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30章

作者:秋梦痕

泰山最高峰——丈人峰,古代皇帝常来此行封禅大典,峰南为南天门,东为东天门,西则是西天门,峰下有三大溪,即东西中三溪,胜景闻于天下,泰山之名不一,有称泰岱、岱岳、岱宗等等,惟“泰山”二字最著。

明月在天,银河高悬,出奇的,这夜丈人峰没有一点云层。

比际约莫是初更时分,丈人峰上,立着一群少年男子,其中有两个巨人,那就是大漠神等。

他们登峰时即遇着神猿金奴,大家一察没有其他可疑动静,于是就在峰顶上坐下休息。

神猿非常通灵,它知道大家没有吃东西,陡然翻身一跃,纵下峰去。

古士希一见笑道:“金奴举动有异,它可能是去替我们找吃的去了。”

泰山多梨,时当十月,正是出梨的季节。

没有多久,神猿真的找来一大藤兜!

古巨灵笑道:“它的办法真多,还会编藤兜哩!”

大家都笑了,梨虽不能当饭吃,但比不吃总强多了。

吃完大家就打坐调息,独有神猿跳上高严守望。

近三更时,从南天门处突然闪过一道黑影,神猿一见,轻轻发出警声!

第一个惊醒的当然是古士奇,但他醒来已不见那一掠而隐的黑影。

紧跟着是古士希,他睁眼即问道:“哥,是什么?”

古士奇摇头道:“我没有看到,不过神猿绝不会看错的,快点叫醒老三和大漠神!也许敌人来探我们的动静了!”

古士希一面叫人一面留心神猿,但见它紧紧地注视着南天门方向。

当大漠神和古巨灵被叫醒之际,突见神猿低吼一声,竟由石上腾身冲下峰去!

古士奇急叫道:“士希,你跟着去,我们中原武林神猿有很多不认识,防备它会杀错了人。”

古士希应声追下峰,方向正是南天门。

突见神猿猛地刹住冲旁,悚然立在一处崖下。

古士希知道它看到什么厉害东西,不禁一震,悄悄地接近过去。

在神猿前面是道瀑布,笔直地自高处挂下,轰轰然落入一陆深潭。

神猿惊注之处是潭后水帘,但古士希并未看到东西,心中立生警惕。

“金奴,水帘里面有什么?”古士希轻轻地问。

神猿回头,面显莫名其妙的表情,连连打出一个手势。

古士希哪能完全看得懂,但知神猿是发现一种极细小而又非常厉害的东西,而且那东西就在水帘后面。

神猿都怕的东西,其厉害可想而知,他不敢冒失地冲出潭后水帘,于是翻身回去通知古士奇。

大约杯茶之久,古士奇带着古巨灵和大漠神到了,可是神猿仍在当地没有移动。

沉潭不过两亩大,古士奇走到潭边道:“你们在这里守,我走进水帘去看看,那后面必有一个古洞。”

古士希道:“水帘后面是崖壁,那有什么洞?”

古士奇道:“假使那只是崖壁,那就没有什么古怪可藏了,泰山的秘密太多了,未曾被人发现的奇境相信不少,这条瀑布又宽又厚,后面有无洞隙外边自是看它不出。”

大漠神道:“瀑布流下的压力大得惊人,大侠冲进去时,必须以最大的速度全力前行不可。”

古士奇道:“这个我懂得,问题是还要提防里面的东西!”

言罢,举步跳落潭面!真是轻如鸿毛。

突然从瀑布顶端响起一阵娇喝,立即将古士奇愕在水面,抬头一看,隐隐自最高处现出一个白衣少女!

相距虽有百余文,古士奇仍旧看得非常清楚,回头向着弟弟说道:“五魔女竟在这里出现了。”

古士希认得那是白魔女,点头道:“哥哥猜猜她在上面娇叱作甚?”

古士奇道:“听声音没恶意,她似不准我接近水帘!”

瀑布顶端忽然白影飘飘,犹如天仙下凡,白魔女如浮云飞坠。

古士奇拱手笑道:“姑娘有何教?”

白魔女一直落在他面前,似嗔似笑,柳眉双挑,问道:“你知道这水帘里面有什么厉害?”

古士奇笑道:“在下不知,请教姑娘?”

白魔女道:“你兄弟二人常把我们姐妹当作蛇蝎,无时不存敌意,我说出来你又焉得相信?”

古士奇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在下的观感已不似从前了!”

白魔女嫣然笑道:“你们的观念永远也不会自改,也许你兄弟是经过尊祖父和郑老前辈的示意才有所变更,否则这时必已向我动手了。”

古士奇轻笑道:“姑娘能得家祖和老师父赏识,岂不比在下兄弟谅解强胜万倍!”

白魔女笑道。“闲话少话,我告诉你这水帘后有一洞名叫‘十二轮回’,发现人是绿焰天魔的师祖,现在除了我五姐妹之外再无他人知道,当然,此际又加上你们几个人。”

古士奇并不惊讶这个洞的神秘,却被她直叫师父为绿焰天魔而大感愕然!

白魔女看到他的目光有异,轻笑道:“你的心里想什么我明白,告诉你,我师父就是我的杀父仇人!”

古士奇真正是大出意料之外,惊叫道:“那我们叫你为‘五魔女’岂不冤枉!”

白魔女淡然笑道:“好人叫不坏,坏人装不好,岂止你们,整个武林谁不如是叫唤。”

她一顿又叹声道:“我们姐妹杀人如麻,其中不无尚可回头向善之人。”

一言以表白,她们以往杀的都是恶人,古士奇朗笑道:“过去的让他过去吧!人非圣贤,敦能无错,姑娘只要问心无愧就可以了。”

白魔女调转话题道:“绿焰天魔上两代为了炼一种‘火针蚀元’邪功,不惜跋涉天涯,搜集一种古代奇毒之虫——‘火针’来练此功,结果那种奇毒小虫虽被他炼得厉害无比,但结果自食恶果,居然被他们自己炼成的火针给害死了,后来绿焰天魔不舍,讵料依然死在这个洞内,好在我来得及时,侥幸阻你去冒险!”

古士奇啊声道:“神猿发现的莫非就是那种毒虫!”

白魔女道:“恐怕是的,那种虫形似家庭妇女用的花针,最厉害是能破敌真气而入!功力愈高,愈能吸引。”

古士奇请她回岸上道:“这种虫有多少?”

白魔女道:“好在只有九只,多了那还得了!”

古士希笑道:“我们在丈人峰看到南天门闪过一道人影,大概是姑娘吧?”

白魔女笑道:“那是贺家妹子,她说她曾逃出毁灭主宰之手,后来遇着我们,三妹即不让她单独走动,怕她遭了敌人毒手!”

古士奇拱手道:“多谢姑娘照顾!”

白魔女轻笑道:“你不怕我们害死她?”

古士奇笑道:“人质在你们手里,怕又徒唤奈何?”

白魔女道:“你们在此等谁?”

古士奇道:“我们约定弥天红教在丈人峰决斗,后天你们可以来参观!”

白魔女道:“后天可能有变化,不过现在言之过早,我要告辞了。”

古士奇道:“你探得什么消息?”

白魔女道:“赤地现在正集中人手来泰山,但他第一步是为了搜铁箱,同时清廷方面也已得悉铁箱不在你们船上,同样集中全力来泰山,到时候泰山必先有场大争夺混战!决斗只怕是最后的事了。”

古士奇相信她的话,点头道:“姑娘请便,我们也要乘此空隙去寻找一番。”

白魔女走后,古士奇即放弃探洞之举,立即带着大家搜寻泰山每一个秘密之地。

第一天不谁没有找到什么,甚至连一个外人都没见着,直到第二日黄昏,渐渐发现森林悬崖,以及奇洞秘谷之内有了动静,那是常常听到衣袂带风之声,暗影闪动,甚至有低喝大叱之声。

古士奇这时又回到了文人峰上,因为他已看到峰顶来了几条速度奇快的人影。

到了峰顶时,忽见一座石上竞坐着他祖父和老师父,守财奴三人!

老师父一见他们赶来,立即郑重道:“神猿杀了元神主宰和大慾主宰吗?”

古士奇恭声道:“那是过去两天的事了!”

黄金山人道:“人头呢?”

古士奇感觉奇怪,答道:“就在爷爷所坐后面埋着!”

老师父急向守财奴道:“埋过两天了,能不能查出来?”

守财奴道:“只要不腐败,大概还能查出!”

老师父急对古士奇道:“你快将人头挖出来!”

古士奇莫明其妙,忙对大漠神道:“你埋的,你小心挖出来。”

大漠神应声去挖,未几提出两颗人头来,轻轻地摆在三者面前。

守财奴立即起身向人头检查,虽见血迹已黑,沙土模糊,但未几郑重道:“确曾遭火针虫侵袭过。”

老师父急向古士奇道:“这二人是经过‘十三轮回’洞出来,同时遭遇火针蚀元侵袭,因之才轻易被神猿杀死!”

古士奇也将会过白魔女之事说出后,又道:“三老因何得到这里的消息,同时查看这两颗人头有何用意。”

黄金山人道:“你先将这两颗人头完全毁去再说,这其中有极大的秘密,也许马上就有天下武林来查这两颗人头。”

古士奇急叫大漠神提去毁了,回头追问道:“三老能将事实说出吗?”

老师父道:“装有恐龙丹的铁箱现已风声传开,甚至都知被元神主宰和大慾主宰盗了去藏在泰山,但却不知这两人已死,如果知道是神猿杀死的,只怕所有的人都会找上我们。”

古士希道:“铁箱并未落在我们手中呀?”

黄金山人道:“谁肯相信呢?”

古士奇道:“三老查这两颗人头的用意呢?”

守财奴道:“那是白魔女的意见,她曾亲眼看到神猿杀死这两人,据她说,这两人虽然去了一臂,但功力不会减退多少,她怀疑神猿得手必有原因。”

古士奇道:“这么说,她怀疑两人将铁箱藏在十二轮回洞里了!”

守财奴道:“对了,甚至这两人遭火针虫暗袭,因之功力大减而被神猿杀死!”

古士奇道:“她在十二轮回洞前沉潭遇我们时并未提起这件事,但不知她在什么对候遇到三老!”

黄金山人道:“她在不久前遇到大财主,恰好大财主与我和你郑老前辈撞头,因之一同来找你们。”

古士奇道:“假设铁箱真的落在那个洞里,只怕再也无人敢进去了!”

守财奴道:“目前的问题不是进洞,而是先要找到证据,证明那铁箱是否真在十二轮回洞中!”

古士奇道:“现在不是已经证明了么?”

老师父道:“现在只证明这两人元精大亏,但不知他们是不是因宝藏之故。”

古士奇道:“最好能设法进洞一看?”

黄金山人道:“这不能冒险!”

古士希道:“我们的船靠近蓬莱了?”

老师父道:“你爹作事,连我们老头子也甘拜下风,他不惟已将宝藏运上了岸,甚至已不知搬到什么地方去了,裕贝勒动用了大批官兵都没截住。”

古士奇大惊道:“格贝勒食言了?”

黄金山人道:“那是深知铁箱不在船上而翻脸的,不过他又扑了个空。”

古士奇冷笑道:“我不管他如何,他既翻脸,我今后就叫他亡魂丧胆!”

黄金山人叹道:“在他势力之下,当忍的还要忍,不过他今后对于中原各大门派恐怕会找麻烦,这次你爹完全是得力各大门派之力相助之故。”

古士奇道:“他所仗的是屠氏兄弟、天竺七神僧、蓬莱五神剑、罗刹六教主、金光五根、浮沙三绝、七海八星等人,如果这些人一走,裕贝勒势必寸步难行,我如对这批人物加以压力,格贝勒的厚聘亦徒唤奈何?”

老师父道:“除了罗刹六教主,说起来这些人都是我们这三个人的老仇敌,尤其是大财主他们当年曾经不是一次联手围攻过。”

守财奴道:“现在我有了两个小保镖,他们何尝不恨透了我?”

古士奇道:“这次大财主是个机会,藉夺宝之由,见了就不必再让步!”

守财奴道:“恐怕他们也有计划呢,你们一样是他们的眼中钉!”

古士奇道:“那不是更好,只要爷爷和老师父不上他们的当,我们就和他们开始明争暗斗。”

黄金山人道:“爷爷和郑老前辈只有一件心事未了,如果没有这件事,爷爷和郑老前辈早就归隐了.现在这件心事已拜托大财主,今后大财主的话就是我们两人的意思,你们兄弟二人今后不可违背他的生意!”

古士奇不知什么事,但不敢问,连声恭答道:“孙儿记下了。”

守财奴吟吟笑道:“这是你小子当着祖父面前答应的,将来可不能闹别扭,因为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

古士奇道:“你老只管吩咐,晚辈绝不反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