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4章 玉青观有浪道姑

作者:秋梦痕

什么独子,坏人与好人是分界的,不是好人死就恶人亡,姓徐的缺德鬼,害了人家大姑娘。

小玉儿已指着山下的那座青道观,她对身后的柴大管事点点头。

柴大管叫柴千田,他问:“在道观中?”

“不错!”

“道观是道姑呀?”

“不错!”

柴管事道:“可恶!”

小玉儿却问道:“你们能打得过他们吗?”

姓柴的道:“咱们拼命也要把小子抓回去。”

“抓回去以后如何处置?”

“点天灯。”

“咱们的规矩,姦人姑娘害人死,只有点天灯!”

“什么叫点天灯?怎么点?”

“头皮切开灌水银,插上灯草七根以后放火燃起来,直到这人一身油尽。”

小玉儿的头皮也麻了。

小玉儿不仅头皮发炸,她也心底一沉,如徐元玉果被点天灯,自己是坑死他的人,那么,中原缥客徐奇必会把这笔帐记在自己头上。

只不过小玉儿再想到百宝庄的二小姐被姦以后羞愤而上了吊,小玉儿油然升起一股女性共同心声,打击色狼保证女人。

她对身侧的百宝庄总管柴千四道:“你们去过那座玉青道观吗?里面的两个道姑会武功呀!”

柴千田道:“没听过两个道姑会武功。”

他一顿又道:“难道两个道姑同那小子有染?”

小玉儿道:“我看他们就如同一家人。”

柴千田怒道:“两个道姑若真同那小子有一手,姑娘,咱们放火烧道观!”

小玉几道:“我可得告诉你们,两个道姑的武功不俗,你们碰上就会知道我没骗你们。”

柴千田道:“难道姑娘已同两个道始交过手?”

小玉儿不隐瞒的道:“我也伤了她二人,我就是打从玉青观出来的”

她此言一出,柴千田急问:“那小子也在玉青观里面住着吗?”

小玉几道:“我差一点上了他们当。”

柴千田大吼一声。道。“可恶呀,那小子见了女人就想泡,见了美女更想一把抱进怀,奶奶的,他原来真的躲在玉青道观里,伙计们,咱们抓活人!”

一行人拍马疾驰,“轰隆隆”奔到玉青道观厂]外面,那柴千田下马提刀奔上台阶就拍门。

他拍门如雷鼓,打得本门“砰砰”响,口中厉吼:“开门,开门!”

他一共吼叫十几声,道观中传来女子声:“谁呀,怎么这般吼叫呀,这儿可是清修之地,莫叫祖师爷发脾气出来了,你们这不礼貌的!”

“开门!”

“来了。”

道观外,七个大汉都拿刀,挤在门口等抓人。

于是,道观的门开了,只见一个道姑一身道装手持拂尘十分庄严的挡住门口。

“你们这是打劫呀!”

“你说什么?”

“要打劫到有钱的庄呀,咱们道观没银子。”

她阻住门口不退让,姓柴的几人无法进,只因为这道姑挺起起胸俏生生直眨眼,男人怎好对她动粗。

小玉儿骑在马背上未下来,她在道观的侧面看热闹,他发现这姑穿了道装好看多了,想是刀伤已包扎了。

小玉儿便在这时开口了。

“喂,你还认得我吗?”

门口的道姑吃一惊,她扭过头仔细看,心中那份忿怒,想是在骂小玉儿十八代老祖先人了。

“是你呀,你来借宿叫你住,吃睡没收你的钱,临去你还乱杀人,怎么了,咱们同你有仇呀?”

小玉儿吃吃笑道:“你说的大半不对劲,我问你,那个姓徐的小子呢?”

不料这道姑一咬牙一跺脚,叱道:“喂,女施主呀,你在说什么,什么姓徐小子呀?”

小玉儿也觉得可笑,明明姓徐的小子在里面,她怎么此时装迷糊……

小玉儿收住笑,道:“住在你们后面的那个年轻男子汉呀!”

道姑一听直叫:“罪过,罪过,女施主这是搬弄是非,毁我们出家人的清香,你不怕神惩罚呀!”

一边的柴千田吼道:“真没有男人在,咱们进去搜一搜就知道了。”

另外六个大汉吼道:“对,进去搜。”

那道姑大声道:“搜什么?”

柴千四道:“当然是搜人了。”

不料这道姑一声尖叫,道:“师姐呀,别念经了,有人欺咱们出家人了。”

她声音刚落,门内转出道站和凤玉,只见她一手拿着一个小铜钟,另一手是拂尘挂手臂。

和凤玉先是看看门口的人,恭谨的稽首,道:“各位施主,你们好像不是来上香的嘛!”

柴千田道:“你说对了,咱们是来抓人的。”

和凤玉道:“远近都知道,玉青观只有我师姐妹。人在清修呀,”

忽听小玉儿吃的一笑,道:“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和凤玉眸芒凶恶的一眼,立刻笑笑,道:“哟,是你呀,我们侍候你已尽力了,你莫非真有神经病?”

柴千田一瞪眼。

小玉儿已指着自己鼻尖,道:“我有神经病?”

柴千田突然一声吼,道:“走,咱们进去搜一搜便知道了。”

他抡刀开道,“哗”,七个大汉挤着行进道观去了。

当然,姓柴的几人在到处搜找了。

道观后面传出劈哩啪啦响不停……

道观门口,两个道姑正怒视着马背上坐的小玉儿。

那和凤玉冷冷道:“你为什么要找咱们麻烦?”

“我没有呀!”

“你已带来这些人,还说没有?”

“我不认识他们呀!”

另一道姑李丹青沉声,道:“你这石女,太可恶了。”

小玉儿一愣,道:“石女?什么叫石女?”

她心中不解,口却笑道:“我不是石女呀,我好端端的有情也有慾,怎说我是石女?”

李丹青道:“徐公子甜头未尝却吃尽了苦,我以为你若不是石女就是个妖女。”

小玉几道:“我以为你二人才是妖女,等一等姓徐的抓

出来,看你二人怎么交待。”

两个道姑对望一眼。

两个人也嘿嘿冷笑起来了。

小玉儿眨眨眼睛,道:“要是我,就笑不出来了。”

和凤玉道:“我们不是你,所以我们笑得自在。”

小玉儿火了。

“你二人可知道姓徐的多么可憎呀,他是个采花贼,昨夜姦了人家大姑娘,天未亮他逃出庄,人家姑娘上吊死了人,这件事你们可知道?”

两个尼姑吃吃笑,那李丹青道:“死了死了,一死百了,姑娘被姦了不想活,谁也救不了。”

小玉儿叱道:“姓徐的不姦人家姑娘,姑娘怎么会上吊呀?”

和凤玉道:“所以你抱不平,带他们找来了?”

“找来抓那姓徐的人。”

“可惜他不在,你走他也走了。”

小玉儿笑了。

“你笑什么?”

小玉儿道:“我笑你真会说瞎话。”

“不是瞎话,是实情。”

小玉儿道:“姓徐的那个惹祸地方受了伤,他走起路来不方便,他更不方便骑马,他必定还在你们的道观内,你二人以为我不知道呀!”

两个道姑一瞪眼,李丹青道。“你进去找呀!”

小玉儿摇头,笑道:“你们这道观有多大,何用我去找呀?”

她此言刚说完,从道观中相继走出七个大汉来。

为首的柴千田,他对小玉儿吼道:“没有呀!”

小玉儿一听也惊!

小玉儿相信姓徐的必然仍在道观中,他难道会上适不成?

小玉几道:“不会吧,你们仔细找过?”

柴千田道:“便是水缸也翻个身,几把干柴也抖散开,可就是不见人。”

小玉儿道:“这就奇怪了。”

忽闻和凤玉道:“各位施主,你们怎么听信她的话呀!

我早说过了,她是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呀!”

小玉儿指着两个道姑,道:“解开你二人衣衫,你们还受了伤。”

和凤玉叱道:“越发的不像话了,太岂有此理了。”.’那李丹青拉住和凤玉道:“师姐,咱们回去,别理会这个神经病。”

“砰”的一声响,道观的门关上了。

从道观中传出李丹青的话:“真是神经病,‘谁碰上谁倒霉”

那和凤玉也大声道:“听们好心招待她吃住,真是好心没有好报,气死人了。”

两个道姑进后面去了。

一柴千田面对小玉儿,道:“姑娘,你真的知道那个畜牲在这里?”

“绝对!”

“那么,你数个数目我听听。”。

“为什么要我数数目?”

“别问,你从一数到一百。”

“我数到一百?”

“数完了我再说。”

那小玉儿心中不自在,她从一数起来,她一直数完一百,又接道:“数到一千也没问题!”

柴千四点点头,道:“姑娘是个正常的人,如果你不正常,数到一半你就不记得了。”

小玉儿道:“原来你也以为我不正常呀?”

柴千四道:“咱们进去仔细搜,可是里面不见人呀?”

“小玉儿思忖一下,道:“走!”

柴千四道:“去哪里找?”

小玉儿道:“我就不信邪,你们找不到是吗?把担子搁在我身上,我定能为你们找到。”

柴千田道:“你有什么方法?”

小玉儿道:“先找地方,你们藏起来,今夜二更天,我自会带你们去抓人。”

柴千田道:“姑娘,我看那两个道姑对你恨透了,你小心上了他们当!”

小玉儿笑笑,道:“会吗?嘻……”

这批人跟着小玉儿拍马奔出十里外,看上去他们是不会再来了。

但就在一处瓜田边,那儿一片竹林子,一批人拍马林中停下来。,

小玉儿找个凉快地方盘膝坐,她似乎不再理会紫千田一批人了。

小玉儿闭上双目行功了,她的头上冒白烟。

姓柴的拿些吃的送到小玉儿身边,只见小玉儿在拭汗水,她的面上一片红。

“姑娘,你在运功,完了吃些东西。”

小玉儿笑笑,道:“谢谢!”

她吃着东西看林外,对姓柴的道:“咱们别骑马,我在前面走,你们后面跟过来,千万别被人发现了。”

小玉儿一番交待,姓柴的直点头。

小玉儿看看夕阳已下山,这才对柴千田一伙打了个招呼,拔腿便往林外奔去。

那姓柴的七人也跟出去了,大伙把马匹留在竹林里,为的是骑马会惊动道观里的人。

小玉儿暗中混到玉青观的时候,已接近二更天了,她可不急于进道观,她跳上道观外的那株老柏树梢上。

小玉儿单足站定树梢头,一双大眼瞪的圆,她发觉道观之中十分安静,真不知里面的道姑干什么?

就在她正自四下里打量中,忽见那李丹青手捧一盘大碗自后院人前殿。

小玉儿原是要跟上去的,只不过后院又出现和凤玉。

那和凤玉对李丹青交待。”

“要快,我料定那奥丫头不甘心,说不定会再来。”

“师姐,我在殿上待候他,你在院中替我把风z只听到动静,你只吭一声就成了。”

和凤玉道:“叫他千万要忍耐,至少三天别出来。”

李丹青未回答,她已进人前殿中了。

小玉儿在树上看的清楚,她不必下去查看,因为她可以清楚的听到李丹青进人前殿的一切动作。

就如同瞎子耳朵最灵似的,小玉儿灵敏的比瞎子耳朵更高不知多少倍。

小玉儿也发觉院中的和凤玉,这道姑手上还提着剑,一付如临大敌的样子。

前殿上传来吱呀声,便听得殿中的李丹青细气细声的道:“忍耐,吃过了你靠着睡,哎呀……怎么会这样?”

“我饶不了那死丫头,且等我这伤好了之后,必去追杀那死丫头。”

“别气坏身子,快吃吧!我再把葯为你涂上。”

前殿内传来细碎的动作,想是那徐元玉与李丹青二人在殿内做些什么了。

小玉儿把身子压低,她把头也垂下去,这样,她可以判断那徐元玉在前殿的什么方位。

她真的运起功夫聆听着,直到那李丹青托着盘子又走出来。

和凤玉在院中,道:“他吃好了?”

李丹青道:“吃是吃饱了,只不过他的伤处更见胀大了,我摸一下他就呼痛不已!”

和凤玉道:“也不知那臭丫头是如何对徐公子下的手,太过份了。”

这话听到树上小玉儿的耳朵里,她真的叫冤枉,她根本与一般女子一样,她没动什么手脚,偏是这徐公子与朱公子一模样,是他太急躁,关我什么事呀!

小玉儿看着两个道姑在商量,那和凤玉道:“徐公子这模样,我姐妹只好熄熄火了。”

李丹青怒道:“都是那个臭丫头,真想把她碎尸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玉青观有浪道姑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