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3章 浪子独艳吃苦头

作者:秋梦痕

小玉儿真有些急了,她直问王大年,道:“快说。我丁阿姨他们住在什么地方?”

王大年道:“船上。”

小玉儿道:“渭河船上?”

“不错,船上比陆地安全多了。”

他看看房中几人,道:“咱们弄了不少银子,当家的便买了几条大船在河面上,除了总堂的船外,另外三条船干些生意,为人运送东西,船上全是咱们兄弟,以后没有好买卖,也不愁大伙饿肚子。”

小玉儿点点头,道:“还是我了阿姨有见识,银子既然弄到手,干些正当买卖多安全,要知道银子是弄不尽的,运气却是有大限,我赞成了阿姨的主张。”

王大年道:“我叫小剑带小公主上船去吧!”

小玉儿道:“见面容易分别难,怕误了我的大事。”

她对两个伙计又道:“天快亮了,把我的马拉出槽来,我要赶路了。”

王大年一听可急了。

“怎么说风就是雨,你这就要走了?”

小玉儿道:“我赶往南阳府,_走去就回来。”

王大年一听之下,知道小玉儿有要事去办,立刻吩咐灶上做些好的送过来。

那烂眼张这时候才知道,难怪自己盗不走宝剑,凭他的本事,若与小玉儿相比,实在差远了;

小玉儿无心王大年的热情款待,天刚亮便骑马走了。

小玉儿绕过长安城过霸桥便直上大荒山秦岭。

小川马奔驰的快,山道上更快,这天过午没多久,前面便是个大山口。

这个山口有名声,十八盘的西口叫油口。

小玉儿也知道十八盘的东口叫黑龙口。

她此刻策马往山中驰,原打算二更天赶到武关的,只不过她的人刚进人大山口,荒山上已响起一支箭……

这些动作早被小玉儿看在眼里也不觉一笑。

她拍马往山腰半峰疾奔,心中越觉有气,正奔驰间,忽的前面荒石野林中一声吼传来。

“站住!”

小玉儿根本不理会,她仍然往山峰上奔驰,她此刻也不多看那吼叫之处。

“站住,找死不是!”

紧随这吼声,一双利箭朝向小玉儿的奔马射来。

“唆”声甫传,小玉儿的身子立刻下压,头已垂在马的左侧,她左手疾抄,一支往马腹射来的箭已被她抄在手中。

“好身法,兄弟们,射!”

这一声大吼,随之数支利箭劲射过来……

小玉儿真了得,只见她似乎一路在马上翻滚着,那些射来的箭,竟被她一支支的抓在手中,没有一支射中马身上的。

她双手举着箭,尖声道:“再射取你们的命!”

““,一支响箭上了天,附近已不再有人射箭了。

那响箭在空中“咐”叫着,便也引得三里远处的断崖上闪出一批人马来。

这批人马三十多,簇拥着一个怒汉迎面拦住小玉儿的去路。

那怒汉手上端的是把砍山刀,两劈肌肉枣子状,那块头似李逵下山来。

三十多个喽兵兵拥他走过来,对着小玉儿便嘿嘿笑了。

“奶奶的,你这姑娘长的美,骑在马上更是美,你也美我也壮,干脆,咱们二人山上去拜花堂吧!”

“哈……”大伙全笑了。

小玉儿不笑,她冷冷叱“闪开!”

那莽汉偏头向左右,道:“她说什么?”

有个喽兵回应着:“她说叫咱们一边站呐!”

莽汉怪笑,道:“这么说,我褚老大没听错了,她是叫咱们闪道了,你们说,咱们要不要听她的话?”

“褚爷,难舍得呀,哈……”

“那好,过去个温柔的,扶着姑娘下马吧,咱们不闪开,咱们替她牵马上山啦!”

随之过来两个喽兵,这二人一个伸手去扶小玉儿,另一个就去拉马缰。

只不过他二人刚伸手,忽然双双往地上摔去……

两个人抱住头还大声叫:“谁打我?”

小玉儿借着抖缰暗出拳,她出的是混元一气通天神功,对付这些粗汉,小玉儿只用了一成功力还不到。

姓褚的一瞪眼,低吼一声,道:“奶奶的,歪嘴屁眼……

邪门呀!”

小玉儿冷冷道:“你们不上前来试试?”

姓褚的还真不信邪,更何况自己这面如此多的人,这个人可丢不起。

姓褚的双手端刀大吼,道:“美姑娘,褚爷不得砍了你,褚大爷却不想你再骑马,你这匹马死定了。”

他忽然塌腰平身而起,只这一手“托刀斩”也真的难为他这种人物了。

小玉儿不等砍山大刀砍过来,她在马上一声吼叱:“你才找死呐!”

“轰!”

“哦!”

真绝,姓褚的砍山大刀尚未砍到马腿上,脑门上已吃了一记狠拳。

小玉儿虚空一拳有五六成力道。三丈远打得姓褚的一声厉嗥。

姓褚的抱刀滚出两丈外,人未爬起来便已厉叫了。

“奶奶的,是个妖女呀!”

小玉儿叱道:“我在想,下一拳是不是取你命!”

姓格的厉吼一声。

“孩子们,杀!”

“杀,杀妖女呀!”

三十多个粗汉往小玉儿走过来,嗖,小玉儿的腿提,人已站在马背上了。

她的小川马四平八稳的站在山道上,小玉儿就在马背上左右出拳虚空打……

只听得“哎呀”之声此起彼落,小川马四周已躺了十多个抛刀抱头大汉。

小玉儿也吃吃笑了,她高声的道:“来呀,有多少叫你们躺多少。”

她这话还真叫人相信,因为已有一半人抱头往外滚,还有一半犹豫了。

姓褚的一看大声吼:“扯呼,扯呼,准他妈的是白莲教妖女出现了。”

只这么一声“扯呼”,所有的喽兵便往林子里逃,小玉儿拍手笑了。

她骑在小川马上低头看,四只蹄印清晰的印在山道上是那么的深。

原来小玉儿功力高,她站在马背上出拳,神功通地,马蹄也陷入地上两寸深。

小玉儿拍马往第七盘岭上,她知道,再过去便是个绝崖,那地方莫少白的人马也吃过亏,那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绝地。

断崖上藏有滚木大石,当然也有弓箭手,那赵疯子就把这一段,当成他吃饭的地方。

小玉儿心中琢磨,自己要如何才能过……

小玉儿骑马得得往前行,她已看到那山溪紧临的恶崖在前面。

小玉儿忍不住伸手拔出七星剑,她准备大干一场了。

她心中也有一把“有”名之火燃烧,大山上的强人太霸道,不该把她兄弟史天生捞上山。

手中握着七星剑,小玉儿暗中在咬牙。

便在这时,前面断崖下,忽然一批人马走出来,为首的一人只有一双大暴门牙露一半,一身古铜色肌虞发着光,这人的砍刀背在后背上未拔在手中。

他身后一批人马跑得快,一面跑一面叫,声威会吓人一大跳!

小玉儿早就看到此人了,她冷冷一笑。

那个人不是别人,十八盘岭上的三当家霍大牙是也!

霍大牙的伤好了,他在那次烧山寨中未死,可也算他的命大。

霍大牙正在一处山洞中凉快呐,忽听有人报,说山下来了一妖女,拳头一扬就会伤人。

霍大牙立刻想到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小玉儿!

江湖上也只有小玉儿会打这种拳,霍大牙就曾吃过小玉儿拳头。

霍大牙一听之下先是惊,但旋即又是一喜。

他惊的是小玉儿必是为了她的兄弟找上门来索人吧!

如果她索人,那可麻烦大了。

但霍大牙想为什么喜?

史天生早被他们藏起来了,小玉儿再是厉害,她不能不管她兄弟的死活吧!

霍大牙通这一点,爬起来便往断崖下奔过来了。

罗喽兵还以为霍大牙亲自出马杀人来了,如今这十八盘大寨上,大半喽兵是新加入的,上一次大寨死了不少人,几乎令赵疯子真疯了。

那年头穷人没饭吃山上当山贼也算是司空见惯的事,只要山高皇帝远,山寇便会应景而聚。

如今十八盘山寨又聚了三百多人,那姓褚的便是新加入的。

姓褚的原在凤翔府干杀猪行业,只为老婆与人有染,他一气之下杀了那个男人,还好,他没狠心杀死他老婆,匆匆逃外乡而来到这十八盘荒山上。

此刻,霍大牙当道猛抬头,他还“咦”了一声。

“你……这位姑娘……”

他不知小玉儿习的是“混元一气通天功”,小玉儿会随她的功力增加而看上去又是成熟长高大了。

霍大牙就怀疑,这才多久呀,她怎么长的。

正在霍大牙吃惊中,小玉儿勒马开口了。

“姓霍的,你还认得我吗?”

霍大牙吃吃的笑道:“你……你不就是史大夫的女儿吗?你变得是个姑娘了。”

小玉儿叱道:“什么话,我原本就是姑娘。”

她看看堵满山道的汉子们,笑笑道:“真难相信,你们又聚了不少人。”

有人大叫:“不少好汉!”

小玉儿冷然一晒,道:“你们是好汉,那真正好汉又算什么?”

霍大牙忙笑笑,道:“史姑娘,你这是那道而去呀?”

“找你”

“哦,敢情为了令弟呀?”

“你还算明白。”

“史姑娘呀,令弟如今好得很呐!”

小玉儿道:“再好也不如在家好。”

霍大牙道:“史姑娘,你多多体谅咱们,只等咱们少寨主无恙而归,史少爷立刻由咱们护送他一根毫发不伤的回到家。”

小玉儿道:“是你们搬请我继父为你们助拳呀,你们还把继父儿子弄上山,恩将仇报不是?”

霍大牙干干一笑,道:“史姑娘,咱们同史大夫合作也不是这一回呀,唉,形势有变也是不得已呀!”

“怎么说?”

“史姑娘,自从上次闹得不欢而散,咱们是对不起史大夫,只不过再要和他合作,欠缺油水呀!”

小玉儿道:“这话又怎么说?”

霍大牙道:“过去的合作,是为了劫贼官的财宝,所谓贪官之财人人得而分之,史大夫当然乐于合作,可是这一次纯为救咱们少寨主,没有外快油水可分,史大夫必会拒绝。

小玉儿道:“所以你们掳去我弟史天生,逼我继父走南阳了?”

霍大牙张开大毛嘴,道:“史姑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你多多体谅咱个……”

小玉几道:“姓霍的,我如果此刻上山寨救我弟天生,你们那一个能拦得了我?”

霍大牙道:“我们谁也拦你不了,只不过史姑娘,你会白忙一场的。”

小玉几道:“你说什么?”

霍大牙指着四周高山绝崖峭壁深壑,道:“史姑娘,你看这山有多大,你能找到令弟藏身之处吗?”

小玉儿道:“我是找不到,但我可以逼你带我去。”

霍大牙摇摇头,道。“史姑娘,你又何必多此一举?令继父史大夫已同咱们当家二人去了南阳府,史大夫等于再一次同咱们合作了,至于令弟已不关紧要了。”

小玉儿道:“算你会说话,我自然也明白这一点,只不过我可要把话说明白,你们若虐待我弟史天生,你们的日子别太平了。”

霍大牙吃吃笑,道:“咱们几乎把史少爷供起来,何来虐待一说。”

小玉儿冷哼一声,一道:“让开!”

霍大牙道:“史姑娘,你上山寨住一宵吧了天快黑了,山路多猛兽。”

小玉儿道:“我不住你们山寨,我赶南阳去,今夜住武关。”

霍大牙道:“史姑娘,快马也要三更天才会到。”

小玉儿道:“你们误了我不少行程,快闪开!”

霍大牙立刻对身后一批喽兵们大吼:“闪开,孩儿们,恭送史姑娘一路平安啦!”

“哗”,人与马两边闪开来,小玉儿挟马疾驰,就在人群之中走出去,她连回头也未曾,一路往东疾驰而去。

望着小玉儿去远,霍大牙还在发愣。

霍大牙也自言自语的在咕噜:

“奶奶的,女娃自小就是个妖怪货,她若不是一身本事吓死人,奶奶的,我霍大开定不放过她!”

一边那个褚大刀开口了。

“三当家,你看她长的多美呀,天仙似的。”

霍大牙沉声道:“美有什么用,谁敢动她一根毛发?不要命了!”

姓褚的摸摸头,道:“刚才咱们不知道,大伙吃了她的拳头还不知怎么挨的打,他娘的!”

霍大牙突然高声,道:“孩儿们,你们可要记住了,以后见到她,让道。”

大伙齐声回应着:“是!”

于是,这批人刹时间消失在山林之中了。

小玉儿拍马赶路往东驰,她虽然未曾到过南阳府,但此去南阳只有这么一条大山道,只要往东就错不了。

小玉儿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浪子独艳吃苦头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