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7章

作者:秋梦痕

时当深夜,天下罩着一幕浓浓的云层,狭谷里更显得黑暗而阴森,水晶子说到其师火龙婆突围的情形时,面上仍不免现出恐怖之色。

古士奇听说自己的人员遭了败绩,不由陡然大急,追问道:“对方恐怕有个大魔头在暗中相助,否则我们这面不会败得那么快,水兄,你难道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么?”

水晶子摇头道:“古兄是从池边来的,相信已看到当地的环境,那样重的云雾,谁都看不到十丈之外,纵有魔头在背后,在下也无法察觉啊。”

古士奇道:“事不宜迟,我们快追。”他介绍贺女和水晶子认识之后,随即领先奔出。

水晶子道:“古兄和贺女侠可曾会过我的义兄秦关?”

贺女接着道:“在徒骇河中船上见过,他有天生的神力!”

水晶子道:“他恐怕是遇害者,我们同时被冲散的,刚才找了一圈毫无下落。”他说着又叹声自怨道:“我这次不应该请他来的。”

古士奇大惊道:“怎见得他已遇害?”

水晶子道:“他被两个与我同样年龄的高手缠着,一一开始就处下风!”

古士奇猛地立住道:

“秦兄人很豪爽,我一见就非常爱惜,他在什么地方被袭?”

水晶子道:“在池西两里一处山谷里,古兄,你是不是要去寻找?”

古士奇道:“令师一方势力不弱,迟去一会大概不致出毛病,秦兄单枪匹马,其险可想而知,我们岂能不顾?”

水晶子道:“目前那山谷我已找过了,不惟不见我义兄秦关的下落,同时敌人也没有了。”

贺女道:“水兄所见两个敌人是什么样子,我是说,他们的面貌。”

水晶子道:“人长的都很英俊,但一一个骄纵而狂妄,一个深沉而冷傲。”

古士奇陡显忧虑道:“那秦兄遇上厉害人物了,我猜——个是朝云暮雨的长子‘群芳子’皮大郎,一个是次子‘万花果’皮三郎!”

贺女道:“他们怎么和罗刹门联手?”

古士奇道:“也许是罗刹门自己投入群芳谷了,甚至早就有了勾搭。”

水晶子知道古士奇非去找寻不可,于是侧身由另边带路。

约有顿饭功夫,他们从一座峰后下去,水晶子指着黑沉沉的深谷道:“打斗是在这里,秦关选到此处即被截住。”

古士奇急急抢出,直向深谷扑去,两个起落就到了水晶子所指之地。

那是一块碎石充塞的集水之地,但这时已然枯乾,古士奇仔细一看,确见该处曾经过一场激斗,四周的树木被震得枝秃叶飞,碎石也被踏得破裂四散,同时在石上竟洒得血迹斑斑。

贺女和水晶子赶到时,古士奇己查出破绽,大声道:“我们快从北面追查,秦兄似从这方逃退了,他像是负了伤,血迹向北面去了,也许相当严重。”

水晶子道:“血迹我也看到了,但查不出方向、古兄从何证明是向北面退去的?”

古士奇道:“秦兄远走时仍能提起轻功,这证明他还没有力竭的现象,水兄请看北面那株古槐树血迹。显然是起势之际跃登树顶时洒上的。”

水晶子走去一看,急急道:“古兄心细如发。揣测不错,我义兄确是从这树顶逃脱的。”

贺女抢先追出道:“快追!皮家兄弟不会放过秦兄的,迟恐无救了。”

古士奇大声道:“性急不得,我们要一路查看树落上的血迹才行,否则必定追错了路线。”

贺女闻言有理,暗忖道:“他确实冷静,我几乎忘了这种重要事情。”

三人边查边看,一路不敢心急,及至快近天明,前面又有高峰挡住。但血迹再也看不到了。

贺女立住道:“我们怎么办?”

水晶子道:“我们登上峰顶再定去向如何?”

古士奇摇头道:“秦兄负伤不轻,他没有力量登上峰顶逃走的,我们向右绕峰查去。”

贺女道:“假使他向左边去了怎办?”

古土奇道:“一个人走路的习惯通常是走右面的,尤其在心慌之下,他定必是顺右走。”

贺女笑道:“你总有道理,那我们就向右面走罢。”

水晶子抢出道:“长白山的地形我最熟,差不多我和师妹都到过了,由我来领路罢,此去绕走半个时辰即为九瀑潭,除了天池,这是长白山第二大秘区。”

贺女问道:“何为九瀑潭?”

水晶子道:“九条瀑布流泉由高峰顶上下泄,在谷底会成一个巨潭,奇在潭水无出口,但又不满不竭不知水从何去。”

古士奇似被触动什么异念,急问道:“此潭和天池的地势如何?”

水晶子道:“我没有留心,大概略高于天池。”

古士奇啊声道:“恐怕此潭下面与天池相通呢?”

水晶子道:“家师曾经亦有此想,但无法知其究竟。”

三人快绕到一片参天的森林前时,古士奇突然叫住贺女道:“你听听林中是什么声音?”

贺女侧耳一听,觉出林中有人在低声吼叫,随即喊住水晶子道:“水兄,林中有人!”

吼叫声也被水晶子听出了,回头道:“那是潭边发出的,这声音异常低沉,似在叫骂什么?”

古士奇展颜一笑道:“水兄,赤喜你,秦兄无羔啦,是他在骂火!”

贺女这时也清楚了,笑道:“火烧石燃,他烧不熟鹿肉,我们快去看看。”

水晶子吁吁气道:“一定是谁救了他,看情形,他连伤都没有了。”

古士奇道:“秦兄有福相,当然能逢凶化吉。”

过了森林,外面是野花遍地的斜坡,左面有深潭,右为奇石交错的谷地,三人举目同看,发现岩石之内有烟升起。

水晶子忍之不住,大声叫道:“大哥,是你在石内吗?”

岩石里突然跳出一个大汉,只见他上身的衣服竟全为创伤,裂缝被风吹开,露出驼筋栗肉,他一见三人,猛的扑上大叫道:“那可是古老弟和贺女侠!”

古士奇迎出笑道:“秦兄负伤了!”

大汉哈哈笑道:“没事啦!伤口全好了!”

贺女笑着问道:“你知道敌人是谁吗?”

大汉豪爽地大笑道:“是朝云暮雨两个犬子,女侠请看这石后,他们都不吃饭了!”

水晶子闻言愕然道:“可是你杀死他们的?”

大汉乱摇蓬头道:“老二,你在开我的胃口,这两个家伙有多深的功力?我对付一个就已费出九牛二虎之力了,哪还谈得上杀他们两个。”

古士奇郑重道:“是谁杀的?秦兄未问救援之人吗?”

大汉哈哈笑道:“起先我当是古兄,后来见他个子比你小,可惜那时我已无力出声。”

贺女向古士奇看一眼道:“蒙面少年!”

大汉就是秦关,只见他跳起道:“对,他蒙着面,是徒骇河上空能飞之人!”

古士奇沉着问道:“他杀了皮家兄弟就走了?”

秦关摇头道:“不,他给了我一粒不知名的果子吞下,并且替我治理外伤,还轻轻地说:“朋友,你安心躺着,千万不要移动,因为你流血过多,不能再震动伤口,我给你吞了一粒参王果,假使你有内伤,内伤立刻就会好,设或没有内伤时,那你有这粒参王果必定增加不少神力,我要走了,潭中已追来不少小老头,甚至还有守财奴,血尸,朝云暮雨等三大魔头,我要将他们全部引开,免得你受惊搅。”我一听虽不能开口,但知道他已得了参王,同时还见他满头满身都是血,甚至知道他已杀了血鳗!”

贺女惊叫道:“血鳗的血不下于参王,他杀了真可惜,血都流光了!”

水晶子道:“这条血鳗的血与普通的没有两样,家师说过,这条血鳗已炼成内丹,其全身精华都纳入内丹里去了,但不知蒙面人吞了内丹没有,那是要得手就吞下的,过时等于一颗夜明珠,再吞也无益啦。”

古士奇道:“这些都是小事,我担心他将如此多的强敌诱走,是否能脱身呢?”

秦关道:“他能飞,还怕走不掉吗?”

古士奇道:“秦兄,能飞的人多得很,在武功中那更是危险多于地面,比方说你能飞千里,敌人只要多你三丈远,快你一丝丝,你的生命就会掌握在敌人手中,相信水兄令师也能飞,但水兄只怕未见师傅飞过,那是能而不为也。”

水晶子叹声道:“古兄之言,正是家师之意,她老人家已练成‘千里户庭’之功而不为。”

古士奇道:“令师是老江湖,经验何等丰富,她老人家当然知道这功夫最耗真气,最易遭人暗算。”

秦关大惊道:“敌人如何暗算法?”

古士奇道:“比方秦兄你能御气飞百里,而敌人却能飞一百零一里,那么他就会比你先落地,这功夫连一丝都假不了的,然而在降地之际,本身真气无法立即聚集,当先落地的敌人在此时向你出手时,试间你如何招架,这时你经不起普通武林中人轻轻一拳!你说险到什么程度。”

秦关悚然道:“敌人能恰好等在我的落足处吗?”

古士奇道:“这就叫做‘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敌人如存心要你的命,向你下手的时机太多了,刚才只是举其一端罢了。”

秦关愕然一伸舌愿道:“好在我还不懂这种深奥的武功,往常只担心飞在空中掉下来,哪里想到还有这许多的危机。”

贺女笑道:“你担心的不是没有,黄金爷爷曾说过,他老人家有一次运气出了毛病,曾在天山几乎摔得一命呜呼哩。”

古士奇道:“天大亮了,我们找点吃的再动身。”

秦关道:“我的鹿肉烧不好,熟是熟了,只因火烧得不起劲,尚未烤出香味。”

贺女道:“随便吃点充饥罢,我们还要赶去助太君。”

秦关撕来三块大鹿腿肉。分给三人道:“味道不好。”

贺女接过边吃边问道:“照你那么说,天池已无须再去啦?”

古士奇道:“还去干啥,我们来时,无怪那样冷清,事情发生得太快了。”

水晶子道:“古兄是从森林石屋来的吗!”

古士奇点头道:“石屋里还有黄金爷爷和老师傅,这时二老不见我们回去,可能也出来看究竟啦,我们除了寻找令师,还要追查蒙面少年的下落。”

水晶子道:“长白山的范围太大了,加之奇峰异谷无数,要想查遍非常困难。”

贺女道:“我倒忘了问水兄,令师是如何与敌方冲突的?”

水晶子道:“我回来时已成混乱之局,但听说是朝鲜新派遇了旧派暗袭而起。”

古士奇道:“朝鲜还有两派?”

水晶子道:“古兄在内地,不明关外一切动态,朝鲜与我们隔条鸭绿江,其武林中人与我们素有交往,他们本来只有一派,后来其中一部分败类竟与罗刹门勾结,以致引起分裂,其中一些正大光明的人物于心不甘之下,于是组成新派。”

贺女道:“这一战恐怕新派是完了。”

水晶子道:“只要他们李掌门不死,朝鲜武林仍会团结再起!”

古士奇笑道:“我们自己都管不了,现在还要替别人帮忙,看来愈搞愈烂啦。”

贺女道:“你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了,看你如何收拾法?”

古士奇道:“只要不死,慢慢的来,武林之事,自古没有太平可言,谁叫我们撞上最乱的时机呢?我倒是愁多不愁啦。”

吃完后,水晶子领着看完了那口九瀑潭,准备翻上峰去向西寻,谁料就在这时听到峰顶传下一句苍老的声音大喝道:“你们还在这里哇,八卦谷已打得天翻地覆了!”

古士奇闻声大惊道:“老师傅来了。”

贺女急叫秦关道:“秦兄,你听到嘛,我们立即就要动身,你快去将二皮的尸体埋掉。”

古士奇道:“算了,此山多的是狼群,不出今天就吃完了,我们快点上峰!”

水晶子道:“既然如此,我们从此瀑旁边翻上悬崖。”

四人展开轻功,直登削壁悬崖,未几到了峰顶。

峰顶只有老驼子一个人,不见黄金山人,古士奇上前问道:“什么地方天翻地覆?”

老师傅道:“离此约有四十里,须经两座山峰,一条横岭。”

贺女问道:“双方是哪些人?”

老师傅道:“我们这边是火龙婆带头,大概你们已知道是哪些人了。”

水晶子道:“你老怎地不去助阵?反而到这里来了?”

老师傅道:“他们被困在八卦谷的绝壁下,仅仅一面受敌,另三面上不能上,下的也不能下,看情形没有多大危险,我老人家事情多着哩。”

古士奇道:“你老可知那蒙面少年已出天池了?”

老师傅道:“就是从这下面九瀑潭中出来的是吧,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