈指弹在剑身上,果然传来不同之音,虽不成歌,可也好听至极。

喜的四个徒弟也乐开怀了。

小玉儿也笑了。

“道长,还有什么可以证明的?”

吕不愚道:“那得再等上两个时辰才可以叫你明白。”

小玉儿道:“为何要等两个时辰?”。。

吕不息道:“等天黑月儿升起来,横剑月光之下,你便会隐隐约约发现剑身上有七个星儿闪烁着若隐若现的光芒出来,宝物也!”

小玉儿:“为何白天不见七星出现?”

吕不愚大笑起来。

“小玉儿,你怎知此剑锋利无比,日月精华之产物也,好天阳光强烈,整个剑身发出璀璨亮光,整个剑已分不出什么不同之光了,只有月光不耀目,只有月光才能把宝物身上的七星烘托出现。”

小玉儿回头看看朱丕,她发觉朱丕正焦急呐!

她笑笑,道:“算你说对了,剑鞘你拿去。”

她可真大方,把剑鞘平伸过去。

吕不愚大乐,举步伸手接过剑鞘,他如获至宝的把七星剑插回剑鞘中,立刻仰天大笑起来。

“哈……也算物归原主呀,哈……”

他乐而忘己了,忘了面前的小玉儿是个头痛人物。

小玉儿也笑了,仿佛吕不愚收了的七星剑倒也令她十分愉快的样子。

她拍拍手,笑道:“道长,我突然觉得,我手中没有兵刃,如何应战呀!”

吕不愚道:“那是你的问题。”

小玉儿道:“不如你把七星剑还我一用。用过了再给你,如何?”

吕不愚立刻大摇其头,道:“不可以。”

小玉儿道:“这剑原是我的呀!借我一用也不行?”

吕不愚面色一寒,道:“剑在我手已不是你的了,现已是贫道之物了。”

小玉儿道:“我可以把剑给你,你却连借我一用都拒绝,这算是什么?”

吕不愚嘿嘿冷笑,道:“这就是江湖,小玉儿,你又学了一招,记住,江湖之上心眼灵,吃亏上当在眼前。”

小玉儿道:“我吃亏上当了。”

吕不愚道:“吃一次亏学一次乖,上次当也算增长了你的见识,终其一生受益无穷。”

小玉儿不笑了。

“道长,我突然觉得我不想把剑送你了。”

目不愚还真怕小玉儿出手夺剑,他把手一挥,大叫:

“摆阵!”

“哗。”

四个中年道士飞身跳,已把小玉儿围上了。

小玉儿道:“道长,你刚收了我的剑,就又想杀我呀,你这是恩将仇报了。”

日不愚道:“江湖没有是非,全凭手下功夫!”

吕不愚的身子在移动,他还真的把七星剑小心的插在背后,自己拔剑在手,吼叫道:“小玉儿,脱主老尼的那点功夫我已知几十年了,她教了你一切旁门左道功夫休想打败我日不愚。”——

他足踏罡步,带动着四个徒弟绕留转。越转越快,令人分不出何处才是生门,何处又是死门。

小玉儿的目光暗然了。

她也有一片雾气出现在她的全身,只不过她不再开口了,她痛心呐!

人呐,每个人都只为自己,这算江湖吗?

而江湖原来是这样,人不自私天诛地灭,有多少人就明白这道理,虽然是道理,但小玉儿却心痛。

就在小玉儿思忖中,突听吕不愚暴吼一声;“小玉儿,你还不准备出手,休怪贫道不提醒你。”

小玉儿仍然不动,她的眼神在动。

小玉儿的眼神动得令人吃一惊!

吕不愚就全身一震,他看不出这是什么眼神。

小玉儿不知她这眼神与当年她的生父敖杰的慑魂大法眼神有异曲同工之妙,敌人着了会分神的。

小玉儿又长得俏妙,更会令男人神不守舍了。

吕不愚的脑袋猛一摇,先稳定自己的心神,立刻大叫一声,道:“发动巽门!”

四个道士交错走,只见吕不愚突然大半个旋身,长剑指向小玉儿,另外四把长剑已交叉直取小玉儿的中盘,这光景不论小玉儿上升下闪左晃右躲;几乎无处可逃。

小玉儿不逃,她也不动,她只是双掌动。

小玉儿大吼一声:“大罗掌,”

嗖,就在她运足了通天神功摧动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小王爷蜀道惊艳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