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驭龙》

第09章 邀高手对付小玉儿

作者:秋梦痕

她永远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这一次下决心,决心回去以后问亲娘,她应该问的,因为金娘子是她亲娘。

小玉儿回到了大殿上,她也再一次的走人神像的暗洞中。

小玉儿再也难以安静下来了,她有着怨天尤人之感,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

’她在神像肚子里,恨得几乎出拳。

小玉儿如果出拳,这座神像必惨,如果她毁了神像,她只有现身了。

小玉儿冷冷一笑,她似乎想杀人,这种感觉,她过去是没有的。

小玉儿已经杀人了,她杀了中原镖客徐奇的独子。

小玉儿本无意致徐元王于死地,但徐元王太恶毒了,他竟然当着那么多的人说他与小玉儿之间的事。

小玉儿本就对自己的身子有着怀疑,但她不想叫人知道,甚至包括她的亲娘金娘子在内。

她是不容许徐元玉当众说的,那令她的自尊心受了打击,人的缺点总是不愿为外人知道的,徐元五却偏偏在众人面前说出叫她难以忍受的话。

小玉儿是忍不住出拳的,徐元玉死得并不冤。

玉青观内禅房,玉道人正与汪兰真师徒三人围在一起细商着什么,玉青观外面来了一个粗壮道人。

这道人一副山羊胡子及胸,背上青铜剑斜在肩头上。他足踩芒鞋走地无声,那么威风的站在玉青观前伸手拍门。

“叭叭”之声响起,立刻引得后面的李丹青匆匆的奔出观来,和凤玉也跟来了。

那和凤玉一看便笑了:“太乙师叔,快请进来。”

此道人果是当今武当的太乙真人。

太乙真人淡淡一笑,道:“带路。”

后面,李丹青立刻再把门关上,三人来到后院禅房中,太乙真人先是对汪兰真打个稽首,道:“师姐,我及时赶来了。”

汪兰真点点头,道:“多日不见,师弟丰采依旧。”

一笑,太乙真人再向王道人施礼,道:“王道长好,算来十年未见面了。”。

玉道人笑道:“可不是嘛!黄山一会转眼快十年了,这些年只听武当更发扬光大了。”

太乙真人道:“也是祖师爷对我教的庇佑。”

汪兰真道:“师弟,快坐,坐下来再细商量。”

太乙真人侧身坐下,自有李丹青与和凤玉两人送上杯

筷斟上酒。

太乙真人道:“师姐、我想一个小小姑娘,何劳我等大费周章?”

汪兰真道:“此丫头非比寻常。”

太乙真人道:“便是她自娘胎习武,也不足以与我三人中任何一人相提并论。”

汪兰真道:“师弟,若非这丫头的武功高绝,师姐我又怎肯劳你的驾?”’

王道人道:“太乙,既来之,咱们就听吩咐,你师姐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

太乙真人连喝三大杯红米黄酒,他重重的道:“看师姐如此慎重,必是此女能耐高了。”

汪兰真道:“师弟,单只这丫头手中的七星宝剑,也足以叫你不虚此行了。”

太乙真人吃惊,道:“什么?七星宝剑!”

“不错”

“七星宝剑乃我教镇教之物,传已失去一百多年了,难道这丫头手中是真的七星宝剑?”

汪兰真道:“绝对错不了。”

太乙真人嘿嘿笑了。

别以为小玉儿在大殿上的神像肚子里,后面禅房中人

们的说话,她全都听到了。

那几乎就等于在她面前说话是一样的。

小玉儿听到七星剑引得他们偌大兴趣,忍不住用力抓紧手中的七星剑。

她的心中下了决定,谁敢出手抢她手中的宝剑,她就会杀了谁。

由于心理上的不平衡,小玉儿变了,她变得心中有了恨,过去她心中只有爱,但此刻……

此刻她恨这世上所有的人,这便是她心理的转变。

一个绝顶高手,如果变成恨比爱多,那是一件十分令人可怕的事情。

小玉儿如果变得嗜杀,当然谁碰上谁没命。

玉青观的后院里,三个老道品字形站着,那和凤玉与李丹青二人并肩站在禅房门下。

汪兰真对太乙真人与玉道人二人比划着:“二位,咱们以三才剑暗含日月乾坤杀,三把宝剑虽然不在一起,但也可以连绵于敌人的四周,如此便足以令那丫头无法专心出拳打人,我们自有机会杀了她。”

太乙真人道:“非要那丫头死吗?”

汪兰真道:“她若不死,咱们就得死。”

太乙真人道:“这是深仇大恨呀!”

汪兰真道:“难道你不想得到她手中的七星宝剑?”

太乙真人道:“如果杀得她无力招架,七星宝剑仍是咱们的。”

汪兰真道:“一旦放生,她会找上武当索剑,到时候你怎么应付?”

太乙真人不开口了。

玉道人道:“今天应是限期,那丫头怎么还不出现呢?”.汪兰真道:“在她来之前,咱们为何不加以练习三才剑法呀!”

于是三支长剑出鞘了,只见那汪兰真侧身疾进,随之又见太乙真人拦腰一剑平削,紧接着,玉道人一声断吼:

“杀,”

好凌厉的一招“开门见山”,果然辛辣有余。

这三人一旦运剑出手,哦!但见银芒相接,宛如银龙戏云间,那“咻咻’之声几乎未曾断过,端的令人心神摇曳不敢小觑。

这光景看得和凤玉与李丹青二人也拍手叫起好来了。

李丹青笑叫道:“好厉害,咱们何时才练成呀!”

和凤玉道.“那得再跟师父学三年。”

这二人高兴的笑了。

后院中三个老道在练剑,他们还不知道附近早已站了一个人。

一根大柱子下面,依靠着的是小玉儿。

小玉儿早已站在柱子后面了,只不过她也想看看这三才剑有什么神妙之处。

当她在神像腹中听到三才剑之后,便走出来了,此刻,她看了一阵之后忍不住拍手,道:“真的是好剑法呀!”

她此言一出,呵!后院中的三才剑不练了。

那汪兰真抬头看过去,小玉儿徐徐的走过来。

立刻间,玉道人双目如电的看向小玉儿,他还忍不住的道:“好也!真是美人儿呀!”

小玉儿笑笑,她仍然住院子中央走着。

太乙真人却把双目盯在小玉儿的手上,因为小玉儿的手上抓着一把宝剑。。

太乙真人的嘴巴张大了。他也自言自语道:“不错,真不错呀!果然是我教镇教之物。”

汪兰真就在小玉儿刚站定,打个手势三人已品字形的把小玉儿围起来了。

太乙真人重重的道:“姑娘,你手中的剑从哪里得来的呀?”

小玉儿道:“别问了,我已知道你很想我的剑,你说是不是?”

太乙真人哈哈一笑,道:“此剑乃我教镇教之剑,相传吕仙长的剑正是此剑,姑娘,且让此剑物归原主又有什么不好?”

小玉儿吃吃冷笑,道:“老道,我才不会去管你什么镇教之宝,你如果想要,那太简单了。”

太乙真人道:“怎么说?”

.小玉儿道:“伸手来拿呀!”

太乙真人哈哈笑,道:“是的,贫道也以为那是要恁藉些什么,姑娘,你可得小心了。”

小玉儿叹口气,道:“只是你们三人的什么三才剑法,怕是很难将我的剑夺走了。”

她此言一出,院中五人都吃惊了。

汪兰真厉吼,道:“未出招怎知我们会以三才剑法对付你?难道你……”

小玉儿淡淡的笑道:“我已来了一天多快两天,老道婆,你这老婬婆,偌大年纪你依然喜欢男人呀!”

汪兰真惊怒交加的看了玉道人一眼。

玉道人手中青铜剑一抖,叱道:“好猾头的丫头,你看到什么?”

小玉儿道:“我明白,说出来你这老杂毛也不会面红,你夜来力气出尽了吧!”

她说着,目光转向门下的和凤玉。

王道人已沉声道:“别为老道担心,你这丫头,马上就会知道老道的精力是多么的充沛,如果你想试一试,这一战咱们延后一个时辰也不会晚。”

小玉儿尚听不懂玉道人的话中含义,问道:“为什么要延后一个时辰?”

玉道人仰天一笑,道:“你我二人先在床上大战一番,你便明白老道的真功夫了,哈……”

小玉儿不由忿怒,道:“杂毛老道,非善类也!”

汪兰真突然叱道:“丫头,你不在百宝山庄,你躲在此地什么地方?快说!”

小玉儿道:“这里有最隐密的地方呀!你怎么不问问你的两个宝贝徒弟。”

汪兰真回过头看向门下两个徒弟,李丹青已惊叫,道:

“哎唷!这臭丫头必是躲在大殿神像肚子里了!”

和凤玉顿足,道:“一个鬼丫头,你好姦诈呀!果然令人料想不到!”

汪兰真道:“难怪她知道咱们以三才剑法收拾她了,可恶!”

工道人道。“谅她也难敌我三人的联手。”

汪兰真一摆手中青钢剑,大吼一声,道:“杀!”

“杀!”

“杀!”

这三声“杀”出自三人之口,但几乎是连贯的,但见冷芒交织一片极光,电闪般的直朝小玉儿杀去。

小玉儿“呛”的拔剑,人已弹向半空之中。

小玉儿用目看,三团人影就在她身边未脱离。

原来汪兰真、玉道人、太乙真人就在小玉儿拔空之时,竟然也随之而跃升追杀。

小玉儿半空中惊怒交加,厉吼一声道:“大屠龙!”

但闻一片花炮似的撞击声,自空中直落地上,连响不断,然后再往空中一看,便见鲜血标洒中,四团人影直落地上。

小玉儿的肩头冒出了血,她的左腿也有血,只不过汪兰真三人也不完整,三个人身上也冒血。

汪兰真的胁下有伤口,她不顾一切的仗剑再上。

玉道人认准小玉儿手中剑,把伤重的右手剑交至左手,随之也往上扑去。

太乙真人看得清。双手抱剑平飞而上。

这三人尽出绝学,一心要分小玉儿的尸了。

小玉儿早就火大了,只见她双手抱剑,暗中把那“混元一气通天功”运在七星宝剑上了。

那可比之运在拳头上厉害多了。

小玉儿平斩如电,口中厉吼道:“龙泣刃!”

双方还差半丈才够到,却已听得“呛”声连响,汪兰真三人的青钢剑已被小玉儿挥出的剑气削断。

汪兰真三人大惊!

那太乙真人惊呼中暴闪,道:“驭剑术!”

他的吼声甫落,便见小玉儿收剑出拳,随之便是一阵“咚咚”之声响起,那汪兰真已被小玉儿打得撞墙下吐血不已,她翻白眼了。

和凤玉与李丹青二人忙奔过去,道:“师父!”

玉道人左闪右躲之后,生生出拳相抵挡,却被小玉儿一拳打在肚子上,当场打得血水饭菜吐了一地。

太乙真人刚转身,背上也挨了一拳,打得他趴在墙角下喘大气。

小玉儿冷冷的站定身子,她怒视着汪兰真师徒三人,道:“你们伤不了我的!”

伸手拉起裤管,道:“看,我这身上的血是不会平白无故往外冒的”

李丹青与和凤玉齐看去,小玉儿挨剑的腿上只是一条刀痕了。

小玉儿的肩头也不见血流,她几乎就是没有受伤一般似的,令人看了大吃一惊。

汪兰真喘了几口气,突然“哇”的吐出一碗鲜血来。

她本来暗中以内功稳住内伤的,但见小玉儿这般模样,忍不住内力尽吐,断气在两个徒儿怀中了。

王道人早就不动了一他的面上一片煞灰,这光景是昨夜阳气掏尽,今日难以为继,气血走岔,怎么能活?

只有太乙真人了。

小玉儿看着几乎站不起身的太乙真人,道:“曾听过武当乃名门正派,你却很贪心,想取我的宝剑。”

太乙真人道:“我现在仍念念不忘。”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如果能夺回我教神器,贫道死何足情!”

“可是你又打我不过……”

太乙真人道:“是的,贫道是打不过姑娘,但贫道仍不会丧失夺剑的企图。”

小玉儿道:“你很固执!”

太乙真人道:“非是固执,实乃责任所在。”

小玉儿的右拳已扬起来了,她只要出拳,太乙真人非死在墙下不可。

太乙真人也已闭上双目,他准备死了。

小玉儿突然收拳,道:“太乙真人,我给你一次机会,你如果能夺走我的七星宝剑,你不但可以取走我的剑,而且我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太乙真人摇头,道:“姑娘,你莫非在羞辱贫道?”

小玉几道:“这话怎么说?”

太乙真人道:“姑娘,合我三人之力仍不是你对手,此刻贫道带伤,又怎是姑娘的对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邀高手对付小玉儿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驭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