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7章 丁香捉姦到武关

作者:秋梦痕

丁香道:“小玉儿,男女一旦碰在一起,那男的只会占便宜,吃亏上当是女的,没结婚千万别上男人的当,不然你会后悔一生的。”

小玉儿淡淡地一笑,道:“我没有上当。”

丁香道:“谢天谢地,你以后可得记住阿姨对你说的这几句坦白话呀!”

小玉儿忙点头,但她心中在怀疑,她怀疑是谁上了当?

是的,不论是朱丕或是徐元玉,上当吃苦的是他们呀!

我小玉儿仍然完好如初,怎说只有女的上当?

小玉儿几乎想把真相去问了香了,但她再想只怕了香也不会知道。

丁香阿姨没生过孩子呀!

金娘子知道,金娘子生了儿子。她必然会知道,而金娘子又是小玉儿她娘,”娘儿俩关上门窗讨论,就不会被外人知道了。

三人尚进人武关城小玉儿已有了打算,她的打算是先住客栈,然后夜探丁卯的三合院。

小玉儿也在想,不知未公子那伙人走了没有,如果朱公子一伙人仍然在,自己再回去不知如何说词了。

小玉儿有心事,前面已看到关门横在大道上,小玉儿指着武关对丁香,道:“阿姨呀!快到了。”

丁香道:“晤,还是老样子嘛!”

就在三人快到城门下时候,忽然看见守城的两个老军奔上前,二人冲着小玉儿一躬到地了。

小玉儿一看便笑了:“喂!你们还认得我呀!”

其中一人忙应道:“小姑奶奶,咱们这一辈子也忘不了小姑奶奶了。”

另一人也奉承,道:“小姑奶奶真是大人大量,没同咱们下人一般见识,谢谢,谢谢!”

小玉儿心中不自在,官场江湖差不多全是一个样,想着夜来避雨也不行,如今这般马屁精!

心中虽然不愉快,但小玉儿还是一笑,道:“朱公子他们走了吗?”

一个老军应道:“回小姑奶奶的话,未过午,小王爷他们便开拔了。”

这老军话刚出,丁香吃一惊,道:“什么小王爷?”

小玉儿笑笑,却对门下老军,道:“我上街去找客栈,我问你,武关的客栈哪一家的最好?”

那老军忙应道:“小姑奶奶呀i武关的七家客栈全都脏兮兮,怎能叫小姑奶奶住呀!我带路,还是去住馆驿吧!”

小玉儿道:“我又不是官府的人,怎么住馆驿?”

老军一折胸脯,道:“小姑奶奶,小子带路,他们求还求不来呐!武关的把总正在馆驿快活呐!”

小玉儿笑问:“就是那位地方官吗?”

老军道:“那就是把总,小王爷临走赏了他,几个人正在馆驿吃喝着,呶!已经吃了快三个时辰了。”

小玉儿笑了,道:“那就劳你驾了。”

那老军忙回道:“小姑奶奶,你别这么说,能侍候你小姑奶奶,我是八辈子做了好梦才遇到,哈……”

于是,这老军当前快步走,他还三步一回头,一副馋媚之色令小玉儿觉得怪可怜的。

昨夜雷雨交加,今日天已放晴,小玉儿这才看清楚武关街道在坡上。

那守城老军走得快,几个转弯便又来到馆驿的大门外,这时候街上仍然有行人,再看天色已是夕阳西沉了。

小玉儿与丁香、张展三人刚在馆驿门口站定,果见那地方官满面通红地奔出来,他是喝了不少酒。

当这位地方官发现果然是昨夜的美姑娘又来了,立刻奔过去就要单膝地下跪。

小玉儿出手拦,笑道:“不可以。”

地方官的官名叫把总,这种官是文武都来,手下兵了百来个,平日里维护地方治安,也搞搞钱粮税收什么的。

小玉儿拉住这位把总便问道:“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那把总忙应道:“当然可以,欢迎,欢迎!”

他不等小玉儿再开口,立刻又往里面吼叫了。

“快出来,侍候贵客啦!你们这批只知吃喝的懒虫。”

果然,从馆驿中奔出了个汉子来,拉过小玉儿的马,又忙着去弄吃喝,小玉儿心想:“这可是沾了朱公子的光了。”

小玉儿三人仍被招待在那间大房中,热水先送上一大盆,茶水之外还有点心。

那把总热情招待着,可也令小玉儿不好意地对他笑道:

“你是地方把总也。”

“小官,不值姑奶奶一提。”

“咱们住个三两天就走,你就别侍候了。”

“那怎么可以,小王爷知道了,会砍我的头。”

小玉几道:“小王爷永远不会知道的,你放心。”

那把总道:“姑奶奶,你缺什么只管吩咐,下人们就住在大院中。”

小玉儿点点头,她要那把总出去了。

小玉儿受到武关地方官把总的小心侍候,倒使得丁香与张展二人十分讶异,丁香与张展是不见官的,那当然是因为他们的职业关系。

妙手帮的人都不愿在官吏面前暴光。

小玉儿与丁香、张展三人先洗面后吃饭,一直拖延二更天快到,丁香忍不住问小玉几道:“小玉儿,咱们可以去找堂兄那儿了吧?”

小玉儿抬头看天色,她拉丁香一手,道:“阿姨,不论你发现什么,千万别冲动。”

丁香怔怔地道:“小玉儿,你好像已经知道什么了?”

小玉儿承认地点点头。

一边的张展,道:“小玉儿,你知道什么?”

小玉几道:“张叔,你别出外,我同阿姨去去就回来。”

张展道:“我怎么不能去?”

小玉儿是因为了卵的女人干下丢脸事,这对丁香很没面子,这种事知道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

小玉儿看看张展,她再看看了香,这才叹口气,道:“阿姨,我不想多说,还是去了就会知道。”

她心地善良,见了丁香阿姨如此这般高兴的带着这么多首饰与金银前来,怎好浇了阿姨地高兴,泼冷水也得看地方。

小玉儿起身往外走,丁香便紧紧地跟上了。

张展果然未去,他坐在驿馆中吃闷酒。

天上乌去一块块,从那么明亮的月光下风掣电闪般地流逝而去,风飘悄悄,宛似过眼云烟,那种发人深省的光景,何止是表示着悠悠岁月的一去不返,更表示着岁月苦短的无奈与辛酸。

小玉儿与丁香沿着大街走,不到半里远便转人一条小巷中,丁香就感慨人事无常,小时候在这里生活了十二年,她便离开了。

她仍然记得这儿的大街小巷,她也拉着小玉儿往那条小巷转进去,直到发现月光下那棵柿子树,小玉儿才认出来果然到了。

小玉儿猛然拉住了香,道:“阿姨,你且等一等。”

丁香一怔,道:“咱们到了呀!”

小玉儿道:“我知道,阿姨我也来过这里,只不过屋子里的男人并不是丁卯。”

丁香面色也变了:“你说什么?”

小玉儿道:“先别问,容我听一听。”

丁香道:“你就站在这里听?”

小玉儿道:“阿姨,别出声。”

丁香的一双俏目也睁大了,她发觉小玉儿正闭上双目,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

小玉儿吁了一口气,道:“阿姨,可以进去了,咱们别走大门。”

丁香道:“不走大门?这是我丁家的家呀!”

一声苦笑,小玉几道:“阿姨,进去以后便明白了。”

小玉儿拔身跃落小院中,那丁香拧身足尖落在墙头上,她在墙头往屋里望,小富人影有两个。

小玉儿曾说过,堂兄丁卯送史天生去了宝鸡,那么这屋子里面的人又是谁?

丁香在墙上看的清,“呼”地一声跳在小院里。

小玉儿已跃在小窗下,她自那小孔中望进去,立刻转身面对丁香不说话。

丁香一看这光景,一双眼贴在孔口看进去,她这一看可就咬牙了。

小玉儿忙示意了香先别恼火,听听里面说的什么话。

丁香在拔刀了,她气的脸焦黄。

房子里的大床上,男的笑道:“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呀!

再有一天咱们就分散了,娘的,真想把你带回天水去。”

那女的口中吃吃笑:“你美吧!丁卯的火爆脾气我知道,小心挨他的刀。”

那大汉满身毛,好像连到屁股上,他沉声道:“娘的,三天来你尽说姓丁的刀厉害,你是不是想我留下来同姓丁的比一比呀?”

就在这时候,窗外的丁香再也忍不住了。

丁香不听小玉儿的示意,忍不住的厉叱咒骂,道:“不要脸的一对婬徒,还不出来受死。”

这么一吼,只听得房中好急促地一阵悉悉索索传来,就听“呛啷”一声响,想是拔刀声,紧接着房门拉开来,先是一张椅子抛出来,随之跳出两个人。

是的,夏玫瑰与那褚刀八刀出来了。

这二人的手上拎着刀,褚八刀手上的是三尺长弯刀——回子们的刀便是那种样。

双方院中照上面,夏玫瑰一看她好像只认识个小玉儿,因为小玉儿与石栋二人来过一次。

夏玫瑰并不认识丁香,她上下看看正自发火的丁香,道:“哟!你这位大姐好陌生嘛!怎么不经允许跑进我家院子来,莫非想偷我呀!”

丁香叱道:“贱人,你趁着我堂兄不在家偷汉子,你反道我来偷你。”

这种男人,他把夏玫瑰丢下不管了。

不管便不管吧!褚八刀还从远处传来狠话:“妈的,我回天水搬能人,非收拾你这小妖女不可。”

临去放狠话,江湖上见多了。

只不过再也想不到这褚八刀还真的会把人般请来,当然,这也是一两个月后的事情了。

夏玫瑰是逃不掉就的,逃不掉得想办法。而夏玫瑰的办法便是哭。

夏玫瑰抛掉刀,她跌坐地上抹眼泪。

丁香忿怒地道:“你还哭呀!你这贱人,你哭什么?我堂哥回来砍了你。”

小玉儿就想不出,这女人为什么会伤心,她莫非是因为褚八刀被打跑才伤心?

但至少小玉儿以为她不会为丁卯掉眼泪。

丁香吼叱,她拍拍腰上缠的小包袱。

“我远从宝鸡来,为的是送这些金银首饰给你们,也好叫你们日子过得好,我堂兄安定下来别乱跑,你们为咱丁家生几个娃儿传宗接代,咱们也没白来世上一场呀!那里会知道,你却是个贱贷。”

夏玫瑰早就不哭了,当丁香说是送金银前来,她的心忽然一跳,她这才知道不是来提姦,人家是财神爷送金银珠宝来了。

夏玫瑰这种女人是变化多端的,闻言双膝跪在地上,她可就吐出大篇理由来了。

“你……这位大妹子……不,看来咱姐妹差不多,只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就把话明说了。”

丁香怒道:“你最好说实话,否则我赶你滚!”

夏玫瑰抹去泪水,她似乎受了多大委屈似的道:“自从我跟了丁卯,初时以为他是个打猎人,可是久而久之的他对我说了大实话,他同山定有交情,拿回来的银子是大个儿的。这些时无进帐,他干起掳人来了,他弄个娃儿在家里,姐姐呀!你替我想想,我的男人是个强盗贼,墙高不挡风,早晚他会遇上兵,做恶事如同喝下一碗慢性毒糖水,初时甜后来就苦了,还不如早做打算去远方,所以我……”

丁香道:“你这才勾上那个大毛人。”

夏玫瑰道:“你姐姐也为我想一想吧!”

丁香道:“几年了,你连个蛋也不下一个。”

夏玫瑰道:“如果日子过的顺,姐姐呀!我一年替他生一个,我又不是石女那个东西不管用……”

她此言一出,一边的小玉儿心一沉,她的就不管用,她的东西男人不敢碰,谁碰谁倒楣。

丁香的心似乎软了,她叹了一口气,道:“你真的能为我堂哥生几个娃儿?”

夏玫瑰道:“只要日子不紧张,丁卯别常往山中跑,我明年就有孩子抱”

丁香的脸上有了笑,道:“你的年纪比我小,我就当你的姐吧!大妹子,起来吧!起来屋子里再细说。”

那夏玫瑰双手拉过丁香,她再看看小玉儿,她吃惊,这姑娘长的真美呀!武功也高的不得了。

三个人一齐进屋子里,这屋子一共明暗两间,油灯正搁在内屋里。

夏玫瑰把灯拿到外门来,立刻忙着倒茶水,她那股子热情劲,比侍候亲娘还起劲。

小玉儿心中明白,夏玫瑰的表现是有目的,她的目的就是丁阿姨袋中的金银珠宝。

丁香当然也明白,但她的目的是要夏玫瑰为丁家能生几个娃儿有后代,如果夏玫瑰改变心意,这些钱财也算不了什么,便是她偷人之事,当然也不会对了卯去说卞。

丁香听了夏玫瑰的话十分受用,灯光之下她取下缠在腰带上的小包袱,打开袋口一半,那夏玫瑰的面色全变了,等到丁香把包袱摊开来,呵!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丁香捉姦到武关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