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0章

作者:秋梦痕

七个人奔了一天一夜,他们除了吃饭,可说一直未曾稍停,如不因五小的内劲不足,也许他们已超过大半路程了。

第二天晚上,安西燕指着前面一块高地道:“那儿有座大镇,是东浩济特王府所在地,我们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古士希摇头道:“昨夜我们右面出现不少黑影,可能是清廷方面的高手向这边移动了,我们要赶到前途去。”

安西燕惊异道:“当时你为何不说?”

古士希道:“对方人数不少,轻功都是特高的人物,我不愿在中途动手。”

刚说到这里,他突然住步,急接道:“前面有人拦路了!”

越天龙抢问道:“有多少人?”

古士希道:“两个,你们当心,对方是功力奇深的人物!”

安西燕道:“我们绕过去如何?”

古士希遥头道:“看情形,他们是有心拦路的,避也避不开,你们不妨紧随在我身后。”

渐渐接近,忽见高处出现两个番僧,红袍衬黑脑袋,年龄足有七八十岁,古士希回头轻声道:“原来是前日夜里所见的两僧,大概是天竺七神僧中人!”

相距尚差十几丈,左首番僧居然以中原语言沉喝道:“小施主们,你是中原武林哪派之后?”

古士希见他语气不恶,但稍嫌强硬,冷声答道:“我们是中原超然派的弟子,和尚,你问这个干吗?”

那番僧显得讶异道:“这是中原新兴门派吗?”

古士希明知他在向同伴问话,但却朗声接口道:“二位既然不明中原武林形势,那又何必打听?”

那番僧陡然沉喝道:“往口,贫僧想起你这相貌竟是裕贝勒要拿之人了,你可是黄金力士古士奇?”

古士希哈哈笑道:“和尚,你虽没有找到古大侠,但却找到古二侠了,你看清楚,古二侠和古大侠面貌相同,仅仅是个子矮,年龄小,木过这没有关系,你要拿人,同样可向古二侠下手,但有一点古二侠要告诉你,二侠的拳头依然是你们吃不消的,下手之前,你们不惟不可独上,同时还得运出压箱底的功夫来,否则吃了亏不要说我事先未曾警告。”

右面番僧一听大怒,宽袍一展,大袖猛拂,厉叱道:“让开,免得贫僧开杀戒!”

古士希察出他这一拂足有五成内劲,事先早有提防,自己不怕,却恐伤了五小和安姑娘,袖风一到,全被预先发出的罡气挡在五尺之外,装作不理,依然大笑讥道:“和尚,让你试试也好,这比我说的可靠!”

番僧一见对方连衣襟都没被他拂出的内劲吹动,霎时大惊失色,伸手一带同伴,倏地后退数尺。

古士希一招手,反要五小和安西燕迫前五尺,哈哈笑道“二位高僧怎么啦,古二侠可不是好惹的吧!”

两个番僧似知逢上最大强敌,一个突然向空中拂出一支红色号箭,笔直冲高百余丈,一个双掌齐出,迳向古士希攻到。

古士希立即发出一拳,阻住番僧攻势,回头急向安西燕和五小警告道:“他们发出号箭显然是要召来帮手,你们准备随我过去。”

番僧一招无功,发号箭的已适时增援,两人同时扑到。

古士希突然欺进数丈,大喝道:“此时求援已经来不及了,照拳!”

他右拳一式“横扫三军”,在拳打出“势如破竹”,这是纵横兼顾之势,强劲所及,两僧只有全力防守,否则就只好急退自保。

番僧乃异域最强高手,明知必败,他们仍旧不肯后退,四掌硬封硬架,功力已运到十成,大喝挡出。

古士希的拳劲真正惊人至极,在一声闷雷般的大震中,一个番僧被打得仰身抛起,一摔而出,落在二十丈外,满口鲜血狂喷,内伤之重可想而知。

另外一个番增遭的是横劲,只听他发出一声闷哼,人已被打入右侧树林!

古士希无暇查看敌人死活,火速带着众人大喝道:“快走,敌人就要来到了!”

西面已有动静,五小和安西燕紧紧随他向南猛冲,须臾超过正面高地而去。

尽一日的全力,七人距达尔湖只有六十余里了,安西燕在后高声道:“停停,我太饿了!前面是条河,过河即为大镇。”

古士希未觉背后有敌追赶,于是放慢脚步笑道:“我们停不了多久,吃过东西仍须赶路哩。”

聂蓉蓉噘嘴道:“人都累死啦,木休息一会地如何走得动了。”

古士希笑道:“这条路可能是各方武林必经之地,呆久了难免又要打几场,也许会被人围困呢,我们如果早些赶到达尔湖,争取时间,以逸待劳,形势就有利多了。”

匡玉阙抢着道:“我们买了吃的边行边食,比休息虽不如,比急奔却省力,总之只有几十里了,大家认为怎样?”

古士希认为有理,点头道:“最好有一人进镇买东西,其余绕镇而过,免得镇上耳目众多,引人起疑。”

安西燕道:“我去吧,你们都不熟悉,同时在镇上我还有熟人可以打听消息。”

古士希大喜道:“好极了,我们在什么地方等你?”

安西燕想了一下接道:“你们顺着过河的上游前进,过镇不出半里有座树林,你们就在那树林内等我,大约有半个时辰就够了。”

古士希摆手道:“就依你的话行事,你先走吧!”

安西燕应声奔出,但走还不到数十丈,忽听古士希又叫道:“慢点,我不放心你一人去,你带聂、曾二位妹妹去罢。”

安西燕向他瞟了一眼,面上嫣然一笑道:“你真有点婆婆妈妈地,咭咭!”

她说着轻笑一声招呼聂、曾二女道:“妹子们,主帅有令,快点啊!”

三女去后,古士希立与三小从右面一条小道渡河,这时又近黄昏了。

过河有一箭之地,当前接连都有人屋,他们自来往行人中一打听,知道前面大镇名叫贝子庙,古士希忽然轻声对三小道:“你们当心,我已发现三个势力宫的宫奴了!”

越天龙惊问道:“在哪里,也是侏儒吗?”

古士希摇头道:“毁灭主宰的亲信奴才未受缩骨大法的控制,他们是毁灭主宰的徒子徒孙、有年老、年壮、年少三等,在外面不容易看出他们的破绽。”

易人法道:“他们有什么记号?”

古士希道:“没有记号,但能看出他们面色和目光,他们面色青中带黑,目光凶焰慑人,那是喝多了陈年人血之故!”

易人法悚然道:“他们出来也喝人血吗?”

古士希道:“每天必须喝一点,他们就有如酒鬼不断喝酒一般,时间长了会发瘾的。”

匡玉阙道:“他们不现身则罢,一有现身的,必有不少同党吧!”

古士希道:“这话很对,他们决不会三五几人一道,最少也有十几个,其中还有领队的。”

越天龙道:“我们快走,莫让那些邪人发觉。”

古士希道:“人烟多的地方确实有点麻烦,我们不能放手施为。”

超过镇市之后,他们确见一座树林,古士希急急带着三小走进林中,讵料脚还未停,耳听林深处有人怪笑道:“小子,你竟不蒙面了!”

古士希闻言一震,朗声道:“你是谁?”

那声音又笑道:“小子,别动手,我老人家是财神爷!”

古士希仍未听出是谁,同时也未发现对方所藏之地,却听越天龙大声道:“古二哥,他是守财奴!”

那声音突然大骂道:“小毛虫,你该打屁股!今后再也不许你们叫我守财奴啦!”

古士希大喜招手道:“老前辈,快请出来,家兄现在哪里?”

林深处现出守财奴那土老头,只见他怪笑道:“古大小子扫清了万花园之后,他单独追赶朝云暮雨去了,撇下我老人家在此快两天了,如果不是发现了宫奴群,此时我早也进了关啦,二小子,你也探到达尔湖中的消息吗?”

古士希拱手道:“正是,正是,原来家兄已得手了!”

守财奴道:“朝云暮雨的党羽差不多都被扫光啦,剩下的只是在外未回的一部分。”

越天龙接口道:“那太好了,古二哥也几乎将血尸收拾了!”

守财奴闻言大喜,他详细问了一会经过,又道:“我们快进长城,你哥哥似已猜出毁灭主宰的魔官所在了。”

古士希道:“稍等一会,我们还有三位姑娘要来,等她们到了再动身。”

说话之间,安西燕带着聂、曾二女如飞而到,只见她进林就急叫道:“快走,势力宫的魔头成群而到了!”

她发现守财奴也在场,喜道:“古大哥真在这里吗?”

古士希急将守财奴的话转告道:“大哥追朝云暮雨去了,东西买到了吗?”

安西燕等都拿了一大包,立即打开道:“各取一份,我们快走。”

安西燕递上一份给守财奴,笑道:“急什么!镇前尚无动静。”

大家各取一份,边吃边动身,守财奴笑道:“我们走沙漠这面,奔风门堡,古大小子可能要在杀虎口停下来,这是说假如他没追着朝云暮雨的话,因为他事先和我老人家商量过的。”

安西燕道:“那不是要经过岱海么!”

守财奴道:“你倒非常熟悉地理,不错,岱海是清廷一面人物出关的第一站。”

古士希道:“恐怕我们不能平安的到达吧?”

守财奴道:“一路上拦截是有的,我们只有一步步突围。”

晚风带着牧野的气息,斜阳映着八条如飞的人影,守财奴作了一群孩子的向导,鱼贯奔向万里长城。

出乎意料之外,沿途风平浪静,整整狂奔了七天,却始终没有遭遇一个敌人。

这天下着蒙蒙细雨,他们到达叫作官村的大镇,守财奴忽然立住道:“今天要好好吃一顿了,大家随我老人家入镇。”

古士希笑道:“在关外只怕没有好的吃。”

安西燕哼声道:“笑话,你没有看到好的罢了,除了少吃大米之外,菜比关内更丰富。”

古士希道:“不要争,到了店中由你去点菜,进了关后由我点菜,双方比较比较就可分胜负,人人都有嘴,吃后自然有数。”

守财奴大喜道:“妙极了,我老人家一生没吃过上等菜,结果财宝被古大小子敲光了,现在要从你们身上揩油啦。”

五小同声大笑道:“今天算我五人请你好啦!”

守财奴一瞪眼,大骂道:“你们偷去那张图,单说黄金就是九万多两,仅仅今天请我就算了么?”

越天龙大笑道:“咱们连黄金是什么样子都没看到,现在还怀疑那张图是假的哩。”

古士希突然噤声道:“你们莫争,这一顿也许吃不成了!”

守财奴见他注视镇口,急问道:“看到什么玩意了?”

古士希道:“三个鹰鼻蓝眼的高大异人,腰间都挂着一把很奇特的兵刃,形势似三指剑,但还没有三指宽,他们在镇口一闪就不见了。”

守财奴郑重道:“那是波斯三洋剑,怎会在我们前面?”

古士希道:“进镇之后再说吧。”

到了镇上,大家就在镇口一家店里坐下来,幸好尚未发生事情,守财奴催着店家火速上菜。

古士希抢先吃完,独自立在店前,他有心让几个女孩子慢慢吃,多休息一会,提防着可疑人物冲进去。

不到一会工夫,忽觉街上人群里不断过去几批武林人物,随即急向守财奴招手,要他出来认认。

守财奴看到他的手势,苦着脸放下杯筷,行近问道:“你存心不让我老人家吃饱么?”

古士希示意右面人群道:“哪五个是第六批,你老能看出是谁?”

守财奴闻言凝目望去,倏地急道:“蓬莱五神剑!”

古士希道:“他们真快,竟与我们在比脚力。”

守财奴听说还有五批在前,急忙闪出店外,混进人群,火速朝右面街上挤过去,未几隐身不见。

古士希知道他要去查出那五批人物,于是专注意左面街头。

店伙计见他东看西望,走过去和声道:“老客!此时尚早,您怎不多吃点!”

古士希正想有个人问话,笑笑道:“天气热,吃不了多少,店家,此镇还有大街吗?”

伙计道:“有,这是第二条大街!”

古士希暗忖道:“南北通路恐怕不止这一条,其他街道定也有不少武林过去了,这顿饭真误了事,我们反变成先来后到啦。”

伙计离开不久,只见守财奴神情严肃的赶了回来,一进门就道:“不好,清廷人物都过去了。”

古士希道:“那几批是谁?”

守财奴道:“那倒不重要,只是三流货色而已,我老人家适才见到你祖父!听说罗刹六教主也过去了,同时另外他还发现势力宫的魔崽子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