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8章

作者:秋梦痕

刘恨觉确是明末遗臣,少年时已当过镇南关总兵,但他不惜官位,于二十八岁即辞官隐退,从此四方游侠,慕仿奇人异士,于是武功更深。

古士奇见他起来带路,要将他引见什么王孙,不禁骇异道:“谁是王孙!”

刘恨觉悄声道:“先主思宗之侄,出生时即流亡江湖,其师‘白金山人’,惜已作古,与今之武林异人黄金山人乃师兄弟,大侠一见王孙,便知为可辅之主。”

古士奇大异道:“黄金山人就在此镇之上,先生识得吗?”

刘恨觉大喜道:“此公乃老朽多年知己,他在哪里?”

古士奇道:“在店中,同时还有‘鬼哭神嚎’郑前辈,以及震骇武林的守财奴也在此。”

刘恨觉听到老师父时更加惊喜,但一提及守财奴就变色道:“这魔头怎会与二位老友同路呢?”

古士奇微笑道:“今日的守财奴已经不是昔日的守财奴了!”

他将一切经过详告与刘恨觉之后又道:“如先生愿见,晚生这就带路。”

刘恨觉听说守财奴竟能回头向善,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了半天,猛的跳起道:“大侠,我们先去会过二友和守财奴再见王孙!”

古士奇点头转身道:“不知先生从何识得晚生的,已往似乎不曾会过吧?”

刘恨觉微笑道:“大侠当然不知老夫在暗中留意了,不要说是大侠,老夫连‘散仙’贺金凤,令弟古士希世亦紧盯不舍,可惜令弟行踪太远,老夫实无法追寻,但也见了五面。”

古士奇猛地立住道:“先生在何时见过劣弟?”

刘很觉道:“第一次他在泰山,那正是他得到奇遇之际,我见他吞服了芝仙,获得一本古神功剑术秘笈,第二次在徒骇河打翻两艘敌船,第三次在图们泊,第四次在一座谷中大战满天群雄和血尸,朝云喜雨,那场打斗真是空前激烈,血尸和朝云暮雨联手,满天群雄是另一面,他仅独自一人力敌两方,结果还是血尸一方先败,满天群雄也只好收兵,独令弟一人是胜利者,第五次即在此镇之西,看样子他也有南返之意。”

古士奇闻言暗喜,于是领路行出店门,在街上,迎面看见守财奴,古士奇即将刘恨觉介绍给他。

守财奴哈哈笑道:“你是镇南关那个小总兵官吗?”

刘恨觉拱手道:“老侠是如何知道区区的?”

守财奴大笑道:“我还救过你的命呢,在山西你被清兵围困,记得那破阵的土头将军吗?”

刘恨觉闻言大悟,长揖及地道:“原来老侠就是那位恩公!”

守财奴双手扶住道:“我算什么侠?官儿别多礼,救人之事,那还是我破灭荒第一次,也许我是看清兵不顺眼之故。”

古士奇在旁笑道:“我没听到大财主有什么真正的恶迹,今天倒听到你有真正的侠行了。”

守财奴岔开前题,忽然道:“小子,你看到托利斯过去吗?”

古士奇道:“是不是一个满口小短须,貌似大兴安岭的高大老人?”

守财奴道:“正是他!十四狮奴由镇外绕过去了。”

古士奇道:“他想在前途拦截我们?”

守财奴摇头道:“似无拦截之心,恐怕将有一段长途跟踪也未可知。”

刘恨觉郑重道:“十四狮奴在未被毁灭主宰收去之前,曾在西北边疆称雄数十年,现在的功力恐怕更深了。”

守财奴道:“那是当然,不过古小子仍有办法镇住他们,小子,你独自去看看,我陪总兵去会他的朋友。”

古士奇道:“好,我还要去会五小。”

分手后,古士奇再次向南镇口奔去,想不到他在镇外倒发现五小竟在一处林边探头探脑。

五小一见他来到,俱都欢然扑至,“赛红孩”越天龙轻声抢着道:“古哥哥,刚才林中有打斗!”

古士奇骇然道:“你们看见谁?”

易人法急忙接道:“我们在镇上听到声音,但不知是谁。”

古士奇招手道:“你们跟我进林去,好像已经没有动静了。”

林后有座高山,离镇足有五里,古士奇领着五小渐渐深入。

估计走了半里,突然发现前面树根下躺着四个侏儒的尸体!一见大惊,啊声叫道:“你们快看,这是什么人下手的?”

五个同时扑上,只见四个侏儒竟被打得头破骨碎!

越天龙骇然叫道:“下手之人的功力好强啊!”

古士奇心中暗忖道:“难道是士希的手脚,这些侏儒似被暗袭致死?”

一沉急向五小道:“我们再到前面去看看,这是十四狮奴中人,凭这四人的功力,据守财奴说,足可敌他一人。”

聂蓉蓉道:“古哥哥说有强敌在后,难道就是这些侏儒吗?”

古士奇嗯声未答,目光却投注在远处一株树上,久久才道:“这些侏儒还有个头子,他叫托利斯,功力比守财奴还高,你们遇上可要当心。”

曾警警见他在留心那株树上,轻声问道:“古哥哥,那树上没有东西啊?”

古士奇向她笑笑道:“你们真不留心,刚才在那树顶上还闪过一条人影哩!”

五小闻言大惊道:“那你为什么不追去?”

古士奇道:“她是一个少女,年龄比你们大不了三四岁,功力高得很,那种轻功只怕与你们师姐差不多。”

五小同声道:“莫非是白姐姐!”

古士奇道:“是白姐姐我还不叫吗,她比白姐姐还小呢,背上背着一把非常古老的奇剑,她并没有注意到我们。”

五小同时加快脚步,一致向前追,似有追上之心。

古士奇并不阻止,跟在后面笑道:“你们向那座山上追,也许能够看到她。”

五小放开十条腿,争先恐后地穿进树隙,真如五只蝙蝠似的,曲折飞奔。

古士奇恐怕前途有险,他却拔身超林而过,抢先到达山顶。

山那面也是绵延不断的树林,惟山脚下却有一块平地,这时忽见谷中竟有两个人在猛烈打斗,两道剑气飞舞,各自展开精妙剑术抢攻,不时发出锐利的破空尖啸之声,一面是个少年,最大不过二十五岁,生得英俊无比,凤目龙眼,威武中尚带有十足的书生气态。一面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娇美又泼辣,边斗还边撒娇唤。

古士奇一见大异,暗忖道:“这是两个什么人,武功都是上上之选!”

五小到了,他们并不因为古哥哥先到而感到惊奇,却被激烈的打斗给吸引住了,看了许久才听越天龙道:“杀侏儒的莫非就是这两人?”

曾苓苓啐声道:“真是笨蛋,那他们又为什么互相拼命?”

匡玉阙帮腔道:“互相争功才打起来的呀!”

古士奇道:“这两人还不够力量收拾四个侏儒,他们可能为了什么误会才动手的。”

说着向五小招手道:“我们下去,双方都不似邪派中人,认得便去劝劝他们。”

易人法道:“让他们分出胜负不好吗?”

古士奇道:“分胜负就有伤亡,不过他们的功力好在差不多,也许在三千招后会两败俱伤,这可就结下大仇了。”

到了平谷中,古士奇带着五小走近打斗之处立住,这时他看出两方的功力都还有几成保留,居然并未尽情发出,于是朗声赞道:“好剑法!”

那少女一见来了个丑鬼,身边还带着五个小男女,似嫌在旁讨厌,娇喝道:

“你们懂不懂武林规矩,还不站远一点?”

古士奇早就看出她的蛮横,闻言微笑道:“这种难得一见的剑术,站远了看不清楚,那岂不太可惜了。”

那少女冷声笑道:“阁下如有兴趣,最好加进来动手。”

古士奇还未开口,曾苓苓和聂蓉蓉已经感到有气,同时拔剑冲出,齐声大叫扑进,冷冷地答道:“难道我们不敢?”

古士奇阻已不及,暗暗忖道:“这两个小姐也真多事,我们来作调解人,现在可被她们搞坏了。”

两妞不帮任何一方,联手竟向双方面出手,一开始就猛攻猛扑。

那少女立即觉出小妞们的剑术功力都不简单,似乎大感意外,被迫亦作两面应战,招势更形强劲。

那少年仍旧是儒儒雅雅,只是这时在面上略约地显出愕然之情,他似乎感到两面的人物都有点来头。

足足有一顿饭久,古士奇发觉曾、聂两妞儿居然应付裕如,招式非常老练,不禁忖道:“难怪这五个小鬼敢出来闯江湖了,看来真有点名堂啊!”

时已到了初更,一轮明月照着山林,地面清晰如昼,古士奇眼看他们愈斗愈激烈,只好出面叫道:“那位兄台可否罢手,在下有请了。”

那少年朗声笑道:“在下本无交手之心,只是这位姑娘不肯放松奈何?”

古士奇笑道:“附近有大批邪魔出现,那位姑娘又何必意气用事呢?”

那少女娇嗔道:“他不说出来历,我今晚决不停手,现在你们也算上,大家分个高下罢。”

听她言中之意,原来和少年只是言语上的冲突,古士奇笑道:“姑娘为何要追问这位兄台的来历呢?”

少女冷笑道:“我见他在此行动有异!”

古士奇大笑道:“山林野外,处处都要当心,何况我们是江湖武林,目前邪魔横行,这位兄台在当时定有什么发现。”

那少年哈哈笑道:“这位朋友真是高明,在下于当时发现一批侏儒向四野急窜,因之隐身窥伺,谁料这位姑娘硬说在下有什么不明企图。”

那少女猛地撤剑闪开,娇声道:“你当时为何不说出来?”

少年也向后退开半丈,哈哈笑道:“姑娘三句话尚未出口,拔剑就动上了手,试问叫在下如何说法?”

古士奇叫回两妞,接口大笑道:“印证几手倒是不伤和气,也许是在下有此眼福,好在话已说明,总算没有什么意见啦,请问这位兄台尊姓大名?那位姑娘是否亦肯见告芳名?”

少年拱手道:“在下姓朱名天来,这是当着诸位面前才肯道出,否则我这个朱字实在不利!”

古士奇会意道:“汉人姓朱的天下都有,清廷岂可尽忌,兄台怕他何来?”

朱天来倏地叹声道:“与其作为无谓之抗,不若隐避一点为上。”

古士奇又向那少女道:“姑娘呢?”

那少女嗔道:“只有你问人吗?”

古士奇哈哈笑道:“在下胜古……”

他还没有将话说尽,陡见那姑娘跳起道:“你,你是古大侠易容的?”

古士奇微微笑道:“姑娘的目光真厉害!”

朱天来也目露喜色道:“原来阁下就是古士奇兄!”

古士奇拱手道:“朱兄现住哪里,我们在此不便深谈。”

朱天来走近握手道:“就在镇上,古兄可否前去一谈?”

古士奇忽有所悟,惊道:“这青年莫非即为刘老所说的王孙不成?”

他忖思中立即答应道:“在下也在镇上落店,这位姑娘可否同行?”

少女这下可笑啦,娇声道:“古大侠,我叫安西燕,家师人称火龙婆。”

古士奇骇然道:“原来姑娘就是人人称道的关东女侠啊,那么大伙都不是外人,快请一道入镇罢,令师也在这一个方向,这五个小弟妹就是随令师来的,可惜他们都分作三四路。”

安西燕大喜道:“真是大水冲倒龙王庙啦,自己人不识自己人啊!”

她笑着急向五小一一问好,高兴极了,五小也觉好笑,于是哈哈喳喳的闹成一团。

朱天来知道这一群都是江湖侠义,心情也不自觉的开朗愉快起来,于是一齐向镇上,惟独安西燕在临行时向古士奇道:“古大哥,我还有点私事去办,可能要到天明才来啦!”

女孩子的事情,男子们当然不好动问,古士奇点头道:“姑娘千万可要小心。”

少女应声奔出谷去,古士奇领着大家则绕道回转镇上。

朱天来一见镇上行人渐稀,随向古士奇轻声道:“在下住在元成皮货店里,古兄先送众小回去,在下明天在店中候驾。”

古士奇听说他在元成皮货店里,这更证明他是王孙无疑了,随亦挥手告别。

守财奴远远的立在一家客栈前向这边探望,那正是他们的住处,古士奇知道他们三老等得不耐烦了。

客栈里这时已上好了店门,显然已没有客人来了,五小不敢向守财奴注目,生怕他提起偷走藏宝图的事情。

守财奴见情忽哈哈一阵大笑,一把将越天龙提起道:“小鬼头,还爷爷的宝图来!”

越天龙听出他笑声不恶,这才大胆笑道:“有本事,你再从我身上偷回去!”

守财奴嘿嘿笑道:“世间还有这样的事情,抓到小偷还有理讲?”

易人法大声抗议道:“当然,世间哪有小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