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04章

作者:秋梦痕

古士奇见她目射奇光,接着笑道:“在下最近误食一种毒果,以致变成这副丑相,无怪姑娘不识了!”

白金妃突然大怒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冒充古士奇来骗我,假若古士奇是个内功高深之人,也许会被你骗过,他连普通高手都不如,显见你这张麻脸不是易容的,加上你能打洪元化一个耳光,这更证明你是另一个人了!快说!”

古士奇想不到她有这样一篇非常正确的理由,不禁忖道:“她近来细心多了,除非我以真面目相见,否则她是必动手的……”

沉吟一会,又想道:“她一直不知我的底细武功,此际还是瞒着她的好!否则必定会令她疑心!”忖罢又笑道:“姑娘真个心细如发,使在下无可遁形了!既已被姑娘道破,那也就算了。”

白金妃冷笑道:“算了,你说得倒真容易!”

“呛”的一声,她将背上宝剑拔出,娇嗔道:“古士奇功力虽不高,但他的骨气使人钦佩!我岂能让你这坏人无故冒充他的名字,过来,姑娘要教训你一顿。”

古士奇暗暗忖道:“我从来没有和她动过手,今晚倒要试试她的功力!”

长身跃出,古士奇下了石堆双手一摊,笑道:“久闻‘凤凰女’乃是武林高手,今晚有幸,奉陪几招倒不虚此行。”

白金妃手起一剑,如电挥出,娇嗔道:“只怕我手下无情!”

古士奇见她出手就是绝招,不由心中一紧,正待躲避!

谁料他手不应心,身随步转,双腿竟不听指挥,本想闪开,岂知反而向白金妃剑锋中钻进!

这一下几乎将他惊出一身冷汗,但心慌未竟,他突觉左手又不由自主地一掌拍出!

“啪”的一声脆响,他左手拍在白金妃的屁股上,打得她尖叫着慌忙退开!

古士奇突有所悟,心中欢叫道:“伏妻掌!这是‘老师傅”在宝庆府外蛇湖山教给我的伏妻掌!”

白金妃虽被打不重,但却惊得目瞪口呆,同时满面通红,居然怔在数尺外动也不动,那样子天真极了!

古士奇知道她就是蛇湖山那古怪驼背老人之徒,心中大乐,继忖道:“妙,那‘霸天神龙’早晚也要被我揍几下屁股啦!”

愈想愈开心,冲口大笑,得意忘形,叫道:“姑娘,在下的功夫如何?”

“凤凰女”白金妃被他一笑惊过神来,岂知更羞得厉害,好在她天真无邪,羞尽管羞,仍旧娇嗔道:“你这是什么功夫?”

古士奇哈哈笑道:“在下这掌法名叫‘伏妻掌’,为武林空前绝后的奥妙绝学,念姑娘是个女流之辈,在下手头留情,否则嘛……哈哈,结果就不同了!”

白金妃拔剑又待冲上,娇叱道:“你这东西满口胡扯,居然敢在姑娘面前讨便宜!”

古士奇摇摇手道:“姑娘不可再来,我这功夫一掌可比一掌重!”

白金妃真个不敢再动,但却气得直跺脚,大骂道:“坏胚子,你师父是谁?我要找你师父算账!”

古士奇大笑道:“我没有师父!”

白金妃咬牙骂道:“狡鬼,那你把自己的姓名留下,将来我要报这一掌之仇!”

古士奇摇头道:“若要知道我姓名,何妨去问老师父!”

白金妃尖声叫道:“原来你竟认得我师父,好啊,今后不怕你飞上天去!”

这丫头性子真急,说完就走,头也不回,霎时失去影子。

古士奇望到她的背影直笑,笑得口都合不拢!

突然他背后响起一声怪叫道:“好小子,你敢欺侮我老人家的女子弟!”

古士奇闻言转身,发现背后来了一个光头驼背老怪物!一见认出,立即迎上笑道:“老师父,原来你老在暗中看把戏啊!”

驼背老人似早已笑得不亦乐乎了,大步走近鼓掌道:“小子,我老人家的功夫不坏吧,那丫头被你一掌就揍服啦!”

古士奇笑道:“妙是妙,可惜打的地方不好意思!”

驼背老人大笑道:“我老人家早说过,当师父的更不能动手啊,否则我怎会传给你,唉,小子,你刚才一句话说错了,那丫头今后会找找大麻烦的。”

古士奇笑道:“这没有麻烦,她如向你老追问我的姓名,你老随便扯主张三李四不就得了!”

驼背老人摇头道:“她不在乎你的姓名,她会要我老人家找你打架哩!”

古士奇道:“那更容易,咱们难道不晓得打假的嘛!”

驼背老人点头道:“看来,只有这个办法的,小子也再会啦!”

古士奇拱手相送道:“前辈请!”

驼背老人走了数步又回头叫道:“小子,我老人家送你一点东西……”他边说边向身上摸,摸了很久才伸出手来道:“这是两颗‘要命丹’,人死了也可将命要回来,你收着,将来如果被别人打到快要死的时候就眼下,担保你能将命要回来。”

古士奇闻言一怔,立有所悟,不禁喜不自胜,立即接过,长揖及地道:“多蒙你老厚赐了!”

他不闻对方回音,抬头一看,岂知早已失去驼背老人的影子!

“老弟,恭喜你,此老已成半仙之体,他已化形飞去了!”

古士奇身边忽视出止戈老和快乐山人!只听止戈老又道:“你可知他是谁么?”

古士奇叹声道:“晚辈这还是第二次相遇,至今仍不知此老是何许人物。”

快乐山人叹声接道:“百年前有两个武林怪人,一个豁达玩世,一个威势凌人,此者就是前者,人称‘鬼笑神嚎’,本名郑化声,谁料到他就是‘霸天神龙’之师,这样看来,他们师徒的个性完全不同,后者就是‘翻天覆地’海宫涛,也就是刚才那洪少年之师。”

古士奇道:“二老可知他这两颗其名不雅的丹丸有何真效?”

快乐山人郑重道:“此老语含玄机,他似有心救你弟弟了,快将丹丸喂下!绝对有起死回生之功!”

古士奇似亦悟透这点,急急道:“舍弟醒来不曾?”

快乐老人道:“刚才醒来了!你快进洞去。”

古士奇急急向洞内钻去,朗声道:“三老注意左侧,晚辈察觉似乎又有人来。”

止戈老知道他的功力比自己高得太多了,轻声对快乐山人道:“老二,我老大的眼光不坏吧,去年向你说的话,你还记得不?”

快光山人叹声道:“当时大哥说他是武林青年第一高手,小弟真不太相信!现在看来,大哥和我联手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哩。”

止戈老忽见山脚下确有人影出现,急急道:“他没有听错,确实有人来了,老二,我们藏在这石后窥伺,看来的是什么人。”

古士奇正在抱着弟弟喂丹丸,虽然听到有人上山,但他这时已不慌张,因为他看出弟弟确实有救了。

古士希吐了几口不同颜色秽痰,神智立刻清朗,这时已开口叫道:“哥哥!”

古士奇大喜道:“你已经认得我了?”

古士希点头道:“哥哥的一切已经由快乐山人刚才对我说过了,哥哥,你自小吃的苦痛比我多得多了。”

古士奇将他拖得更紧,含泪道:“士希,现在一切都成过去了,我知道父母仍在人世,而且我又有了你在身边,已往的苦痛都是值得了!”

古士希感动道:“哥哥,我找你快一年了,已往不知你就是黄金力士,而且是四个黄金力士中最强的,我真高兴极了。”

古士奇紧紧注视他,内心安慰无比,问道:“士希,你今年十几岁了?”

古士希道:“十六岁,据老尼姑说,那是妈妈离开你两年后生我的,哥哥,刚才快乐山人说你已练成‘九死神功’啦。”

古士奇笑道:“听说你能和清廷总卫士长打成平手,功夫也不坏嘛。”

古士希道:“我的武功都是那位老尼姑教的,遗憾的是我一直就不知道她的江湖字号,不过我知道她是双亲大人的朋友!”

古士奇点头叹道:“我们今后每逢春秋二祭都要去祭奠她,以报她对你的抚育之恩。”

他停了一下急道:“士希,你感到内部好了不曾?”

古士奇暗运真气,良久叹声道:“伤是全好了,可惜我的功力……”

古士奇见他面显黯淡之色,立即安慰道:“就只功力求复吗?不要紧,我请示快乐山人看看是何道,如果当真废了,我保你从新练起,而且要比已往更深。”

古士希叹道:“我已背上得到龙骨图之名,从今以后必将时时遭遇强敌,似此怎能动手?”

古士奇安慰道:“土希,你一日功夫不复,我就永远背着你,你还要自己动手吗?”

古士奇叹道:“这样大妨碍哥哥的行动了,同时打斗也很累赘。”

古士奇笑道:“我身负一千斤照样不碍身法和动作,你有多重,这个你大放宽心。”

正说着,忽然快乐山人进来道:“山下已到了不少人物!士希怎么样?”

古士奇道:“施老,希弟适才运功不动,看情形是被废啦!”

快乐山人笑道:“功力不是被废,而是运动不灵罢了,只要伤势去掉,老朽保他在一年之内恢复原有功力,假若你感到时间太长,那就仍须得到芝仙和‘仙朱丹’!好在他已没有生命之虞啦,今后可慢慢想办法。”

古士奇道:“晚辈不能让他长期等待,峨嵋之行决不放弃。”

快乐老人道:“如此快将他背好,我们准备起程。”

古士奇看到弟弟已可行动,立即蹲下道:“士希,我们要走了,快过来。”

古士希爬到他的背上,快乐山人帮助他绑好,同时向洞外行出。

止戈老一见他们出来,立即道:“士奇,你快背着他从那面下山。”

古士奇诧异道:“你老呢?”

止戈老道:“当前我的目标比你大,群豪都拿我作线索去找你,我就将计就计,引他们走入歧途,你背着弟弟绕道奔峨嵋,但要转到峨嵋西面上山。”

古士奇只有遵命,拱手道:“你老请和施老一道,晚辈先走一步了。”

他背着弟弟掩蔽身形,放足急奔,起落如风,耳目并用,悄悄自僻静险峻处下山。

绕过南川城约有八九里的时候,古士奇已觉出背后有人跟上了,他轻轻向弟弟吩咐道:“士希,如有打斗,你无须紧张,恐防对你身体有碍,你的双手只要搭在我的肩头就行了,同时要放松心情,这是注意敌人所出奇招异式的好机会,武功没有一套全部都好的,偷学零星精华也是我们无师自通的要义。”

古士希回头不见人影,暗暗忖道:“我虽失去功力,但也能看出数箭之地,大道上月明如画,景物清晰可辨,他怎说有人跟踪呢?”

古士奇仍旧奔驰如飞,及至一处山边时。他突然闪进树林,轻声道:“对方功力奇深!”

古士希问道:“在侧面还是在后面?”

古士奇道:“在后面追来了,一共两个人。”

古士希方闻愕然,暗忖道:“哥哥竟然还能察出对方人数?”

过了多久,突闻林外有人诧异道:“他上了山啦!”

这是一个中年人的声音,继闻另外一个老人的声音道:“洪元化亲眼看到他在前面,此山怎能藏人?”

古士奇传音给弟弟道:“开始那人是清廷副总卫长魏思,后出声的老者不知是谁,还有个在后面,他的功力更高,我这时听出破空之声,此人好快的身法!”

古士希正想出林外去看看,这时他已无法传音了,出声又怕敌人听到,心中急得要命,只好用手指按他哥哥的肩头。

古士奇似已懂得他的心意,又传音道:“刚才两人过去了!你可以说话呀。”

古士希闻言一怔,轻声道:“不怕人家听到嘛。”

古士奇传音道:“你可以出声,因为你已被我护身罡气罩住了,声音无法外泄,我发声在外,所以必须传音。”

古士希大喜道:“你何不早说,几乎将我蹩死了,后面那人过去了吗?”

古士奇长身出林,传音道:“刚刚过去!”

古士希道:“我在背上可以移动吗?”

古士奇道:“没关系,否则你连呼吸也逃不过三人的耳朵。”

古士希吁口气道:“我就担心这个,同时也怀疑刚才那两人为何未察觉我们呢。”

古士奇察觉敌人去远,轻笑道:“你真傻,我能忽略这点吗,否则我怎能藏身林内。”

兄弟二人紧张一阵,这时轻松前进,古士希问道:“哥哥,我在金佛山上听到你喝走洪元化,那是什么原因,刚才他又引人来追我们,这家伙真可恶。”

古士奇道:“他已恨透我了,焉能不存心报复,自己不敢来,当然要别人出面了。”

古士希笑道:“哥哥抓住他什么毛病?使他怕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