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4章

作者:秋梦痕

一滴滴的鲜血,流向一条水沟,再由水沟滴进一座阴暗的树林,古士奇轻声对贺女道:“血尸由林中去了,我们追。”

贺女伸手将他拉住道:“为了后面大家的安全,我们不能追,他的去向与我们不是一条路,我看还是回头罢。”

古士奇立加反对道:“蒙山既然离此不远,这魔头随时可到,我要趁他还不明白我的底细之前,将其赶离这附近。”

贺女道:“后面大家必然跟来怎办?”

古士奇道:“你先回去,领众人直奔蒙山,我将血尸赶走后就来相会。”

贺女娇嗔道:“那怎么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追。”

古士奇笑道:“现在他只有怕我,一一人追去没有危险,人多了反而不好。”

贺女摇头道:“谁敢说没有变化?这样罢,我在此处留下暗号,众人跟到这儿自然知道,二老会领着他们奔蒙山的。”

古士奇看势阻她不住,于是就近在树上刻下二行字迹,其意是请二老领着众人赶奔蒙山,同时说明他与贺女要追血尸。

贺女见他刻完之后,急催道:“你快点放出蝼蛄!”

古士奇笑道:“蝼蛄早已飞进林内去了,你只顾空中,却没留心地面。”

贺女诧异道:“那你就快走呀。”

古士奇笑着朝林内长身奔进,回头道:“你听出蝼蛄在发暗号吗?”

贺女大异道:“它还懂得发暗号?”

古士奇道:“三十丈方圆之内如果没有敌人,它会震翅发出清脆的声音,你因为不习惯,所以听不到那比蟋蟀还大的鸣声。”

贺女娇笑道:“那真有意思,难怪你如此放心入林啊。”

古士奇道:“血尸不在林中是无疑的了,我们须考虑追寻的方位啦。”

贺女跟着深入林内,俯察地面已没有了血迹,沉吟后接道:“已往所见血尸杀人,地面上是否亦留有血迹!”

古士奇道:“好像没有血迹,但死者的头盖是同样破裂的,你对此事有何疑问?”

贺女道:“我说不出理由,心中总认为在没有亲眼看到血尸杀人之前不能妄下定论。”

古士奇笑道:“前次所见两处,当时我也不敢确定,后来血尸竟与守财奴同时出现才肯定是血尸所为了,你想,除了血尸有这样残忍之外,江湖上还会有那个魔头有这样残忍?”

贺女道:“目前怀疑尽管怀疑,总之没有证据,我们不妨追一程看看。”

古士奇恰好走出树林,举目一看,突见当前立着两个形似幼童的老人,黄须紫面,十分狰狞。

当古士奇一震之余,贺女跟踪就到,同样又惊又奇。

古士奇恐怕她有所举动,立即将手一摆道:“情形有点古怪,这是什么种类的人物,竟是这样矮小!看情形决不是好来路。”

相距尚有半箭之地,贺女轻声道:“难道世上真有小人国不成了!”

古士奇摇头道:“那是无稽之谈,这两个侏儒只矮小得出奇罢,形态仍是中原人,我只感到他们在此出现得有点突然。”

两个小老人之一忽然向古士奇招了招手,发出锐利的声音道:“你们都过来,老夫有话要问。”

古士奇突感大愕,急向贺女道:“他们竟是北方口音!”

贺女亦骇然道:“居然还称老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士奇轻声道:“我们上前可要当心。”

二人昂然行去,及至临近,古士奇拱手问道:“二位有何指教?”

左面小老人沉声道:“你们可是黄金力士古士奇和散仙贺金凤?”

古士奇闻言更奇,同时亦暗暗吃惊,点头道:“二位从何得识我俩?”

那老人阴阴笑道:“凭你们的年龄和内功,武林大概没有多少相同的,老夫大致估计不错。”

贺女自认江湖中能识出其真实字号的人极少,不料竟被这两个小老人一口叫出,心中立生警惕,接着道:“二位高姓大名。”

那老人摇头道:“告诉你们诗早,老夫只问你们在来路上有何发现?”

古士奇道:“我们是追寻血尸而来。”

右面老人摇头道:“你们追错了,这证明你们是发现了主宰圣迹追来的,你们可以接受邀请。”

古士奇见他说完拿出两面红色小旗送了过来,随即和贺女迎上接过一看,只见旗上写有“入殿令”三字。

那老人交完小旗后郑重叮嘱道:“凡能接此令者都是武林知名之士,二位不要问‘去哪里’,也不要问‘何时去’,到时候自然有人接见和引领。”

古士奇笑道:“二位难道不想想这种没头没脑的举动,是否合乎情理么?”

那老人正色道:“你太不知自爱了,那来这些罗唆。”

古士奇冷笑道:“你们请客不像请客,约斗不像约斗,既无原因,又无地点,谁能听你们这一套,这两面小旗又是谁的?”

左面老人突然走近道:“你敢不听召?此令一出。连黄金山人和鬼哭神嚎都全身发抖,告诉你们,吾主‘毁灭主宰’耳听四极,目察八荒,你这态度必遭杀身之祸。”

古士奇大笑道:“贵主人比血尸如何、比守财奴又强过多少,比朝云暮雨又高明儿分?”

右面老人仰天怪笑道:“原来你们只知武林有那三个逃犯而已,告诉你们,血尸乃吾主‘血库奴’之班头而已,守财奴也是‘金库奴’之主管罢了,朝云暮雨仅为‘女库奴’之库主,他们乘主宰复修‘缩骨大法’之隙逃出‘势力宫’,在外称雄,其后果非遭‘天狗吸精’之刑不可,你们何至如此寡闻?”

古士奇闻言暗惊,但仍淡笑道:“二位说得如此惊天动地,不知身居‘毁灭主宰’位前何职?”

左面老者立接道:“奴上奴!”

古士奇哈哈笑道:“想不到这年头为奴亦光荣至此!”

右面老人微怒道:“你有什么可讥的?老夫等当年名声不在黄金山人和鬼哭神嚎之下,能得‘毁灭主宰’收容,已是莫大之幸,不知有多少奇人异士至今己尸骨不存。”

贺女接口道:“似这种小红旗已发出多少,接旗者除我二人之外,阁下能否略举一二?”

左面老者道:“黄金山人和鬼哭神嚎即为其中之数。”

古士奇拱手道:“既有二老在内,我们算是接受邀请了。”

两个小老人同声笑道:“武林中没有敢不接受之人。”

话声一落,突见二人双双腾身上冲,竟如两只苍鹰一般,划空一曳而去,瞬息就已无影无踪。

贺女一见大惊道:“我们是不是在作梦!”

古士奇叹道:“武林深浩似海,异事屡现无穷,这两个小老人的功力就已如此,那所谓‘毁灭主宰’之人,想必真有主宰武林之势。”

贺女叹声道:“不管他,我们走到哪儿算哪儿。”

古士奇道:“刚才研发现的尸体和血迹,据说不是血尸所为,那么又是谁呢?”

贺女道:“当然就是‘毁灭主宰’手下的人了。”

古士奇道:“我不相信守财奴、血尸和朝云暮雨三人本是‘毁灭主宰’的手下。”

贺女道:“我们能会到老师傅就不难知晓了。”

古士奇道:“那我们火速奔蒙山要紧。”

贺女点头道:“你跟我走,从这儿有条小道直通蒙山。”

他们穿林过涧,不到三十里就到了蒙山地区,但在沿途上确实发现不少武林人物,然时已近晚,唯见黑影闪动而已。

登上一处峭壁,突闻有人自侧面轻喝道:“那是士奇吗?”

古士奇听出声音是“死要钱”索空,急接道:“是晚辈,你老为何在此?”

索老头急急跃了过来,他背后同时出现“活报应”冷冻,但不见白金妃和龙种。

双方接近,古士奇追问道:“二老从哪儿来了金妃和龙大哥呢?”

索空轻声道:“我们和止戈老、快乐山人自邳城分手之后,带着白丫头与龙种经微山湖奔腾县,但在膝县得知蒙山有夺宝之说后,即由那儿沿南梁江赶到蒙山来,谁料到了蒙山一看,竟是真个挤满了各路武林。”

他顿了一下又接道:“不久前,我们在西面一座峰上发现了一只金色小兔,四人都清楚那就是芝仙所化,于是同时展开追逐,目前金妃和龙种已追到这下面谷底去了,我和冷老儿却在此看到你们,这位姑娘可是贺小姐?”

贺女见礼道:“正是晚辈,二老可曾看见外人在此?”

冷冻接道:“金兔没有人看到,但在这里发现背后峰上出现了几批黑影。”

古士奇急急道:“我们快追下谷去,金妃和龙种力量太薄。”

索空道:“不必到谷中,我们约好在峰上会齐。”

古士奇抢先向峰上急登,回头道:“二老当心,江湖中又有更厉害的人物出现了。”

索空见他神情严肃,知道不太寻常,急问道:“什么人物?”

古士奇立将遇上两个小老人之事说出后道:“这事必须遇到老师傅再探消息,目前还是摸不清楚。”

二老闻言大惊,似亦毫无所悉,冷冻道:“老师傅来了吗?”

古士奇应声道:“来了,他老人家连劣弟也带来了。”于是他又将自南京分手后的经过一一相告。

到了峰上,只见都是些嶙峋怪石,索空一指正面道:“我们到那颗大松下等去。”

贺女领先奔向松下,但身还未近,就听见松下有人招呼道:“你们才来?”

贺女一见惊喜道:“老师傅!”

古士奇闻言一愕,急向二老奔去,一见就问道:“我弟弟呢?”

老师傅仍是那种海阔天空的性情、只见他呵呵笑道:“追兔子去了!”

古士奇又问道:“你老看到金妃了。”

老师傅点头道:“还有一个龙胖子,他们三人追过几处山谷了,我老人家懒得跟着跑,先来这儿休息休息。”

贺女急向身上探出那面小红旗道:“你老看看这是什么?”

老师傅同样拿出一面道:“我也有,这是进鬼门关的引路幡。”

古士奇正色道:“你可知‘毁灭主宰’的来历?”

老师傅点头道:“是我师祖时第一号魔头!”

众人闻言大惊,同声道:“怎么从来末听你老说过?”

老师傅看看大家笑道:“我如向你们提起有人死了五十年再活,活了几十年又死,甫死又活,试问你们相不相信这种话?假如不相信,试问我说出作什么?”

众人会意,但却惊得张口结舌,古士奇良久才道:“这样说来,武林的末日将到了?”

老师傅摇头道:“死了那一天才算数,现在我们仍然活着哩。”

众人见他乐观依旧,莫不叹服之至,贺女接问道:“听说血尸、守财奴、朝云暮雨等三人还是‘毁灭主宰’的手下呢!”

老师傅道:“这三人后来的遭遇我不清楚,凭三人在这次同时复出的时间来看,八成是真的,不过你们放心,‘毁灭主宰’永远不会在外面走动,他除了那个‘势力宫’之外,出来就是他自寻灭亡,因为他一辈子都见不得日光和星光。”

古士奇啊声道:“否则就会怎样?”

老师傅道:“见星光必化为一滩臭水,见阳光则成飞灰。”

索空郑重道:“假使在风雨之夜呢?”

老师傅道:“他也只有这个时机可活动,但天有不测之变,他敢冒这个险么?”

古士奇道:“他手下到底有多少怪物?”

老师傅微微笑道:“在他之下有一个最重要人物。名叫‘魔焰夫人’,这女人也就是他妻子,可惜同样不能离开‘势力宫’,这妇人替他丈夫管理一切奴仆,这些奴仆也可说就是‘毁灭主宰’的手下了,‘势力宫’之下有介面奴宫,此宫分四部,一部叫‘金库’,一部叫‘血库’,金库内藏有天下无与伦比的宝物,包括金、银、珠、玉在内,血库是供应魔头日食蓄粮之用,里面除了人血没有第二样东西。除此之外还有美女库,此库储存美女一千名,每五年换新一次,旧的全部杀之,第四部即为战库,那就是所有奴仆,供魔头们驱策,在内则为奴仆,放出则为魔头的爪牙,奉命不敢有二心,驱使作什么就作什么。”

贺女慷然道:“他收的奴仆既然都是武林奇人异士。我们会到的怎会是两个小老人。”

老师傅大笑道:“你们会着的本来不小,那是放出来才,变小的,‘毁灭主宰’有一种非常恐怖的功夫,其名叫作‘缩骨大法’,哪怕你是一个巨无霸,一经魔头施过缩骨大法,他就会变成侏儒,看来非常可笑。”

古士奇道:“他要施展这种手段作什么?”

老师傅道:“控制手下一去不归,凡经缩骨之人,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魔头在宫内即可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