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1章

作者:秋梦痕

两个老魔听他漫天扯下一大堆顶而尖的角色,面容渐渐愈来愈沉重,同时又不知古士奇到底是个什么货色,疑惧之情毕露无遗。

古士奇察知两魔心情沉重,回头又是一声大笑道:“二位如对在下之言能够相信的话,最好改道北上。”

两魔被激,一顿又进,及至一个转角处,古士奇急急一拉白金妃,如电闪人丛林之内。

前途不到五里现出一座高峰,那就是南川有名的金顶山,古士奇量那两个老魔不敢追去,于是带着白金妃择冷僻处向金顶山奔去。

尚距高峰还有一里,古士奇已察觉前面林内竟有五十余人,当下急急止住白金妃道:“不要动了!”

白金妃侧耳一听,轻轻地道:“大路离此还有半里多,他们在此做什么?劫银子也应该到路边去拦截呀。”

古士奇道:“你在此勿动,我独自摸进去看看。”

白金妃点头道:“快去快来呀。”

古士奇一摆手,示意叫她藏起来,长身一晃,如电闪进林内而去。白金妃正待向身侧灌木丛中隐藏,谁料恰在此刻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影自背后如疾矢射来,乍见不由大惊,及至看清,才知是她师兄霸天神龙。

霸天神龙一眼看到他的师妹,似感一怔,扑近后诧道:“师妹,你怎么一人到了这里?”

白金妃道:“还有士奇,他现在到林内探查去了,勿大声,林中有大批武林人物藏着。”

霸天神龙急急道:“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金顶山四处都打得天翻地覆了!”

恰好古士奇已闻言奔了回来,走近急问道:“是什么人物打斗?”

霸天神龙道:“黑天神和守财奴在峰顶上接触得最久,到现在己将一千招了,‘黄天神’和一个无头怪人也打到紧张之处,据黄金客证实,那人就是‘血尸’,他的头是用邪功隐没的,且说血尸本来经此是找守财奴的,却被黄天神遇上,他们的斗场在山谷里。”

古士奇道:“你到这里来作什么?”

“去看老师傅和黄金山人,二老据说与朝云暮雨打上了。”

古士奇大惊道:“在什么地方?”

霸天神龙道:“在金顶山过去数里之地。”

白金妃大急道:“他们为什么打起来的?”

霸天神龙道:“正邪不两立,本来不要什么原因的,不过这次却是为了贡银而动手的。”

古士奇道:“贡银尚未自蒲河场运出,林内的人就是准备到时候发动的。”

霸天神龙道:“这里是些什么人物?”

古士奇道:“是神船帮主带着四十几个高手。”

霸天神龙笑道:“他们也上了大当,清廷的银子早在昨夜偷运过金顶山了,目前已到了黄金客的手中,等一会虽有驮队到来,但马上驮的木箱子中只不过是一些石头而已。”

古士奇一听到银子己到自己这边人的手中,心里大感痛快,急急道:“朝云暮雨难道也要这批银子不成?”

霸天神龙道:“有一件事情你们都料想不到的,神船帮要建一座富丽堂皇的万花园,消息传出是奉了风流客的使命,最近经老师傅和黄金山人查出,而风流客竟又是为了朝云暮雨,据说风流客实际上就是朝云暮雨的记名弟子。”

古士奇郑重道:“物以类聚,这倒不足为奇,老哥哥快点领我去助两老。”

霸天神龙道:“二老斗一个朝云暮雨应该没有问题,我们此去只是监视不许再有敌方人物出手暗算罢了。”

他带头奔上大路,白金妃看出路上竟然没有一个行人,她向古士奇道:“白鲸星君和蓝鲸星君不知是前进还是后退哩?”

霸天神龙回头接道:“师妹是说‘飞鱼岛’两魔?”

白金妃道:“是啊,我和士奇遇过他们了。”

霸天神龙笑道:“据黄金客说,他们被五小联合起来边逗边骂,激得就似疯了一样,现在直朝北面追去了。”

古士奇道:“贡银听说有四十万两,凭黄金客二人如何运得?”

霸天神龙笑道:“有止戈老、快乐山人、大吉公等三人带你那三个同行的黄金力士,再加上车工部老官的六个儿女,你还怕运不动么?”

古士奇诧异道:“车家兄妹和马、陈、赵三人怎地还未北上?我们在峨媚城就分了手的。”

霸天神龙道:“他们在三日前被止戈老截住,叫他们帮忙过后再行北上。”

白金妃道:“黄金客要将银子运到什么地方去?”

霸天神龙道:“据说运到湖南去改造,改造过后再向钱庄换银票。”

白金妃道:“为什么要改造?”

霸天神龙道:“这银子上面有‘贡银’字样,不改造怕露出破绽。”

古士奇笑道:“黄金客作事确够老成谨慎。”

未几经过金顶山下,三人只感觉地面动荡激烈,大有摇摇慾塌之势,耳中传来一阵阵轰轰隆隆的震撼之声,霸天神龙稍停叹道:“黄、黑二天神连老师傅都说是武林最强之人,如此看来,真是名不虚传,他们在五十年前已离开中国,咸认永远也不会出现了,因此武林渐渐将他们忘怀,谁料不惟仍然健在,甚至竟被清廷封为护国大师。”

古士奇道:“他们是和尚吗?”

霸天神龙道:“当年离开中原还不是,近从西疆回来才变成和尚的。”

白金妃道:“好在这两人还有对手,否则中原武林谁敢为敌?”

霸天神龙道:“靠魔鬼打魔鬼不是长久之法,他们的冲突只是暂时的。”

古士奇催着不要停,三人仍向前途奔去。

霸天神龙带他们奔走了三里大路之后忽然偏向东西小道急冲,回头道:“快到了,那地方是个冷僻荒野,四外毫无人烟。”

古士奇耳中没有听到一丝声音,怀疑道:“还有多远?”

霸天神龙道:“不出半里了。”

古士奇更疑道:“为何毫无动静?”

一言提醒霸天神龙,他也感到惊疑道:“莫非是以真气相斗了!”

古士奇道:“快去看看,拼真气是不胜即死的打法,二老怎会走此不智之途。”

半里地及至,当地是处高岭,三人到时,突见二老坐在一处石上,面色苍白,闭目调息,那是一种内力将竭的现象。

在二老的对面,约二十丈处有个貌相如五十许的中年,三流长髯,衣着华丽,状如富豪,但有一种阴沉险诈的神态,面色也是青中带黑,同样是闭目端坐,呼吸急促,估计他是真气亦受严重打击,猜测那就是“朝云暮雨”那个老魔头了。

霸天神龙一见甚急,长身就待问二老扑去,可是他的扑势尚未起,却被古士奇一把拉住道:“且慢,老魔背后石堆中藏着个特等高手,看情形也是刚刚赶到的。”

白金妃道:“提防他向二老突袭!”

古士奇道:“你和师兄到二老身旁守护,我走到中间去叫他出来。”

三人一致行动,古士奇暗暗想道:“对于朝云暮雨这种“邪魔,我岂可存什么光明道德,这时不下手,将来也许要死在他的手中。”

他存了一线袭敌之心,但又不敢轻举妄动,直至到达对方身前十丈处,朗朗向石后喝声问道:“朋友,你是哪一路的人物,藏在那里作甚?”

石后倏地立起一人,发出阴阴笑声道:“小子,你真有勇气,居然敢向老夫叫阵!”

对方也是个中年文士打扮的人物,居然连霸天神龙都不认识,但白金妃却轻轻在霸天神龙耳边惊声道:“他是风流客!”

霸天神龙闻言暗骇,耳听古士奇朗声道:“阁下原来就是雅号风流客的,在下深悉阁下实为朝云暮雨的记名弟子,此来莫非为了护师不成?”

风流客沉声道:“你还未看出老夫另外还有一个动机。”

古士奇冷笑道:“在下赶到及时,你那另一个动机最好收起来罢。”

风流客长身纷出,硬朝古士奇迫近,嘿嘿阴笑道:“武林中还有你这无名小子的地位吗?”

古士奇似乎存心要和他干一场,试试自己的成就,同时也要将他调离朝云暮雨的身旁,这时一见对方逼到,居然沉着至极。

风流客见他毫无怯意,心中亦感到非常惊奇,到达一丈之内,他才停步喝问道:“你能挨上老夫几招?”

古士奇冷笑道:“只怕你到时候难以下台!”

风流客渐渐察知古士奇确是一个不可轻视的后起之秀,他的口气居然也放得稳重多了,脚底下立开门户,嘿嘿两声道:“你小子和郑化声及黄金山人有什么关系?”

古士奇冷声笑道:“你不觉得你自己在诱fo话么?”

风流客道:“你与他们如没有密切关系,又何必拿生命来对抗老夫?”

古士奇大笑道:“所谓仁义道德,在你耳中是听不懂的,跟你说这些大道理岂不是对牛谈琴,你有本事不妨施展出来。”

风流客被其讽刺得怒火大发,手起一掌,当胸劈出,厉吒道:“你敢侮辱老夫?”

古士奇不退反进,同样挥掌相迎,冷笑道:“你明明是个败类,人所不齿,居然还知羞耻。”

两股掌劲相逢,轰然发出一声巨震,风流客竟感到自己的真气回窜甚剧,脚步浮起蹬蹬蹬连退数尺才勉强稳住。

古士奇练的是九死神功,除了被对方打得全身飞起之外,真气一点也不受影响,他在空中藉势俯扑,居然争取先机,第二掌重又攻出。

风流客触目大惊,他刚才一掌已用了八成内力,那是存心要古士奇生命的一击,这下一见敌人不惟未伤,而且反而到了自己头顶,不由内心大起恐惧,随即发掌上劈,身形火速闪开。

古士奇藉着他的掌力,整个身体不再落地,如茧飞鱼跃,似凤舞鹰翔,掌指兼施,拳脚交加,绕着风流客兜头乱打。

起初,霸天神龙和白金妃真替古士奇提心吊胆,这一见,两人莫不宽心大放,而且看出古士奇的修为丝毫不弱于对方。

风流客难在不敢离开朝云暮雨,否则他也不致处于挨打地位,这一会儿竟被古士奇逼得满头冒汗,简直是逃不能逃,打又无功,竟是暴怒如牛。

古士奇除了只注意他有何特别阴谋暗施之外,攻势竟一阵比一阵紧,同时他的左手已探进怀里,偷偷地将他的小虫蝼蛄放出。

小虫蝼蛄不知受了他什么指示,那小玩意竟然嗤的一声,笔直朝闭目调元的朝云暮雨飞去。

谁料古士奇这点诡计居然逃不过白金妃的眼睛,也许只有她才能摸清古士奇心眼之故,只见她急急对霸天神龙道:“师哥快看,士奇放出蝼蛄了!”

霸天神龙哪会注意到这小小的举动,闻笑讶道:“蝼蛄又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虫,放出来帮助不了他什么。”

白金妃还没接口,忽见老师傅半睁倦目道:“这孩子真聪明,他要搅乱朝云暮雨调元之心了!”

霸天神龙豁然道:“师傅,这一手有效吗?”

老师傅道:“轻则损害元气,重则走火入魔!”

忽闻黄金山人道:“这孩子不应作出暗箭伤人之事才对,这一举动有欠光明。”

老师傅面带微笑道:“老友,你错了,对敌人万万不能存有迂儒之心,我就是爱他这份当慈则慈,当狠则狠的作风,以朝云暮雨这种大魔头,尽可以施展一切手段去对付。”

霸天神龙忽然叫道:“大家快看,朝云暮雨头顶冒出如云的白气来了,身体竟在不住地颤抖啦!”

老师傅道:“他的定力已克制不住了!”

这情形自然逃不过古士奇的眼睛,他、一见大喜,但不声张,更将攻势加紧。

风流客被他追逐得毫无旁顾之机,及至耳听其师已发出如牛喘之声才知有异,偷眼瞥去,竟不由吓得他心惊肉跳,几乎怔在当场。

古士奇见机难得,大喝一声,舍死扑下,双拳如雨般罩落。

风流客一着失措,胸口连遭七拳重击,竟打得他滚出数丈,鲜血如泉喷出。

这魔头也是功力太深之故,遭了这样重击仍未将其制住,滚出未倒,翻身急起,一跃就到了朝云暮雨身旁,只见他双手一抄,抱住其师火速逃窜。

古士奇大叫追去,如影随形,全劲猛扑,篷篷篷,招招俱中,他耳中虽听到后面的老师傅在喝止,但却充耳不闻。

一路追打,足足追出五里地,眼看风流客再也支持不住了,可是当前现出一座森林,仅仅呼吸之差,居然被风流客侥幸钻进林内脱身而去。

古士奇入林搜了一遍不见踪迹,这才转身而回。

及至他回到二老停身之处时,发现当地只有白金妃和霸天神龙两人,一见大疑,急向白金妃道:“二老哪里去了?”

白金妃笑道:“二老复元走了,叫我们速向北行,你追到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