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6章

作者:秋梦痕

天池到了夜晚,寒风依然刺骨,这还是仲夏之期。

林中的打斗渐趋沉寂,四野又回到宁静气氛里,一轮明月高挂在天空,照着清澈的池水泛出银蛇般的滚滚光芒。

西岸的朝鲜派自从内哄之后,这时再无动静,双方可能都在处理善后事情。

在对岸的罗刹门这时已生起了一堆堆的野火,浓烟冲人云霄,他们似乎是在烤野味作晚餐。

火龙婆带着他的女徒弟仍在原地末动,他们发现那蒙面少年时隐时现,显然是在察看池中有无参王的红光滚动。

大家都在等,人人都在等,同时亦在随时准备作夺宝之拼。

第一晚就是这样过去了。

白天,也就是第二天,长白山更加热闹啦,由关外各地来的武林又增加了八九批之多,人数自五六个到几十个不等,都涌到天池来了,男女老幼都有,僧道俱全,正派、邪门混杂,简直龙蛇难分。

火龙婆守了两晚之后,她看出情形愈来愈乱,知道消息将愈传愈广,她带着弟子回转石屋后郑重道:“这是参王引起的杀劫到了,如在十日内参王不出!关内的邪门和正派亦将闻风而来。”

小姑娘道:“如此轰轰动动的,参王吓得还会再出现吗?”

火龙婆道:“参王出现在天朗气清的子时,来人们都知道这个秘密,昨晚他们就是到了那时才静下来的,只有那个蒙面小子看来是个外行。”

小姑娘道:“师傅,我到处暗地里去走走如何,看看有我们认识的人物没有?”

火龙婆沉吟一会才点头道:“你千万不要和人家起冲突啊。”

小姑娘道:“我知道,我不会让别人看到的。”

火龙婆道:“那蒙面小子看情形连为师的都不是他的敌手,你可不要去惹他。”

小姑娘、道:“我倒担心他没有吃的!”

火龙婆摇头道:“他能从关内单人匹马赶到这里,当然就懂得过野蛮荒林生活之道,此山应有尽有,他难道不知烤野味吃嘛。”

小姑娘走到丹房里去吃饱一顿晚餐,看看时间快近黄昏,于是告诉她师傅一声道:“师傅,我走了。”

火龙婆顺手给了她一把白布条道:“你把它挂在秘道口,如遇正派前辈人物,叫他们认清标志才能进森林。”

小姑娘接过后笑道:“人要是来多了,我们这小屋子,怎么住得下?”

火龙婆笑骂道:“死丫头,我们又不是开客栈,这只是礼貌上应有的接待罢了。”

小姑娘悄悄的出了森林后,她首先关心的居然是那个蒙面少年,只见他直朝那少年经常出没之地寻去,口中还喃喃不断地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呢?单独一人岂不是太危险?唉,这个人……”

绕池不到半圈,忽听前面崖壁下有人沉声道:“你们两派既然各立门户已久,那还有什么仇恨可言?”

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叹息道:“我们新派是属于南边,他们老派是属于北边,现在老派已被罗刹门勾结,暗中更有吞并我们之心,因之我们不得不作生死之拼。”

小姑娘闻言暗村道:“先开口的是蒙面人,后开口的似是朝鲜新派,他们在这里谈什么?”

沉静一会,忽又听原先那人轻声道:“我现在不知你们两派孰正孰邪,目前不好支持,不过只要你们行为正大,我会在暗中相助的。”

那苍老的声音似感安慰地道:“少侠乃中原正派侠士,老朽有幸相逢,少侠的谨慎,老朽更十分钦佩,不过有一点少侠应该清楚的,那就是罗刹门决非好东西。”

小姑娘末听蒙面人继续说话,料他是在考虑什么,于是忍不住一闪而出。

当前岩石如林,触目确见一个老人立在蒙面人身旁闪出即笑道:“那位老头子可是李承思掌门?”

那老者身高体胖,留着一口八字须,他一见小姑娘出现,居然拱手笑道:“原来是关东女侠,你几乎吓了老朽一跳。”

小姑娘笑道:“李掌门,你是在作说客么!”

老者轻轻地道:“女侠,你可知道敝派现在正处多事之秋吗?”

小姑娘笑道:“怎么?罗刹门要驱使旧派去吞并你们。”

老者叹声道:“正是,正是,因此老朽才不惜涉险深人中原,想求中原武林出来举张正义。”

小姑娘漂眼蒙面人笑道:“他是中原正派人物,但可惜你未找到真正的主儿,这个人既不相信别人,也看不出人家是邪是正,你如见了我中原的黄金力士就好办了,他必定会替你撑腰。”

蒙面人忽然大笑道:“原来这位姑娘就是轰动北国的关东女侠!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我竟有眼不识泰山啦,听说姑娘的剑术十分惊人,谁料竟还有这份好口才,只可惜我不大吃激将法这一套。”

小姑娘哼声道:“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李掌门的压力如果你能解得了,难道我就解不了,换句话说,我解不了的你也没有那份力量。”

老者一见他们居然斗上了嘴,他乃是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之人,知道这是年青人的意气之争,随即笑道:“二位都是中原正义之士,如果能各助老朽一臂之力,虽不能将罗刹门打败,但亦可防止从中捣鬼。”

小姑娘道:“单独只有罗刹门倒好办,可惜他们还有不少联盟的派别在内,此事李掌门应与家师去谈谈。”

老者道:“令师隐世已久不问外事,老朽岂敢轻去打搅?”

小姑娘道:“天池自此之后恐怕不会再安静了,家师也有出山之意,老头儿,你不妨去试探一下她老人家的口气如何。”

蒙面人忽然插嘴道:“李老想采主动还是准备让罗刹门先行发动?”

老者道:“敝派势微力薄,只怕防守尚感不足,何能采取主动?”

蒙面人道:“贵派现有多少人手到来?”

老者道:“人数倒有五十余个,但能派上用场的却不到十人。”

蒙面人道:“在下有个意见,不知李老可肯采纳?”

老者道:“少侠请说,老朽没有不接受的。”

蒙面人道:“不能派用场的最好叫他们回去,在此徒增麻烦,留下的叫他们不可分开,在下等参王事了之后决心效劳。”

老者道:“少侠之言,老朽照办就是。”

小姑娘笑道:“只怕罗刹门不肯等到参王出现就会发动哩。”

蒙面人冷笑道:“那是罗刹门自寻死路!”

小姑娘笑道:“阁下将事情看得如此简单,只怕有误李老头儿的大事。”

蒙面人傲然大笑道:“姑娘这般畏首畏尾,末免有失关东女侠的英名。”

小姑娘娇嗔道:“我不能拿人家的事情当儿戏,你知道罗刹门的势力有多大吗?”

蒙面人笑道:“我自己出面,有祸是我的,成功是李掌门的,难道这是拿人家的事情去冒险?他们不发动则罢,如果当真发动,你看要多少人头下地,姑娘,咱们话不投机,各走各的,再见。”

小姑娘见他扬长而去,不禁又急又气,立向李老者道:“此人似属中原正派弟子,但却来历不明,你不可让他把事情搞槽了。”

老者叹声道:“此人的功力深极了!论单打独斗,只怕无人是其敌手,老朽虽不明他的来历,但却看出他决非坏人,因是之故,决心请其相助。”

小姑娘道:“你老知道家师住处,不妨和她老人家去商量一番,中原武林名宿,可能在近日内有大批前来,如经她老人家出面邀请,你老的事情就好办了。”

李老者连声道:“好的,好的,多谢姑娘指点,老朽即刻就去。”

小姑娘拱手道:“请恕没有替你老引路,我还有事情去做!”

她和李老者分手后,立即朝着蒙面人的去向寻去,不料一直到池边时,却见水面上人影纷纷,立知不对,暗道:“他们在水面上作什么?”

蒙面人似亦怔在一旁,只见他忽然回头道:“有人下去了,你还不回去禀告令师么?”

小姑娘上前道:“此刻还不到天黑,下水作什么?”

蒙面少年冷笑道:“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否则他们又不是疯人。”蒙面少年道:“我也要下池去看看情形”,看池底到底有何现象。”小姑娘急道:“你不能冒险,池底有三十六大绝泉,其深无底,吸力非内功可以抗拒。”蒙面人闻言一愕,反朝她走近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小姑娘有点难为情,低着头,轻声道:“我怕你遇险!”

蒙面少年似懂非懂地嗯声道:“承蒙警告,我知道谨慎就是,你快回去通知令师,池面上都是关外各派高手,参王必有动静了。”

小姑娘知道阻他不住,临去又道:“你到池底时,如逢水力有旋转之势就千万不要接近,那就是绝泉的吸力啦。”

蒙面少年一面点头,一面将衣服束紧,送她走后,随即跃身入池。

池面上形势大乱,有下去后接着又上来,也有继续向水里钻的、四周的人更源源不断的由各地赶到,但就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

约有顿饭不久,火龙婆被小姑娘请到了,然而她亦看得莫明其妙。

小姑娘轻声叫道:“师傅,他是从这儿下去的。”

老婆子沉吟一会才道:“不管自哪方下去,都是非常危险,即便为师的熟悉此池情形也不敢大意。”

小姑娘道:“难道真是参王出现了。”

老婆子摇头道:“绝无此理,也许有人看错了东西!”

小姑娘骇异道:“另外还有什么东西!”

老婆子道:“此池另有一宝,但天下武林除为师之外,恐无第二人知道,莫非有人看见此物?”

小姑娘急急追问道:“师傅,那是什么?”

老婆子道:“为师在此隐居数十年的目的,那是一半为了此物,一半为了参王,参王可助真气之神化,此物可助神力陡增,丫头,为师在四十年前即发现此池中一条万年血鳗,其身已如巨蟒,其色如血,出则亦有红光映水。”

小姑娘惊讶道:“小鳗且咬人,此物岂不是能吞下一个大人?”

老婆子道:“岂止能吞下一个活人,它已练成内丹,吐出竟能敌住为师的飞剑,因此为师曾经与其遇上七次俱未将其制住。”

小姑娘悚然道:“它藏在池底什么地方?”

老婆子道:“它就是藏在绝泉之内,可是出没无常。”

正说着,突然池中有人发声大喊道:“不好了,有人被怪物咬死了!”

池中忽然浮起一条尸体,被一个大汉自水里拖上岸去,老婆子轻声对徒弟道:“那是罗刹门的高手,死的恐怕也是罗刹门的人物。”

小姑娘道:“血鳗真凶,下去的人又多了一桩危险了。”

火龙婆道:“为师本可告诉他们,但却想像得到,他们不但决不会听,只怕更加疯狂地下去啦,看来还是不讲得好。”

池面又有大声惊喊发出,无疑仍有死人浮起,忽见一条黑影向这边扑来,火龙婆一见即道:“西里花拉来了!”

罗刹门掌门人远远献出声问道:“火龙婆子,此池之内有什么鬼?”

老婆子迎上正色道:“阁下看到什么了。”

西里花拉阴声道:“此池难道有赤蛟潜伏在内?”

火龙婆沉声道:“阁下看错了,那是一只万年血鳗,比赤蚊凶猛多啦!”

西里花拉跳起大叫道:“当真不成?”

火龙婆道:“只怕阁下亦无能为力,否则我老婆子早就得手了。”

西里花拉大喜道:“多蒙点醒了!”

他转身就往回奔,未几,罗刹门竟然纷纷向池中扑去。

此刻已是初更时分,小姑娘已感不安,她向着老婆子道:“师傅;他怎地还不上来?”

老婆子叹声道:“为师的又怎能知道。”

她看了一会后,即带着徒弟回到森林的石屋,再也不管池面上的混乱。

到了三更之际,石屋外忽然有个苍老的声音叫道:“老太君在家吗?”

火龙婆一听,立向小姑娘道:“你在家里不要动,朝鲜新派掌门人来了,大概有事情问我。”

小姑娘心中有数,眼看师傅去后笑道:“李老儿真个前来求教!”

老婆子走出门外,举目只见当前立着三个人。立即笑道:“啊,还有二川双义也来了。”

李掌门右手一人哈哈笑道:“太君好记性,我们深夜前来打搅,太君不见怪吗?”

老婆子笑道:“不知三位前来有何指教?”

李掌门接口道:“听说中原来了一批成名英雄,不知太君晓得吗?”

老婆子诧异道:“阁下打听是哪些人?”

李掌门道:“已知的有‘天翻地覆’海宫涛师徒,‘鬼使神差’房无忌师徒,‘燎原神婆’师徒,以及红袍教主、赤发魔、风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