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03章

作者:秋梦痕

在古士奇背后一处较高的山脚下,这时正藏着车家兄妹六人,他们一直等到三更还未见古士奇到来,人人心中都有点不耐烦了,首先是车美云自树后行出道:“双方可能不会走这么远,士奇一定独自在旁边观斗,我们还等在这里干什么,不如回转去查查看。”

车城野大声喝住道:“大妹回来,峰上已有动静了!”

车美云似亦听到背后山上异声,转身诧异道:“他们为何绕到我们后面去了!”

车冰莹陡地拔出长剑,冷笑道:“大家当心,这是另外一批武林人物,他们意慾对我们不利!”

兄弟姊妹都知道这小妹妹的身手机智,她是不到紧要时不会如此的,于是一齐拔剑在手,同时转身待敌。

山头上确有三个幽灵般的黑影渐渐向他们摸了下来,行动鬼祟,时隐时现。

一面立着等,一面慢慢地向下移,在短时间不会很快就接近,加上山高林密,双方仍有着相当距离。

车丽娥忽然听到“噗”的一声轻响,不禁冲口叫道:“他们有人落下雪崖了!”

车战野闻言叹道:“二妹,你也真是的,他们的轻功非常高深,怎会落入雪窟呢,那是树上的积雪被惊起的飞鸟震落的啊,唉这一叫岂不将我们的藏身之处暴露了。”

车冰莹冷笑道:“对方早知我们的所在了,人家不是怕我们发现,而是另有所忌。”

车战野感到敌人行动加快,不由大喝道:“三妹说得有理,大家准备,他们已经冲过来了!”

话未出口,突见当前现出三个绿色怪人,六只眼睛竟如六盏阴火,人人手中都持着一根三尺余长的粗大狼牙棒,看来确有令人毛骨悚然之感。

车碾城一见大喝道:“三位是什么人?”

对方一言不发,仍旧一步一步地接近,那形态更使人不寒而栗。

车家三兄弟一见不对,同时大喝扑出,一致挥剑进攻!

车冰莹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娇喝道:“哥哥注意,他们是北魂帮的!”

她首先冲出助阵,剑起如虹。

车美云、车丽娥显然不知什么是北魂帮,但见三个哥哥一开始就很吃紧,不禁同时向两侧攻出。

六兄妹分成三批,与三个绿衣怪人立即缠在一处,只打得激烈至极。

对方的狼牙捧走的是硬路,全为直劈横扫之招,拼上六把长剑,激起火花四射!

这一面交手正紧之际,隔两座山的前面也已进入非常激烈的时候了,蒙面的古士奇现正在以一敌七,独战七个异常强劲的高手。

胖老头“止戈老”这时身边立着活报应和死要钱,他们似很惊奇地在旁观战,显然也未料到古士奇竟有出乎想像不到的超凡功力。

古士奇的对手除了花妖狐和黑妖狐夫妇之外还有五个与其同等功力的老人,据胖老人指出那也是“祸水”凌浪的弟子,武林称为“黑山五害”,而且是花,黑两狐的师兄,亦即凌浪的前五大弟子。

古士奇还未使用兵器,依然徒手搏斗,居然是抢攻不守,反迫得那七大高手乱不成阵,彼此都不能呼应。

胖老人没有将古士奇的真像告诉活报应等二人,原因是止戈老要比他们的辈份高上一层,且有心替古士奇保守秘密。

打斗这样激烈,古士奇认为一定会将车家兄妹引来观看,可是他在留心之余并未发现四周有何动静,于是事实告诉他,车家兄妹那方无疑也有事情发生,这使他渐感不安,生怕那面出了差错,情绪不静,功力陡增,立存速战速决之心。

胖者人眼见他掌力如潮涌般排出,立向活报应道:“老弟,他有什么急事了,出手急躁,浪费了功力,如此下去,顶多将敌人打退,收不到全部斩获之功。”

活报应冷冻跳起道:“那是担心东家兄妹有险,我和索兄过去看看。”

索空点头道:“我发现他们在后面第三座高山下。”

二人无暇再看,转身奔去,当他们过了第二座山时,耳中即听到强烈的拼斗之声,冷冻一眼看到情形完全与想像的大不相同,那山下虽有猛烈打斗,但却不是车家兄妹,竟是三个蒙面人和一个形如白腊的老怪物在打得天翻地覆。

索空急叫道:“冷兄快停,那是另外三个黄金力士在斗‘万年尸’,车家兄弟必已遭险了!”

活报应仔细查看四周,轻声道:“地面上虽有血迹,但无尸体躺下,车家兄妹可能是被擒了。”

死要钱索空急急道:“这三个蒙面的黄金士奇只可抵住那老怪,看情形毫无取胜把握,我们还是回去通知那个蒙面人前来帮助要紧。”

活报应冷冻摇头道:“现在去恐怕乱了他的心意,我们绕到那山峰上去查看一趟再作打算,说不定车家兄妹还在那高山后面动手哩。”

索空同意他的想法,立即领先绕路奔去。

到了山顶之上,陡见地面上躺着两个尸体,二人不禁大惊失色,他们以为是车家兄妹中有人死亡,及至临近一看,乃是不认识的中年人尸体,索空翻身一动,郑重道:“这是‘北魂帮’的人物,你看他们都作鬼怪一般的打扮!”

活报应悚然道:“我明白了,武林中始终不明‘北魂帮’背后人物,原来他们的帮主就是‘万年尸’邢工,这二人一定是那三个黄金力士杀的,以致逼得‘万年尸’亲自动手。”

索空叹道:“万年尸能够独斗三个黄金力士而有余力,其功力之深,无怪武林闻名丧胆,刚才见他手中用的不知是什么兵器,好象非常稀罕?”

活报应道:“似乎是两块朽棺材板!”

索空笑道:“朽棺木板怎能作武器用?”

活报应认真道:“那是武林老怪物一贯的作风,他们的字号兵器都有连贯性的,往往只取其义,而不重形式,他手中的东西虽似朽棺木,但不是木头的。”

索空道:“我们还是回头通知那个黄金力士吧,他的功力显然与这三个大不相同。”

活报应点头道:“既然打不出车家兄妹的影子,八成是遇上危险了,回去先向止戈老请示,看他意见如何再讲。”

他们还没赶回原地,突见止戈老已迎面而来,活报应一见就叫道:“老哥哥,那面怎样了,这面可当真出了大事情。”

止戈老道:“车家兄妹不见了么?”

活报应接道:“一点不错,当地竟出现‘万年尸’在独斗另外三个黄金力士。”

止戈老大惊道:“不好,他用出棺材板状的武器没有?”

索空郑重道:“原来那真是棺材板!老魔现已施出了,但三个黄金力士却已施出三把奇形软剑对敌,情形并不恶劣。”

止戈老道:“那是双方都到全力拼斗的时候了,不过那老怪还有一手绝着,现在只看那三个黄金力士是否仍能挡住。”

他停一下又道:“那面黑山五害已被伤了两个,不出一刻,对方都会败退。”

活报应急问道:“万年尸还有什么绝着未曾拿出来?”

止戈老郑重道:“是他视为天下无敌的‘腐尸气’!”

二人闻言大惊道:“那有什么厉害?”

止戈老道:“是其一生苦练的东西自有它不同凡响的地方,据说歹毒无比,邪恶绝伦,但却无人见他施展过。”

正说着,忽见一条黑影出现,同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三位前辈有何发现!”

止戈老认出是古士奇伪装的蒙面人,不禁急问道:“你已打完了?”

古士奇道:“他们虽然没人死亡,但没有一个全身而逃。”

活报应急接道:“车家兄妹出事了,你的同行正在力敌‘万年尸’邢工。”

古士奇显然闻言大惊,急问道:“有无伤亡?”

索空插口道:“车家兄妹一个不见,揣想是被敌人摘去了。”

古士奇长身冲出,如飞扑出。

止戈老招呼冷、索二人道:“我们快追,他要拼命了!”

古士奇一到斗场,发现另外三个黄金力士已感到非常吃紧的时候了,不禁冲口大叫一声道:“天部三友当心,他的鼻内似有什么气味发出!”

他一到就看出“万年尸”的阴谋,立即提出警告,那三个黄金力士闻方大惊,各自发出护身真气。

这时活报应冷冻,死要钱索空已与止戈老同时赶到,闻声莫不悚然,六目惊注,确见老怪的鼻内射出两道淡淡的黑气。

止戈老点头暗向活报应道:“那就是腐尸邪气,这老怪大概没有把握胜过对手才掏出压箱底的功夫啦,第四号黄金力士的确是精明过人。”

活报应诧异道:“他为何不加入助战?”

止戈老笑道:“他要看清敌人的功夫才肯下手,这又足证他的沉着和谨慎,或许他也不愿以多为胜。”

忽然只见一个黄金力士欺身连攻三招,硬将万年尸的两块棺材板迫得无法抢攻另外二人。

古士奇已知止戈老立在背后,回头笑道:“他是得到‘灵霄部’的一人,刚才所施,即为灵霄剑法中的‘紫气华盖’,如果不是功力不足,那三招就得使老怪措手不及。”

正说着,突见那人又倒退而出,脱离斗场,如风扑到古士奇身前大叫道:“你还在这里看什么,车家兄妹已遭这老怪的第八、九、十三个弟子分成三批打败,现已追得不知去向了。”

古士奇道:“我只一人,无法分成三方找寻,奈何?”

那蒙面人急急道:“你们现在有四人,为何不分开追去?”

古士奇道:“我们方位不明,怎生找法?”

那人大声道:“那就请你们四人来战老怪,我们三人负责追敌寻人。”

古士奇点头道:“我们就来替代,你再回去打几招。”

那人不知他有什么计划,依言翻身再斗。

古士奇趁他回去的空隙,立即转身向止戈老轻声道:“你老向右面接下那位胸前绣有兰花的黄金力士,他的真名叫马宏勋。”

止戈老诧异道:“你怎么知道他的姓名?”

古士奇道:“他们的姓名我都知道,但他们却没有一个知道我,不过请三位不要向外人道及。”

止戈老又问道:“你不出去么?”

古士奇道:“等他们走了之后我再接下三位,原因是我不愿让他们知道我的功力,否则他们难免不起猜忌之心。”

止戈老笑道:“原来你还有这个顾虑,好罢!还有两个呢?”

古士奇笑对活报应适:“冷老去接胸前绣有三片竹叶的,他的真名叫陈宏谋,索老去接胸前绣菊花的,他名叫赵宏亮。”

一顿笑道:“今后三老都可分出我们四人是谁了。”

索空摇头道:“你始终不道姓名,叫我们如何知道。”

古士奇道:“姓名也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罢了,我胸前绣有梅花,今后不也很好认吗?”

三者确未留心他胸前的记号,这时闻言,都忍不住向他注视一眼,接着就同时晃身冲出。

三个蒙面人一见接替有人,同时发出一声长啸,合攻数招,撤身急退。

“万年尸”自始至终未发一言,但在止戈老一出现时,他竟嘿嘿阴笑连声,手中的棺材板居然发出锵锵金铁交鸣之声。

止戈老已自腰间取下了一条黄色软棍,识货的定能认得那是有名“盘龙金棍”,可以盘在腰间,也可以当手杖,携带方便,他见强敌笑声有异,即知必慾对他不利,于是哈哈回笑道:“邢工,别人怕你腐尸恶气,我文自修可不在乎。”

“万年尸”邢工双手一分,展开两块棺板猛扑而上,真有泰山压顶之势,桀桀怪笑道:“你号称‘止戈’,原来是个伪君子,老夫今天看你再往哪儿逃?”

活报应已与死要钱从两侧抄上,竹篓和相命同时挥进,齐声大笑道:“北魂帮主,今天逃的恐怕是你了。”

“万年尸”邢工竟不把他们二人放在眼里,扑向止戈老之势依然不停。

古士奇知道止戈老功力奇深,只见他软棍一起,抖出一团光影,迎头猛劈。

两兵相接,巨震立起,双方第一个照面就是硬拼。

止戈老显然不是“万年尸”邢工的对手,盘龙棍被击倒转,全身竟被震退数丈!

活报应和死要钱一见大惊,双双舍死截住邢工,连人带招扑进。

“万年尸”邢工大怒,怪啸一声,两块棺材板横扫合击。

活报应和死要钱不敢硬挡,立采连手闪击之势。

止戈老一退又进,这才配合成阵,霎时展开游斗。

古士奇硬要等那三个黄金力士走后才接近斗地,他手中拿着一个形式钢球的东西,两目射出如电一样的光芒,显已运足了功力。

止戈老暗暗传音,他叫活报应和死要钱首先退出,自己则佯装向古士奇相反的林边且战且走,有意让古士奇乘隙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