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客》

第09章

作者:秋梦痕

古士奇惊问道:“你老也用什么方法没有?”

止戈老道:“我自听到老师父说这两个魔头练成五鬼功之后,便知自行解穴是毫无希望的,当然不去作徒劳无益之举。”

古士奇道:“晚辈在来此之前,也曾得到老师父的指示,他说除了九死神功可以避免锁穴之外,其他难逃二魔近身下手。”

止戈老道:“老师父仍旧不肯自己来吗?”

古士奇叹声道:“他说他就是来也只能与两个魔头打成平手!因此我也只得作罢。”

止戈老忽然面现惊讶之色,疑道:“士奇,这两个魔头从来不提起老师父是什么原因?”

古士奇笑道:“他们现在最怕的就是老师父一人,但他们也知道老师父曾经发誓不向任何人先动手,因此他们绝口不提老师父,也不怕老师父前来动手。”

这时那二魔冬阳又出来了,但他后面却跟着一个比他高过一倍的老人,古士奇一见,急向快乐山人道:“没想到鬼使神差房无忌竟也未逃过此难。”

能认得“鬼使神差”房无忌的没有几人,快乐山人道:“大魔东方焰去还不久,谁料他又擒到一个武林大头,此人的手段可见一斑。”

“鬼使神差”房无忌一见石室之内全为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原有的一股忿怒之色,这时亦渐渐平静下来,他没有听冬阳安排位置,即一直向红袍教主走去,且大声哈哈道:“大教主,你怎地凡事都要抢先一步。”

红袍教主阴声道:“房兄一生足智多谋,这次却也有失机之时!”

双方互为讥讽,可说是各不相容,冬阳在后大声道:“房兄已知规矩,请快择位入座。”

房无忌回头冷笑道:“本人被你们阴谋暗算,已结下势不两立之仇,你们休想利用我姓房的。”

他说完即走到红施教主右侧坐下。

冬阳阴等不理,忽向全室大声道:“现在是申时一刻,到了申时三刻后,诸位就要接受无无色剑诀坐悟前的三项考验,希望诸位冷静应付,千万不可心有旁思,如果考验时了无所悟,即注定其将终身被囚于此。”

众人闻言,莫不悚然,霎时室内沉寂若死。

古士奇突然起立,厉声叱道:“百脚狼,你兄弟又要掏什么鬼?”

冬阳闻声走去道:“阁下千万匆离位置,否则又是犯规!”

古士奇冷笑道:“你们的规矩倒真不少,我当听则听,不当听时你们休想左右于我,快快说出原因。”

冬阳阴笑道:“无色剑决乃当今武林至宝,家兄不会轻易公开的,哪怕你们是在我的掌握之内,但也要防患未然,加之在坐者也不能说一个个全都是天生颖悟之人,家兄为了择精小心起见,想用三道试题,由在座者之中选出真有悟性之人去悟彻无色剑诀,阁下认为处置得妥当?”

古士奇冷笑道:“你们欺人太甚,我倒要看看哪个没有骨头的去听任你们摆布。”

冬阳大笑道:“违命者当场处死!”

他说完又是一声大笑,随势走入石门而去。

止戈老急急将古士奇叫下坐着道:“士奇,你为什么反对呢?谅他也难不倒我们?”

古士奇摇头道:“他们已经改变方针,目的不外乎不愿将无色剑诀当众公开,且有将众人分别囚禁之心,我们岂可被其隔离!”

快乐山人悚然道:“人都在他掌握之中,干啥还要隔离?”

古士奇陡然大声道:“你老还不明白吗,谁要是能够替他悟出一理,他即将该人杀之灭口,倘若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其余之人谁肯再进一言。”

众人闻言大惊,人人都有了警惕!

及至申时三刻,两个魔头同时走出石门,只见东方焰环视一眼笑道:“诸位听了黄金力士之言,大概都有疑惧之心了?”

陡见红袍教主厉声道:“东方焰,你的诡计难逞了,本教主第一个反对考验。”

老魔哈哈笑道:“本人为了尊重诸位起见,只得打消原意,不过无色剑决仍旧不愿当众公布!”

“鬼使神差”大吼道:“你打算不要我们代劳了?”

东方焰摇头道:“本人如不需仰仗诸位协助,又何必将诸位擒来。”

摩顶大师接口道:“施主是否另有折中之法?”

东方焰点头道:“无色剑诀共有百零八字,字字皆惧残义,属分解集义之无上妙诀,本人为防有失起见,现将百零八字错乱写出,如有人能将这百零八字组成字句者,可与老夫共参此中奥妙。”

此言一停,石室中议论纷纷,但却无人再怀疑其中有诡。

古士奇暗对止戈老和快乐山人道:“这魔头心计当真与人不同,如有人能够将百零八字组成原句者,其智慧自然不同,他这样一来,在座者最少也要减去大半,也许所剩者没有几人。”

止戈老道:“我们应该如何选择?”

古士奇道:“让他们离开后再讲。”

两魔一见无人反对,随又宣布道:“诸位如无异议,那就请在此稍待。”

古士奇大声道:“你不怕人家将百零八字全部默记吗?”

东方焰大笑道:“老夫为求将剑诀彻底悟彻,也顾不了这许多啦,不过诸位纵能记下也非老夫将来的对手,因为诸位的功力永远无法进步了。”

古士奇冷笑道:“我们如能得庆生还,难道不知觅寻徒弟传艺吗?”

东方焰哈哈笑道:“等你们徒弟练成无色剑气时,老夫只怕早已成了真正的剑仙啦,那时还怕你们报仇吗,阁下想得太远了。”

古士奇见他去后,急急轻声向二老道:“我们第一要将百零八字全部记下,如果当真能够脱身,将来再慢慢揣摩,当然能够马上组成连句更好,第二我们比别人占便宜,因为我们可传音说话,不问谁能组成,须立即告诉自己人知道,这样可以避免分离,第三,设若我们能够悟彻其中奥妙,但千万不可全部告诉两魔,择其中最难的保留其秘,且混以他义解释,让两魔自己去练,这是最重要的,也许能使其练入歧途。”

二老暗佩他的计策,同时点头默许。

申时三刻刚到,石门里陆续走出十个凶汉和十个少女,他们手中都拿着几张光滑的铜板,最后是东方老魔,只见他大声对众人道:“诸位注意,你们每人都有铜板一块,铜板上刻的就是无色剑决百零八字,诸位谁能组成字句者可以立刻举手,其人立即可以进入老夫的练功室。”

接着老魔又郑重地喝道:“有老夫在此监视,谁若是交头接耳,就休怪老夫心狠手辣。”

他后面立着二魔冬阳,只见他大声道:“师兄,止戈老和快乐山人以及那少女应该分开才是。”

东方老魔显已忘了三人与众不同,立即道:“师弟将他们隔离!”

冬阳转身一闪,如风收去三人面前的铜板,阴笑道:“三位暂时免看,等众人时限过了之后再让三位分别揣摩……”

古士奇冷笑不理,他已分得一块铜板,这时正在聚精会神地潜心研究。

耳听东方老魔又大声道:“诸位当心,申时一过,铜板即被收去,此后再无机会了。”

石室之内顿时鸦雀无声,势如进了考场,哪怕已往都是轰动江湖的人物,这刻也都神情紧张至极。

恰在这种紧要关头,谁料石室内泛起一阵轻烟,须臾弥漫全室,且带有浓厚无比的奇香!

东方老魔一见,居然大感恐慌,恰当在座者聚精会神之际,他身如电闪,竟自每个人的面前将铜板收回,同时大声要冬阳带着弟子退入石室,紧接着就将石室四门紧闭。

室内群雄不明其故,莫不诧异至极,止戈老急向古士奇道:“这魔头又在搞什么鬼?”

古士奇的铜板也被收去,但他轻轻地向止戈老道:“可能有变,原因是这股轻烟和奇香。”

话未停,石室倏地起了阵阵撼动,同时传来轰隆不绝之声!

快乐山人冲口大叫道:“外面有天下武林在攻洞了!”

石室中正邪双方经他一喊,人人都恍然大悟,大家立起騒乱。

止戈老道:“老二,攻洞是另外一回事,东方老魔绝对不会这样紧张!”

古士奇陡有所悟,急向止戈者耳语道:“你老快向摩顶大师问问,看他的真气能不能提上,这异香显对‘五鬼锁穴’功具有克制作用,东方老魔之所以收去剑决急急逃去,或许是怕群雄醒悟后合力动手啊。”

止戈老点点头,就近向摩顶大师问道:“大师,你赶快提提真气看看?”

摩顶大师闻言一怔,疑问道:“施主之意……”

是字尚未落音,突闻石室内响起一阵清晰大笑道:“我们得救了,东方老魔的‘五鬼锁穴’法失效了!”

古士奇听出是清廷总卫长令狐申的声音,即知自己猜测不错,立向止戈老道:“二老当心,我们须防被几个邪门人物乘隙下手了,快准备逃走。”

止戈老道:“重重秘道和机关,我们焉得脱身?”

古士奇立即站起,轻声道:“二老快随我来,趁室内烟浓势乱,晚辈也许能将来时所记派上用场。”

当此之际,耳中又传出一个声音,但却不是室内之人所发,只听他沉沉的大声喝问道:“你的功力复原没有,为何还不起来反抗?千万勿让东方焰将剑诀全部收去。”

这声一落,突听红袍教主大叫道:“风流客,这是风流客的声音!”

石室内哗然大乱,大家都急了,耳听拜金帮主大叫道:“铜板,铜板,你们哪个未被收去?”

古士奇伸手一按石门,他似找到了开启之秘,石门应手而开!

一股冷风迎面吹进,他急急叫道:“二老快!”

止戈老和快乐山人哪敢稍懈,同声催道:“士奇,你只管走,老朽等不会落后。”

好在烟浓势乱,石室内向无人注意及此,古士奇小心急奔!接连通过几条秘道,启开了四道石门。

未几,他发现已到了金沙洞明道之内,这才吁口气道:“现在不用怕了。”

快乐山人突觉前面有暗影闪动,急急传音大家道:“我们快藏起来,攻洞的向这面冲来了。”

古士奇不管对方是邪是正,立即带着白金妃闪到一处石笋后面,止戈老却与快乐山人拔身贴于洞顶。

一阵风声过去,洞内奔过了十几条黑影,止戈老居高临下,俯察分明,他认出那十几条黑影中最前面两人,一看没有继续过来,随即落下道:“是昆仑派的人,不妨事。”

古士奇仍旧拉着白金妃向外领先急奔,岂知到了洞口一看,外面竟是冷清清的,急回头道:“所有的武林都进洞去了,我们直火速脱离此地。”

二老认为有理,于是齐向崖上攀登。

四人乘机飞奔,一直到天明才停下来,前面已有大路,快乐山人估计已奔出十余里,随即抢先道:“前面有人家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止戈老道:“现在不要性急了,我们慢慢的走,最好是找个市镇。”

古士奇这才放下白金妃,抬头四顾,浪道:“我们未脱离峨嵋山范围!”

快乐山人道:“我们走的是正西,前面是金口河,快与西康交界了。”

白金妃走在古士奇身边,仰着问道:“石室中那阵浓烟来得离奇,同时还带着奇香,不知是什么人放过去的。”

古士奇道:“我猜想就是风流客所为!”

白金妃道:“他怎么肯救我们呢?”

古士奇道:“他根本不是存心救人,而是存心捣乱,东方焰虽未将他偷袭罗致,他焉能不破坏东方焰的大事。”

止戈老点头道:“士奇可能猜对了,那魔头的功夫也是深奥无比,他既传音到达石室,当然他也有方法将烟雾异香传了进去,而且那异香竟是克‘五鬼锁穴’功的对头。”

快乐山人道:“可惜他动手过早,稍迟一点我们也许能将无色剑诀记下来。”

古士奇突然大笑道:“你老虽未看,晚辈却已全部记下了,不过我担心东方魔恐怕还留下了些什么,否则我也不必再夺取龙牙骨了。”

二老和白金妃闻言大喜过望,同声问道:“你能组成字句吗?”

古士奇道:“现在还没有时间,我们须找个隐秘之处呆几天不可。”

快乐山人道:“我经常四出采葯,隐秘之地多得是。”

止戈老忽然发觉后面有一条黑影竟如流星般追来,不禁大吃一惊,急声道:“我们当心,后面有人追来了。”

古士奇猛一回头,居然变色道:“是冬阳!”

快乐山人急对止戈老道:“让士奇和白姑娘脱身,我们拼命挡他一阵。”

古士奇大声道:“二老岂可随便牺牲,快请将白金妃带到道旁去,我不相信会对付不了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客》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