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2章

作者:秋梦痕

武当山下石花镇陆续又到了十几批武林人物,但却没有任何人知道大闹武当派的古士奇也在镇上住宿,及至深夜,最后来了两个老人,他们似乎经过什么人的指引,居然一来就知道古士奇是住在什么客栈,什么房间,进门也不问伙计,遥朝上房奔去。

少不有了伙计追在后面,他大叫大嚷道:“老先生,小店已经客满了,请找别家罢。”

行在后面的老者是个大胖子,他回头笑道:“小二哥,深更半夜了,客满就得上铺门熄灯火,我们找了三四家,郡说客满啦,好在你这里还可以进来坐坐。”

伙计抢出前面拦住道:“要休息,喝杯茶是可以的,那么请到前面坐,这是上房,客人都睡觉了。”

正在吵闹中,古士奇立候地自床上跳起,开门喝道:“伙计,他们是我约来的。”

店家一见客人出来打招呼,这才让开走廊道:“这两位老客也是,事先应该说一声。”

原来这两个老人就是止戈老和快乐山人,古士奇将他们请进房中坐下后笑道:“二老从哪里来,为何在深夜里赶到?”

止戈老急急道:“你床边立着是谁?”

龙种不敢打搅,他在一旁傻怔怔的站着,古士奇招手道:“龙大哥,快来见见文老和施老!”

止戈老听出他的口气对当前这青年胖子非常亲近,立即伸手止住龙种施礼,摆手笑着道:“不是外人就请坐下。”

龙种仍向二老作长揖道:“晚辈龙种,曾经见过二老多次了。”

快乐山人似乎想起他的字号来了,笑道:“你就是‘千里马’吗?”

龙种恭声道:“你老还记得西北那个小偷吧?”

快乐山人轻笑道:“你算得上是个人物,快请坐。”

古士奇催着间止戈老道:“你老可以说了。”

止戈老道:“风流客和朝云暮雨向北追查你的下落来了!”

古士奇道:“让他们找我罢。”

快乐山人接着道:“‘血尸’听说己到了江南,守财奴则尚无下落。”

古士奇道:“二老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止戈老道:“你在白天大闹武当,风声已然传出武林,

古士奇诧异道:“此人竟一直盯着我不放,他难道有什么企图不成了!”

快乐山人道:“观其表面,那青年又不似是个坏人,也许他对你非常友善。”

古士奇道:“不对,我还没有和他对过面,此人我倒要留心他才行。”

止戈老道:“我们今后向什么地方去?”

古士奇将别后经过说了一番,接着道:“群芳谷是朝云暮雨的老巢,我决心要挑了它,明的不行,我们暗里行事,不过我要向江南一带绕道北行。”

快乐山人道:“那不如今晚就动身,现在各路武林都由西来了。”

古士奇立即请龙种叫起索、冷和一老一少两个女的,未几大家都在古士奇房中会齐,寒喧一阵之后,龙种顺手丢下一锭银子在桌上,于是众人鱼贯纵上屋顶,由屋面超出镇外,连夜向江南一带奔出。

朝行夜宿,一路上倒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他们于二月十五日赶到南京,由快乐山人带着他们住在秦淮河边一家葯店的后园里,无疑地,店家定为快乐山人的朗中友好。

一切吃居事宜,都有老店东派有专人侍奉,与外间隔离的甚严,出进都由园后小门,这大概是店东对快乐山人一种习惯性的招待。

第一二两天他们都没有离开花园一步,大家只静静的品茗聊天,惟在夜晚就分别溜出到四处暗探动静,回来时各人都将所得悉的事情研究一番。

第三天,古士奇化成一个其貌不扬的富家公子,他带着龙种一早就出了花园门。

拾遗婆也将白金妃改了一下容貌,那是替她减去几分姿色,这老婆子也有一手,居然连止戈老和快乐山人都几乎认不出,她们老少俩扮成一对市井妇女,吃了早点也向各处游玩去了。

索空和冷冻是老搭挡,他们走在止戈老和快乐山人前面。

最后离开后园的自然是二老,快乐山人在末出园之前就向止戈老道:“数夜探查毫无动静;虽然看到不少武林在屋面上奔行,但却是通常的现象,传言所谓的采花贼,只怕不在南京?”

止戈老笑道:“传言是江南一带,这范围太广,那是包括长江以南,不过在武林中习惯仅指江、、浙两地而言,甚至连江西湖南都不在内,不妨再过几天到杭州去看看。”

二老走出后园,不觉来到了秦淮河边,只见朝阳斜照,春风送香,歌楼舞馆并列两岸,画舫游艇纷集河中,红男绿女三二成群,直看得眼花缀乱。

缓步行不到一箭之地,忽见索空和冷冻也在游人之内,快乐山人向止戈老道:“老大,你看到他们没有,他们的目光似乎在注视着一只游艇。”

止戈老看到游艇如蚁,不知所指的是哪一艘,不禁疑问道:“老二指的是哪艘游艇?”

快乐山人道:“艇上坐着两男三女的一艘!”

止戈老笑道:“老二愈说我愈糊涂了,如那样的人数何止十艘之多,你得说明男女衣着和特征呀,同时你连年龄和艇位也不指示一下?”

快乐山人闻言一怔嗳嗳呀一声道:“真是,老大,我指的是河中向东划的第五艘,上面两个豪华少年,三个歌妓,艇漆粉红颜色的。”

说话中,他们已接近前面索、冷二人,止戈老一见那游艇的距离很远,艇上坐的人虽可看出大概年龄,但无法看清男女容貌,因之也不好加以批评,正在犹豫中,耳听冷冻轻轻招呼道:“二位不要紧盯着瞧,那对少年不是好来路。”

止戈老急问道:“二位先生在这儿可看出什么苗头没有?”

索空走近道:“我们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在暗中传音警告,说那是朝云暮雨的宝贝儿子!”

快乐山人道:“呀士奇说过,这小子曾跟他打了一场,败得甚惨!”

索空道:“传言采花贼出现,可能与这家伙有关。”

止戈老道:“我们也租条游艇暗盯过去,看他落脚在什么地方?”

冷冻道:“时间有的是,只要他在秦淮河上,相信不难找到,此际一去,最少也要盯上一整天。”

四人于是仍在岸上闲游,不久又遇到拾遗婆和白金妃。

拾遗婆在交谈之余,听说四老已发现斡云暮雨的儿子,不禁骇然道:“他既然毫不隐秘的出现在秦淮河上,四位曾想过另有溪饶吗?”

止戈老问道:“老妹子,这倒是个重点,我们未曾想到。”

拾遗婆道:“朝云暮雨既然带了风流客追赶士奇而来,其子恐怕是个香饵!”

快乐山人道:“难道要钓士奇这条鱼。”

拾遗婆道:“不能不防老魔的诡计!”

索空道:“那我们非尽快将士奇找到不可。”

冷冻道:“士奇不会上当的,到了晚上再跟他说不迟。”

拾遗婆点头道:“四位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四老同时摇头,却将目光望着她。

白金妃接口道:“在川南所见的,此处已到了不少,刚才我们还看到‘一见亡魂’丰都的背影。”

恰当众人谈论之际,忽听旁边行人里响起一声沉喝道:“阿毛,你要当心背上的钱袋。”

这是人群中一个土老头子口中喊出的,他后面跟着一个少年。

首先发觉的是止戈老,他一见大骇,立即传音众人道:“守财奴!大家当心!”

其余五人齐将注意随着他的目光看去,面上立刻显得异常紧张,但白金妃在一震之下,倏忽吁了一口气道:“大家放心,那是龙大哥乔扮的,“那土少年就是士奇哥。”

大家闻言宁怔,但却暗暗惊奇,快乐山人轻声道:“定是士奇的杰作了,他近来愈来愈神通了,哪里学成这手绝技!”

白金妃道:“龙大哥扮守财奴已不是一次了,但前次却没这次逼真!”

止戈老道:“他提过杀冬阳之事,但说龙种的年龄难变,但这次竟完全像守财奴了。”

拾遗婆道:“士奇必定有了新的进步,快走,他们似不愿和我们打招呼。”

冷冻道:“是了,刚才龙胖子似在向我们递警告,莫非这河边已来了不少老魔头。”

快乐山人道:“我们已不是魔头要伸手的货色了,分散一点是可以,离开就不必了,咱们插到人群里去,何不跟着古小子走一趟,倒要看看他捣什么鬼!”

大家都有好奇心,闻言都不反对,于是立即将距离间隔拉开,装作游玩,一路跟着古士奇不放。

前面龙种看到眼里,传音古士奇道:“糟糕,他们跟来了。”

古士奇看到众老已分散而行,摇头道:“他们已有了警惕,大概不要紧了,我们快租船,那家伙的游艇走远了。”

古士奇说完走近一处码头,他以跟班的身份,也租了一条游艇,但却小得只能容下他们两人。

他们上艇刚刚划开,龙种又叫道:“不好搞,他们分成两半而行,居然也租了游艇追来啦。”

古士奇笑道:“河中画舫和游艇如蚁,较岸上更隐秘,让他们来罢,相信他们不会向我接近,阻止他们来反而不好照顾。”

当他们游艇开到河中时,忽见自对岸斜斜的划来一条画舫,船里面竟坐的是五个如花似玉的姑娘,龙种一见,轻向古士奇道:“今天有点古怪!”

古士奇问道:“有什么古怪!”

龙种道:“秦淮河上的画舫,习惯是晚上出动,那是歌妓的夜生活啊,白天固然有,但却没有今天这样多?”

古士奇笑道:“你是此地的老顾客吧,我却没有经验。”

龙种点头道:“在江湖上溜久了的人物,多半喜欢往这种地方钻,不分黑、白两道,舍此无法落足,你以后就知我说的不错了。”

古士奇微笑不言,他看到那条画舫愈来愈近了,心想:“难道她们要想动我们的脑筋不成了!”

画舫确是靠近了,但却与他们这边并排行进,并未如古士奇的预料,画舫上并无一人向他们兜生意。

古士奇暗向龙种道:“那船上可能是良家闺秀?”

龙种道:“看穿着打扮确是,但有些红歌妓们却故意如此打扮,听说反而可以抬高身价哩。”

游艇与画舫愈来愈多,河上歌声嘹亮,管弦争鸣!哄闹之音,犹胜岸上,古士奇叹声道:“久仰秦淮胜西湖,今日一见,确实名不虚传,难道竟有这么多闲人?”

龙种笑道:“这还是白天哩,一到晚上,游人更加疯狂,会竟日忘返的,也有通宵达旦的,真是醉生梦死,如痴如狂。”

最初接近古士奇的画舫,始终只距四五丈远,五女之间似有三个少女的身份是丫环,也只有这条船上没有男人,同时也没有歌唱和管弦之声,她们只是声言细语,静静的欣赏别人,因此之故,古士奇感到这条船有一种淡雅高尚的情趣。

龙种忽在他的耳边叫道:“注意,朝云暮雨之子也在留心那五个少女了,他的画舫渐渐放缓下来啦,显然是在等候五女的画舫赶上去。”

古士奇道:“在大白天里,谅他不敢胡来,大不了出言挑逗而已。”

龙种道:“假如这条船上是良家闺秀呢?”

古士奇道:“这五女必定不理,也许会立即划开。”

龙种摇头道:“那个划船的妇人似有不浅的功夫在身,也许会出言喝吒哩,如是一来,那坏胚怎肯放过找麻烦的机会。”

古士奇诧然道:“我倒未注意那妇人,好在被你提醒,不错,那妇人的目光非常锐利,她的内功竟有相当火候啦。”

龙种道:“你再注意五女看看,也许是将内功收敛了。”

古士奇道:“能将内功收敛的人,其内功就是莫测高深了,你说得对,她们确不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忽见一条急插而来的小游艇恰好拦在五女的前面,竟将朝云暮雨之子的画舫从中间隔断。

古士奇看出那条游艇的行动可疑,于是急令留心艇上的客人。

“啊!”他的目光一触,忽然发出惊讶之声,立向龙种道:“你认得那两个少年吗?”

龙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人,摇头道:“没见过,可能是护花使者到了。”

古士奇道:“穿黄衫的毫无保留,他不惟腰佩一口古剑,同时还显出他的内功了!”

龙种道:“你看他怎样?”

古士奇道:“与朝云之子差不多,也许能打成平手!”

龙种道:“那穿蓝衫的呢?”

古士奇道:“看不出,他装得像个傻书生,也许他的功力还要高哩。”

龙种笑道:“那真有意思,我倒希望他们打起来。”

古士奇道:“与朝云暮雨之子对坐的那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