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01章

作者:秋梦痕

怒嚎的北风,近几日愈刮愈起劲,刮得满天灰沉沉,遍地冷兮兮,家家关门闭户,大地鸡犬无声。

紧跟着大雪纷飞,原野已经变色,举目都是一片银妆世界,玉洁尘环。

在湘西古城宝庆府的西门外,约五里处有个古渡名日“神滩”,一日清晨冒雪来了两个古怪的老人,一个手中拿着一本不知名的旧书,一个手中却提着一只没有底的竹篓,他们上了渡船,似在等着过渡。

其一向西看了一眼,口中忽然嗨嗨笑道:“我说死要钱,买卖相差不远啦,不知‘神船帮’派了些什么货色送财神哩!”

妙,江湖字号里还有名叫“死要钱”的,那老人闻言一瞪眼,嘿嘿笑道:“活报应,你莫打错算盘,难道忘了我们是来窥伺那个神出鬼小子的么!”

这个老人的字号更有意思,看来是有点神秘,他向西端路上伸长着脖子,突然道:“来了,但未发现有高手护送。”他似乎来不及和死要钱斗嘴,一转身,藏到江岸岩石后去了。

活报应跟踪而到,他向来路上张望,口中冷笑道:“嘿嘿,车老官的手下竟没有一个追着敌人,可能被神船帮全部杀绝了!”

死要钱冷声道:“这个老官在前天还好生生的没有病,为什么会突然宣告死了呢,活报应,咱们该不会上当吧?”

活报应嘿嘿笑道:“这个官儿太好了,咱们能救活他当然好,现在既已死了,我们也不能让兔息子们把尸体抬走。”

死要钱看看棺材还未到,嘴巴又咕喀道:“这个老官也是个怪物,生下三男三女都是武林中名门正派的杰出弟子,他为什么连一个都不带在身边,告老回乡也不要家里迎接,这不是存心送死吗?就那么几个家将管个屁用?”

活报应嘿嘿笑道:“这老官作了几年工部大员,看来是位文官,其实他还是位武功甚高的老剑土,可惜他没有江湖经验,不知武林风险,他怎知他那几手到了江湖上就吃不开呢?这次告老回乡,他可能还想在儿女面前充充英雄好汉哩。”

正说着,远远看到八个黑衣大汉抬着一口黑漆棺木,前无孝子引路,后无亲戚送葬,冷兮兮地被抬着向这边飞跑,确实有点古怪。

突在雪花飞舞中,不知从何闪出三条如电一般的人影,横身截住抬棺材的来路,其一发出沉沉的声音道:“朋友,你们也得休息一下了!”

八个抬棺大汉一见大惊,同时将棺材放下,一齐拔出刀剑护住。

这面活报应轻声叫道:“黄金力士!他们来得好快!”

死要钱急忙阻止道:“莫出声,他们又是蒙面出现,这次非查出他们的正主儿不可,这批家伙的行动太神秘了。”

耳听八个黑衣大汉之一大声问道:“三位是哪条线上的朋友,可知我们是‘神船帮’的兄弟么?”

三个蒙面人一色打扮,黑巾蒙面,身着蓝衫,腰间都是抄鱼皮鞘长剑,居然连身材的高矮都难分清,其中一个淡然道:“我们是哪路,告诉你反将对你们不利,你们帮主巫百灵将来必定知道。”

另一黑衣大汉横剑冷笑道:“三位拦路有何见教片

那蒙面人朗声道:“我们要的是棺材中的死人。”

八个黑衣大汉闻言大急,慌忙摆开迎击之势,其一大怒道:“原来你们也要抢死人,告诉你,沿途抢的人太多了,咱们帮内因护棺死了二十几个高手,你们要抢也不容易。”

其中一个蒙面人可能是首脑人物,只见他踏上两步摇手道:“诸位不必紧张,有话慢慢商量,死人一定要,但不打算动武,因为诸位没有一个是我们的对手,同时我们也从不杀无罪之人。”

说完向后一招手,大声道:“将东西拿出来!”

后面两个蒙面人应声抖出两只包袱,朝雪地一摔,“通”的一声震开,突见里面金光闪闪,谁料竟是八只特号金元宝。

八个黑衣大汉一见大骇,十六只眼睛直瞪着金元宝动都不动。

蒙面人忽然大笑道:“八位如果让在下取走死人,这八只金元宝就是诸位的啦!”

黑衣大汉面面相觑,但却无人开口,蒙面人又笑道:“诸位怀疑是假的吗?”说着俯身拾起一只,伸两指轻轻在金元宝上缝中一剪,真如快刀切豆腐般立即切作两段,向八个黑衣大汉又笑道:“诸位,内外都是一样,成色十足!”

忽听一个黑衣大汉颤声道:“阁下既有无上功力,要杀我们易如反掌,那又何必用黄金作交换?”

蒙面人点头道:“朋友问得好,不过在下已说过,你们是无罪之人,在下怎好无故下手,同时还有点事情需要仰仗诸位帮忙。”

那黑衣大汉急问道:“摘下有何指教?”

蒙面人道:“诸位没有死人相信不能交差。”

黑衣大汉点头道:“阁下既然知道,纵有黄金,咱们也不敢交换。”

蒙面人沉声道:“死人我非要不可,黄金送给诸位,此事毫无商量余地,不过要替诸位安全着想,在下只有一个办法。”

黑衣大汉道:“阁下有何办法?”

蒙面人道:“诸位可将棺材抬到对河墓地去烧化,见了贵帮主时,只说遭敌追击,无法脱身,被迫而为,否则难免尸体不被他人夺去。”

八个黑衣大汉很清楚,知道战必全军覆没,而且也保不住死人被劫,大家商量一阵,只好同时答应。

蒙面人立叫开棺,须臾在棺内抱出一具老人的尸体,为首蒙面人接住一看,又对八大汉道:“诸位可以分金抬棺上道了,再见。”

三个蒙面人同时拔身而起,俄顷隐没于大雪纷纷之中,但他们走还不到一里,突听后面有人叫道:“黄金力士,留下尸体再走!”

三个蒙面人闻声不惧,同时回身而立,一见赶来的是两位老人,那抱尸体的忽然大笑道:“原来是‘死要钱’索空和‘活报应’冷冻两个老儿,怎么样,就凭二位也想夺尸么?”

活报应哈哈笑着抢说道:“你们这批年青人到底有多少,江湖上到处轰动!”

为首蒙面人朗声道:“黄金力士只有一个,他是我们老大,但我们兄弟不分彼此,凡有不平之事发生,那儿必有我们兄弟在场。”

死要钱大笑道:“原来如此,你们老大到底姓甚名谁,居然连我们老一辈的都没见过他的真面目,确是当今江湖上的风云人物,现在三位抢去这尸体又有何用?”

为首蒙面人哈哈笑道:“人称死要钱和活报应乃是武林怪杰,我看亦不过如此,怎能开口就问武林禁忌之言,我老大的姓名碍难奉告,同时二位都知道这车工部生前是个好人,我们却去当然是不许武林宵小毁尸泄恨。”

活报应嘿嘿笑道:“你们口气猖狂,动辄得罪武林前辈,难道就目中无人了么?”

为首蒙面大汉立将尸体交与同伴,立即拔剑笑道:“二位如不惜英名,何妨就在此地印证两手?”

死要钱抢出说道:“正合老朽之意!”

说罢一挥手中竹篓,欺身而近,捷逾鬼魅,不愧武林成名人物。

蒙面人轻轻一笑,旋即闪身不见!

活报应旁观者清,触目不由大惊,冲口大叫道:“死要钱,他已伏在你背后啦!”

蒙面人闻声闪开,拱手道:“二位武林前辈乃正派奇人,晚辈告罪了!”

声落,率众如飞而去。

死要钱忽地长叹一声,回身向活报应道:“冷兄,他就是真正的‘黄金力士’,我居然不能和他走上一招就垮啦!”

活报应哈哈笑道:“这件事如果传入江湖,只怕无人相信哩,老索,将来各大门派倒霉的日子可多着哩,听说他对江湖各帮各派都不买账哩,刚才他不给你难看,那是看得起咱们呀,否则绝对没这么便宜。”

死要钱立即道:“走!我们进城去,看看车府有何动静。”

他们走了不久,原地上倏忽之间又现出三个蒙面人,原来他们竟是去而复返,只听那为首之人发出郑重的声音道:“黄土珍,你到左面高地去守望,姚士清,你到右面林缘去监视,不管什么人都不许通行,违者格杀勿论,我要及时施救,葯力快要消失了,恐怕误了他老人家的生命。”

两个同伴应声分开,一奔高地,一奔林缘,动作如电!

为首蒙面人急急将尸体抱到避风处,轻轻靠放在岩石上,伸手在衣袋取出一支五瓶,倒出两颗丹九,小心地送进死者的口内。

究者是个六十余岁的老者,头发斑白,五柳长髯,一身青衣马褂,虽说是死人,但在这样大雪狂风中仍然红光满面,那简直不可思议。

没有多久,死者忽然变成活人,睁眼打了个呵欠,有如甘梦初醒,目光炯炯,慈祥中还带着几分威仪,他一眼看到蒙面人,忽然面现慈笑道:“大侠!老朽又见到你啦!”

他忽然觉县在雪地里,显然有了疑问,怔怔地又道:“这是什么地方?”

蒙面人本来是立着等他苏醒的,闻言拱手长揖道:“老大人,此地已离府上不远了,晚生是刚刚才在敌人手中将认人夺来的!”

老者抬头望着纷纷的大雪,似在回忆什么往事,良久叹声道:“老朽想起来了,自从蒙大侠在湖北道上赐给一颗丹丸,叫老朽在危急之时吞下,谁料真有事情发生啦。”

蒙面人道:“大人在什么地方遇上危机的?”

老者道:“在湖北通城,我的家将打听的敌人竟不止一批,据说都要将老朽活捉,那时老朽就吩咐家将买口棺材,吞下你那颗丹丸后,以后的事情就一点也不知道了。”

蒙面人叹声道:“这几批江湖人也真是可恶到了极点,人死了竟连尸体也要,这真是晚生始料所不及的事。”

老者道:“此地是什么地方?”

蒙面人道:“这是宝庆府西门外!”

老者骇然道:“那岂不是绕了一个很大的圈子了!”

蒙面人道:“大人,你老的棺材已然经过长期的你争我夺,大家都慾将你老的尸体夺到似的,最后才落到‘神船帮’手中,因这方向数易,好在神船帮总堂是在新化城,不然他们也不会将棺材运到这个方向来了!”

老者道:“那些人为什么连老朽的尸体都要呢,此事真令人费解?”

蒙面人道:“你老是否在十七年前救了两个夫妻大盗之命,而且将那夫妻大盗的初生之于藏了起来卢

老者叹道:“大侠,有的,不过那不是夫妻大盗,而是江湖上最有人性的活菩萨,说他是大盗真是罪过,他夫妻所得的钱和财,可说都给了鳏、寡、孤、独和贫病交迫之人,在他们夫妻手中救活的老幼男女,简直是普及天下,他们杀的都是世上最坏的恶人,这种奇夫奇妇老朽敬之还惟恐不及、哪还有不救之理。”

蒙面人静静地听着,显然已激动不已,良久又问道:“你老可知那对夫妇是江湖上黑、白两道和官家三方的眼中钉么?”

老者点头道:“老朽知道,可也管不了这许多,老朽也因此丢了纱帽,哈哈,现在想来倒是无官一身轻哩!”一顿又叹声道:“自从那两夫妇将孩子交给老朽之后,他们不知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唉!传言纷纷,又说是被黑道对头围攻杀死了,又说已遭中原各派迫得无影无踪了,也有说终被官家捉着就地处决了,总之老朽内心感到非常难过。”

蒙面人似强忍冲动,点头道:“晚生听到的大概和大人没有什么出入!”

老者威然道:一说来老朽真正对不起那对夫妇,唉,他们的孩子居然被恶人从我手中抢去了,现在尚不知生死如何……”

蒙面人见他戚然下泪,立即劝道:“你老不必担心,那孩子现已成人,推因他仇人如麻,他不敢来见大人,因为他怕替大人带来无边大祸。”

老人突然跳起道:“真的?”

蒙面人道:“那孩子与晚生有八拜之交,他曾发誓要以自己的一生来保护你老的安全,直至你老百年之后。”

老者叹声道:“他错了,他应该先给老朽看看,免得无时不在牵挂。”

蒙面人道:“好的,晚生去通知他,叫他永远莫离你老的身边,不过,你老虽能看到他,但他仍旧不肯使你老认出他,那是非常重要的。”

老者苦笑道:“那岂不是等于未见?”稍停又叹道:“就这样吧,老朽只要知道他在身边就行了,我也不能勉强他一番苦心。”

蒙面人道:“他的武功不佳,你老纵有所悟,但也不要露出他的马脚,否则敌人就会找上贵府的。”

老者叹声道:“可惜那孩子的父母真正姓什么老朽都不知道,同时又没有替那孩子取个名字就被歹人抢走了,大侠,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姓氏啊!”

蒙面人道:“他知道,他的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