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3章

作者:秋梦痕

冬日先生正在施展双掌猛劈,打得砂石飞扬,尘土冲天,他的掌招不快,但每一下都有惊涛骇浪之威。

黑天神吭声如雷,怒如狂狮,然而拳出极缓,惟劲沉如山。

夏风女史与黄天神一方却是完全不同,他们竟是以剑对剑,此际只能看到四团白光在滚动,人影早已不见,两人剑式激烈无伦,其速度之快,真正是无法形容。

贺女虽己拔剑冲近,但她不敢立即出手,恐防有损冬日先生英名。

冬日先生看到贺女扑近,耳听其发出朗朗的笑声道:“凤儿,清廷要向伯伯算总账了!这二位一直从南岳追我到这儿。”

贺女大声道:“让侄女来宰了他!”

冬日先生仍旧是边守边攻,轻移慢步地笑道:“凤儿,这两位已练成剑气护身,成功不易,他们虽为清廷卖力,但却为恶不多,不要伤害他们生命。”

贺女大声道:“这种利慾薰心之徒留着他们何用?”

黑天神大吼道:“黄毛丫头,你有多大能为?敢在老夫面前大放撅词。”

冬日先生接口笑道:“黑天神,不是先生我轻视你,论剑术,你还差得太远,凭你那点刚练成的东西,最好不要张狂,她的剑术己到达一段三级啦。”

黑天神似己练成一段初级的飞剑了,耳听冬日先生将他压箱底的本钱指出,立刻面色剧变,猛的一拳打出,全身向后退开,目光炯炯地死死盯住贺女。

冬日先生收手不攻,淡淡地又笑道:“黑老兄,你不要怀疑,区区生平绝不会无的放矢,信不信都在你。”

那面黄天神早已与薛女的一对短剑打得风云变色,夏风女史却含笑走向古士奇去了。

黄金客夫妇与往日一样,头上的面罩依然遮去了半张脸,鼻梁以上的表情是无法看出的,古士奇本来在欣赏薛女的剑术和功力,他看出薛女真有能力大战黄天神而毫不逊色,情不自禁地冲口叫好,但一见夏风女史朝他走近时,却又慌忙趋前迎接。

夏风女史和声叫道:“孩子,听说你大闹武当…”

这闻名天下的妇人不知为了什么,她见了古士奇竟是那样亲切,声音中,显然带有无限关怀之情。

古士奇居然亦情不自禁地伸手拉住她道:“你老放心,我没有杀死该派一人。”

夏风女史点头道:“能有分寸就好,好在武林之中并没有将你说坏。”

她伸出右手在古士奇背上摸了两下,那种如慈母一一般的举动,居然使远立在一旁的冬日先生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古士奇自己也不知何故,他的心坎里无由泛出一股温暖如春的感觉,又轻轻地道:“二老由南岳来吗?”

夏风女史显已平静了下来,闻言轻笑道:“你挂念车家兄妹吗?”

古士奇道:“不!他们跟着你老一道,我很放心。”

夏风女史道:“他们奔嵩山去了。”

古士奇点点头,抬头望了她一眼,关怀地又问道:“二老接到什么无名怪帖不曾?”

夏风女史点头道:“我们就是为了赴泰山之约而来的。”

古士奇急急道:“对方另有阴谋,二老可要当心!”

这时冬日先生已过来,闻言接口道:“此去泰山又与川南一样,被约赴会的已普及整个武林,对方的阴谋不在人,依然是为了无色剑诀。”

古士奇恭声道:“无色剑诀是不是人人都有?”

冬日先生道:“东方焰现已知危自救,他故施狡计,竟将无色剑诀制成百片黄金牌,而真正的剑诀却只有一片,目前百片金牌己全部流入江湖,存心使整个武林自相残杀争夺。”

古士奇惊讶道:“谁相信那片真的不在他自己之手呢?”

冬日先生道::“他作法自毙,三日前已被守财奴杀了!”

古士奇骇道:“守财奴没有逼出他的口供吧?因为东方焰自己纵不要那片真牌也能记下无色剑诀!这点守财奴不会不知。”

冬日先生道:“东方焰受刑不住,已自发真火焚身!守财奴一见无望,这才将其碎尸万段,这事乃我亲眼所见,绝非谣传,当时在暗中窥探的还大有其人。”

古士奇叹声道:“泰山之约,恐怕也存了东方焰同一阴谋,让天下武林集中残杀。”

冬日先生道:“这恐怕是阴谋中的一部分,但此时猜测尚嫌过早,到了泰山即见分晓。”

忽听黑天神发声冷笑道:“冬日先生,你如不将贡银退还朝廷,只怕你无法到达泰山。”

夏风女史接口笑道:“阁下如要贡银,那就请将天下穷苦之人杀光,否则是无法退还的了。”

黑天神看出形势不利,随即喝住黄天神道:“师弟住手。我们先赴泰山之会,以后再找他们。”

黄天神没有抢到半点上风,闻言闪开’,阴阴笑道:“老大可认得这三撮黄毛?”

黑天神已长身纵起,招手道:“有了黄金客,日后还怕他们无着落?”

古士奇最讨厌嘴硬骨头软的家伙,他己暗暗放出蝼蛄,接口大笑道:“黑天神不要走,你给我留下一点东西来!”

距离足有十丈,黑天神已不怕被对方困住,闻言大怒道:“小子,留下什么?”

古士奇大笑道:“当然不是你们的魔‘头’,我是问你们带了多少金银在身上。”

黑天神觉得衣里有点不对,胁下、背上、裤档,到处都有东西在爬,在咬,居然又痛又痒,十分难受。

起初,他怕敌人看到丢人,猛将真气发出,有意将那东西震死,但大失所望,他不震犹可,愈震愈难当,那东西似已发了凶性,爬得更急,咬得越重。

黄天神在旁看到他师兄全身俱在扭动,他以为师兄中了敌人什么暗算,忍不住冲口问道:“老大,你怎么了?”

黑天神这时已然禁受不住双手到处乱拍乱摸,揽忱的道:“老二,我身上有只虫,快替我看看!”

这句话一出口,立即引起薛、贺二女放声娇笑不已,看得开心极了。

冬日先生眼看黄天神怔立不动、,面上显得疑云重重,而黑天神却又蹦又跳,双手由拍搜摸索竟变成拧拳猛打,简直像是疯了一般,随亦感到莫明其妙,愕然惊注,口中却向夏风女史道:“那魔头怎么了?”

夏风女史同样不解,但她知道是自己这边的人物动了什么手脚,偏头向贺女问道:“你们哪个在捣魔头的鬼?”

贺女偷偷指着古士奇道:“是他在施法术啊!”

夏风女史笑骂道:“丫头在伯母面前也胡说,武林中哪有什么法术?”

薛女轻笑接道:“是真的啊!他在不久之前还捣过‘吕梁三鹰’的鬼哩,他硬说大鹰身上有只少女的香荷包,害得大鹰也似这魔头一样,好看极了。”

夏风女史与冬日先生相视一笑,同时将目光注定古士奇!

古士奇知不可瞒,随即带笑将蝼蛄之事说出。

夏风女史笑着向冬日先生横了一眼,传音骂道:“这是你的好种!”

冬日先生笑而不答,转头仍朝黑天神看去,但耳中却听到二女啧啧称奇不已。

黑天神当着敌人面前惟恐失去身份,否则他真要脱下衣服来,此刻竟已发出似哭还笑的声音。

黄天神愈见师兄情形不对,他竟愈不敢接近了,满面恐惧之色,甚至频频向后倒退不已,而且连问也不敢问啦。

这情形怎不教二女笑出眼泪来,咭咭格格之声,居然闹成一片。

冬日先生维持不了长辈身份,同样掩口呵呵大笑,夏风女史却向古士奇道:“孩子,收回来吧,已够他出丑的啦。”

古士奇缓步走出数丈,进行边笑道:“黑天神,你兄弟二人一生逞能,但今天竟无法抗拒我一只魔蚤,由此可见你们只是徒具虚名了。”

二女一听,又知道他要另施诡计了,同时朝黄金客夫妇一笑,随亦引得两个老夫妇莞尔不已。

黑天神似连答话的功夫都没有,他竟充耳不闻,倒是黄天神陡然喝道:“小子,你、说什么?”

古士奇道:“说出来你也不知道?”

黄天神惊吼道:“你说‘魔蚤’?”

古士奇笑道:“你听过罗刹鬼国有魔蚤的故事吗?哈哈,且听我念出魔蚤的歌谣儿:罗刹有蚤,生长冰河北,再经五千年,雷殛不可灭,其大如犁牛;小则逊桃核,虽无蛇蝎毒,却较厉鬼烈!”

黄天神在他音落未几;陡然骇叫一声,翻身向后急窜,竟连师兄都不顾啦!

黑天神一见大怒,大声喝道:“老二回来!”

黄天神去势如风,早登上谷的西崖,只听他颤声道:“师兄,你遭遇到魔蚤了!”

这笨魔显然知道魔蚤的厉害,言罢再不回头,瞬息之间逃得无影无踪。

黑天神立感孤掌难鸣”加上半疑半信,也有逃走之心啦。

古士奇装神扮鬼,忽然向他一招手,嘴里念念有词!

黑天神见他模样逼真,同时感到身上如释重负,痛痒立止,这就叫他不能不信,二话不说,拔身急窜。

贺女似有什么疑问,她不等黑天神背影消失,急急向古士奇问道:“你刚才那篇鬼话从何而来?。

古士奇:“我可不是捏造出来的!”

冬日先生微笑道:“这篇歌谣是北天山土人的神话,你将意思翻译的很正确,其实哪有什么魔蚤?”

古士奇笑道:“晚辈只是将计就计,故意吓唬那两个老魔罢了,因为黑天神无法弄死蝼蛄,是似不得不信以为真。”

薛女娇笑道:“缺德鬼,我们如不早知内情,必定也会被你捉弄了。”贺女笑道:“刚才两魔竟也相信土人的迷信?”

冬日先生道:“凡事只看用得及时与适当与否,两魔如在平日,只怕连一字都听不入耳,但刚才被蝼蛄一騒扰,明知可疑也禁不住要害怕了,尤其是黑天神,他运出真气都不能将虫儿震死,你们不难想像他内心的恐惧到了什么程度。”

古士奇笑道:“最大的原因是两魔看到我们这边势力太强,藉故开溜的成份也不能说没有。”

夏风女史点头道:“你能掌握时机,察敌弱点,将来必可减少很多危难。”

古士奇问道:“二老可否与我们一道赴泰山?”

冬日先生道:“老朽等还有事情,你们先走吧。”

薛女道:“伯伯,这山区听说有黑道人物在此盘据。”

冬日先生道:“在五日前撤走了,听说与蒙山草寇争势力去啦。”

古士奇道:“他们为不为害地方?”

冬日先生道:“此山寨主名叫乌韶彪,原先是渤海盗,后被渤海新来的‘蓝天雁’水晶子打得大败而逃,无法立足,因此他纠合余党来到抱犊山当山大王,此人年纪虽然不大,但却狠毒异常,比起蒙山寨主方太极那就差得太远,姓方的老朽会过,年龄比乌韶彪还小,现还只二十五六岁,武功与此山寨主差不多,算得上一把高手,为人正直好义,专劫为富不仁,贪官污吏,你们绕路到蒙山看看也好,但不知他们己分出胜负没有?”

古士奇点头道:“我们一定去!”

老夫妇同时挥手道:“你们走吧,也许你们还赶得上,因为姓方的只有十儿个弟兄,这边人多,如果已经斗上,败的自然是方太极了。”

三人应声告辞,立即向蒙山赶去。

在路上,古士奇向贺女问道:“抱犊山距蒙山有多少路?”

贺女道:“不到两百里,现在天亮了,凭我们的修为,大约走到中午可达,我们出山后,赶到梁邱镇吃早餐,由梁邱镇直奔地方镇,不必走费城了,过了地方镇还有两条平行的大路,右通上冶镇,左走铜石镇”,这就由你选择啦,两条路都可通蒙山了。”

薛女道:“这条路要不要过南梁江?我好像走过一次。”

贺女道:“不,南梁江照理说是枋河的上游,这条路源出微山湖,直达临沂城为主。”

古士奇笑道:“你真是老江湖了,记性也不错。”

贺女笑道:“黄河以北的地形我不是吹的,比你当然要强。”

古士奇道:“泰山会后,你打算怎样?”

贺女道:“当然要陪你去破群芳谷呀。”

古士奇道:“群芳谷目前还不知下落何方,我准备即便是查遍关内关外也要找到。”

贺女轻笑道:“只要薛姐不怕苦,我们就陪你走遍关内关外好啦。”

古士奇长揖道:“那真辛苦了,有你们这两个识途老……”

贺女喝阻道:“狡鬼,别藉口骂人…”一顿又格格笑道:“我知道你另外还有用意了,你想到长白山去找参王啊。”

古士奇哈哈笑道:“我算是逃不过你的手掌!”

他们边走边笑,横跨了抱犊山,在不知不觉中赶到了梁邱镇。

贺女刚刚踏进街道,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