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5章

作者:秋梦痕

贺金凤刚刚松了一口气,忽见守财奴如逢大赦一般,长长的吁了一口大气,面上竟露出喜极之情,居然打拱作揖道:“难得,难得,这是我一生之中第一次被人信任,哈哈…”

贺女想不到他竟如此快乐,追问道:“我信任了你又怎么样?”

守财奴正色道:“姑娘,我放心了,你不会逃走啦!”

贺女冷声道:“不逃走,就要我不逃走么?”

守财奴点头道:“姑娘请在这儿找个洞隙住下来,我得去找血尸,如未搞清他用的是什么功夫之前,治起来不能对症下葯。”

贺女摇头道:“我不能呆在这儿,我要离开,不过我不是逃走,以后见到你我不躲避就是了,叫我呆在这儿办不到,因为我还要找几个长辈。”

守财奴搓手道:“姑娘的话虽然有理,但我如何能找到姑娘?这小子的伤势可不能耽误太多日子。”

贺金凤这才看出他真是古士奇非常关心,于是道:“这样吧,治伤你不比快乐山人高明,我要寻找快乐山人去,因为此老也与你一样,他对古士奇爱护备至,你只要专找血尸复仇就行了,如何?”

守财奴啊声道:“对,快乐山人那老小子确是医中圣手,好极了,就这么办!”

贺女道:“同时你也不要放了朝云暮雨。”

守财奴点头道:“那是当然,我还需追回宝珠。”

贺女道:“你先不要提出宝珠之事,以防他避不见面,何况见面他也不肯认账的。”

守财奴高兴道:“姑娘好计策,我与他都是半斤八两,打起是没有完的,嘿嘿,我还得从暗中下手才行。”

他想了一下,忽然拱手道:“我走了,姑娘!你一路要当心,这小子不能再受打击啦。”

贺女点头道:“这个自然,我小心就是啦。”

守财奴临行又问道:“姑娘准备向何处去寻。”

贺女道:“快乐山人已向关外行进中,我如果追不上,也要向关外去,但到了长白山一带将略事停留。”

守财奴一听有了方向,心中大喜,随即挥手告别。

这时已是子末时分,古士奇忽从地上跳起,长长地吁口气道:“日月神珠真个厉害,我几乎用全部真气都困它不住,那种寒流仍旧向五脏六腑四处窜流。

贺女见他面色红润依旧,于是放心问道:“你失去知觉没有?”

古士奇道:“就只血尸那一段我有点神志不清,以后知道。”

贺女道:“守财奴居然对你十分关心,此人似乎仍可救葯。”

古士奇道:“其实他除了爱财如命之外,其他倒没有什么大恶。”

贺女道:“白天你又有一关,我们得把握时间事先藏妥,不要又像这次,我实在受不了。”

古士奇道:“我们立刻赶路,趁在午时未到之前赶到有城市之地。”

贺女道:“我们己到泰山以北了,你要不要回头奔泰山?”

古士奇道:“不必了,尽早走出山东地界为妙。”

贺女知道他担心弟弟,于是领路直朝北奔。

天亮时,他们绕过济南,是日中午已奔至一镇名张家屯,因古士奇已开始通身发热,知道日月神珠的阳性发作,于是就在该镇住下。

古士奇被贺金凤关在一家客店里,苦苦地挨过了难关,他感觉又是一番不同滋味,到了未初才同贺金凤吃中饭。

当他们刚刚走到店门口准备赶路的时候,贺金凤急急停步道:“慢点,街上有一批可疑人物。”

古士奇道:“是哪一方面的?”

贺金凤道:“有一个我认得,他是群芳谷的。”

古士奇道:“那就是朝云暮雨的手下了,有多少?”

贺金凤道:“约有十几个,向北街头去了。”

古士奇抢出道:“我们追,盯住他们。”

出镇后,他们己远远地盯住十四人,其中六个老人,三个壮年大汉,五个中年妇人,在古士奇的目光里,对万都是武林高手,只见他们此刻行色匆匆,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在赶路。

贺金凤轻声道:“要不要在野外收拾他们?”

古士奇道:“他们人多,动起手来多有不便,不若盯他一程,看看他们有啥事情。”

相距足有半里,对方没有当心背后,加之沿途商旅不少,古士奇不怕他们注意。

到了天黑,前面十四人竟不走大路了,他们居然落荒行进,贺金凤大急道:“前面到了平原城了,我们不能再盯哪,否则子时到了怎么办。。

古士奇道:“到河北边境有多少路?”

贺金凤道:“过了平原不到百里了。”

古士奇道:“这批人显有越过边境之意,不过,我们还是追上去,到了子时再讲。”

贺金凤道:“那是非常危险的。”

古士奇道:“这批人一定有什么重要事情,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全而放弃他们。”

贺金凤只得顺从他,立由小道追上去,回头道:“看他们的去向,很可能是奔渤海湾哩。”

古士奇道:“我们没有别的事情,也许能因这批人找到群芳谷,他们如搭船出海,我们照样租船盯上。”

在二更天的时候,前面现出一座荒林,看势异常宽广,贺金凤忽见对方一齐向林中扑了进去,急对古士奇道:“我们怎样?”

古士奇道:“还有一个更次,我们也进去。”

贺金凤见他毫不注重自己安全,心中有点着急,但到了这时又不好和他争吵,只得依言前进。

谁料刚刚走进林缘,突听前面有人大叫道:“你们快来,我们来迟了!他们已经遭人突袭,金银美女全部不见啦。”

紧接着就是哄然大哗之声,其中一个老人大喝道:“快追,对方是由这儿去的。”

古士奇忽然拉着贺女藏起,轻声道:“这林中先有一批在此,被我们追的是另外的一批,现在是这批发现先那-一批着了旁人的道,甚至连藏银、美女也劫走了。”

贺女道:“大概是这个情形,但不知是哪一路人物前来的突袭呢?”

古士奇道:“等他们走了之后我们再去看看,也许能查出一点名堂。”

贺女道:“听声音,他们是向东面追去了?”

古士奇道:“还有五个在搜寻东西。”

工说着,忽听一个妇人的声音在大叫道:“我找到敌人的线索啦,你们快点,他们没有追错方向。”

又听证面有个壮年的声音道:“有什么发现?”

只听那妇人的声音已到东面大声道:“是渤海盗‘蓝天雁’水晶子率众在此突袭。”

另外一个老人的声音道:“蓝天雁个人的武功虽强,但他的手下并没有什么出色人物,我们有二十几个高手在此守护,纵算蓝天雁倾巢来犯也无法成功,艾香主看出什么破绽?”

那妇人又离开位置在大声道:“绝对没有错,我们别耽误时间了。”

古士奇忽然起立道:“他们都走了,我们进去看看。”

贺女摆手道:“你不要动,我去看看就来,此地是走渤海湾的近路,他们追人走陆路,我们可以直扑水路!”

古士奇道:“是顺水吗?”

贺女笑道:“你愈来愈糊涂了,内陆河流入海,那一条不是下流,我们从右侧走五里就是徒骇河。”

古士奇道:“你是否认为劫金的渤海盗已去远了。”

贺女摆手道:“这就要看看现场才能确定。”

古士奇见她奔去后又看看天色,知距子时很近了,心中又渐渐不安起来,好在他察出附近还没有什么动静。

贺女去了不久,她又如风奔回道:“当地死了二十几人,海盗下手非常毒辣,可能没有留下活口。”

古士奇道:“你看死人被杀有多久了?”

贺女道:“海盗起码去了一天了,他们追不上啦。”

古士奇道:“这才好,我们安心搭船了。”

贺女道:“快,你的难关又要来了,能到船上发作才好。”

古士奇道:“夜半更深,只怕租不到船了?”

贺女道:“有钱能使鬼推磨,你还怕租不了船。”

到了河边,古士奇已感到身上微微有点寒意,急对贺女道:“我在这树下运功,你快去租船,看情形又要发作了。”

贺女大急,立即向下游奔去,她似知道那儿有码头。

古士奇独自在树下运功,他忽然觉出这次寒冷似较第一次来得缓慢多了,五脏感到并不激烈,同时运出的真气亦能完全控制,这使他大大惊喜不已,暗暗村道:“我的九死神功似有炼化日月神珠的功能!”

他小心的将真气散出两成于四肢,试探能否不致失去支持!

过了一会,他忽然跳起来走动了,面上显得高兴至极,喃喃自语道:“成了,我尚有两成功力可用!”

当此之际,耳听岸下有了水声,突觉出下面来了一一条船,心想:“金凤来了吗?”

念刚动,耳中听得岸下有人道:“老大,渤海帮这次算是大获全胜了,蓝天雁竟是黄金客的手下,这真是令人想不到的怪事。”

此言一出,古士奇亦感诧然,又听一个中年人的声音道:“蓝天雁走对了道路是不错,可惜他今后也接上一个死对头,群芳谷焉能让他活下去,同时他这次如果没有那蒙面小子撑腰,嘿嘿,他那儿十个带去的货色恐怕要和对方易地相处啦,死的还能是群芳谷人么?”

第一个声音郑重道:“我们在暗中看得很清楚,那小子一定是‘黄金力士’古士奇,除了他有那种内功,江湖没第二个少年可比啦!

古士奇又是一愕,接着又听中年人否认道:“不,这个人年纪很小是不错,但决非黄金力士,老二,前天那一场比这一场还要激烈哩,可惜你没有看见,你想不到吧!对方居然也是这个蒙面少年,他单人匹马,不惟打败了风流客,而且连风流客带在身边的十九个一流高手竟被其杀死十八个,仅仅只剩得一个女人跟在风流客背后逃走。”

水声渐渐的去远,古士奇就想追下去,但他又怕两成功力不够,因之犹豫不决,自言道:“北道上又出来一个怪生手啦!这人是谁?竟能打败风流客?”

突闻贺女在暗中接口道:“这人就在下面一条船上!”

古士奇跳起道:“你来了!发现什么?”

贺女笑道:“发现两件怪事!”

古士奇道:“快说!什么怪事?”

贺女轻笑道:“第一件是你到了子时还能走动!”

古士奇道:“我能抽出两成内功派用场了,日月神珠没有第一次猛烈。”

贺女大喜道:“这是你的福气,也许你再过几天就会完全无恙啦。”

古士奇道:“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怕日月神珠失去功效怎办?”

贺女道:“你放心,我己看出一件奇迹啦!”

古士奇笑道:“第二件怪事还未说,你又要谈奇迹了。”

贺女道:“奇迹是我们的事,怪事还是个谜,士奇,你对自己的晴晴有何感觉?”

古士奇道:“没有什么感觉;也许今晚太黑的原因,我的视力似乎大不如前了。”

贺女大喜道:“你还能看得与三日前一样吗?”

古士奇道:“这有什么可疑的?”

贺女道:“三日前的夜里也是这样黑暗,但你那时却能将全部内功运出,现在你只运出两成内功论理你要比三日前差多少倍不是么?”

古士奇啊声道:“这是什么原因,我自己还没想到哩!”

贺女高兴道:“日月神珠渐渐会变成你的眼睛啦,它不惟不失效,而且用处更大了,士奇,你现在的目光竟如同星星一般,将来必可成为日月,这是武林中的奇迹。”

古士奇见她高兴得眉开眼笑,真是花枝招展一般,不由看得出神了,问道:“你现在可说第二件怪事了。”

贺女道:“我去找船时,发现一个蒙面少年突由一条小船上腾身而起,他竟升空五十余丈高,踏空过河去了,脚下似还发出‘嗤嗤’的响声,你说那是什么轻功?”

古士奇大惊道:“真气由涌泉穴迫出!那是‘凌虚御风’之功,我们虽能却不敢轻试呢?”

贺女道:“我试了一次,那是非常冒险的,但还不到百里感真气不足了,然此人竟如家常便饭一般,去势自然,在空中控制异常熟练。”

古士奇道:“那是他敢冒险,熟能生巧之故,今后我们不能再顾虑了,否则恐怕永无进境。”

贺女道:“我们搭船吧,船已租妥了,说明只到出口。”

古士奇道:“江船不出海,这是一定的,可是我还想在此等一会,看看那人回不回来?”

贺女道:“不回来了,我到那条船边问过啦,船家说他已算了账。”

古士奇道:“好,我们到海口找‘蓝天雁’水晶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