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2章

作者:秋梦痕

峰顶除了那一阵滚石轰隆之声,之后再无一个人影出现,安西燕轻笑道:“他们真的退了。”

守财奴回头向峰下一望,忽然哈哈笑道:“十害被困在山脚了,这一阵巨石倒帮了他们不少忙!”

三人到达峰顶时,只见上面还有不少巨石堆存,古士希笑道:“看情形,这些石头并非为我们准备的!”

守财奴一到,立即大喝道:“不要动,这上面有名堂!”

安西燕道:“什么名堂!”

守财奴道:“你们千万勿到中间那块平地上去,势力宫竟将他们的‘灭魂雷’布下了!”

古士希一看峰顶那块空地并无什么可疑之地,诧异道:“什么叫‘灭魂雷’?布在什么地方?”

守财权循着那块空地的边缘走了一圈回来,郑重道:“魔焰夫人在地底炼成一种威力奇强的爆炸东西,形似鹅卵,五丈之内高手一触,连尸骨都炸成粉碎,你看见空地上那堆细士没有,其下就埋有那种东西。”

古士希笑道:“这也是种笨东西,假使我们的脚不踏上那地方,其毒计岂不等于白费,此物能否收起来?”

守财奴道:“不懂者怎能收,我们还要担心其他地方也埋着有。”

安西燕道:“大家提高轻功不就行了吗,那东西既能用细土掩上,大概不重踏是不会爆炸的。”

守财奴一想点头道:“这揣测有道理,不过还是以小心为上。”

古士希突然拔身纵至一座岩石后大喝道:“滚出来,否则我叫你闷死在里面!”

守财奴和安西燕一见大疑,跟踪追上那座岩石,只见岩石后有个小孩可入的深洞,但却未看到什么东西!因而问道:“小子,你觉出什么了片古士希道:“没什么,但见这岩石奔出一只山鼠!”

守财奴大笑道:“那你大叫个什么劲片古士希海海笑道:“山鼠惊窜而逃,又未听到他物的动静,我确定这儿藏着有人!”

安西燕道:“有人藏着?”她又轻笑一声道:“他敢在此等我?该不是发疯了吧?”

守财奴一听“发疯”两字,陡然后退道:“当心,莫非是毁灭太子!”

古士希摇头道:“你老放心,我看到这个小洞时,证明里面是藏着一个势力官侏儒!”

守财奴骇然道:“何以见得,其他高手也可用缩骨功藏进去呀。”

古士希一指空地上那堆细土道:“这人是在等候那个爆炸的东西,我们如果踩发了,自是达到他们的目的,如果不踩发,他们自不能不防着后来的自己人,此人守在这里,原因就是提防我们不上当,事后也好警告自己人。”

守财奴陡然啊声道:“你就因为灭魂雷末发以后的问题才留心到四周动静吗?”

古士希道:“我还认定这个佚儒即为市井之人,他设置,当然也要他取走。”

守财奴叹服道:“是了,灭魂雷不是势力宫人人能设的,此人是临时受教而行的,刚才峰上定有势力官最亲信的死党在此。”

古士希忽又向着小洞冷笑道:“你还不出来吗?那也好办,我将你震死在内,留下那颗灭魂雷,让你们后来的同党误死一大堆。”

他这话相当有力,突见小洞内真的钻出一个保儒来!

守财奴一见,突然大叫道:“他不是佛儒,他是宫奴中一流高手,也就是毁灭老鬼的上等弟子之一。”

古士希陡然一闪,如电闪到那人身边,伸手抵住他后心冷笑道:“你休想逃走!”

守财奴道:“逃走他倒是不会,提防他与灭魂雷同归于尽。”

那人冷笑一声,复了原形,原来是个五十余岁的小老头,只听他阴声道:“你这叛徒,逃奴,你要怎样?”

他对着守财奴痛骂不已,同时更好像丝毫不把背后的古士希放在心上似的。

古士希忙向守财奴道:“大财主,如何处置他?”

守财奴大笑道:“叫他取出灭魂雷再讲。”

安西燕急急摇手道:“不可,防他拿了那东西对付我们!”

守财奴闻言一震,点头道:“对,不能放他。”

古士希道:“你老问他如何才能取出那东西,谅他不敢说谎!”

守财奴道:“笑话,他已抱定必死的念头,谁敢相信他会说真话。”

古士希突然一指点出,立将那人点倒在地,笑道:“我再捉他一个上来就能解决问题。”

守财奴摆手道:“别费劲,捉十个前来也是一样,他们情愿自己死!”

古上希道:“难道没有解决之道了?”

守财奴举手一掌,立将那个宫奴击死在地,挥手道:“何必伤这种脑筋,你留下气力去救十害吧,现在时间差不多了。”

古士希见他对于势力宫竟如杀鸡一样,知道他是恨透了他们,于是回到时峰前,向下一望,发现山下仍旧打得激烈异常,十害真个再也冲不出了,笑道:“大财主和安西燕提防这座峰顶被人占去,我去接应十害突围。”

守财奴道:“要去就大家都去,否则你走离峰顶,我老人家和安妞儿必被困。”

古士希察知敌人并未退尽,于是点头道:“不分开也好,比较安全,那我们下去吧,总之替十害突破一处缺口我们就不管了,以后他们再被围住那是活该。”

由他在前,守财奴殿后,三人同向山下扑去。

还未到那座林前,早见到林内打得激烈异常,可是十害的人影已不复见,惟感林深处雾气腾腾,寒风奇劲!

守财奴一感寒冷侵体,立即大声道:“你们快提高内劲,十害已施展出看家本领——‘寒冰功’了!”

古士希闻言笑道:“让我试试炳灵神剑的威力到底如何?”

说完拔出神剑,运动真气,顺势一抖!

红光从剑身大发,霎那寒风一变,立化一片和风,处身其内,竟如阳春三月。

古士希大喜,哈哈笑道:“真妙啊i”

守财奴道:“物各有克,不由你不信。”

古士希大步朝林内踏进,仅这一面估计已不下七十余个,这情形守财奴看到也不由悚然吃惊,立向古士希道:“难怪十害冲不出,你看看这个声势有多大!”

古士希道:“这些都是高手,但又不是十恶不赦之人,你老看如何下手?”

守财织道:“你先藏起来,由我老人家出去远远看,他们见了我必来围攻,你小子则见机冲出,这样比硬攻杀人有效。”

古士希道:“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他拔跃上一株大树顶端,守财奴则大摇大摆的故意朗笑道:“势力宫的兔子们当心,我老人家来突围啦,避者生,挡者死。”

他那矮胖的身子一现,立即引起侏儒的注意,陡地怪声大哗,霎时迎门的不下二十余个,黄蜂一般抄到。

守财奴双掌齐飞,但不再上。

安西燕紧紧靠近他身后,玉掌翻飞,凡从侧面抄来的都被阻住。

守财奴是势力宫被逃的三大总管之一,他这一出现,其重要性竟比十害倍增,凡是势力宫人一见就围了上来,不出一刻,侏儒和宫奴又抄上数十人。

古士希一看时机已到,突从树顶上大喝一声扑下,两掌发出无上真气,一举即打翻一群,落地连番出手,当地不仅敌人当者披靡,同时竟连林木都被推折无数,声势之大,势力宫一见胆丧,哄然一声,立向四面逃避。

古士希乘势一通,顿将正面突破,这时才见十害全力冲来。

那老怪等发现解围者就是古士希,莫不现出惊讶之色,同时还有守财奴在场,更使其莫明其妙。

守财奴扑上大笑道:“布希多夫,你不认得老夫不成!”

原来为首老怪名叫布希多夫,只见他哈哈笑道:“守财奴,你今恐怕是走错了方向。”

古士希接口笑道:“一点不错,咱们三人不说前来解危的话,但存心回来帮点小忙却是真情,闲话少说,敌人又要围上啦。”

十害何尝不清楚,可是搞不明白罢了,闭言提功齐冲。

古士希领头,这次不再上峰,绕着山脚,其势如飞,准备更突破一重敌围就可脱身了。

讵料事出意外,前途再无事情发生,但在古士希的耳中仍知敌人在暗中藏着。

一口气冲出四十余里,古士希已知道脱离甚远,前处是处山谷,当即回头向守财奴笑道:“大财主,一关过了一关又来了!”

守财奴诧异道:“清廷群豪在前面?”

古士希道:“在左侧,你看那座山峰上是什么?”

守财奴注目一看,啊声道:“天竺七神僧!”

古士希道:“有他们在此现身,怕其余的都在。”

守财奴点头道:“他们似有反攻势力宫之迹,我们不要再卷进里面。”

忽听背后发出一声惊叫,那竟是安西燕的声音!

古士希陡然一震,扭身一看,突见十害早在数丈外排成阵势,但安西燕居然被其中一个老魔挟在胁下!

守财奴一见大怒,扑出大喝道:“你们竟敢来这一手!”

为首的老怪陡然拔剑抵住安西燕的头顶,明笑道:“守财奴,不要动,当心这妞儿的小命!”

古士希一见大惊叫道:“大财主快停!”

守财奴刹住冲势叫道:“这批忘恩负义的东西,我们救他出困,他竟恩将仇报!”

为首老怪嘿嘿笑道:“别说好听的,你们解围当然也有目的!”

古士希又急又怒,忍气问道:“你们准备怎样?”

老怪哈哈笑道:“很简单,你将炳灵神剑拿过来就没事了,我们收剑放人!”

古士希冷笑道:“你们要剑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对付毁灭太子,其实我已存心助你收回阴魂珠。”

老怪大笑道:“这话老夫完全相信你的。”

古士希道:“那你为何还要出此下策!”

老怪摇头道:“炳灵神剑乃为敝教永久克星,老夫除了拿它收拾毁灭太子,收回阴魂珠之外,还要仗它消除后患。”

守财奴恐怕古士希交出炳灵神剑,大喝道:“小子,这把剑关系非浅,你要郑重考虑。”

古士希摇头道:“你老勿过问。”

他怎肯让安西燕落在敌人手中,立即向老怪冷笑道:“你们放人!”

他说着连剑鞘取下。

老怪嘿嘿笑道:“将剑掷过来。”

古士希道:“剑到你手中后,你们仍不放人怎办?”

老怪大笑道:“你如不信,老夫倒另有办法。”

古士希急问道:“什么办法?”

老怪道:“你将宝剑放到南面三十丈的地上,老夫将这妞儿放到北面三十丈,之后我们互向对方走过去。”

古士希点头道:“就照你的办法行事。”

他立和守财奴向南面行出,同时暗对守财奴传音道:“你老当心抱起西燕,我要收回宝剑。”

守财奴道:“他们既敢和你交换,其中必定有鬼。”

古士希道:“他们是仗人多,估计能敌住我们才敢。”

守财奴道:“那是实情,你又凭什么收回宝剑?”

古士希道:“我在错身而过之际,扭身回奔,相信他们赶不及。”

守财奴知道他的轻功已至化境,认为确能办到,于是点头认可。

双方都到了规定的距离,古士希立即将宝剑放在地上。

老怪这时叫其师弟放下安西燕,一个人已准备向这面举步,然而他却向古士希阴笑道:“少侠,你和守财奴可以过来了。”

古士希举步行出,冷叱道:“你们也过来。”十害同时行出,不过他们都提防古士希突然发动。

古士希虽然恨透他们向安西燕偷袭,但却不敢违反祖父的交代,同时也知不易将十害打败。

双方尚有一丈之地就要接近了,但就在这时突见为首老怪猛的冲出大喝道:“血尸!”

这一声大喝,几乎引起古士希的误会,立时运劲待发!

守财奴立即将他拉住道:“有变!”

古士希见他不向十害,反而回身后望,于是也收掌回顾。

这时十害已向两侧抄出,直朝放剑之处扑去。

古士希不明何故,急问守财奴道:“血尸在哪里?”

守财奴郑重道:“你看那把宝剑!”

炳灵神剑真个不在地上,这时竟然离地三尺,就似悬在空中一般!古士希大惊,急忙道:“你老快去抱西燕!”

守财奴轻声道:“血尸隐形夺剑,不易对付,先让十害围住他再讲,你暂时勿动。”

他说完奔出,瞬息即将安西燕抱了回来。

安西燕是被制住了穴道,守财奴交到古士希手中后,忙将她的穴道解开。

古士希见她恢复了活动,忙问道:“西燕,还有什么不对吗?”

安西燕睁眼立起,摇头道:“没事了,他们制穴法非常古怪,我运真气竟攻不破。”

守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