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4章

作者:秋梦痕

大约转到了石笋林中心,突闻那野僧又出声道:“施主,你已渐沉死亡深渊了。”

古士奇朗声接道:“你已技穷,凭吓唬管什么用?”

野僧不明古士奇以什么神通破去他的邪术,心中显已恐惧至极,这时竟语带颤抖地吼道:“施主可知贫憎现已准备了五道无色剑气。”

守财奴在他的声音中也听出破绽,突然出声大笑道:“野和尚,你听听我是谁?”

对方陡然惊赁一声道:“守财奴!”

“哈哈!老相好的,想不到我也来了吧!”守财奴得意之极,他仗着古士奇雄厚的真气护身故意装神弄鬼。

野僧似更骇然,他还以为是守财奴在暗中破去他的邪术,厉声道:“守财奴,贫憎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林中异声更紧,守财奴知道对方仍在加紧邪术,乃大笑道:“野和尚,你用什么仙法?”

野僧喝道:“武林中谁能炼五道无色剑气!”

守财奴哈哈笑道:“野僧,你是内行人,怎说外行话呢,你的功力不足,多炼有个屁用,原先我还当你真的一步登天啦,现在嘛,哈哈,你除了在那里得了一部无色剑决而霸占此洞苦练之外,其实你的功力高不过我半筹,说真的,野和尚,你如果胆敢再用无色剑气的话,哈哈,我这孩子保证能破你,这场赌斗你敢试试吗?你总该懂得无色剑的作用,那是剑亡人亡哩。”

二人边说边进,仅在对方稍停之下,恰好走出石笋林。

当前有个洞门,一个野僧立在洞口内,古士奇看出确如守财奴说的那个脏僧,但这时他已神情狰狞,凶相毕露。

野僧仍旧看不出人影,他只能见到一团奇光缓缓向自己接近。

古士奇立在洞外,又发朗声道:“大师,已经到决斗的时候了,请吧!”

野僧突然凶态尽敛,哀声恳求道:“施主,贫增功成在即,飞升有日,施主何忍见逼?”

古士奇冷笑道:“这不是逼你,而是正邪不两立的问题,你的野心已露,恶迹昭然,所谓飞升那是鬼话,成功在即我相信,那是对整个武林不利的成功。”

野僧道:“施主慈悲,难道非要贫僧施展最后奇功不成?”

古士奇冷声道:“怕你就不会来,来了就希望你拿出压箱底的功夫!”

野僧满面汗流,知无可免,于是厉吼道:“施主,你如能放过今日,贫僧愿将此洞全部献上给你!”

古士奇摇头道:“这是你的缓兵之计,告诉你,软的我不要,最好拿硬的出来。”

野僧阴声道:“施主,你这次破坏贫僧七十年苦修于一旦,于心何忍?此仇莫齿难忘!”

说完,一转身疾奔而去!

古士奇一见,突然大喝道:“哪里逃!”他已看出野僧动机!

身如电激,挥掌猛劈!

野僧确存逃走之心,他刚进人石室,石室门陡然关闭,可是恰好遇上古士奇掌力,轰隆一声大震!

石室门竟应声震成粉碎,同时古士奇也如风冲去。

守财奴不料变化如此之快,他被古士奇的神功惊愕得留在当地发了一阵呆,等他退进石室之时,只见古士奇同样的也在发呆!

“小子,他逃了!”

守财奴问出这一声之后,忽又啊声道:“这石室内有机关!”

石室内除了一个蒲团,四壁空空,哪里还有野僧的影子。

古士奇道:“这三面又毫无一点痕迹,机关在哪里?”

守财奴道:“难道他懂得化形术?”

古士奇摇头道:“连血尸的化形我也可见,但他确是逃了。”

接着,他立向守财奴道:“大财主,我在这里守着,你快去洞口看看,如洞口无甚变化,你就将士希叫进来,他对机关的识别比我强,一旦有变化,你就将他们全部带进来。”

守财奴道:“要是敌人全追进来怎么办?”

古士奇道:“你毁去几根白石笋,留下记号,懂么?”

守财奴急急奔出道:“懂,最好全部毁去!”

约有一顿饭光景,古士奇忽听室外有异,回身一看,只见自己人全部来了。

第一个是贺金凤,后面跟着守财奴,古士奇急问道:“是谁向你们挑衅?”

资金凤道:“势力宫人,他们刚才始知你们进了洞,幸好大财主恰好来接,我们没有接斗就退了进来。”

大家陆续走入石室,最后到的即为须弥神,古士奇见他头及石门,笑道:“贤弟,当心你的头!”

须弥神望望上面,笑道:“还好,我只矮一点!”

古士奇道:“贤弟守住门口,以防万一被敌人冲进来。”

守财织道:“白石笋被我老人家全毁了!”

古士奇道:“根部难免留有痕迹!”

守财奴认为有理,接道:“你快叫二小子找机关!”

古士奇这时正在察看,其他的人也在找寻秘密。

忽然只听古士希叫道:“哥,你来看看,这石室地面似是活的。”

古士奇见他指出四周的墙壁底下,于是留心四周,点头道:“你找出苗头来了!”

墙壁四周的下面似有发丝那么细的缝隙,守财奴急急道:“这石室内面可能是下沉的机关!”

古士希道:“如何使其下沉,这要找出机关才行,大家找找看。”

石室内光华如镜,哪怕一只小钉也能一目了然,大家都感到非常古怪。

古士奇突然一脚扫开蒲团道:“在这里了!”

大家围上去,数十只眼睛都注意着蒲团离开之地。

古士希哈哈笑道:“这玩意做得其妙!”

他伸手一指道:“这个白石就是机关了,大家站稳,免得地面下陷时晃荡,同时当心一点才是。”

他伸出脚去,用后跟按住那块白石,稍加一点力,脚跟一蹬。

就在这一蹬之下,地面真个缓缓下沉,他又笑道:“我如使大力,这地面必如闪电般疾沉而下!”

古士奇点头道:“那野僧隐去太速,必是这个原因。”

地面沉下两余丈,正面墙壁现出一个大黑洞,古士希道:“哥,你打头,提防暗袭,大家跟着你快离开,我一松脚,这地面必会迅速上升,这玩意做得真绝!”

古士奇冲进洞去,大家跟着离开,之后古士希松脚急闪。

“当!”的一声,洞口封闭,石室不见,通行处立即变作一道墙壁。

古士希不觉惊奇,这是他意料中的事,回头一瞬之后,立即跟最后走的须弥神,同时也要防着后面再出毛病。

须弥神这回不太便利,他要低头啦。

最前面的古士奇毫不担心暗袭,他的去势奇速。

跟在他后面的贺金凤和白金妃只觉得洞道竟有永无尽头之感,弯弯曲曲不知奔了多久,前面仍无出路。

“士奇,这条洞不知通往哪里?”贺金凤忍不住,轻轻问古士奇。

“地势一直向下!贺姐,我们可能是在青海底下了!”古士奇说出他的揣测。

白金妃道:“提防野僧放海水进来啊!”

古士奇笑道:“野僧没有这个心情,他逃走要紧呢。”

后面的人一个一个接近了,守财奴响起一大叫声道:“大小子,留心宝藏,别只顾追野增才是。”

古士奇道:“留待日后再说罢,此刻找到了也搬不动,重要的是恐怕早被野僧搬走了。”

地势又渐渐向上,古士奇忽然回头叫道:“大家快运真气防水,出口到了,我听到水声。”

贺金凤立即传话向后,同时问道:“水为什么不流进来呢?”

古士奇噶声道:“是啊!”

白金妃道:“大概是接近水面之故,我也听到了。”

古士奇转了一个弯忽又叫道:“出口到了,啊,原来是青海中一座小礁石!”

他首先行出一个洞口,只见是移开的礁顶。

众人接连走出,及至古士希到了外面,他一着笑道:“野僧逃得真够慌张,他连洞口都没有关闭。”

洞门没有机关,古士希笑对须弥神道:“老三,运出神刀将礁顶移上罢,以免被人发现。”

须弥神大概在洞外被古士希认作三弟,他面上笑微微的,伸出两条巨臂,轻轻巧巧的意将大有数千斤的礁石顶移上盖好。

古士奇看离海心山只有八九里,离外面岸上却更远,立向守财奴道:“我们如何走法?”

守财奴道:“当然走外岸,难道我们还要跟那些家伙纠缠不成。”

古士奇即吩咐大家道:“大家注意,我们踏水登岸!”

守财奴指示最近的岸边是布喀河口,于是他们功力高的照顾功力低的一同踏水向湖岸飞渡而去。

在天色全黑的时候,大家都很安全上岸了。

古士奇回头望望海心山,笑道:“我们的船家可要等惨了。”

罗微笑道:“多等几天也不要紧,我已经给了他们两绽银子。”

守财奴领着动身,他对古士奇道:“追野僧是追不到了,我们从星望宿海回来时再找他。”

古士奇道:“我始终怀疑他不肯离开是什么道理,他最后竟向我求起情来了?”

守财奴道:“也许他还未搬走宝藏。”

古士希道:“现在我们离开了,其他的人也不会守在那里,他过几天又可以去取呀?”

这倒是问题,大家都有这种看法,守财奴嗯声道:“确有疑问,他求大小子恐怕另有原因的呢!”

古士奇道:“我看出他的面色非常痛恨,又要求放过他今朝,显然他要在这一天完成什么,那决不是无色剑未成之故。”

忽然在侧面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们都猜到了!”

守财奴大叫道:“郑驼子,又是你在装神弄鬼!”

大家都听得出是老师父的声音!

侧面步出一人,确是老师父,只见他哈哈笑道:“你们附带作了一件大事啦!”

守财奴骂道:“既知什么大事?为何不早说卢老师父道:“财迷,你说这话未免太过分了,我还是刚才会到家师叔才获悉的哩。”

守财奴问道:一老人家知道我们的行动么?”

老师父点头道:“你们的一举一动他老人家都清楚。”

古士奇道:“他老人家还说些什么没有?”

老师父道:“家师叔说,野僧在七十年前得了一部类似无色剑气的秘发,其名为‘五瘟剑笈’同时得了五把‘五瘟刀’其实这些东西就在盐精洞里得到的,士奇所遇者,即为那玩意,不过他的功力不高,否则士奇这次就够受的了。”

古士奇道:“他为什么不愿离开呢?”

老师父笑道:“他费了七十年的心血,搜集了天下最毒的毒气,准备与“五瘟刀”溶为一体的,那就能补助他功力的不足了,现在功败垂成,被你将其逐走便一切都完了!”

守财奴惊啊一声道:“他存集的毒气如不在今天炼成必将散尽。”

老师父道:“这是其一,还有原因哩。”

守财奴道:“还有原因?”

老师父笑道:“当然,这野僧和你一样,财宝就是命,甚至见财不要命!”

守财奴跳起大骂道:“死驼子,你敢损我!”

老师父哈哈笑道:“财迷,你莫生气,你现在变啦!”

古士奇和一众年轻大乐,他向着老师父道:“他还没有取走宝藏吧。”

老师父道:“放心,你父母的时机到了!”

老师父从来不和大家走,这次他却带路了,只见他说完又向古士奇道:“快点,海心山那批人物离开了。”

守财奴愕然道:“他们没进盐精洞么?”

老师父道:“他们被你毁去白石笋,全部阻住了。”

古士希问道:“晚辈的祖父呢?”

老师父道:“先去星宿海一天了,据说星宿海已到了大批罗刹高手,再加上天竺这一面的也到了十几批,我们反而迟了。”

这老驼子走的路线特别古怪,有时一天不停,有时又在高山深谷中穷钻,甚至半天尚未离开原地。

年轻人不敢说,可将守财奴气坏了,他天天都和老驼于吵架。

老师父一天到晚嘻嘻哈哈,守财奴愈骂,他愈逗得有劲,这样的走路,年轻人特别开心。

第三天又在一座高山上穷转了,守财奴更加光火!跳起大叫道:“死驼子,你再这么走的话,我可要带着小子和妞儿们少陪了。”

老师父回头笑道:“财迷,你急什么?”

守财奴吼叫道:“像你这样的走法,能叫赶路么?”

老师父吁声道:“轻声点,财迷,你懂个什么,我们现在已经开始搜啦!”

守财奴更气道:“死驼子,这儿距星宿海有多远?”

老师父道:“我又不是没走过,大概还有三天可到。”

守财奴冷笑道:“人家在星宿海连地皮都翻转来了,你还差三天路末到,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