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19章

作者:秋梦痕

阳光自中天罩下,整个兴安岭的原野都屈服在烈日之下,惟独平克山前的森林中却发出震动河山的喊杀之声。

蒙面少年和血尸已斗到千招之外,百丈内的巨林和山岩,犹如经过一场地裂山崩,合抱大的古木,如乱麻般倒成城墙一样,斗大一堆岩石被揭到半里之外,斗场的地皮足足陷下三尺。

“关东女侠”安西燕和五小已不敢在三丈内观斗,她们虽然离得远,但也要运出全身的内功去挡那排山倒海的劲力。

血尸看看已到了攻少守多之时,他实在是无法抢得一丝上风,他更且已发出“阴魂笑”!可是一点也不能使蒙面少年的攻势稍受影响。

情势非常显明,血尸除了逃走之外,他可能会在两千招内丧命。

安西燕大概是深悉血尸的底细,这时在远处向蒙面少年娇声提醒道:“当心啊,他会仗着另一们邪功——‘阴魂腿’开溜呀!”

蒙面少年冷笑道:“我好不容易找到他无法隐身的时机,现在他长了翅膀也飞不了啦。”

安西燕又提出警告道:“家师曾说过,要想杀死他很不容易,他已不怕飞剑啦!”

蒙面少年的内力如同长江大河般源源发出,竟有永用不竭之势,他尚在逐次增强中大声道:“现在我已经懂得如何才能要他的邪命了!”

越天龙大叫道:“古二哥,你如何杀他?”

蒙面少年道:“他在我招招都是硬拼之下,其精气神能在三千招内消耗八成,那时候凭你亦可将其置之死地。”

安西燕闻言大惊,暗忖道:“天下哪有不断硬拼三千招的打法,这一来双方都有不利之处呀!”一想到,立即大声道:“他能消耗八成,你就一成不损吗?”

蒙面少年沉声道:“我也要消耗五成,但这不要紧,我还有十粒参王果,打完后,我只要吞下一粒即可复原。”

安西燕摇头叹息道:“为了这样一个魔头,损失一颗参王果那太不合算。”

蒙面少年大声道:“你懂得什么?他是我祖父生平惟一最大仇敌,我如不杀他,一旦他向我祖父下毒手怎办?”

易人法闻言大异,抢着问道:“你祖父是谁?”

蒙面少年大声道:“你们都知道,他老人家就是黄金山人,甚至黄金客夫妇就是我的父母,今日我遇到一个异人相告才知道。”

五小和安西燕闻言一怔,同声惊讶道:“竟有这种奇事?”

蒙面少年道:“毫无疑问,只怕我哥哥如今还不知道,我收拾这魔头之后就去告诉他,免得他念念不忘父母的下落。”

安西燕大声道:“古大哥现在前面,他和守财奴追两批强敌去了。”

蒙面少年确是古士希无疑了,闻言大急道:“不好,清廷方面和毁灭主宰两大势力强盛无比,此去很可能遭遇两面夹攻,你们快去拦阻,我收拾了这魔头就来。”

安西燕大急道:“追是追不上了,只希望平克山没有敌人。”

蒙面少年那能寄望于“希望”二字,他只有加紧向血尸猛攻,转瞬之间,血尸已退出十余丈。

自中午接近黄昏,估计已超出两千招,但血尸仍旧如同猛兽一般反扑不已,那种狞厉之态,使安西燕和五小见了亦不禁胆寒。

正当蒙面少年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击血魔之际,谁料忽觉林外北面居然起了紧急的追逐之声,心知有异,忙叫安西燕道:“姑娘快去北面看看,不知是谁向这面逃来了。”

安西燕立同五小奔出,于半里外的林山登高一望,触目只见有两个老头,一个大汉护住一个少年向这面边斗边退,追赶之敌却是二十几个凶汉和八个老者,她竟一个也不认得。

越天龙看到逃的一面竟是朱天来,刘恨觉和牧场老主塔克纳父子,不禁大惊,立即叫道:“我们快去接应,敌方有罗刹人和神船帮的高手,另外还有万花园的家伙。”

安西燕急急道:“易人法快去告诉士希哥,我们五人这就上前接应。”

当此之际,忽从西面又出现四条人影,安西燕一见大喜,她看出其中有她师兄,水晶子和水晶子的拜兄秦关,但另外两个青年她却不认识。

越天龙冲口叫道:“那是‘晚霞侠’汤康和‘晨光侠’罗微二位大哥,我们不怕敌人众多了。”

水晶子一见师妹在场,大喜叫道:“师妹,我来介绍汤、罗二位大侠给你认识!”

安西燕娇喝道:“不要耽误时间,你们快去迎敌!”

相距已不到两箭地,众人闻言一齐扑出,罗微问道:“退来的是些什么人?”

越天龙急口轻声道:“那青年是我们的重要人物,各位记着,他是故明皇裔!也是古哥哥要保他中兴的幼主。”

水晶子闻言暗惊,抢先猛扑,拔剑就朝敌众冲进。

朱天来一见有了救援,他自己也拔剑出手,退势立时停住。

敌众为首的并非是最厉害的角色,那是神船帮的帮主巫百灵,他看到忽然来了一群青年,立即认出汤、罗两人武功不弱,只见其急与身边三个老者喁喁商议,追赶之势也立时放松不少。

双方的人数是三对一还强,水晶子见情不由大惊,他相不到对方几个老头竟是修为奇深的人物,于是急急向自己人传音道:“还是边斗边走为上。”

安西燕料定古士希会放弃血尸赶来接应,立即反对道:“不能示弱,我们还有更强的后援!”

水晶子急问道:“是谁?”

安西燕道:“是杀死大批侏儒之人,他现在快将血尸打败了!”

水晶子闻言大喜,急对汤、罗二人道:“古大侠的弟弟就在附近,二兄加把力,我们必能获胜。”

这种传音秘语,敌人是听不到的,可是巫百灵已看出不能占有绝对优势,他立与几个万花园的老人商量,看样子有罢手退去之意。

谁料正在此际,突然自北面冲来一个人向巫百灵大喝道:“巫兄快带人逃走,势力宫战库主管带领九十几个侏儒由东面来了,宫奴主管带着大批宫奴由我们后面来了,现在只有西南角上可走啦。”

巫百灵闻言大惊,立即暗传号令,叫他们的人火速向西面边斗边退。

水晶子一见更不敢追,扬剑一挥,大声道:“我们向南方林内走。”

恰在这时遇上蒙面少年和易人法赶到,安西燕一见急问道:“血尸怎样了?”

蒙面少年一看这边没有损失,答道:“放他走了,我们仍向南行。”

他说完取下面罩,走向朱天来长揖道:“朱哥哥受惊了。”

朱天来一见大喜道:“你是张小弟?”

古士希的真面貌,在场者可说没有一个人认得,但一见他与古士奇的相貌竟是一点不差,这才确定不疑了,只见他又是一个长揖道:“请来哥哥宽恕隐瞒姓名之罪,小弟其实叫古士希。”

刘恨觉大感奇怪,立向朱天来道:“幼主曾经见过古少侠吗?”

朱天来挥手道:“我们边走边说。”

他与刘老人走在中间,接着又笑道:“我与古少侠见面不止一次了,他说他姓张,不料他就是古大侠之弟。”

安西燕靠近古士希催道:“我们要快走,毁灭主宰已有两大批手下由东北面抄来了。”

古士希道:“我知道,还有两里多远,他们行动不急,那不是因我们之故,可能要和清廷方面展开火拼。”

说罢一停,又向朱天来问道:“朱哥哥,巫百灵为何追赶你们?”

朱天来道:“那是为塔克纳老场主之故。”

安西燕急问老场主道:“牧场怎样了?”

老场主叹声道:“牧场倒没有事,老朽是在镇上被他们遇着的,多亏刘大侠和朱公子相助才能脱困逃了出来。”

安西燕又向其师兄问道:“师哥,你和秦大哥不是会着朝鲜派掌门李老头了吗,现在他们哪里去了?”

水晶子道:“师父在一个时辰前杀死了朝鲜旧派掌门,同时会到了我们,当下就叫李掌门火速绕道回朝鲜整理门户去了,从此罗刹门无法进朝鲜啦。”

古士希闻言道:“罗刹方面到底有多少教派?”

水晶子道:“非常复杂,他们的教派不下几十个,大体上又分东西两大派,可说没有人能够知道详情。”

他们一路谈着将近初更,秦关倏然在面前大声道:“平克山到了。”

安西燕向古士希道:“你觉察到什么动静吗?”

古士希摇头道:“我只能察出两里之内,大概距离还远。”

一行人进山之后,安西燕领着大家直奔前面最高峰顶,谁料古士希突然将她一把拉住,急喝道:“不要动!”

这一批除了古士希就只有安西燕的功力最高了,她不知古士希为了什么突然这样,其他的人自然更不明白是何原因了,大家在一怔之下,刘恨觉抢先问道:“少侠,有人在附近藏着吗?”

古士希点点头,一步踏出,拦在安西燕身前,面向一堆石后沉声道:“二位请出来吧,是友别开玩笑,是敌出来动手。”

他这一喝,众人才知近在十丈之内的石堆中藏有两个不明身份的人物,莫不惊讶不已。

石堆后的人物似知隐身不住,未几出现两人,大家一看,多半认得那就是拜金帮钱世高和他的军师胡理。

古士希本来已提住了八成内劲于右手之上,他怕遇上强敌,这时忽又散去内劲冷笑道:“钱帮主,你们在此作甚?”

钱世高居然没有恐惧之色,举步拱手道:“少侠可知老朽已拜守财奴座前?”

古士希点头道:“耳闻有这么回事。”

钱世高道:“在三个时辰之前,老朽奉守财奴之命,叫我将敝帮全部散去,不许再在江湖走动,且将敝帮所有藏金奉交与刘恨觉先生处理。”

古士希道:“刘先生现在此地,你就将金银交出吧。”

钱世高叹声道:“藏金本有两部分,一部是各地钱庄的存据,已作了遣散敝帮徒众之费用,已处理完毕了,另一部分乃是一张藏金图。”

古士希沉声道:“图在什么地方?”

军师胡理抢出接道:“在半个时辰之前,被万花园的人物夺走了!”

古士希冷笑道:“在什么地方抢去的?”

钱世高急接道:“就在这座峰上。”

安西燕娇嗔道:“你们是双手奉送,还是经过一场打斗?”

钱世高叹声道:“老朽等只有两人,对方共有三十几个高手,老朽如不拿出,此际恐怕早已没命了。”

古士希哼了一声,回头向大家道:“你们相不相信他的话?”

水晶子笑道:“万花园的魔头要钱也要命,钱帮主难道不知道?”

钱世高面色一变,急急解释道:“诸位如果不相信,对方目前走还不远,老朽可以领着诸位去追。”

古士希向安西燕道:“你随他们先走!”

他说着向安西燕递过眼色,那是叫她提防钱世高脱逃。

安西燕会意,挥手向钱世高道:“钱帮主我们要夺回藏金图,你就领着追罢。”

胡理一推钱世高道:“帮主,大概不近啦,今晚恐怕追不上了?”

钱世高立即转身,领着安西燕急急向后峰奔出,形态有点紧张。

水晶子目送安西燕跟他们下峰去后,急向古士希道:“古贤弟,你当真相信他们吗?”

古士希笑道:“令师妹是有足够的力量防止他们脱逃,我不惟不相信钱世高,同时还不相信前途还有万花园的敌人。”

朱天来道:“那又何必追去?”

古士希道:“钱世高的藏金图八成确是被夺了,只不过是另一批敌人下的手,我们当然要追。”

刘恨觉道:“少侠认为是哪一批?”

古士希道:“是清廷方面,很可能钱世高又向清廷投降了,他们刚才不敢说出真情的原因,那是要引我等去入陷阱。”

水晶子道:“那我们就得一道追去才是呀?”

古士希道:“不,朱哥哥岂可冒险,我之所以要安姑娘先走一步,那是不肯让胡理那姦滑老狐看出我的计划,现在请水大哥、汤大哥、罗大哥和秦大哥保护朱哥哥由右侧抄秘径直上长城入关,刘先生则请和塔场主贤父子回牧场。

我和五小弟则追着安姑娘去看动静。”

水晶子急道:“老场主仍可回去吗?”

古士希道:“武林动态已向南移,关外有段平静的时间了,回牧场绝无风险。”

刘恨觉道:“少侠,老朽还要留在关外何用?”

古士希道:“塔场主需要你老帮忙策划!”

刘恨觉闻言暗道:“他要我协助塔场主,发展关外马群!”于是不再开口。

水晶子看出他的机智竟与其兄一样精明,立即拱手向朱天来道:“公子,我们现就动身如何?”

朱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