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5章 大牢中走了赵大刀

作者:秋梦痕

小玉儿不敢同莫少白谈失宝之事,因为她知道,莫少白的银子都被妙手帮弄去了,十八盘山寇背黑锅,如果自己此刻说溜了嘴,丁香阿姨的麻烦就大了。

小玉儿自然不提莫大人两次失金之事。

小玉儿陪同莫少白往前衙走,冷不防有个衙役奔到二人面前来……

那人对莫少白大叫:“大人,前面去不得呀!”

莫少白吃惊,道:“怎么了?”

那行役指着房上面,道:“房子上出现个蒙面人,真厉害,手一挥,咱们的人倒一伴,再一挥,追杀他的人也滚下房来,那人……往那边逃去了。”

莫少白道:“造反了!”

小玉几道:“大人,我上房去瞧瞧。”

小玉儿腾身上了房,她心中可明白极了。

小玉儿拔地而起上了房顶四下看,她也吃一惊,因为从府中跃身上房的人十几个!

小玉儿心想:真叫厉害,官家也有能人呀!

官家当然很少有人能高来高去,便是那南阳府兵总“大关刀”成明也只是策马疆场冲锋陷阵!

小玉儿只一上了房仔细看,十几个人之中就有两个她似乎看过的,那二人正是“中原大侠”蓝氏昆仲。

蓝氏兄弟二人改扮成衙役模样,混在知府衙门里,等着擒拿山贼们了。

这一招当然出自“梅花枪”花正刚的设计。

这是令贼人料想不到的一招妙招!

小玉几夜视可以看的远,她发现一条人影就在左侧十几丈远处,拼命的在屋面上窜高跃低。

那是在逃,就好像恨爹娘少给他生两条腿。

小玉儿只一看,便知道是继父史水乐。

一个念头油然而生,小玉儿打横迎上十几个追来的人,那头一人正是“梅花枪”花正刚!

小玉儿一声大叫:“你们休上贼子当!”

正在追来的十几个人站住了。

大伙发觉是个姑娘,而花正刚正急着对小玉儿道:“史姑娘,你来的好,快助我们抓前面那贼子去!”

小玉儿道:“我一人前去,你们快折回去,快!”

花正刚道:“咱们一齐围捕!”

小玉儿道:“花大人,小心中了贼子调虎离山之计,你们大家追来,大牢那面必出事。”

小玉儿这是随口编造的,但花正刚一听可慌了。

“快,快回大牢那面瞧瞧去!”

晦!大牢那面还真的出事了。

花正刚对小玉儿,道:“史姑娘,那蒙面人就由你去追捕了,咱们这就回大牢。”

小玉儿道:“花大人。我尽力就是。天太黑,我看那人轻功了得!”

花正刚往大牢奔,他后面跟了十几人,当然其中还有蓝氏兄弟二人在。

花正刚对小玉儿高声道:“史姑娘,你一定追得上那个蒙面贼子。”

他与十几个大汉折往大牢方向去了……

小玉儿当然能追上前面的人。

前面的人也正是史水乐。

这父女二人一个前面拚命的逃,女儿后面轻松的追!

为什么还轻松?

史水乐没出事,小玉儿当然一身轻松,小玉儿几乎在后面呼叫了!

她此刻是不会大声叫喊的,这万一被人听了去,再向花正刚报告,她不就有通贼之嫌。

南阳的城门已关了四门,那南阳的土城墙有三丈三尺高,有些地方还生了堆草可以攀。

前面的蒙面人奔到城墙下,他拔身上了城墙头。

小玉儿已快追他身后了。

小玉儿有些吃惊,因为这个蒙面人的身材十分像他的继父史水乐,可是继父不曾腰插刀的!

小玉儿知道继父是用毒能手,而继父的刀子小又小,左袖内一把,右腿肚上也插一把。

小玉儿渐渐发觉这人不是继父史水乐了!

一旦看出不是史水乐,小玉儿可急了!

小玉儿就想不通,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子?

她在那人跳落城外后,也急起直追上去,就在奔往白河的附近,小玉儿忽然腾空而起,她似飞一般落在那人的面前,拦住那人的去路。

“咻”……

好凌厉一刀当头砍到,小玉儿冷哼一声抖手一掌。

“叭!”

“砰!”

“你……”

刀飞了,小玉儿的大罗掌何其厉害,生生把那人的刀拍落在地,吓的那人直后闪。

小玉儿逼上来了。

“你是谁?”

“嘿……”

小玉儿忿怒了,她再间:“快说,你是谁?”

“嘿……”

小玉儿突然拔身而起,真妙!那个人还未反应过来,面上的蒙巾就已被小玉儿抓下来了!

“你……嘿……”

小玉儿吃一惊:“怎么是你?”

那人不是别人,十八盘大寨二当家郭栋长是也!

郭栋长当然认识小玉儿,他一直在冷笑不已,此刻更对小玉儿吃吃一笑,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小玉儿姑娘,史大夫的女儿,是不是?”

小玉几道:“不错,我就是小玉儿!”

郭栋长道:“那么,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哈……”

小玉儿冷冷道:“至少你也是为你老子而来的。”

郭栋长道:“至少你是为你老子而来的。”

“是的,我问你,我继父呢?”

郭栋长笑了。

小玉几道:“你笑什么?”她一顿又问:“你一直在笑,有什么好高兴的?”

郭栋长道:“连你是他的女儿也受骗了,那么花正刚那些狗腿子们当然更上当了,哈……”

小玉儿冷笑了!

“上当?你以为花正刚他们会上当?”

“他们已经上当了!”

小至几道:“只怕不见得吧!”

郭栋长道:“小玉姑娘,你知道些什么?”

小玉儿道:“花正刚原是追你来的,但他们中途又折回府行,只怕你们动劫不成,反而被一网打尽了。”

郭栋长哈哈笑了!

小玉儿道:“你还高兴?”

郭栋长道:“我当然高兴,哈……”

小玉儿不解了。

“告诉我,你有什么好高兴的?”

郭栋长道:“小玉姑娘,我不说你当然不知道了,哈……”

他忍不住地又笑了。

小玉几道:“快说!”

郭栋长道:“事情咱们当然要有一番设计,我的任务便是要装扮得与你继父一模一样。”

他愉快的拍拍自己身子,又道。“你看,我的身段与你继父的身段像吧?”

“为什么要份得同我继父一模一样?”

“也是应你继父的要求呀!”

小玉儿更迷惘了!

“为什么?”

郭栋长道:“你的继父很精明,他要我装份成他的模样,事先隐藏在府行外的东侧房上,那地方高低房舍不整齐可也很便利躲藏人,我躲在附近的房脊后,月黑风高没人知,只等你的继父完成他的工作,放毒弄倒那些狗腿子们以后,他便立刻往我藏的方向逃过来,哈哈哈,他只一逃过来,便立刻躲在我藏身之处,然后我接他的棒再往城外逃,哈!他们怎会知道?”

小玉儿道:“如此我的继父便会轻松的折回客栈睡他的大头觉了。”

“哈……你这才说对了。”

小玉儿一听之下,顿觉江湖上的狗屁倒灶事不少,都带着几分光怪陆离令人惊讶!

这种事花正刚也休想得到!

小玉儿道:“万一你被追上?”

郭栋长道:“大家房顶比赛,我的轻功我知道,想追上我的人不简单。”

小玉几道:“我呢?”

郭栋长道:“小玉姑娘,你不会抓我国官府吧!你更不会傻得搬石头砸自己脚丫子吧?”

小玉儿道:“你走吧!我只带着你这蒙面巾就行了。”

郭栋长道:“要这干什么?”

“用处大了。”她不再多留,转身而去。

郭栋长反而怔住了!

“这女娃呀!才是江湖上可怕的未来呀!”

小玉儿飞一般地奔回南阳府城,当她快要到城墙的时候,已听得城内闹哄哄了!

当然,声音传的远而小玉儿更是听的远。

小玉儿正听着,她忽然折转身奔人一片野林中。

小玉儿的警觉是一流的,她当然发觉什么了!

是的,野林中一共四个人,小玉儿刚闪身走过去,四人之中一人厉吼:“谁?”

小玉儿现身了。

小玉儿也吃惊了,道:“你们!”

忽见两个巨汉迎来,两把斧头对准了小玉儿便狂砍十

多下!

小玉儿一声厉叱,她左右双脚连闪带打,七星剑便也拔在手上了。

“轰!”一个巨汉往树身撞去,他的斧头也砍人树身中。

另一个巨汉一把斧头劈空,面上虚空一拳,打得眼泪也流出来了,他几乎要狂抱小玉儿了!

“住手!一家人!”,

为什么是一家人?这声音?

不错,正是赵疯子的声音,他吼叱两个巨很快住手!

赵疯子也明白,四个人合力打也不过小玉儿。

小玉几夜视能力强,她发现赵疯子怀中抱了一个血人,而那人必是赵疯子独子赵大刀——

小玉儿还真眼了赵疯子,原来他已把他的儿子救出牢来了。

这事着实不简单,也令人吃一惊!

南阳府的大牢戒备森严,他们还是得手了!

小玉儿打心眼里佩服。

两个巨汉过来了,赵疯子对二人道:“快见过史姑娘,他为史大夫的闺女。”

两个巨汉立刻抱拳呵呵一笑,道:“姑娘呀i你的本事真大!”

小玉儿只是笑笑。

忽然小玉儿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当年她小时候碰到过,想当年她在牧羊镇上遇到个大力士,那人名叫……

她走近那大汉,道:“你是不是牧羊镇上人?”巨汉眨动铜铃眼道,姑娘呀!我包大力正是牧羊镇上人!”

小玉儿哈哈笑了。

“我六岁的时候见过你,弄你丢人现眼!”

包大力拍巴掌,道:“晦!我包大力“辈子也忘不了,原来就是姑娘你,难怪我同莫布上合力也难对付,哈……”

包大力正是来自牧羊镇,他也想到那年自己管闲事丢人的事,他笑了。

小玉儿看看赵疯子,道:“你救回你的儿了。”

赵疯子道:“也是你父女二人大力支助,赵某人心存感激。”

他一顿,又道:“史姑娘,令弟之事我抱歉,只等我们回到山寨,立刻用轿子抬着令弟回宝鸡,保证毫发不伤,带回大礼酬谢你。”

小玉儿淡淡地道:“你们还不快走?”

“在为他包扎箭伤,他中了七支箭。”

小玉儿道:“你们怎么全身而出?”

赵疯子道:“咱们早已有备,史姑娘,你看!”

他解开了上衣,只见里面有个护心牛皮后,而且前后两块,便是腿上也绑了护腿牛皮块。

两个巨汉,莫布士与包大办二人也十样的装备。

小玉儿这才明白,只有个赵大刀没这些准备,所以赵大刀身中七支箭。

赵大刀悠悠醒来了。

“爹,咱们的父子缘份未尽呐!嘿……”

他仍然不在乎地吃吃笑了。

“娘的,我赵疯子的儿子是那么容易死的?”

他拍拍儿子,又道:“爹只告诉你一句话:‘活着’!”

赵大刀吃吃笑道:“爹,几次我把阎王派来的小鬼骂回去了,他们不敢再找我了,哈……”

“哈……”

赵疯子笑的更凄厉,儿子算又活了。

他把儿子交给两个大力士,立刻过白河往西奔去,而小玉儿——

小玉儿为这一对草莽父子的那股亲情,也忍不住的有些耸动不已!

小玉儿飞一般地越过城墙而进人知府衙门里。

她不能此刻回客栈,他只要知道继父安全就行了。

耍知道继父是否安全,当然是在衙门里的消息最可靠。

此刻,知府衙门里乱成一团了。

花正刚发现小玉儿回来,急急忙忙地上前问“史姑娘追上那人了吗?”

小玉儿把蒙面巾举得高高的,道:“我追上了。只差未扑住他,……唉!真不走运,在河岸边才追上,因为我发现得太晚了,等我出手抓他,他跳入河里去了,我……只有眼巴巴的看着他潜入河中道去。”

花正刚接过蒙面巾直跺脚,道:“可惜可惜!”

小玉儿道:“可是我已看清那人的长像了。”

花正刚道:“认识他吗?”

“认得的,”

“谁?”

“郭栋长。”

花正刚咬牙道:“是他,娘的,十八盘大寨的二大王,他也潜来了,而且……姓郭的还用毒!”

小玉儿心中明白,用毒的是继父。

但小玉儿却问道。“姓郭的也用毒?”

花正刚指着大牢附近,道:“史姑娘,你来着,衙役狱卒已躺了二十七个在那儿,已叫人去请大夫救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大牢中走了赵大刀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