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8章 小玉儿怒惩两番僧

作者:秋梦痕

姐妹两个正吵着,放草葯的房门拉开了。

小玉儿出来了,她的手上提着七星剑。

“小玉儿,你别去呀!”

“娘,我必须去,他们是为我来的。”

“你怎知为你?别去!”

小玉儿木然地道:“娘,去了你就会知道。”

她已大步往外走了。

金娘子对葯铺伙计吩咐,道:“看好两个孩子。”伙计们直点头,两个孩子似乎也傻了。

金娘子与金蝉二人陪着小玉儿往那段少人去的渭河岸走过去,远远的小玉儿便看清楚河岸站的两个男人。

小玉儿无表情地往前走,远处那褚八刀与夏玫瑰二人已齐声道:“是她,是她,错不了!”

两个大喇嘛齐瞪眼,匆匆地把大铜钵托在双手上。

小玉儿刚刚站定,那金娘子与金蝉二人分别扑向史水乐与李兆元二人,立刻便哭了起来。

那史水乐灰白着面夹,断断续续地道:“快……扶我

……回去……”

金娘子怒视两个喇嘛,几乎想拚命。

小玉儿对金娘子道:“娘,你们快扶继父们回去治伤吧!”

金娘子道:“女儿,娘不放心你呀!”

小玉儿道:“快走,娘。”

金蝉道:“小玉儿,这两个香僧甚是了得,他二人的铜钵也霸道,你……”

小玉儿沉声道:“快走。”.

于是,金娘子架起史水乐,金蝉抱起李兆元,便歪歪跌跌地往宝鸡街上走去。

小玉儿连看一眼也没有。

小玉儿只冷冷地看向两个喇嘛,但她的话却是对诸八刀与夏玫瑰二人说的:“贱女人,你必是令我丁香阿姨大失所望了。”

夏玫瑰冷冷一笑,道:“别管我怎么贱,你的死期到了,为你自己拚命吧!”

褚八刀也嘿嘿一笑,道:“你了不起,你武功高,娘的!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这丫头的现世报就在眼前了。”

小玉儿道:“想不到你自武关去以后,却把这两个恶番僧找来了。”

褚八刀道:“就是为了对付你的,嘿……”

小玉儿对两个番僧冷眼一碟,道:“我看得出,你二位是冲着我来的。”

呼成涛道:“你真明白!”

小玉儿道:“那么,你二位还等什么?”

一围人影突然罩过来,甘天泉厉吼:“接招!”

那架式就是来玩碰硬的,小玉儿不闪躲,她挥出右拳回敬过去。

两下里都是猛烈的,只听得鼓声大震,小玉儿的一拳是悬空的,她打在甘天泉的铜钵上,但铜钵去仍然撞上她。

小玉儿的身子往后直飞去,她还就地一溜滚,那甘天泉的双臂也麻了,“卟通”一声铜钵也落在地上了。

只不过小玉儿一骨娄弹身而起像个没事人似站起来的时候,甘天泉的眼睁大了。

“你……你没受重伤?”

小玉儿吃吃一笑,道:“凭你?”

呼成涛厉吼道:“再接我的试试。”

小玉儿见那铜钵当头施来,这一回她用了十成真功,“混元一气通天功”抖手打出。

“轰!”

“哦!”

小玉儿又是一个后翻落,而且实实地撞在一块石头上,撞得石头也碎一片,但她又是一跳而起,两三步走到两个吃惊喇嘛面前。

“你们快拿起这大铜钵,小心我出剑了。”

小玉儿“哈”地一声拔出七星剑,可也令两个喇嘛冷笑起来了。

呼成涛暗中运功抓起大铜钵,他向甘天泉递眼色。

甘天泉慢慢抓起地上大铜钵一看上去他拿的十分吃力。

但当甘天泉双手抓起铜钵的刹那间,突的大吼一声如打雷,两个喇嘛齐发动,左右两侧撞向小玉儿了。

这光景如果被撞着,小玉儿岂不成了肉泥。

好个小玉儿,她厉吼一声打着转往空飞,三丈多高处她双手抱剑往下砍,口中厉吼“杀!”

“当当”之声响起,随之两声“当”传来,只见两个大铜钵生被小玉儿的七星剑各削去一块落地上。

两个喇嘛凉怒交加,发一声喊双手抱着铜钵再往小玉儿冲杀过去。

小玉儿忍无可忍,突然抖剑大吼道:“血龙杀!”

呵!一大片剑芒弥天盖地射下来。

便听得“叮咯”之声连响,两个喇嘛“猴”叫着往外急问,半空中已标起两溜鲜血洒落一地如下血雨。

两个喇嘛落地便往回逃,什么话也不再谈了,两个人的头上连到背后,那鲜血直往下流,当然,两个铜钵也不要了,走的还真快。

小玉儿火大了,她原不是嗜杀的人,但她实在难忍心中一口气,她追上了。

小玉儿追上不出剑,她相隔一丈便出拳,可也一拳打在两个喇嘛的后背上。

小玉儿直打得两个喇嘛奔到渭河渡口才回来。

她忘不了褚八刀与夏玫瑰两个人,只不过当她再奔回来的时候,只见褚八刀与夏玫瑰二人已跳进渭水河往对岸游去。

小玉儿气呼呼的跺跺脚,道:“便宜你二人了i”

她尚不知道,丁香与她的堂兄丁卯,伙同张展也已追到宝鸡来了。

丁香要找小玉儿,问问那褚八刀何许人也。

可也真叫巧,小玉儿刚走到大元堂附近,三匹快马到了她面前,马上正是丁香、丁卯与张展三人。

丁香看到小玉儿,急叫:“小玉儿,你原来在这里,阿姨专程来找你了。”

小玉儿只一看到丁卯,她就知道发生的事情了。

三人下马围住小玉儿。

丁香道:“小玉儿,你可知道那个叫褚八刀的人?”

小玉儿道:“原来阿姨知道姓褚的呀!”

丁香道:“咱们找他讨公道。”

小玉儿道:“阿姨,我知道阿姨有损失,也知道阿姨为你们丁家有后人,所以我那夜虽听到夏玫瑰房中有男人,但我没对阿姨说,只要夏玫瑰将来能替了家生子就好,我以为阿姨送了那么多首饰银子,应该可以打动夏玫瑰的心了,真是想不到夏玫瑰竟然会同姓褚的在一起。”

丁香吃惊的道:“小玉儿,你看见他们了?”

小玉儿指向渭水河方向,道:“我杀伤了两个大喇嘛就找这两个恶人算帐的,他二人却跳进渭水河往对岸游去,我

也就算了。”

张展道:“多久了?”

小玉儿道:“他二人现在应该游到河对岸了。”

丁卯“忽”地上了马,立刻往渭水河岸驰而去。

丁香急对小玉儿道:“再见了,小玉儿后会有期。”

小玉儿木然地点点头,她回去大元堂葯铺了。

小玉儿见后屋里正在忙着,她也不去看看,立刻又把自己关进那间地洞室中,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四起来?这件事便是她娘也不知道。

丁卯快马奔驰到渭河边,他沿着河岸又驰了一里半,果见对面岸上矮林边跌坐着男女二人。

这二人全身湿漉漉的正在拧去身上水渍晒太阳,丁卵的双目圆睁,放声大吼:“贱人,我看你们往哪里跑!”

丁卯的吼声雷一般,早惊得河对岸的两个男女用目看河这边。

那夏玫瑰一声尖叫:“糟啦呀!死了卯找来了!”

褚八刀一听忙抓刀,他嘿嘿一笑,道:“老子不怕姓丁的,只要没有那丫头在,看我收拾姓丁的。”

夏玫瑰道:“我看如果了卯能找来,他的堂妹也会来,不如快找地方去藏起来。”

褚八刀道:“好,咱们往大山里去躲藏。”

这二人也不晒衣衫了,提了东西便往山中跑,再看丁卯他拍马已到河中央了。

只不过等到丁卯过了河,夏玫瑰与褚八刀二人已翻过大山进人终南山大山中去了。

眼看着一对狗男女从眼前溜走,丁卯是不会死心的,山峰不能骑马,他把马拴在山林中,抓了他的砍刀便往山峰上攀去。

丁卯是个血性汉,这口王八气他难咽,非找到这一双男女砍了他们不可。

丁卯往山上攀。

丁香与张展二人也往山中驰来了。

那丁香十分急躁,因为她真怕堂哥打不过那个回子,更何况再加上一个会出刀的夏玫瑰。

丁香对张展直摧促,快快往山中找人,那张展也是急,因为越往山中越荒凉,他们的马也不能再骑了。

丁香关心堂兄安危,她抛下坐骑往山中奔去,张展也只得下马随后也追上去了。

终南大山高千切,峰插云山不见顶,想找个人何其困难,只不过了卯是个烈性汉,找遍大山也要拚老命。

于是太阳快西下了,丁卯是人困想大睡,肚皮又闹空城,倒忘了干粮袋还在马鞍上挂着呐!

丁卯找了一处水山洞,那山洞的上边也有个四四方方的山洞,只因为天黑防猛兽,丁卯便在这山洞中跌坐下来,他思前想后直发火,想不到还有人敢来打他女人的主意。

黑夜的山林中,什么样的怪叫声都有。

狼嗥、狐叫、豹吼还有那夜鸟也不安份,不时地一阵尖叫传来,听的人何止是凄凉,也有着无奈的意味。

丁卯抱着他的刀,闭目养精神,他决心要宰人了。

“噎,累人呐!”

“我也不好受,真是的,你请来的人真差劲,人家一个姑娘也打不过。”

“玫瑰呀!你怎么知道那两个天水王寺喇嘛,他们在西北可是第一高手呀!”

“却也几乎被杀死在河边上。”

这二人当然是褚八刀与夏玫瑰二人了。

只听得褚八刀吃吃一笑,道:“升起一堆火来,咱们把湿衣先烘干。”

不料夏玫瑰摇头,道:“不可以。”

褚八刀一怔,道:“怎么了?”

夏玫瑰指一指洞外面,道:“你忘了,丁卯过河追来了,你把火升起来,万一被他发现,免不了一场杀。”

褚八刀道:“你怎么怕了卯,以为我打不过他呀!”

夏玫瑰道:“有道是理亏矮三分,咱们做的事只能说对得起自己以外,别人谁也不同情,又何必同了卯照上面?”

褚八刀道:“也罢,你说咱们怎么办?”

夏玫瑰道:“过一天咱们便往西北走,今夜先把衣衫裤子凉凉干。”

褚八刀道:“凉干那得一整夜。”

夏玫瑰道:“天黑没人看得见,一夜也无妨。”

她还当先脱衣裤,就在黑洞中把湿了的衣裤凉起来。

那褚八刀一看笑哈哈,他当然也照脱。

这二人脱衣原是凉衣裳,只不过当男女两个光赤溜溜地坐下来,便不会安静了。

夏玫瑰的身材真的不错,她身上该尖的尖,该圆的圆,该软的软,该香的地方还真香。

褚八刀抱着夏玫瑰吻起来。

褚八刀一边吻一边笑道:‘“你爹妈真会起名子,把你的名子叫玫瑰,玫瑰玫瑰我爱你,你以后就睡到我怀里……”

哈,这二人一时之间乐而忘了忧,就在洞中决活起来了……

天终于亮了。

这话应该这么说,每天天都会亮的,当天刚亮的时候,那褚八刀光着屁股站在四方形的洞口边,他在干什么?

褚八刀原来尿急,便站在洞中尿上了。

尿水哗啦啦地响,好像山泉奔流而下。

尿水也冲在岩石上,可也惊动一个人。

那个人不是别人,四方洞下面有个小小浅洞,洞中正跌坐着一个又饿又渴的人。

有山泉下来,早引得这人走到洞口看,还好,他看的很仔细,因为山泉应是清凉的,为什么这股“泉水”带冒烟,而且还是黄色的。

这人可不是别人,乃“武关一把刀”丁卯是也。

丁卯伸手去试试,这泉水还带点热,再放到鼻尖间几下,他火大了。

丁卯低呼小叫:“尿!”

他一蹦跳出小洞口,抬头看上去,呵!光溜溜的一个大毛汉正撒尿。

丁卯立刻大叫一声指着上面骂起来:“他奶奶的,踏破铁鞋无觅处,原来就在老子上面洞中呐!”

他这一吼握刀便往半峰跃过去了。

那褚八刀闭目舒畅在撒尿,忽听有人在下面开骂,低头一看猛一怔,他心想:“这泡尿实在撒的不是时候。”

褚八刀不尿了,他回身便往洞中跑,一面大声叫:“玫瑰玫瑰别睡了,那姓丁的找来了。”

夏玫瑰一听之下吓一跳;“丁卯找来了?”

“是呀!”

“他怎么知道咱们躲在这洞中?”

“哦……我他娘的在撒尿……”

夏玫瑰立刻乱穿衣,就在二人刚刚把衣裤穿起来,附近的洞口已传来丁卯叫骂声:“奶奶的,我看你们往哪里逃!”

“卟噜”一声响,丁卯那高大的身子已把这大大的四方洞口堵住了。

丁卯把那把特号砍刀打横抡,毗牙咧嘴地吼叱,道:

“操!近在眼前还叫你们两个狗东西快活一夜!”

当他发现夏玫瑰木然地站在洞中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小玉儿怒惩两番僧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