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06章

作者:秋梦痕

“凤凰女”白金妃听完止戈老的计划之后,这才向白银候问道:“你妹子有多大岁数了,有无特征可认?”

白银候道:“舍妹今年恰好二十,比姑娘稍微高一点,她左手臂上有红痣可从!烦姑娘多加留心。”

古士奇道:“她有无武功?”

白银候适:“虽曾练过,但很粗浅,因此无能自保。”

快乐山人一见没有别的可说,随即长身扑出,到大船左侧,俯身拾起一块巨石,奋臂一挥,轰地声掷上船头!人却向下游奔出。

全船立时皆被震动,里面突然跃出数条人影,其中一人大喝道:“点子在下游!”

人随声起,几条黑影如风追去!

止戈老早已到达上游,这时遥遥冷笑道:“时候到了,围上去用火攻!”

大船上突又闪出两条其速无伦的人影,如电扑向止戈老,其中一人大喝道:“何方朋友,站住!”

白银候眼看止戈老纵身踏上水面,立即对古士奇道:“我可以去了吗?”

古士奇道:“且慢,追快乐山人的只有五个帮徒,追止戈老的倒是功力很深的,那大概是堂主之一,但船上还有一个。”

白银候道:“一个堂主在下还可对付,总之我不和他们对手就是。”

古士奇道:“你引开后要绕道回来,千万勿让对方追来。”

白银候是不怕敌人看清面貌的,他扑到码头就拔出长剑,硬冲大船正面。

船上没有让他接近,适时纵出三条人影,随即听到一个年老的声音道:“原来你就是那条漏网之鱼!”

白银候看出发话的是个五十多岁的瘦老人,但他并不认识,立即冷笑道:“血债血还,我要血洗神船帮,今夜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那老人忽然扑出,回头道:“刘香玉,你带他们守船,本堂主要生擒这小子。”

白银候转身招手道:“此地不是打斗之处,我们到郊外动手。”

那老头冷笑道:“老夫还怕你有何诡计不成!”

白银候见他追来,立即展开轻功,沿着江边绕道狂奔,边骂边引,瞬息隐入黑暗中不见。

古士奇一拉白金妃道:“我们上船动手!”

白金妃抢先扑出,身轻如燕,两个起落就踏上船头。

船上黑影似知来了非常高手,但喝声未出,白金妃已连点数指,一一点翻在船板之上!动作真是快得出奇!

古士奇接踵而到,一见得手,轻喝道:“快进舱!”

白金妃一见船面上被自己点倒四人,问道:“还有吗?”

古士奇道:“大概只有船夫了!”

谁料恰在这时,船后突然响起“外通”之声,白金妃急喝道:“船夫跳水了!”

古士奇早已钻进前舱,招手道:“让他们逃去罢,你快来,中舱似有女人的哭泣之声。”

白金妃啐声道:“没出息,你就不能进去吗?”

古士奇碎声道:“你懂什么,快进去看看。”

白金妃咕声笑道:“难道她们没穿……”

说着脸儿一红,立即钻进中舱,一看里面尚有灯光,舱中摆了一张短脚大圆桌,桌上满满的都是酒菜,她忖道:“这些东西在半夜里尚且大吃大喝?”

忽见角落中真有一堆女子,人人吓得拥作一团,仔细一看,计有十个之多,不禁大叫道:“你进来,这些女子都没被绑着。”

古士奇闻唤走进,只见那些女子都是穿红着绿,涂脂擦粉,他自小就在江湖上混,一看便知是些什么女人,随即将灯挑亮,唤出一个二十几岁的人问道:“你真有点糊涂,她们当然是被抢来的呀,怎会叫得出来,又不是傻瓜!”

古士奇只笑不说,又向那女人道:“你们不要怕,有话尽管大胆讲,我想你们都是城里的。”

那女子点点头,颤声道:“我们被叫来三天了,他们不给钱,也不准回城去。”

白金妃诧然问道:“你们真傻,干吗肯来呢,嗨,真是要钱不要命!”

古士奇微微笑道:“你不明白她们是干什么的就算了,管她傻不傻!”

边说边向中舱一搜,发现一只皮箱里装了不少金银,估计白的有数百两,黄的有七大绽,随即将银子拿出来,将十个女的唤出道:“这些银子给你们分了罢,快点下船回城去。”

众女闻言大喜,慌慌张张分完银子,急急走出前舱而去。

白金妃一见众女走了之后,立向古士奇疑问道:“她们为什么肯来呢?”

古士奇知道不说不行,笑道:“聪明的小姐,她们是妓女啊,你可真会盘根究底!”

“啐。”

白金妃红着脸,再也不作声了。

古士奇笑道:“谁叫你问,快到后舱去看看。”

白金妃扭身不顾,反朝前舱奔出。

古士奇无奈其何,只好自己去,回头叫道:“你在外面替我把风。”

白金妃刚刚出舱,忽见一条黑影自下游如飞而来,眼认出是快乐山人,迎着怪叫问道:“施老头,敌人呢?”

快乐山人笑道:“被令师兄杀光了!”

白金妃惊讶道:“他怎会在下游呢?”

快乐山人笑道:“他与长妇‘祸水’凌浪不知为什么起了冲突,在下游四里之外打得异常激烈,我去时凌浪‘枯髓掌’不敌令师兄‘烈焰拳’,恰好败下阵去,令师兄一见我被敌人追着,他也不问情由,自侧面截住,你想还会有什么活的留下。”

白金妃道:“他呢,没有来?”

快乐山人笑道:“他听说你在这里,不来啦!”

白金妃骂道:“他想开溜啊,我非拔光他的胡子不可。”

快乐山人暗暗好笑,正想问她船上的情形,忽见古士奇走出,手中提着一个包裹,问道:“船上有什么没有?”

古士奇乃将刚才情形说出,接着又道:“后舱没有什么了,找们离开罢。”

快乐山人也将会霸天神龙之事说了,于是一同离开大船。

古士奇向白金妃道:“你师兄既已开溜,我们还是一道上峨嵋吧?”

白金妃生气道:“我要回客栈!”

快乐山人笑道:“令师兄不会在客栈啦!”

白金妃道:“我还有衣包未拿。”

快乐山人向古士奇道:“你陪她去拿吧。”

古士奇没办法,传音道:“前辈,作她的跟班非常麻烦,你老回船去罢,晚辈如在今夜不来,那就是另有技节了,你老不要等,明早开船先行。”

快乐山人暗暗一点头,立即向下游奔去。

古士奇催道:“小姐,我们进城罢。”

白金妃见他陪自己去,忽然格格笑道:“这下你可躲不了啦!”

古士奇跟着她向城内飞奔,苦笑道:“你住在什么客栈?”

白金妃轻笑道:“你问什么,只要跟着我走就行啦。”

进了城墙,她直朝屋瓦上超越,根本不管有无人发现,同时还有讲有笑,如走阳关大道。

到了一条大街上,突见前面屋面上立着两个人,遥遥大喝道:“站住!”

古士奇暗叫不好,他看出那是官衙里的步快,急急抢出道:“二位不要误会,咱们是白道上的。”

双方一接近,看出是两个中年人,每人手中都提着长剑,其一见是两个少年男女,沉声问道:“既是白道朋友,为何深更半夜穿街越屋。”

白金妃大怒道:““你们难道管得了?”

那人嘿嘿笑道:“姑娘眼睛放亮点,咱们爷俩是干什么的。”

古士奇一听他自称爷儿爹儿的,伸手突进,一把就将对方抓住,冷笑道:“你们作工的怎不带照子出门,什么爷?”

那人被抓大惊,两手一翻,就想出招!后面那个剑起如风,硬向古士奇腰间点到,显出并不等闲。

古士奇左手一探,硬将点到之剑如电握住,右手一提,被抓之人被他提得不能动弹,口中冷笑道:“二位如再不识相,那就休怪在下误伤了!”

使剑之人立觉全身如火烧一般,知已遇上绝顶高手,连连求饶道:“大侠放手,请恕在下有眼无珠。”

衙门作工的哪个不是吃软怕硬,古士奇真想给点苦头让他们受,但他没有那样作,松手后叱声道:“城外面有条匪船你们不管,却站在此处装模作样作甚。”

两步快刚才出手也不寻常,可惜遇的对手太硬了,这时被放,再也没有勇气立着不动了,低头向街上窜去。

白金妃轻笑一声道:“你的手掌豁破没有?”

古立奇笑道:“还好,尚未出血!”

白金妃向他作个鬼脸,将手一指道:“站到对街屋脊去,我拿了衣包就来。”

古士奇见她也向大街跃下,知道她的客店就在近处,于是依言纵过街屋面。

世居混乱,老百姓人人都有经验,虽然听到什么,他们也装着没有听见。

白金妃去了不少时候,这时还没有上来,古士奇不放心,正想跳下去,但刚举步,突见远远的屋面上掠来了几条电掣一般的黑影,立知不对,忙将身形一矮,顺势退到街檐下。

事也凑巧,白金妃恰在这时由一家店里出来,发现古士奇举动有异,一闪接近,轻声道:“什么事?”

古士奇道:“快藏入檐下,北面来了两个特等高手。”

白金妃拔身一跃,紧紧挤到他的身边,一股如兰似麝的清香,霎时扑进古士奇的鼻管里,她还就着耳朵问道:“莫非是刚才两步快请来的?”

古士奇见她毫不避忌,不禁暗暗叹息一声,点头道:“那很难料,也许那两个步快与黑道有什么勾结!”

耳听风声已到头顶,证明那两条黑影就在瓦面立定,突闻上面有人道:“船上为何未见有人前来相会?”

这声音相当苍老,显然是个老人,又听另外一人陪晤两声后接道:“周堂主和胡堂主恐怕尚未到。堂主,我们到江边去看看如何?”

这人声音不老,古士奇似已听到第一个人的声音了,传音白金妃道:“上面是拜金帮的多福堂主,他们居然也有船在江边,我几乎猜错他们是神船帮的人呢!这证明不是步快请来的了。”

白金妃传音道:“上面是拜金帮的多福堂主?”

古士奇道:“不会错,他们在此地出现,一定要照顾什么大户人家的财宝了!”

上面两人仍未离开,未见又听老者的声音道:“我们的船恐怕不在江边靠头啦,否则神船帮的礼堂主为何未曾见到,乔香主,本座先到西门外集合地去,你到江边看看,如果没有我们的船,你就赶快回来通知。”

所谓乔香主忽然轻笑道:“神船帮在此地一定出了事,堂主不见他那怒气冲冲的样子吗?”

老者郑重地唔了两声,向他吩咐道:“乔香主,不要管别帮的事,你快去快来。”

屋面两人似已分开离去,古士奇这才落下地来,催着白金妃道:“我们回船罢,时已四更了。”

白金妃立即反对道:“不,拜金帮一定有重要事情,我要追那常奉贵去!”

古士奇道:“他们绝对不在此城作案,我们没有多久的时间了。”

白金妃怕他不肯去,一把拖住道:“我非追他不可!”

古士奇早知跟着她必有麻烦,但又不放心她一人前去,只得轻声道:“放手,我去,我去!”

白金妃拉着道:“走,我放了你,你会开溜。”

古士奇被她拉着向西奔,须臾之间,那常奉贵的影子已被追上。

古士奇轻声道:“不要太急,我们向有树林的地方走,这样子会被他发觉。”

白金妃忽见左侧有个雪白的人影在一株树后瞪着她,不禁悚然停步,急向古士奇身边一靠,颤声道:“风流客!”

古士奇见她一身都在发抖,伸手扶住道:“在哪里?”

白金妃急向树后一指,两眼却不敢再看!

古士奇顺其手指看去,但却毫无发现,不禁疑问道:“你看错了吧?”

树林不密,古士奇自认不会疏忽,但白金妃确有所见,这时见问,随即壮胆转头,岂知她仍旧颤声道:“他不是吗?”

这一下可将古士奇震住了,他知道对方必定是施展某种惊世骇俗的神通将自己的眼光给隔住了,因此只有白金妃才能看到,心中一急,紧紧将白金妃挽住,沉着道:“金妃,不要怕,他施展的是邪术!”

白金妃似曾得了她师父什么警告,否则不会怕成这个样子!可是那白影并无什么举动,未几就消失不见了。

白金妃转对古士奇道:“他走了!好险,他的目光竟如火炬一般。”

古士奇冷笑道:“他敢对你动什么念头,我决心和他拼了,你放胆走,我偏不信邪。”

白金妃道:“师父说他已练成‘天魔化身’之术!综左道武功之成,有时到了敌人身边尚无一点感觉,你千万不可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