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3章

作者:秋梦痕

古士希紧靠在哥哥身旁,二人同时回身而立,恰好站在墓碑前面。

须弥老傻头发披覆,衣破鞋烂,行路歪斜,看来确不顺眼,这时他已迫到数丈前的石级下,但他仍继续向上登。

古士奇并木开口,也不阻止,存心看他有何举动。

那黑女跟在须弥老傻后面,脸上露出不可捉摸的表情,突然,只听她喊住须弥老傻道:“老傻,站住!”

她不知又在捣什么鬼,须弥老傻也真听话,叫站住就站住,只见他回头傻笑一声,怔怔地道:“黑姑娘,有什么事?”

黑女一指岳王坟后面道:“那矮胖子你可认得?”

老健注视一会,突然指着守财奴大笑道:“他是守……老傻没说下去,似乎在想什么,然而却令守财奴大吃一惊,因为老傻口中说出个“守”字。”

黑女追问老傻:“老傻,守什么?快说呀,我要你先杀他!”

须弥老傻突又大笑道:“他是守庙的!”

这句话似使黑女搞不明白,同时也使这面的人莫明其妙!

“守庙的?”黑女揣摩一会,口中喃喃自语。

须弥老傻又接道:“我见得多了,守庙的专吃人家,一生不作事,十个中有十个胖子!”

黑女突然娇声道:“老傻,那是‘神棍’,这个胖子恐怕不是,因为他没有在庙里。”

须弥老傻怔了半晌,忽又淡然道:“是的,是的,黑姑娘,这胖子我不杀!”

黑姑娘显出惊异之色,问道:“为什么?”

老傻叹声道:“我怕他,他有菩萨帮忙!”

古士奇不待黑女再开口,立即大步行出,面对刚到五级上的须弥老傻笑道:“老头子,是谁说要杀人?”

须弥老傻哈哈笑道:“是我!”

古士奇摇头道:“不是!”

须弥老傻怪叫道:“你小子是谁?怎能替我作主?”

古士希接口道:“他是‘须弥第一傻’,生成就是专替别人作主的。”古士希这时似已了解他哥哥的动机。

须弥老傻这下可发了火,跳起大吼道:“什么?普天之下除我之外,谁配作此称呼?”

古士奇暗佩弟弟的机智,于是干脆让他开口。

须弥老傻一看当前两个少年不开口,逼近古士希骂道:“小子,你不说我就杀你!”

古士希朗声笑道:“武林公送的称呼,关你什么事?”

那黑女眼看须弥老傻就会动手,她觉得意之极,但也明白古士奇兄弟在捣鬼,只见她退到一旁加劲催道:“老傻,你还不下手。”

须弥老傻怪叫道:“不行,我不搞清楚怎么可以,那些武林末流竟敢瞧我不起,居然捧一个毛头小子来压低我!”

他又迫近一步,指手大骂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

古士希哈哈笑道:“大不了是个肮脏老头罢了。”

名副其实的须弥老傻大叫道:“我是须弥老傻!”

古士希淡然摇头道:“老头子,你别冒充,须弥老傻早死了!”

须弥老傻陡然狂笑道:“原来武林都以为我是真死了,因此才将这小子摔成须弥第一傻!”

古士希同样狂笑道:“原来你还没有死!那就可惜了。”

须弥老傻诧问道:“可惜什么?”

古士希道:“可借你已不为武林看重了。”

须弥老傻又吼道:“谁敢不尊重我?”

古士希道:“第一个就是绿焰天魔,第二个是毁灭主宰,第三……第四……多着哩。”

须弥老傻暴跳道:“原来你小子是在胡说乱道,绿焰天魔才是真正死了,毁灭主宰根本就不能见世面,除此二人,谁敢不尊重我。”

古士希知道他言中有异,追问道:“老儿,你装死了这么多年,居然对外面的动态毫不知悉二”略微一顿:“告诉你,绿焰天魔最近已现身,他还夺走了炳灵神剑。”

须弥老傻似要再说什么,但被那黑女大喝阻住道:“老傻,你如再不下手,我可要食言了!”

她要食言什么,谁也不知道,但见须弥老傻立时大急道:“黑姑娘,不要急,他们一个也逃不了。”

黑女娇喷的大喝道:“那你还和他们说个什么劲。”

老傻道:“绿焰天魔不在端节赴约,证明他是真正的死了,刚才这小子竟说他还夺去了炳灵神剑,我焉能不问个清楚?”

黑女显有不愿再提绿焰天魔之心,她大叫道:“你将其他的杀死,留下他一人再问不迟。”

须弥老傻这时只距古士奇兄弟不到一丈,闻言仍在犹豫。

古士希忙向他哥哥传音道:“我们先下手为强!”

古士奇摇头道:“他不是邪魔,今天显然是被黑女利用了,你注意老傻,我要找黑女问个明白,她为什么要挑拨老傻杀人呢?”

古士希猛然计上心头,突地扑向黑女大喝道:“你是绿焰天魔!”

他双掌齐发,劲如山倒!

这一下大出众人所料,连古士奇也给怔住了!

黑女一见,面色大变,再加上措手不及,居然慌急惊叫,扭身就逃,去势之速,尤如浮光掠影。

古士希的轻功,居然不逊她分毫,立即如影附形,紧蹑不放,边追边发掌,存心不让她有还手之机。

最怪的是须弥老傻,他竟也大喝一声,转身就朝侧面抄出,甚至怒吼连声,竟是替古士奇去拦截黑女。

三条人影在瞬息之间就已不见,仅有守财奴在这时发声大笑道:“二小子好妙计,妙啊,这一下真正击中须弥老傻的毛病了。”

古士奇惊问道:“什么毛病?”

守财奴道:“须弥老傻和绿焰天魔仇深似海,只要说有那魔头出现,他即拼命找寻。”

古士奇摇头道:“绿焰天魔是男的,士希追的是黑女,这怎能冒叫呢?”

守财奴道:“须弥老傻的字号如何而来的,二小子那声大喝,正好是搅乱了老傻的脑子,他已没有时间去分析是男是女了!”

古士奇笑道:“真教人不敢相信,他说绿焰天魔死了,又说没有赴什么约,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守财奴道:“绿焰天魔和他订有生死之约,每十年见面一次,每次都是打得天翻地覆,非到双方都认无能为力才止。”

贺金凤走下岳王坟笑道:“大概这次绿焰天魔末赴约,因此老傻就认定那魔头死了!”

守财奴笑道:“一定是这个原因,不过我们也值得揣摩一番!”

古士奇道:“那魔头是不是失约呢?”

守财奴道:“已往情形只有家师、图们老人和须弥老傻等知道,我怎么知道。”

正说着,忽见古士希绕了一个大圈回来了,古士奇一见笑问道:“士希,怎么样了?”

古士希大笑道:“老傻追黑女去了,我则利用地形隐退开溜,哥,那黑女的功力确不等闲,我想她恐怕就是霸天神龙老哥要查之人也不一定。”

古士奇点头道:“你猜的有道理,这女的不是好东西,她竟使手段教唆老傻杀人。”

守财奴道:“其中定有不寻常的原因,也许又是什么阴谋。”

古士奇一见天色黑暗,忙道:“我们就此赶路罢,提防老傻又回来找麻烦。”

大家绕向奔钱塘江,急急动身赶往舟山群岛。

在日夜不停的奔走之下,第四日已到达海边,因为黄昏之故,于是即借宿于渔村之中。

第二天一早,他们租了一条渔船出海,展开找寻工作。

可是一连四五天,他们找过桃花山,洛伽山,普陀山,秀山等都了无结果,第五日晚没有办法,只好仍回普陀,暂寄于灵石庵内。

是夜,守财奴对古士奇道:“家师难道不在了?”

大家认为很可能,惟独古士奇摇头道:“我已确定他老人家是在普陀山了,今晚我们先查几座最著名的寺院,明天再普遍搜寻。”

贺金凤道:“最著名的莫过普济寺,法雨寺,长生禅院,磐陀庵,我们住的灵石庵也在内,这都找过了,住持大师都说未见呀。”

古士奇道:“普陀和洛伽的僧众都是武林高手,他们哪有不见的,问题是他们怕惹麻烦,不肯说,现在我们分开来,秘密找寻。”

他说完又向守财奴道:“大财主仍旧不要动,你在这儿呆着,希弟和罗兄,汤兄,安姑娘,带五小弟妹查普济寺,但勿惊动僧侣,也不限于寺内,凡寺外名胜古洞都得查,如有发现或可疑时,要立即通知我。”

一顿又对贺金凤、白金妃道:“你们跟我走,人少动作快,我们包括查寻法雨寺,长生禅院,磐陀庵,以及金山各隐秘处。”

守财奴道:“你认为家师是藏起来了?这可不对啊,他老人家是不躲任何人的。”

古士奇道:“大财主,令师不是躲我们,他这几日恐怕是在躲敌人!”

守财奴大惊道:“除了绿焰天魔,谁会是他的敌手?”

古士奇道:“你对令师的一切,我看也不尽了然,从昨天天黑时分起,我发现另外一个女子也在洛伽出现,这女子年龄不到二十,功力似乎高深莫测,她挤在香客中行走,你们都没有注意。”

古士希道:“是穿黄衣的,她手中还提着一只小而长的包裹?”

古士奇点头道:“就是她,她既不进香,又无同伴,行动神秘,目光如雷。”

贺金凤道:“你怎能证明她是寻大财主之师呢?”

古士奇道:“我不问她是木是寻大财主之师,我只观察其是不是来此游览,现在证实她不是游览了,那就定必有非常事故而来,你们想想看,以她那样的功力,来此找谁呢?”

守财奴道:“不管她,你们快行动,这女子留给我来暗暗注意。”

两批人同时离开灵石庵,分道扑出,古士奇首先奔往最著名的胜景千步沙,他是从野外查起。

当千步沙找遍之后,贺金凤提议次找潮音洞。

古士奇在潮音洞出来时,突然发现一条白影,他急急传育二女道:“你们当心,那白影是谁?”

白金妃急道:“她是女的?”

古士奇轻声道:“是的,这又是一个女的!她奔梵音洞方向去了,我们快去看看!”

三人急急暗盯,行动异常小心,可是追到梵音洞时,讵料竟失去那白影的所在。

贺金凤在洞里隐声道:“我看到她送来了,怎会不见呢?”

古士奇以自己的听力和目力都查不出,霎时感到对方功力太深,郑重道:“当心,提防暗袭!”

梵音洞扑了一个空,三人即奔出,同时知道是夜并不寻常,贺金凤在洞外向古士奇道:“你看到刚才白衣的面目没有?”

古士奇道:“侧影和后影都与日前那黄衣女相似,但没看到正面。”“白金妃问道:“那黄衣女的长相如何?”

古士奇笑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白金妃咏嘴道:“你又犯疑了!因为我已看到白衣女的正面啦!”

古士奇轻笑道:“白衣女正面怎样?”

白金妃扭头道:“你得先说黄衣女呀?”

古士奇笑向贺金凤道:“她又发生老毛病了。”

贺金风格格娇笑道:“这是你的不对!”

古士奇耸耸肩,笑道:“好,现在你们联手来对付我了。”

白金妃嚷道:“别噜苏,快说呀。”

古士奇道:“那黄衣女生得很丑!丑极了!”

资金凤知道他在说反面活,暗笑道:“他不敢说美了!”

白金妃信以为真,娇笑道:“那不是一个人,这白衣女美极了,和贺姐一样美,但没贺姐这样可亲,她的面如寒冰!”

古士奇忽然道:“是她!是她!这女子并不是一定只穿一样衣裳!”

白金妃跳起道:“她是谁?”

贺金风知道古士奇失口了,立即解围道:“妃,阿奇刚才是说假话来骗你的,这白衣女是他看到的黄衣女啊!”

白金妃哼声道:“他把别人的美说成丑,哼,其中有鬼!”

古士奇笑道:“什么鬼?你才多疑哩,别闹气了,我们快奔白华峰顶,那方面似有异动,我已听到动静啦!”

白金妃本待又要发作,但听有异动,立即不作声了,伸手拉着贺金凤道:“姐,快走!”

贺金风向古士奇作个鬼脸,她还认为古士奇是故意耸人听闻呢。

古士奇苦笑一声,急急跟着二女奔去。

刚到峰下,突闻上面发生了一声巨大的震撼,同时忽见古士希如飞迎来。

古士奇一见急问道:“上面峰顶出了什么事?”

古士希郑重道:“一团黑影和一团白影斗得非常激烈,双方硬碰了十招啦,但看不出人形。”

“守在上面的还有谁?”古士奇担心自己人,他首先问。

古士希道:“我们的人都在数十丈外窥伺。”

古士奇立向贺金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