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7章

作者:秋梦痕

易老人哼声道:“你只看清楚一半!”

黄衫人又向四周环视。

然后接着说道:“你们原来不是一道的?”

大漠神在右侧吼声道:“你老婆来了没有?”

黄衫人哈哈笑道:“大个子,你居然知道太爷的妙计了!来了,我那女人你曾对她无礼现在我要你的命!”

易老人冷笑道:“你是买干鱼放生,不知死活,今天除非你有奇迹出现,否则你不会活到天黑,接招!”

易老人已展开攻势,一掌拍出,其速元伦。

吸血狗闪身避闪,自纸扇一收,斜斜点出,态度潇洒,动作如电。

十招过后。

易老人已招招都是十成功力出手,显已打出真火。

吸血狗突然发出阴笑,扇招骤变,人影完全隐没在扇影之中。

古士希似看出吸血狗有点异样,不禁急急传音两位龚场主道:“二位场主,敌人显有什么毒招出手了。”

两位龚场主闻言一震,同声向易人老人喝道:“老友当心……”

音未停,突闻古士希大喝道:“易老快避!”

避字未落,陡闻易老人闷哼一声,踉跄一后退!面色发青!

吸血狗没有追击,他似知道今日之战无法为所慾为。

但闻他哈哈大笑:“易俗!这一招‘托梦襄王’如何?告诉你,这就是‘神女宝典’内的第一招,我仅初识皮毛,讵料竟然威力如神!”

易老人手按胸口,默然不语,显然已伤及内腑。

两位龚场主齐向易老人身前奔去。

忽听古士希走近道:“二位只管动手,易老有晚辈照顾!”

二龚拱手拜托,同时向吸血狗扑去,为女报仇,一言不发,双双出手就是拼命,招式如雪片纷飞。

吸血狗阴笑接招,冷声道:“你们兄弟俩加起来也只不过略胜易俗,岂不是一样的要送死!”

双方一触,立即全力施为,霎时打得尘扬沙飞。

古士希一见摇摇头,他已看出二龚仍非敌人的对手。

不禁轻声对易老人道:“你老非如进不可,否则两位场主必有死伤!”

易老人叹道:“吸血狗的武功竟然一日千里,远出老朽意料之外,少侠,老朽己伤内腑,看来无济干事了。”

古士希笑道:“老丈放心,晚辈有参王果在此!”

他立即拿出一粒,递过道:“你老快点吞下!”

易老惊骇道:“少侠,使不得,老朽不敢接受!”

古士希正色道:“老丈错了,不要说你老和家祖是故交。

就是一般正派武林,晚辈亦是义不容辞!”

易老人竟还不知他是什么身份,闻言骇异道:“少侠令祖是谁?”

古士希恭声道:“人称黄金山人的就是!”

易老人豁然喜道:“原来少侠是老友的哲孙,好好,老朽受愧了!”

古士希见他吞下后笑道:“原来你老尚不知晚辈的来历?”

易老人一连运了儿口气。

接着就哈哈笑道:“老朽只知你是一个功力奇深的后起之秀,却不知就是我老友的后人之传。”

古士希见他面色立转红润,暗暗地忖道:“此老无须坐功即能复原,其功力可说是不简单的呀!”

场中突然传来两声惨叫,二人不由大惊。

古士希豁然大怒道,“两位场主遭毒手了!”

易老人猛地扑出道:“我和他拼了!”

古士希火速伸手拉住,郑重道:“你老快停,由晚辈来!”

吸血狗不知用了什么样的毒招,竟在一式之下,将两个龚场主打出数丈外,倒地竟然动也不动了。

他得意忘形之余,这时正在阴声讽道:“易俗,你这边算完了,还有谁来送死?”

古士希举步走出道:“你的死期也到了。”

大漠神忽然冲出,大叫道:“公子,先让我来!”

古士希立住道:“你要小心!”

大漠神已知假刀无用,急忙放在地上,挺起胸,大步走去道:“有公子替我阵压还怕他作什么?”

吸血狗对他的功力不甚了解,似也被他能拿千斤大刀的神力所慑,这会也不轻松了,只见他紧握纸扇,严阵以待。

大漠神与他相距还有四五丈,猛地一拳打出手,粗人也懂得出其不意!

狂飙乍起,势如排山,吸血狗也不敢硬接,急避不迭。

大漠神得势不让,猛扑狂追,拳式连绵不绝,一开始抢尽上风。

古士希看出他终有失手之时,于是立向拦截的神猿一招手。

神猿见招奔来。

古士希轻声道:“你去接下大漠神,不许放过吸血狗。”

讵料神猿尚未出动,突听到吸血狗狂笑一声,“蓬”然大震,大漠神竟被他打得飞上半空中去。

神猿大怒,吼声冲而,烈雷剑如电绕雷鸣。

古士希纵身接下大漠神,问道:“你受伤了没有?”

大漠神摇摇头,吼叫道:“没有,我还要去。”

右士希摆手道:“他身法太快,你防不了!让神猿去杀他。”

此际吸血狗已感到大受威协,被神猿的烈雷剑杀得满头是汗,他已施出全力,但是仍然守多攻少。

易老人看到神猿的攻势和剑术,不禁长叹了一声。

易老人喃喃说道:“老朽的揣测果然不错!”

古士希笑道:“你老揣测什么?”

易老人道“物各有主,孩子,你居然收服神猿了。”

古士希笑道:“你老请恕隐瞒之罪!”

老人摇头道:“当隐瞒的自然该隐瞒,此猿为武林必夺的东西。”

吸血狗一直向侧面林中退去,大漠神立即绕道拦截,他输得不服气。

古士希觉林中有异,忙向大漠神喝道:“小心林内!”

易老人急向古士希道:“什么事?”

古士希招手道:“林中刚才到了四个人?你老请从右面过去,大概来的不是平常的武林人物呢。”

他又招呼古巨灵道:“老三快到西燕那面去,挡住吸血狗的后路。”

大漠神虽被喝住,但他有点不信。

一见古士希走近,问道。“林中有谁?”

古士希轻声道:“绝对不是我们的朋友,你先到三弟那边去,须知自保重于攻敌。”

神猿似也听到林中来了强敌,它突然施出一招奇诡绝伦的剑法,那烈雷剑陡然化出了红光万点!

吸血狗一见大骇,全身如遭火焚,立感四周都披火墙堵住一般,被迫跃起图逃。

这下显然中了神猿的预计,只见它怪吼一声,烈雷剑就地化成一朵火云,笔直的向吸血狗脚下兜去!

突然一声惨叫发自吸血狗口中,血雨由天而降。

尸体未落,空中陡发五个少女的娇笑之声!

立时飞来五个人影。

古士希也在这时大叫冲起,大喝道:“你们竟敢捡便宜!”

来的竟是五魔女。

她们在空中已将吸血狗的尸体捞住,但见古士希追上时,她们又将吸血狗尸体掷下。

耳听白衣女娇声道:“还你!”

古士希陡见吸血狗尸体被掷下,不禁更怒。

古士希闪开数尺,冷笑道:“臭尸何用,快将神女宝典拿来!”

原来这五女竟在这一瞬间夺去了吸血狗身上的东西。

只听白衣女轻笑道:“女神的东西自应归还女人,你们男人真不讲理!”

接着又听她笑道:“炳灵剑还人倒是真的!”

一道红光,如电射向古士希。

古士希知道那是炳灵剑,急忙伸手吸住。

仅这一点空隙,忽听五魔女齐声娇笑,人影已在远处空际。

古士希暗暗叹息一声,知道追已不及,于是落下来。

大家一齐围上,安西燕娇声道:“她们真是诡计多端!”

古士希见她手中竟有炳灵剑的剑鞘,问道:“你从哪里得来的?”

越天龙接着道:“是蓝衣女掷给安姐的。”

古士希苦笑道:“她们似未存心和我们动手,否则我们更难堪了。”

易老人这时查看过吸血狗的尸体回来道:“神猿那一剑恰好穿透他的胸膛,大漠神的东西确是不见了。”

古士希道:“神女宝典恐怕再也追不回来了。”

易老人道:“孩子,老实告诉你,神女宝典乃是男女合修的东西,她们得去大不了也只能炼剑术罢了,要想练神功,除非她们先嫁人。”

古士希道:“你老准备何往?”

易老人道:“老朽必须先将死友遗体运回安葬。”

古士希又向大漠神道:“阁下失物收回的机会大小,目前作何打算?”

大漠神道:“我愿随少侠去!”

古士希道:“我此去路程太远,同时在途中还有很多惊险呢!”

大漠神道:“我不怕惊险,只求少侠不弃。”

古士希笑道:“那就走罢,我们先去大白山。”

易老人立即拱手道:“少侠可能要去贝加尔湖,老朽事完后再来。”

古士希道:“请恕晚辈等没空帮忙了。”

大家分手后,古士希即带众人直奔陕西而去。

第四天晚上,他们赶到了大自山下,当古士希秘密领着大家奔进一座狭谷时,突见谷中竟又出现了五魔女。

古士希这次毫不客气,独自抢出,冷笑道:“你们在此作甚?”

五女见他来势不善,同声笑道:“你来得,我们就来不得么?”

古士希冷声道:“我们是找毁灭主宰的,你们难道想阻拦。”

白衣女轻笑道:“势力宫已成空的了,你们虽知进口,大不了只能寻得几十具尸体而已!”

古士希大骇道:“你们已将他们扫平了?”

白衣女道:“我们也来迟了,死的并非势力宫人,中原各派和清廷双方都有,毁灭主宰现已率领其手下全部北去。”

古士希疑问道:“毁灭主宰没有阴魂珠,他如何能出势力宫?”

自衣女道:“不要说是你,整个武林都中了他的缓兵之计啦,实际上他根本不要什么阴魂珠的,现在他的功力大成,不久必将横扫武林。”

古士希耳听白衣魔说完后,仍觉不解。

他一会又道:“你说得这样肯定,不知是目睹还是听人家说的?”

白衣魔女一指谷内道:“那儿还有两个仅能逃出性命,但受重伤的人由你去问。”

白衣魔女说完一挥手,她们不惟让开出口,同时如飞隐去。

古士希同众人急忙奔进谷内,未几在一处林中发现确有两个人在打坐,显然仍在运功自疗呢!

走近了,看清楚竟是一僧一道,和尚是少林四金刚之一的虎威大师,道人是武当七剑仙的玄灵真人。

大家围上去一看,己见到僧道二人气色复原,即知伤势将愈。

未几,僧道二人抖袖跳起,但觉四周有人时又是一惊!

古士希连忙招呼道:“大师和真人元恙了!”

和尚抢先啊声道:“原来是少施主等。”

道人接口道:“多蒙施主等关怀和护持,贫道和大师幸脱一难。”

古士希笑道:“二位坐功时,护法的倒并非在下等,相反的还是五魔女,她们一直等到在下到时才离开!”

僧道二人闻言又惊又疑,和尚道:“这是什么原因?”

古士希淡然道:“在下也是不解,据说势力宫已成空窟,此事不知是真是假?”

道人点头道:“确是真的,贫道等到时,适逢势力宫人最后一批出来,不幸被他们围攻致受伤。”

古士希道:“魔窟死了不少人,不知贵两派有无损失?”

和尚叹声道:“敝派死了十一人,武当死了十三人,其它各派死了七十六人,合计有一百多人,他们不知因何摸进了魔窟,竟无人生还。”

古士希叹道:“那只怪在下未急急赶来之故,这次我们上了毁灭主宰的大当了。”

和尚道:“毁灭主宰的功力大成,现在直赴贝加尔湖了,不知是何原因!”

古士希大惊道:“二位怎知他们的去向?”

道士一指谷后道,“贫道和大师拼命冲出时,幸好捉了他们一个间口供,但不知他们去贝加尔湖作什么?”

古士希大急,问道:“二位今后作何打算?”

道士郑重道:“贫道和大师早接掌门人论命,同样要赴贝加尔湖。”

古士希立即道:“在下也要去,二位何不一道同行?”

和尚道:“贫僧等还要召集人手,施主请先行一步。”

古士希啊声拱手道,“原来如此,那在下就此告别。”

他向僧道二人道声再会后,立即领着大家从谷后奔出,认清方向,火速奔驰。

一个月后,他们到达了都兰哈拦山区。

在日夜不停的急驰下,这时连古士希也感到疲乏不堪了。

于是就在一座谷内停下来,准备好好休息半天。

此时已是午后,他们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