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02章

作者:秋梦痕

阳光自灰暗的云层中射出,空际已停止了飘雪,蛇湖山游人如蚁。

古士奇别了老人,在蛇湖山上的游人群里转来转去,也不知他在观察些什么东西,也许没有一个认得他,始终没有看到他与人家说话。

在下山的路上,他发现有三个江湖大汉在边走边谈,满口都是京腔,知道那是由北方来的武林人物。

他留上了心,不远不近地跟了上去,静静地听他们高谈阔论。

三个大汉的去向是朝城北走,古士奇似已听出什么重要消息,他已愈跟愈近,生怕对方走掉似的。

过了箭落门,那三个大汉仍未注意背后,但在这时却发现车战野和车碾城在向他招手叫唤,古士奇生怕他们惊动三个大汉,装作没有看到。

车城野兄弟到底不似一般公子哥儿,人人都具备了不浅的江湖经验,一看情形,就知古士奇有了重要事情,于是互相一递眼色,立即自人群中插过来。

古士奇虽然会意,但仍不放心,渐渐将三个大汉的距离拉远,会面时问道:“有什么事么?”

车战野急急接道:“三妹说你去了蛇湖山。”

古士奇道:“此刻已回来了!”

车碾城急接道:“不久前,本城刘知府带了五个人来我们家里拜访爹爹,谁料回去就出事了啦!”

古士奇沉吟一会问道:“知府带了五个什么人来?”

车战野抢答道:“一个是马快头高天鹏,一个是步快头童世杰,另外三人不认识,后来听爹说是一个姓刁名秀成的,第二个叫周峰,第三个叫吕志远,都是中年人。”

古士奇正色道:“回去出了什么事?”

车战野道:“听说在人群中走失了,现在知府已严令马,步两班展开追查,因此爹爹命我们找你回去。”

古士奇道:“我现在有重要事情不能回去。”

车战野道:“你是不是盯上了前面三个大汉?”

古士奇点头道:“这三人只是对伯伯不利的一部份,他们还有大靠山在后!”

车碾城急道:“我们将他引到郊外去收拾掉如何?”

古士奇道:“不可,那只会打草惊蛇,目前我们先要查出他们背后之人!”

车战野道:“我和老二去盯他们,你回去见爹爹如何?”

古士奇摇头道:“大哥和二哥去不得,第一你们沉不住气,第二你们是名门弟子,武林中难免有不少人认得你们,这样罢,你们赶快到点石庵去,请三哥同门师兄赶到北塔庵去查探一下,我想这三人的后面人物必定在北塔庵落足。”

车战野道:“你是否已看出他们要从泥湾过河?”

古士奇道:“大致错不了的,你们光盯他们到泥湾再倒转点石庵也好。”

车家兄弟怕他在父亲面前说坏话,不答应也得答应,于是分手而去。

古士奇目送他们去后,他并不回去见车老官,谁料竟转身朝前落门外乡下跑,挤出人潮后,居然运起他那奇怪如风的两腿狂奔。

一刻不到,他已奔至最冷僻的乡下,当前有片树林,他就消失于树林之内。

当他刚刚隐去时,岂知在他背后又如风追上两个老人,前一个发现树林时陡然立定,回头发出郑重的声音道:“活报应,他走进树林了!”

原来这两位老人即为“死要钱”和“活报应”,不知他们追查古士奇有啥企图。

活报应赶上叫道:“我们从右面绕过树林去,这小子的行动有点神秘。”

树林后面有座土山,在山那面又有一大片竹林,活报应和死要钱在树林里没有查出古士奇的影子,这时一同登上土山,四处了望。

他们忽然看到这片大竹林里似隐隐约约地有栋房子,于是立即又向竹林里悄悄淌进,活报应回道:“那小子的两条腿好快,他与那两个车家兄弟说了些什么才走向这边来,居然又被他摆脱了。”

“那竹林中有名堂,这小子一定是去探情况的。”死要钱肯定地说。

活报应同意他的猜想,招手道:“说不定就在竹林中那家房子里。”

二人又悄悄地摸了过去,人还未走进,耳中已听到里面有不少人的人语声,死要钱立即阻止道:“快停,里面是江湖人物!”

原来竹林里的房子竟是一栋没有人住的废屋,四周革深及膝,这时已被冰雪盖没,房子前面有一空地,满地厚雪上,这时立着十几个蒙面人,其中一人可能是为首的,因为独自立在废屋前一面,正在发出沉沉的声音向前面一群蒙面人问话。

活报应发现地上还躺着三个大汉,既非死又非绑着,不禁传喜死要钱郑重道:“那是府衙失踪之人,原来是落在他们手里!”

忽闻门口那蒙面人冷笑道:“我想起他们的来路了,黄士珍,将那大胖子拖过来,解开穴道。”

当一群蒙面人中有人应声而出之际,活报应骇然传音道:“这又是神滩渡买死尸的那一批黄金客,这批人的行动竟是如此神秘迅速,确是江湖上非常的一群。”

忽见那为首的蒙面人指着刚被解穴的中年胖汉冷笑道:“刁秀成,你还记得大安门那夜之人吗?”

中年胖子当穴道被解除之余,即有凭武力脱身之意,但这时闻听之下,竟吓得浑身发抖,颤声道:“大侠,那夜晚辈是误会,在下奉命追赶一名刺客,不料错把大侠得罪。”

蒙面人冷笑道:“原来你是官家保镖的人物,你的主人是谁?”

刁秀成回头看看雪地上两个同伴,显有不敢吐露之势,但又恐怕蒙面人下手,只急得满面血红。

蒙面人冷笑一声,又叫其手下道:“姚士清,你也将那两人穴道解了!”

蒙面人中又走出一人,立将雪地两人拖去解了穴道。

独立蒙面人眼看两人站起,沉声道:“你们可是周峰和吕志远?”

那两个中年人一瘦一矮,似亦知道蒙面人威名,闻言同时点头应是。

蒙面人冷笑道:“刁秀成不敢说出你们主人,想必来头不小,你们敢不敢说?”

那个矮子大声道:“说出也是死,但得将这次南来目的说明。”

矮子道:“我是周峰,乃是裕贝勒的一员家将,这次南来第一目的是要暗杀告老还乡的一位大官。”

蒙面人嘿嘿笑道:“原来是‘北京阎罗’裕贝勒,那就难怪‘一见亡魂’丰都,‘万年尸’邢工,‘祸水’凌浪三个老邪物也被请出山了,嘿嘿,你们要杀的我知道,那是车工部,再问你,裕贝勒亲自来了没有?”

这回却轮到刁秀成开口了,只见他接道:“裕贝勒亲自来了!”

蒙面人冷笑道:“他能吓唬整个武林,但却吓不了我,他既来了,那三个邪物必定也跟着保护,你们回去告诉裕贝勒,叫他勿存杀害车工部之心,否则我也以同样手段进入北京下手,那时就不知要加多少倍了,同时车家三子乃武当、华山、少林派之后,后果如何,想必裕贝勒心里也很清楚。”

刁秀成见他能说出自己这面非常神秘的三个武林魔头,内心更低服他的神通,于是带着周吕二人颓然离去。

这当儿,活报应神情紧张地向死要钱传音道:“武林将大有祸害来临,三巨邪竟也出世!”

西面忽然又奔来一个蒙面人,立对那屋前急禀道:“大哥,咱们的同行都到了,他们都以普通武林出现在城里。”

屋前蒙面人淡然道:“他们三批虽各行其事,但渐渐有了标榜虚誉的趋势,在江湖上已不隐秘形藏,我们决不与三路同流。”

那蒙面人又道:“刚才两人直奔城北,确有过河的迹象。”

“你们仍旧易装守望车府,他事不必过问,除了有加害车家之人进入之外,其余不必阻止。”

说完摆手,竟似叫同伴们散去,活报应眼看最后只有他一个人,于是准备和死要钱露面……

谁料他们还未有所举动,忽闻那蒙面人朗声道:“二位可以出来了!”

活报应暗暗一震,即大声对死要钱道:“伙计,听到没有,咱们露出破绽啦!”

死要钱大笑行出道:“怪朋友,咱们又会面了。”

蒙面人发出朗笑之声道:“二位要盯之人现在左侧竹林,只怕他又要离开了。”

活报应笑道:“那小子是朋友你派在车府用作联络之人吗?”

蒙面人笑道:“也可以这么说!”

死要钱问道:“刚才听朋友提起‘北京阎罗’裕贝勒的武林三老魔之事,不知朋友有何对策?”

蒙面人大笑道:“二位亦无法侧身事外吧,他们的目的甚广,只怕整个武林都被牵动。”

活报应点头道:“久闻裕贝勒有控制朝延,横扫武林两大野心,只怕已到发动的时机了。”

蒙面人道:“二位如有兴趣,咱们同往城里一探如何?”

活报应欣然道:“乐于奉陪。”

蒙面人望望天色道:“此时尚早,咱们天黑在泥湾江边会面如何?”

死要钱笑道:“听凭朋友选择,只怕这次是鸿门宴哩。”

蒙面人拱手道:“在下估计,今晚如期赴会的只怕大有其人。”

活报应见他不是进城,反向正东而去,不禁轻声道:“这人的行动确实莫测高深,我们要不要再盯他一程?”

死要钱摇头道:“人家既然是一条线上的朋友,再盯就会生出误会,不过我想此人的真面目似是有点端倪!”

活报应似亦想到同一观点上去,但并不出口,立即与他向原路退回。

他们刚刚走上大路,同时发现前面有个少年,不禁同声诧异道:“他也回来了!”

那少年就是古士奇,似也听到背后有人,只见他猛然回头探望。

活报应愣愣地望着死要钱道:“我们恐怕都清错了?”

死要钱笑道:“你也猜想蒙面人就是他?”

活报应点头道:“现在证明完全错了,他的脚力决没有这般快法!”

古士奇等到二人走近时笑道:“二位前辈与黄金力士会面如何?”

活报应笑道:“你小子确是他的手下吗?”

古士奇道:“晚辈哪够资格作他的手下,不过经常与其有缘会面罢了。”

二老再不疑他就是黄金力士,略谈几句,随即分道而行。

古士奇面上露出古怪的笑容,他单向城里急奔,在通过青龙桥时,忽见车家兄弟自人群中挤近。

“大哥和二哥已由点石庵回来了?”

车战野点头道:“宠光大师事先已有动机,听说他们少林竟来了两位长老!”

古士奇道:“只怕不止少林,其他各派定也有重要人物赶到,大哥和二哥应该打听打听你们华山和武当的长辈。”

车碾城道:“我们华山和武当如果有人前来,他们一定会先到我们家里去的。”

古士奇沉吟不语,车战野问他道:“你没回家去片

古士奇道:“我已探到刘知府失踪之人的下落,他们是被黄金力上捉去,现在释放了。”

车家兄弟同声惊问道:“黄金力士捉他们干吗?”

古士奇郑重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回家去再谈。”

三人进了城,急急向家里走,及至进了大门,古士奇道:“我们到伯伯书房去,目前大事不好。”

两兄弟一直跟他到了书房门口,耳听车老官在内问道:“谁来了。”

古士奇立即接道:“伯伯,我回来了。”

车老官亲自打开房门,面带微笑道:“士奇,外面发生很多事情吧?”

古士奇道:“上半天的事情想必伯伯已知道了,然而不久前我探到一件不好的消息。”

车老官道:“京城里的裕贝勒大概想暗杀我吧,哈哈,那真是太看得起我这告老之人了,不过他还不致明目张胆地作出来,如果要暗杀,那他就不应该自己出马。”

古士奇诧异道:“伯伯从哪里听得这个消息?”

车老官道:“少林寺两位老大师刚才来过了。”

车家兄弟同时惊问道:“爹爹,裕贝勒为什么要杀爹爹?”

车老官沉声道“:“这不关你们的事,也不需你们过问,你们在家里不许外出,除非有人找到家里来,否则就不许你们打架。”

两兄弟虽急却不敢作声,古士奇接口道:“伯伯,刘知府失踪之人是被黄金力士捉去了,不过他们问完口供后又放了。”

车老官点头道:“黄金力士对老伯伯我恩深义重,有他在此,那些邪魔想暗杀我也不容易,孩子,外面的事情,只有劳你多去打听。”

古士奇连声答应道:“府前府后已被黄金力士派人暗地守住,在这几天大概还不致有什么事情,同时我已听他在警告裕贝勒,这事恐怕还有变化。”

车家官道:“说真的,裕贝勒本人还不敢向我下手。”

古士奇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