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1章

作者:秋梦痕

侏儒的人数足有四十,每人手中都持着一支小红旗,在猛烈攻击之下似有伺机掷出之势。

守财奴退守在一处光秃秃的土山上,他那种掌力也确实惊人,向四周击出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内劲,始终不让侏儒攻上山顶。

突然由空中罩下一股雷霆万钧之力,顿时将东面刚刚冲上的十几个侏儒打得惨叫成一团。

守财奴一见喜极大叫道:“古大小子,你来得真妙!”

古士奇并未落地,他第二掌又将南面的侏儒打得翻翻滚滚,闻言大笑落下道:“大财主,你这个地势选得够绝啦,硬想自己脱力吗?”

守财奴大声道:“身不由主,大小子,再替我老人家发几掌!”

古士奇听他喘息不已,不禁哈哈大笑,真的又替他连发十余掌!

一众侏儒似知来了什么人,这时不约而同地齐发一声大喊,向四面作鸟兽散,居然连地面上负伤的也不救了。

守财奴一见重围立解,喜得跳起叫道:“大小子,你真够威风啦,不要动,让我老人家收拾地面上这些东西,叫他们都回老家去。”

古士奇伸手将他拉住道:“大财主,请手下留情,他们已不能反抗了。”

守财奴大吼道:“你懂得什么,他们都是当年黑道高手!”

古士奇道:“就是当年杀人魔王也算了,将来我们除了毁灭主宰后,也许他们会迷途知返。”

守财奴拍拍身上的尘灰,擦了一把汗,口中嘿嘿笑道:“小子,你将来必会成佛!”

古士奇微笑道:“大财主,你还没有后呢,积点阴功。

将来收个好徒弟,讨老婆你是休想啦!”

守财奴并不尴尬,反而作古证今的道:“大小子,别开玩笑,你弟弟也在冲锋陷阵呢,我们得快去应接。”

古士奇道:“没有时间了,朱王孙也已在湖中,目前杀虎口一带是清廷与我们和势力宫展开决斗之地,连朝云暮雨亦向清廷方面屈膝了。”

守财奴骇然道:“你怎知道?”

古士奇道:“我追到杀虎口时,居然有清廷人物替他接应,这还不明白吗?”

守财奴冷笑道:“势力宫已全部出动。我看裕贝勒自己都很危险,杀虎口他如挡不住,那些自异域请来的货色恐怕会夹着尾巴走,朝云暮雨师徒可是自找丢人。”

古士奇道:“杀虎口现有两处布置,一在城墙,一在城墙外三里处,我查了一下,发现有大批生面目。”

守财奴随着古士奇走下土山,他们急急向湖湾奔去,到时发觉朱天来确已上路过湖去了,此际还能看到那条船的影子。

古士奇顺手折下两根树枝向水中一掷,笑道:“大财主,我们要赶快追去,恐怕他们还到不了地头。”

守财奴急问道:“他们的船到什么地方?”

古士奇道:“离湖十五里一处非常隐秘之地,火龙婆,活报应,死要钱等三老带着大批青年都在那儿,该处至今尚未被外人发觉,暂时可作我们的落足之地,那是接近清廷方面的好地方。”

守财奴跃身踏上树枝,笑道:“只怕这种行动会引人注意。”

古士奇道:“别无他法过湖,绕道又太麻烦,这是不得已耳。”

两人登湖拂袖,当真如覆平地,既稳又快,飘飘然不亚陆地神仙!须臾到了湖心。

守财奴忽然一指水面上叫道:“那条船来势有异,大小子注意提防!”

“船头立的那老儿形似‘鬼使神差’房无忌?”

守财奴道:“这家伙找来干什么?”

古士奇道:“此人心术最邪,提防他发现我们落足之地。”

守财奴道:“将那条船整个收拾掉不就行了。”

古士奇道:“下手无名,恐遭武林非议,先看他的来意如何再说。”

那船上没有多少人,除了船家就只有房无忌的宝贝徒弟左道兴,两下一接近,来船立即停止,古士奇凝立不语,静候对方开口。

房无忌显然认得守财奴,他那面上仍然掩不住有点恐惧,只见他先向守财奴拱手为礼道:“后学又遇上长者了!”

守财奴哼了一声道:“你是经过还是专程而来?”

房无忌一指古士奇道:“后学有事慾见古少侠,刚才远远得见,是以前来一谈。”

古士奇淡然道:“阁下有何指教?”

房无忌道:“老朽因人所托,顺便向少侠送个口信!”

古士奇笑道:“转托阁下的想必是个赫赫有名人物,但不知所托何事?”

房无忌道:“少侠猜的不错,托老朽带信的即为裕贝勒,据说有一个姓白的姑娘曾经企图暗刺裕贝勒,现已被擒,裕贝勒查知该女和少侠有关,因之未加伤害,但须少侠亲自面见裕贝勒认领,否则即按罪斩首!最后裕贝勒有言,少侠去时,千万勿带多人,惟恐引起误会,那时反为不便。”

守财奴大吼道:“这是阴谋!”

古士奇立即摆手道:“大财主,裕贝勒以礼约我见面,总算给了我面子,惟不知裕贝勒要我在何地会面?这点房前辈谅必知悉?”

房无忌道:“在杀虎口,该处为裕贝勒行辕之处。”

古士奇拱手道:“烦请前辈转告,在下今晚准时前去!”

房无忌见他面无难色,不禁暗暗动容,他看出少年真正一身都是胆,于是拱手道:“少侠转托之意,老朽即刻就去回复,如无他事,老朽告辞了。”

古士奇微笑点点头道:“再会了,前辈请便。”

守财奴等到那船去后,立向古士奇道:“你小于明知是计而故作不明,你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

古士奇道:“裕贝勒根本不会和我会面,这只是他的左右谋士设下的笨计,八成他们想用天竺七神僧,蓬莱五神剑,波斯三洋剑,罗刹六教主等全部力量来试探我的功力,我如胜,他们以印证方式罢手,善来善往,我如失败,那一切就不用说了!”

守财奴道:“你当真要去?”

古士奇道:“不去即为示弱,同时也休想救出白金妃,你老认为我肯这么作罢吗?”

守财权道:“对方这一手非常毒辣,居然不许你多带一人!”

古士奇道:“话是这样说,但我有我的手段,第一,你老是非去不可的,第二舍弟必闻风而来,说真的,有我们三人联手,裕贝勒知机便罢,否则杀虎口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守财奴道:“我如何去法?”

古士奇笑道:“以见证人的身份不可吗?裕贝勒老姦巨猾,到时他保险放不出一个屁。”

守财奴连连点头道:“好办法,但古二小子呢?”

古士奇道:“我猜他晚上会独自来,只要不是与我同去,裕贝勒也无所藉词。”

守财奴道:“我老人家担心二小子遇困了。”

古士奇道:“大财主,当今武林能不能找出十个你这样的人物联手去困他,如果没有,谁也不能困得住他。”

守财奴道:“凡事不可意料,已往我老人家何尝不自夸天下无敌,而今又怎样,居然被几十个侏儒困得上气不接下气。”

古士奇道:“那是你自己不好,为了数十年虚名之故,不肯示弱逃走,舍弟可不似你,他会看势不对就开溜的。”

守财奴被他一言点醒,豁然笑道:“有道理,武林中吃亏的就是死要面子,好,我们快点追王孙去。”

古士奇陡然一指南面草原道:“那是什么?”

守财奴一看,只见草原上的黑影犹如蚂蚁一样,不禁大骇道:“势力宫的人物全部会齐在那儿!”

古士奇道:“估计不下五六百人,小黑点必定是侏儒,大黑点当然是宫奴,但你看出他们如潮水般在作什么?”

守财奴啊声道:“在围困敌人!”

古士奇道:“这儿太远,看不清情形,我们绕到最南端高地上去,他们似向高地移动了,看看被围困的是谁?”

守财奴催动脚下树枝,全力向湖岸滑去,回头道:“我已发现其中有古二小子了,他手中的炳灵神剑竟如火龙一般在飞舞!”

古士奇笑道:“他将安姑娘的宝剑拿去了!”

守财奴笑道:“你留心,这一对儿似已有了意思!”

古士奇大笑道:“你怎知道?”

守财奴道:“我老人家已有了经验!”

古士奇讶然道:“你有什么经验?”

守财奴瞟望着他怪笑道:“你小子和白妞儿,贺姐儿和二小子就是我老人家的经验!”

古士奇闻言暗笑道:“看不出这老土货还能注意到这些事情。”于是朗声道:“你真是为人不尊啦,居然说出这种话来,当心,我把你说的一旦告诉二女时,只怕你吃不消。”

守财奴大笑道:“他们不敢!”

古士奇道:“过去也许对你有所惧,现在就得当心你的几根鼠须了。”

守财奴笑道:“我说不敢是另有原因的。”

古士奇道:“什么原因?”

守财奴道:“她们嫁人的时候,难道不希望我这大财主送红包?”

古士奇大笑道:“你现在是穷光蛋了,那还能拿出一两银子?”

守财奴笑道:“拜金帮钱世高死了的事情你大约还不知道吧?”

古士奇讶异道:“钱世高死在什么人的手中?”

守财奴道:“钱世高将他一身所有分成三地收藏,制成三张藏金图,同时又制有两套伪图,一套伪图他献与裕贝勒,希望裕贝勒作他的护身符,另外一套伪图欺骗军师胡理,后来他被你弟弟遇着,他知道大难到了,于是他想欺骗你弟弟,存心将你弟弟引进裕贝勒的势力之内来个借刀杀人,但被古二小子发觉,你想他还活得了吗。”

古士奇道:“那胡理呢?”

守财奴又将胡理死因告诉他,笑道:“胡理死于人头蟒是冤枉的,因为他也被钱世高欺骗了。”

古士奇道:“如此说来,钱世高的财产已经成了谜啦?”

守财奴大笑道:“我老人家之所以将他收下的原因,就是因其有一大批金银珠宝之故,哈哈,在他未死之前,其藏金图早已被我取走了,小子,现在这笔财富你又如何向我敲竹杠,二女知道我有这批财富时,她们怎不希望我送红包啊!”

古士奇大笑道:“其中竟有这些怪事,现在你又名副其实啦!”

守财奴道:“现在我学乖了,藏金图决不放在身上!”

二人已到湖岸,古士奇道:“这件事情将来再谈,现在我们快去看热闹!”

守财奴领先纵起,一口气奔出五里地,瞬息登上那处高地,该地其实不高,其实乃是草原中突起的土山,山上还有不少松林,俯视之余,估计距人潮还有半里,但却已看得非常清楚。

古士奇赶到守财奴身边时,只见他大叫道:“二小子是在打不平!”

古士奇郑重道:“那十个少年是谁?年龄似都在十七八岁之间,一样的长剑,一样的剑术,功力竟都是非常高深,江湖上从来未闻有这批少年!”

守财奴愈看愈注意,骇然道:“这剑术我认得!”

古士奇道:“什么剑术,精妙极了,他们还设下剑阵呢?”

守财奴道:“剑法名叫‘十王剑法’又名‘十殿剑法’,为当年十殿真人所有,但十殿真人最后一个也在我出世不久就坐化了,论理他们不会有这样年轻的徒弟。”

古士奇道:“十殿真人是十个人吗?”

守财奴点头道:“是十个老道人,他们比武当二仙还要高一辈,但不属武当派,当年人称十野道,意思是没有门派。”

古士奇道:“这剑法玄妙至极,同时这十个少年的内功也非常高,士奇能结识这批人,将来对他的帮助定必很大。”

守财奴叹声道:“二小子的功力竟有无穷无尽之势,这时我才全部看出了,势力宫几百人竟拿他毫无办法,地面上已倒下五十余具尸体了。”

古士奇道:“大财主,你要注意,势力宫似在渐渐形成什么阵势!”

守财奴大惊道:“宫奴总管到了,他在指挥毁灭绝阵,不好,你我下去接应,赶快将他们接出来,否则来不及了。”

古士奇道:“何必露面,发声长啸就是了,土希听得出我的声音。”

守财奴道:“对方会成群追来呀!”

古士奇道:“那更好,我们就在此引他们进入杀虎口。”

说着张口发出一声长啸,其音之劲,真有百里可闻之势。

古士希确已闻声知人,只听他立即亦发出长啸和鸣,手中炳灵神剑更加红光大盛,只见他朝着十个少年大喝道:“朋友注意,家兄到了,我们冲出去!”

十个少年闻言哄应一声,十把长剑织成一团光网,滚滚向南排出。

古士奇急向守财奴道:“我们走,奔杀虎口!”

两人脱离土山不到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