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28章

作者:秋梦痕

黄金客忽又向古士希道:“希儿还须努力!”

古士希恭声道:“孩儿遵命苦炼就是!”

黄金客挥手道:“时间差不多了,你的目的只求查出敌人的藏宝地,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许让敌人发现,以免他们又把宝藏迁往别处。”

古士奇一见父亲要走,急忙带大家躬身相送,之后退朝贝加尔湖扑去。

快近湖岸时,突见一条人影自右侧急截而来。

古士奇一见,急急迎上道:“大家快来,妈来了。”

那人影确是夏风女史,只见她一到就向古士奇道:“奇儿,不必入湖了!”

古士奇急问道:“妈,为什么?”

夫人道:“龙母岛已遭清廷人物占据,清廷聘了一批特殊高手,加之自火山逃出的共计不下三十几位,同时又出动三百多名一流卫士,竟将龙母岛整个扫平,目下有三十九辆大车载了宝藏到乌兰马达,他们似有穿过兴安岭,直赴布利亚蒙古的趋势。”

古士奇道:“我们这点人手怎么够用?打斗还可,运车就微不足道了。”

夫人道:“为娘的已见到你爹,他现在赶往隐仙谷去了,我们的人大约能在音果达河东岸将之截住,问题就怕弥红教全力来抢。”

古士奇道:“爹爹对此有何妥善策划?”

夫人道:“你爹说,假设弥红教适时赶到,那当然会和清廷方面的人展开火拼,届时我们只好袖手待机了,”

古士奇道:“中原各派愿不愿和清廷方面动手呢?”

夫人道:“他们为了不和清廷方面正面冲突,到时候只有暗地行事了。”

古士奇立向弟弟道:“你带神猿和老二在前探路,我陪妈妈在后面跟进。”

古士希抢着道:“我不认得路,奈何?”

古士奇道:“现在你们只管向东走,我和妈带大漠神不会落得太远,在前途如有疑问,你们不妨等大家会合了再走。”

大约三更的时候,古士希带着古巨灵和神猿已到达一条河岸,但他不认得河名,于是停下来不敢再进,准备等他母亲和哥哥到达时再行。

河很宽,河那面就是横入云层的大山脉,正在这时,突从河中来了两条大船。

古士希看出有点不对,忙向古巨灵通:“老三,那不是商船。”

古巨灵通:“划船的竟然是女子!”

古士希道:“两条船里面都是女子,大约有百多个!”

两船是向下放,这时竟向古士希这面河岸靠了过来。

古士希知道已被船上女子发现,随即叫古巨灵和神猿注意。

当此之际,古士奇恰好和他母亲带着大漠神赶到,夏风女史一见河中来船不由大吃一惊,急对古士奇道:“奇儿当心,弥天红教的‘迷人宫’女妖来了。”

古士奇道:“她们有什么厉害功夫?”

夫人道:“她们除了个人功力极高外,最厉害的是‘纯阴大阵’,该阵有夺魄锁魂之能,最易消耗对手的精气神,遇上只能抱元守一去防守,千万不可采取攻势。”

说话之间,第一条大船已经靠岸,立由船上纵出十个青年少女,为首者忽然发出一声娇笑,紧接着回头吱吱喳喳不知说些什么。

古士奇兄弟听不懂,大漠神却满面嗔怒。

夫人知他能懂罗刹语,侧问道:“她们说些什么,古巨灵竟也全部听得出,急忙接道:“妈,她们都是无耻的女子!”

古士奇道:“她们在说什么?”

大漠神傻笑道:“那个女子要把我们带到船上去……”

他的话还未尽,却被古巨灵喝住道:“住口,有妈在这里。”

夫人笑道:“她们大概还未摸清我们的底子,奇儿,你慢慢应付,最好不要动手。”

古士奇道:“她们一定是去截击清廷方面的,不助手恐怕脱不了身。”

夫人道:“你要临机应变,她们的人大多,一旦杀不光,我们就会被困。”

这时自河岸旁又来了两个妖女,她们的穿着打扮竞都是一样的,连岸上算上,俱是一色粉红轻纱罩体,里面大概没有内衣,隐隐能够看出胴体,好在这是夜晚,否则真叫人不敢正视。

“喂!你们是中原来的吗?”

后上来的两女居然有一个会说中原话,开日说指着古士奇娇声问。

古士奇暗忖道:“原来她们是在等这个女子来打交道!”

“你既然知道还间什么?”古士奇寒声回答。

那女于回头向同时上来的女子娇笑道:“娜娜,他真不和气啊!”

同来女子格格笑道:“你吃不开,等我来!”

她扭了一下纤腰,轻摆风姿,一直向古士奇走来,未开口,先响起一阵浪笑,到了五尺外,又作了一个媚眼。

然后才说道:“相公,我叫娜娜,你刚才听到了,这名字好不好!”

古士奇点头道:“很好,你大概不是罗刹人吧?”

那女子格格两声摇头道:“你猜错了,我才是罗刹人啊,只不过我是在中原长大的。”

古士奇道:“罗刹人都是高鼻梁,蓝眼睛,你为何一点不像!”

那女子又是浪笑一阵才道:“相公错了,东罗刹也是黄种人呀!”

古士奇冷冷笑道:“东罗刹大半地区都是夺自我中原领土,想不到这些地区的百姓到今天竟连祖宗都搞不清楚了。”

那女子面不改色,格格笑道:“相公的志向也太小了,在我们的权利之下,不久的将来,天下只有一个弥天红教存在,那时就没有什么罗刹和中原之分了。”

古士奇冷笑道:“你们有意在此阻拦,目的是为了什么?”

那女子道:“你与清廷有何关系?”

古士奇道:“乃是阳关道与独木桥的关系。”

那女子随即向先上来为首的女子吱吱喳喳说了一阵。

然后转回头笑道:“我们的主管想请诸位到船上一谈,但又怕你们没有胆量,如果不去,那就不许诸位过河。”

古士奇冷冷笑道:“我们从来没有通不过去的地方!”

“唷!你们想强行过河吗?”那女子诧然道。

古士奇见她面现惊讶,显存不信,点头道:“我们不需要船!”

那女子回头看看河面,转过来点头道:“我也看出你们是中原的一流高手,但你们莫忘了我们尚要出手阻拦啊。”

古士奇道:“最好你们先摆下纯阴大阵。”

那女子突然变色道:“原来你们早已探出我的底子了!”

古士奇道:“野心最大的弥天红教,武林中哪个不知?”

那女子转身回到她主管面前说了一阵,接着她们都走下岸去。

古士奇转身向妈妈道:“妈,对河似有动静,不知是些什么人?”

夫人即向大漠神道:“她们刚才说什么?”

大漠神道:“那个主管似也听出对河来了一批不明人物。她们似乎不再阻拦我们了。”

夫人道:“这是侥幸,我们赶快从下游过河。”

古士奇朝弟弟挥手,叫他仍带神猿先走。

河中两条船这时掉头开向对岸,当真不再找麻烦,古士希带着神猿急急奔出,及至半里,随即和神猿过河。

刚到对岸,忽见岸上林中走出守财奴。

一见大喜,忙问道:“大财主为何在这里?”

守财奴郑重道:“快走!大批‘迷人宫’妖女就要追来了。”

古士希急急道:“我妈和哥尚未过来。”

守财奴道:“他们会追上的,这里停不得。”

古士希回头一看对岸,发现妈妈竟是沿岸而下。

古士希忖道:“妈妈要在下面过河了。”

于是,他带着神猿立即随着守财奴急奔。

守财奴也是沿岸而下,一口气奔下了二十余里,这时前面为一座石山挡住,守财奴随即向山上急登。

山顶上突然现出老师父,守财奴见面就问道:“你诱走她们了?”

老师父道:“我引到五里外,刚好遇上那一大批清廷卫士,于是我开溜了。”

守财奴吁口气道:“原来那一大批是清廷卫士,我当也是弥天红教的人物呢,这就好了,那批妖女不会追来了。”

正说着,古士奇母子带着大漠神也赶到了。

老师傅立向夏风女史道:“你们明天赶过兴安岭,清廷方面可能会在后天进入蒙古颜玛那山,你们最好抢在弥天红教前面。”

夫人道:“你老会到奇儿的祖父不曾?”

老师父道:“老友伤势不重,现已治好,他们看势要入关,这边的事情要全靠夫人一人调度了。”

古士奇道:“你老不去么?”

老师父一指守财奴道:“我要和大财主拦截血尸!那东西很可能对你祖父不利。”

古士奇大惊道:“血尸又现身了?”

守财奴道:“他与朝云暮雨讲和了,企图向你祖父报复当年之仇。”

夏风女史道:“那你们就快点追去罢!”

守财奴道:“我们来此的主要目的是找二小子要参王果。”

古士希道:“我爹爹已带去两颗。”

守财奴啊声道:“那更好,免得多走一趟了。”

回头向老师父道:“郑驼子,那我们先去截血尸。”

老师父点点头,立即与大家挥手告别,他们俩竟向回古士奇看出他们的方向是朝南走,暗忖道:“血尸大概出现在不远处?”

夏风女史不敢久停,急对古士希道:“还是你带神猿先走,这是替洛克河,由石山东进即为兴安岭山脉了。”

古士奇看到弟弟应声去后,他轻轻向母亲道:“妈,我们已有四个不明人追来,要不要拦截呢?”

夫人急问道:“在什么方向?有多远?”

古士奇道:“已到这山脚下,是由对河过来的。”

夫人闻言一惊,轻声道:“对方功力不浅,为娘的都没查觉出来,不要拦截,我们藏起来看看,先认出是什么人物再讲。”

古士奇道:“他们的功力大概是弥天红教元老中人。”

说着即与母亲带着大漠神藏人乱石之内。

天空中的月亮,把明显处虽然照得更明显,但却把黑暗处衬托得更黑暗。

人们在黑暗中看到黑暗倒不见盲无所视,可是在光明下看黑暗就一无所视了。

普通人如是,武林人亦不例外。

夏风女史自小在江湖上长大,她就仗着这点道理带着儿子和大漠神在乱石中黑暗处,屏除呼吸,使对方根本无法查觉。

石山下的人物虽然在河那面已知山上有人,但他们登上来确毫无所见。

上来的四个古怪老者,两个秃顶元须,另外两个却留了一络山羊胡了,头顶上却戴了一顶四块瓦形的帽子,看面貌是当地兴安岭人氏。

在山顶,他们没有一个人说句话,然而却静立了一刻之久。

古士奇看得很清楚,但他却知道从来没有见过这批人。

夏风女史看出对方仅在数尺外,不便传音,一直等到人家离去很远,才轻向儿子道:“奇儿,好在我们没有露面,否则就险了。”

古士奇问道:“妈认得他们?”

夫人道:“这是弥天红教的四个副教主,也是毁灭主宰在教内的后台,这四人与赤地教主意见不合,但在元老殿里却没有支持者。”

古士奇道:“弥天红教之内也有两派么”

夫人道:“表面上虽是一个教,其实里面有三派,教主赤地的势力是一半元老殿的元老和迷人宫,另一派是造物宫和另一半元老殿的元老,势力宫和这四个副教主算是第二大派,这个邪教对外虽是合力,但对内却是明争暗斗得非常激烈。”

古士奇道:“刚才四人的功力确实非常高,见面时才看出与查觉时完全不同,我们追上去看看,提防他们发现希弟的形迹。”

夫人道:“千万不要太接近,这四人一到,那毁灭主宰必定也在不远。”

古士奇抢先追出,但追了一个时辰还没追上,对方竟连影子都没有了,反见古士希和神猿等在一处谷口。

夫人一见次子,忙问道:“希儿,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古士希道:“妈,我看到四个老者。”

夫人啊声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古士希道:“在四人未来之前,我看到另外有三个中年人物立在此地,因此我和神猿藏身窥伺,后来那四个古怪老者一到,他们会面不知说了些什么话,接着就进谷去,刚才查出动静,知道他们是直朝谷后奔出去啦。”

夫人点头道,“为娘揣测那三人就是毁灭主宰,宫奴主管,战库奴主管,他们在此会齐显系弥天红教内部有问题。”

古士奇道:“那魔焰夫人为何未来?”

夫人道:“那妖妇现在是势力宫的金库奴,血库奴,女库奴三部的总负责人,除了战库奴的宫奴之外,凡是势力宫男女奴才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