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6章 小王爷再遇小玉儿

作者:秋梦痕

她看上去美得更令吃惊,但实体上她的力道早已超过了正常的男人。

她的女性美仍在,她的内在已变得十分粗硬,她不怕摔,更不惧挨打。

她甚至喜欢自己摔,更喜欢别人打她,这种天大的变化,她怎么还能接受男人的做爱,她比之男人还男人,她的生理上早就龟缩了,萎缩得失去了女人的味道了。

小玉儿是不会知道这些的!

现在,小玉儿摒息心神静静的听着……

附近,果真是鸡不叫,狗不咬,猫不跳的,因为这时候黑不黑明不明傍晚黄昏盖天的时候。

这时候不只是人懒散,地上万物都是一样的不动颤,就好像天快塌下来似的。

天真的快塌下来了。

西北雨挟着晚秋雷电怪吓人的在天空中滚动着。

小玉儿并不为这种样子有所惊恐。

小玉儿静静地站在小窗下,她聆听着……

晤!那是什么声音啊?

“花露水洗去大半瓶,老清呀!你身上的騒味还叫我吃不消!”这是那女人在开口。

“嘿……”男的粗声笑了。

房中有响动,小玉儿小时候就听过,对她而言不足以为奇,妙手帮的几个人曾在韩家祠堂住一起,他们每天夜里都会有这种响动声。

于是,屋子里传来了那女人的细语。

声音不大,如是一般人的音量,便把耳朵贴在窗上也听不清楚,但小玉儿听的清楚,就如同那女人在小玉儿的耳边旁嘀咕似的。

“真可笑,那个丁卯,弄个娃儿住在我这儿多天,了卯守着娃儿也守着我,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人似乎带喘声,回应道:“我褚八刀远从天水来会你,打发我的手下先回家,我住在客栈苦等你这朵刺玫瑰,他娘的!一等便是十多天,过午你把我找来,想不到刚才几乎吓了我一大跳。”

女的叫玫瑰,她的回应真是浪啊!

“我夏玫瑰成了丁卯这家伙的襟肉了,他可是每天就会磨他的那把刀,三两天不同我来一次,真是的,也不知他是个绝种狗,还是我夏玫瑰是个不下蛋的鸡,两个人揍在一起这几年,我的肚皮就是不争气!”

忽然女的道:“真是想不到,那石老鬼会找上门来,她与丁卯是好哥们,进门也不敲门,差一点闯破咱们二人的

好事情”

这还是好事情呀!小玉儿就不同意。

小玉儿要望进去了。

她在小窗上动手脚……

屋子里,那男的浓重声音,道:“怕什么呀!我褚八刀也不是省油灯,大不了干一架,我带着你上西北,天水我有个大牧场,咱们天天在一起。”

女的吃吃笑道:“能去我早跟你了。”

“为什么不能去?”

女的道:“第一、你是个回子,你们的生活我过不惯,吃羊肉喝酸奶,我才不会去西北!”

“这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女的说道:“你虽是个玩刀的,但是我知道,丁卯的刀法更厉害,丁卯人称‘武关一把刀’他在武关是第一,你若惹上了丁卯,我肯定你必死在他刀下。”

男的一声嘿嘿笑,他的自尊心受损了。

尤其是女人面前,如果有人损了他,会玩命的!

褚八刀就火了……

“娘的,你怎么尽说丁卯高,我在天水谁不知我褚八刀,你等着,我早晚找丁卯把牌摊,’到时候你就知道我那八刀的绝活了,”

此话人了小玉儿的耳朵里,她一怔!

小玉儿把指头戮破窗上糊的油纸,她眯起眼睛往里面瞧进去,她吓一跳!

她发现那张大床就靠在小窗前,

小玉儿看了一会,她好像越看越乏味了。

似这时候,如果被人暗中瞧,谁也会越瞧越起劲。不料小玉儿却相反,她看的心中有些烦。

就在这时候,天公也凑热闹了。

一声雷轰带闪电,好大的雨点漂下来。

小玉儿转身拉马走小巷,她冒雨找地方。

只不过此刻家家户户都关上门,便客栈也拒收客人。

要知道天未黑的时候街上敲过梆子,家家户户门上闩,闲杂人等不许往外乱走动。

小玉儿要找地方避避雨,找了半天没找到却被雨淋湿,她急急忙忙地到了武关的城门之下。

小玉儿人刚走到大城门下面,有四个兵勇对她的到来喝叱了!

“喂!干什么的?”

小玉儿道。“避雨呀!”

忽又过来一个大汉,这人手上提着刀,看那样子他是个头儿了。

抖着雨帽甩雨水,这大汉怒视小玉儿,道:“你是外地来的吗?”

“是呀!”

“我也不多说,马上有大人物打此经过,你快找地方躲一躲,撞了大人的驾,我也跟你一起倒媚!”

“快走,快走!”四个兵也起哄!

四个人几乎要打人了。

小玉儿指着黑天大雨,道:“你们怎么不看看,这么大的雨要我去哪儿躲。”

“我管你去哪儿躲,赶快滚!”

这人是个小军官,他急了自然会骂人。

他吼叫小玉儿滚!

小玉儿火大了。

“你叫我滚?”

“笑话,不叫你滚,我滚吗?”

小玉儿道:“如果我不滚呢?”

“轰你滚!”

小玉儿道:“轰我也不滚。”

城内只有五个人把关,这五个人一听小玉儿硬不离开这城门下,也火大起来了。

“喂!你这姑娘是不是不要命了,我可告诉你,我绝非是吓唬你,你若撞了驾,你就活不成了,会把你拉到山边砍头的。”

小至几道:“我问五位,这儿是什么地方?”

“武关城门呀!”

“是谁的地方?”

“通商隘,东西关口。”

“我问是谁的地方?”

“官府的地方,要不咱们在此为谁把关!”

小玉儿道:“不对,不对!”

那军官道:“什么不对?”

小玉儿道:“通隘要关乃大家的地方,只要不犯法,谁也可以到这里来。”

那人一听火大了。

“去,去,去!谁有时间同你闲扯淡,大人物就快过来了,你再不走,我可是要揍人了!”

小玉儿道:“我不信你会出拳打我一个姑娘。”

那人一怔,道:“如果你撒野,我们就打。”

小玉儿道:“我不撒野,只不过外面而不停,我是不会离开的。”

那位小地方的军官可急了,他对四个军士,道:“把她轰走!”

“去,去,去,……”

果然一个大个子伸手去推小玉儿,岂料小玉儿拉着他的小川马就是不动。

那大个子急了,伸出双手用力推,小玉儿不丁不儿站得稳,她是纹风也不动。

“噫!”

另一人看的吃一惊:“你是纸扎的人呀!连个姑娘你也推不动!”

大汉也吃惊,闻言立刻对这人,道:“我是纸扎的人,你来推推看!”

那人果然上前推,他毗牙咧嘴的叫:“出去!”

小玉儿仍然未移动,看的那军官怔住了!

“你们给我合力推!”

随之就见两大个子推那小玉儿,两个人就如推金山,但金山却不倒,拉玉柱,但玉柱脚不摇。

小玉儿却吃吃笑了。

她这么一笑,那军官火更冒三丈,他大吼一声:“你是在找打!”

他真的急了,举手踢足地开口骂:“娘的!是你自己找挨打!”

他也不想想,四个大汉连拖带拉也推不动一个姑娘家,这姑娘岂会是一般妇女呀!

他抖了一阵也踢了十几脚,小玉儿开口了。

“你别打了,再打再踢你可就惨了。”

那人一怔停下手,便也立刻甩起手来,隐隐呼痛了。

这军官又跌坐在地上抱住脚,他直哼哼,道:“我的手,我的脚唷!哎唷!”

这光景,四个拉扯的人也吃惊!

“你……是人……是妖?”

另一汉子道:“我看她八成是抓妖,天上打雷地上暴雨,打雷是要灭妖,雨水灌进狐狸洞,她跑到咱们这关隘下逃难来了。”

小玉儿笑了。

“看你们说得我多可怕,嘻……”

那官员一瞪眼,叱道:“你胆敢在我身上施妖术呀!”

他怎知小玉儿自小就练成一身铜包钢的身子,别看外表那么细度嫩肉,她只随心所慾地摧动通天功,那人的拳脚便如同打在铁柱上一般。

初时不觉痛,打多了一旦发觉拳大足肿那已经是晚了。

这位小小的守关官便坐在地上站不直身子了。

人虽站不起来,口仍然吼声如虎。

“她是妖,别管了,快快动刀子,给我杀!”

四个人似是如梦方醒般,拔刀便往小玉儿扑过去。

小玉儿一看,这五个人拿她当妖办了,不由冷叱一声,左手拉马缰,右手握拳迎上去了。

小玉儿出拳看不见,她的拳风锋到处,迎着的人立刻如挨巨锥般往外便倒。

她对这几个人并不太过份,所以出拳也不重,但也打得几个人东倒西歪了。

有个大个子,不信邪,怎么人未接触就摔跌地上,他突然厉吼一声猛力揍!

“轰!”

“哗!”

“哎呀!”

这大个子滚到大门外雨地里去了。

便在这雷电交加中,从西来的大道上,一队铁蹄飞一般地冒雨驰过来了。

这马队一共二十四铁骑,每个人油布衣遮不进大雷雨,一个个成了落汤鸡。

武关城门下,躲个二十四人还可以,如果连上二十四

匹马就挤不下了,何况小玉儿还拉着她的小i!旧在城门下。

守关的五个小军汉一见来了这批武士军,一个个吓的面焦黄,恨不得杀了小玉儿。

那军官忍痛起来,苦兮兮地迎上去。

“各位爷们辛苦了。”

为首的武士沉声道:“雨太大了,小王爷今晚要在武关歇一宿,清街了吗?”

“回大人的话,家家户户掩窗。”

那武士对小玉儿一瞪眼,道:“她是什么人?”

不等那人回话,小玉儿笑笑道:“同你们一样,也是过路避雨的。”

武士冷哼一声,道:“去,那西城墙边去暂时躲一躲。”

小玉儿道:“城墙怎么躲?下着大雨呀!”

武士冷冷道:“大爷叫你去城墙下,你就快去,大爷不是要你躲雨,要你躲人。”

小至几道:“躲人?我不躲人,我躲雨。”

武士冷冷的道:“找死不成?”

小玉儿道:“谁找死?”

武士“呛”地一声拔出腰刀,他把刀一晃,道:“你说谁在找死?”

小玉儿冷笑道:“就凭你。”

她这是在撩拨那武士了。

嘿嘿一声怪叱,武士还真杀人,他出刀便往小玉儿狂砍过去。

小玉儿一看,这是什么世界?人命如此草营呀!

马鞍上摘下七星剑,真快,当武士的那一刀快要砍中小玉儿的肩臂上的时候,小玉儿的七星剑已搁个正着。

“当”的一声,那武士一震!

“你还敢反抗呀!”

小玉儿道:“本姑娘已经动剑了。”

立刻,又跃下三个武士,刹那时间已把小玉儿堵住城门下,四个人围紧了小玉儿,可把那原守武关的五个小座吓呆了。

五个人真的叫起倒媚了。

“他娘的,八成是个妖怪来阻道!”

另一人大声叫:“爷们快杀了她!”

忽然,来路上又是三骑过来了。

三骑的后面又是二十四骑快马。

三骑马还未到武关城门下,便见一人拍马到了城门口,他厉吼一声:“闪开!”

已经准备杀人的四个武士,立刻分开来,可也把小玉儿图在中间。

小玉儿左手仍然拉马缰,她右手的七星剑未出鞘。

只见那吼人的武士拍马到了城门下,城门两边挂的灯笼虽然不太亮,但这人可也看得够清楚!

单只小玉儿手中的七星剑,就令这武士吃一惊。

这人只对小玉儿的剑瞧一眼,再低头看看小玉儿的脸,他立刻滚鞍下马。

“是你,小玉姑娘!”

小玉儿双目一亮,笑了。

“哟!原来是朱公子的侍卫呀!多日不见了,你们的朱公子可好?”

那侍卫忙回应,道:“好了,好了!”

小玉儿这是见面问好,原是普通几句话,但这侍卫却以为小玉儿问的是小王爷的“病”!

便在这时候,又两骑到了城门下。

这二人一到,骑在城门的二十四武土便立刻骑马分两旁,一副毕恭比敬的样子。

小玉儿却吃吃笑了。

“是你呀!朱公子,你怎么下南阳呀!”

来的还真是朱丕朱小王爷。

小王爷见是小玉儿,他几乎手舞足蹈地跳下马。

朱丕奔到小玉儿面前,怜香惜玉般地拉过小玉儿的一手,他另一手还为小玉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小王爷再遇小玉儿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