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01章 天涯海角客

作者:秋梦痕

  一道匹练,如灵蛇蜒蜿长空!一声霹雳,如天崩塌下人间!大雨似天河倾泻,其势

排山倒海!狂风慾席卷大地,咆啸横扫红尘!六月的黄昏,瞬息变成凄厉的阴域!明丽

的晚霞,顷刻便被摧残殆尽。关洛道上,千门万户成死寂,原野一片鬼气森森!

  正当风加速,雨更激,夜更深的时候,突然由北向南驰来一辆黑色马车,在狂风暴

雨中滚滚飞驰如电!四匹神骏的黄膘大马,发出一声声惊破夜幕的长嘶。车上坐着一个

精干的中年驭者,扬鞭奋激,面色严肃而紧张,车后随着三骑江湖豪客,一个个扬刀横

剑,不断回头警戒,神情紧张万分。

  车到一个山脚,陡然暴起数声惊天厉喝,人影如鬼魂闪闪。纷纷之间,顿时将车马

困住,护车的三位豪客一见,阻止不及,立即展开一场罕有的火拼!对方共有五人,功

力似为武林一流高手,在少顷之间,三护卫声声惨叫之下,一个个尸横当地。

  这时车上主仆已看清对方形态,见是五个蒙面人。驭者拔剑立于车门,静等敌人下

一步动作。五蒙面客收拾完护卫之后,一字排立车前,为首之人向车中拱手着:“请尹

善人出车答话!”车门启处,步出一个五十开外的中年儒者,其貌和善而文雅,长揖道:

“五位壮士因何不择手段杀害老朽武士?”为首之人哈哈发笑道:“尹善人,杀他们与

阁下无关,那只是给些颜色与武林王看看而已。”

  中年儒者叹声道:“武林王乃老朽妻舅,所作所为虽不正大,然这三位武士经他派

作老朽护院后,行为都受老朽限制,心性逐见善良。现事已过去,老配只有付之一叹,

而今列位唤老朽出来不知还有什么指教?”

  为首之人朗声道:“这事是吾等劫车之主要原因,久闻阁下藏书阁中有一幅《海天

一览图》,吾等慾借一观为幸,相信阁下不会使吾等失望空回?”中年儒者闻言一怔,

疑问道:“近日不知出了什么奇事?江湖壮士都是异口同音向老朽索那不值十两银子的

一幅画图?”五位蒙面绿林闻言同声大笑,为首之人接道:“阁下乃当今儒者,手无搏

鸡之力,只知为善好施,岂懂其中奥妙,既说不值十两之物,那就请掷下送与吾等也

罢。”

  中年儒者长声叹道:“老朽何惜无用之物,只因此图近日带给老朽烦恼,深知留下

是祸,不瞒各位说,早在四日前申时,送给愚舅武林王齐秦威去了。”

  五位蒙面绿林闻言大惊,一个个面面相视,良久才听一人道:“阁下为关洛道上第

一善人,出言从无虚伪,光明磊落名动江湖,若是他人,吾等绝不相信阁下之言。武林

王为当今武林三大霸主之一,功力盖世,无人敢触其锋,吾等虽勇,自认非其对手,然

《海天一览图》又是吾等必取之物,唯今之计,只有向阁下要了!”中年儒者闻言大惊

道:“列位壮士既知该图不在老朽之手,老朽那又以何物来奉送列位?”为首之人拱手

道:“吾等本不愿烦扰阁下,因阁下与武林王齐秦威份属至亲,有阁下在手,齐秦威必

将持图来换。”

  中年儒者听出其语意不善,大惊道:“列位壮士要掳老朽为人质?”为首之人点头

道:“也只有暂时委屈阁下随吾等一行,但保证绝无生命之危。”驾车仆人一见不对风

头,横剑喝道:“各位朋友也太无理,我主公一生从不亏待江湖朋友,你们竟敢背上不

义之名?”

  为首人嘿嘿笑道:“所谓慾达目的不择手段,除此之外无法能使武林王屈服!”仆

人闻言冷笑道:“各位报出名来,我齐天手尹忠倒不信你们能劫走我主!”为首之人闻

言一怔,正色道:“你就是力斗黑天掌余魔的齐天手尹大侠?”中年儒者接口道:“列

位壮士不必发生冲突,小仆岂是各位对手。”

  为首之人哈哈大笑道:“久仰齐天手为关洛道上三大剑手之一,今日一见,幸会幸

会。现在风停雨息,本人不揣冒昧,就请尹大侠印证几手如何?”齐天手尹忠沉声道:

“本人不杀无名之辈!”为首之人大笑道:“尹兄想必对五岳潜龙有个耳闻吧?”尹忠

闻言一震,闪身拦在主人身前:“你就是龙飞?”为首之人点头道:“愚兄弟是武林王

齐秦威朝思暮想,慾收为己用之人.可惜愚兄弟不愿寄人篱下,阁下齐天剑法为武林绝

技,正是在下兄弟五龙剑法劲敌,今夜有幸,在下愿以飞龙剑法与阁下一决,千招之内

能胜在下一招半式,贵主人便可坐车回府。”

  尹忠一挥宝剑前道:“久闻五岳潜龙言出必行,兄弟愿接龙老大一千招就是。”龙

飞挥手示意兄弟退后,上前道:“尹兄发招吧。”正当尹忠要发招之际,龙飞突然一个

倒纵,眼睛惊怯的掠了车中一眼,退后扬声说道:“五岳潜龙,谨遵大侠之命,从此不

找尹善人!”尹忠没有看出他的神情,他主人虽立身车外,也未察觉龙飞的目光!都被

龙飞这一突然行动搞得迷糊了!龙飞音落之余,拱手朝尹忠道:“尹兄请奉贵主人回府,

今晚打扰之处,希兄千万见谅是幸。”

  说完一挥手,五兄弟如飞而去,竟连尹忠的回答都不听了!尹忠一见大惑,收剑回

身,怔怔的望着他主人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主人摇头道:“那龙飞说谨遵大侠之命!不是对你说么?”尹忠躬身道:“小人

那有这般威风,可能另有奇人在暗中保护主人,而此人之威,真是惊人听闻,五岳潜龙

为黑道高手人物,就是舅老爷武林王都无法使其低头屈服,论武功;小人自问不是其兄

弟中任何一人敌手,然而,他兄弟竟闻那人传音即退,这真是闻所未闻之事!”其主人

叹口气道:“尹忠,今晚我们算是又过了一关啦,你快将三位师傅的尸骨拉人车中罢,

他们真是死得可惜。”

  尹忠道:“刘师傅等武功也是一流高手,岂知竟撞上五岳潜龙兄弟。主公,车中那

个病人怎么办,加上这三具尸骨就放不下啦,不如就地埋了望?”尹善人想想叹口气道:

“依你去办理。”

  尹忠埋完尸骨之后,伸手扶住主人上车,一指车中道:“主公,他好象醒来了!”

尹善人看看车后道:“此人年龄看去未到二十岁,不知姓甚名谁?病势似相当严重,尹

忠你快点驶车赶路罢,回庄还有百余里啊,时间过久,这少年可能会中途死去。”尹忠

急急纵上车前坐位,扬鞭摧马前进。

  车马去后,风雨全停。忽然自道旁林内步出三个老人,一色武林打扮,年龄在六、

七十之间,精神抖擞,毫无苍老之态,鱼贯行至出事之地一停,其一叹声道:“关洛善

人尹世泽近来多灾多难,为了一幅莫名的挂图竟招来无边烦恼,真是想象不到的事。”

  立在左边老者接口道:“真是人心不古,他为了济困扶危,不惜以一介文士之躯奔

走江湖,不知救了多少孤寡贫病,到头来还遭到这样杀机四伏,可以看出江湖险恶之面

了。”第三老者岔开话题道:“此公有惊无险,我们何必操杞人之忧,唯刚才五岳潜龙

退得非常蹊跷,那龙飞口中所喊的大侠不知是指何方异人?”第二人接口道:“龙飞目

光注定马车,难道那异人是在车中?”第一人摇头道:“江兄所猜似不正确,刚听尹善

人口气,车中显然只有一少年病人,表明还是他在途中拯救的,龙飞是得到传音撤走的,

可能那异人是在停车方向传音来的。”

  第三人接口道:“叶总局主揣测得大有道理,然举目武林谁能惊退五岳潜龙兄弟?

三魁帮三大首领是不会有这种好心眼的,甚至五岳潜龙也不会他们兄弟姐妹那一套,设

若是武林王齐秦威,那更不通情理,他眼看妹夫遇危哪还不出手拒敌的,何况三护卫还

是他的老属下。”

  姓叶的沉吟一会道:“剑祖赫连洪从此经过?”第二人大笑道:“剑祖赫连洪与齐

秦威貌合神离,只差没有公开决裂而己,他哪还愿替齐秦威救妹夫之理。”第三老者摆

手道:“我们承‘博古老’海天察之邀,到时间他便可知道,此老天通地通,无事不知

其详。”

  此老语落身起,领先奔向西南大道,姓叶的老者落在最后,扬声道:“朱总局主何

必性急,王屋山距此只有八十里。”

  前奔之人朗声道:“叶局主有所不知,海老有个怪脾气,所邀之人到得愈快愈受欢

迎,此老从不乱邀朋友,这次可能酒兴大发,我们借这机会多听几件奇闻异事岂不大

妙。”三老在前走着说着,岂知后面远远的出现了两人,看势亦似赶什么“博古老”海

天察之会的。

  两人并肩齐纵,速度相当惊人,左面之人轻声笑道:“前面走的好像是‘漠风剑’

叶冬绿那老儿?”右面之人点头道:“此老身为西原镖局总局主已有十年之久,竟还没

有走过下风,他那套漠风翔法真还名不虚传!”左面之人摇头叹息道:“那是他人缘好,

也可说是江湖巨头们故示仁义于他,否则哪有他泰然度过十年之理。”

  右面之人一指又道:“第二位可认得,那是‘八奇指’江浩!”左面之人大异道:

“长江镖局总局主也来了,那最前的就是‘饿虎掌’朱成功了?”右面之人摇头道:

“饿虎掌朱成功掌理河北联会总镖局,他哪有时间来此赴‘博古老’海天察之会?“左

面之人郑重道:“这次海天察老人邀客非常秘密,而且大有不让江湖三大势力知道之意,

其中很可能有重大事情向被邀者宣布,此老为武林最崇敬之前辈人物,只有他不怕武林

三大势力,凡被邀请之人,我敢说没有不到的。”

  忽然,只听到前面发出一声哈哈大笑,紧接有人朗声嚷嚷:“幸会幸会,哈哈,在

此地竟遇上中原三大镖局的总首领!”二人闻声注目,同时喝声道:“是黑天鹅雷不

同!”其一紧接道:“此人功力奇深,身世神秘之极,有人揣测是当年镇邪大侠雷声厉

最得力的隐名助手之一。”另一人摇头笑道:“长孙兄怎能相信江湖上胡扯那一套,十

六年前镇邪大侠雷声厉为了压制武林三大势力,全家竟遭武林王齐秦威、剑祖赫连洪及

三魁帮三大首领联手围攻殆尽,自镇邪大侠以下,被杀得一个未存,及至两月后,经三

大势力彻底调查结果,始知道仅仅漏掉一个十二岁的丫头,带走了镇邪大侠最小的两岁

幼子,此外无一生存。”

  二人谈得正起劲,猛听前途又发一声哈哈大笑道:“好呀,哈哈,关洛三剑手也是

走上这条路啦,狂飙手尉尺武,你和散星手长孙文还不走快点,咱们多年不见,趁此聊

聊天岂不甚好。”

  二人闻声赶上,同声笑道:“四位不弃,正所愿也。”二人奔近之际,漠风剑叶冬

绿朗声笑道:“长孙老弟和尉尺老弟盯我们的行踪么?”长孙文大笑接道:“三位总局

主亲自出马,必定身带连城之宝,是以使小弟二人眼红。”饿虎掌朱成功哈哈笑道:

“关洛三剑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山立寨了,可惜踩盘子(暗探)的没有探出真情,致使二

位跑趟空买卖,老朽等今天晚上身边都没带红货。”

  众人闻言,齐声大笑!尉迟武接道:“说真的,有三位老哥联手走镖,就算带有连

城之宝,武林中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黑天鹅雷大哥,你说是不是?”黑天鹅雷不同大

笑道:“怕就怕一些不要命的!”众人又是哄然大笑,八奇指江浩道:“雷老弟不认为

我们三个老哥哥捧高了吗?做做好事罢,摔死了,难道你们还能少得了送葬礼!”

  黑天鹅雷不同正色道:“江老何出此言,武林中除几个沽名钓誉的老伪贼外,真还

没有敢动三位老哥哥的脑筋之人!功不说也罢,以三位老哥哥的江湖道义来讲,谁不竖

大拇指!”漠风剑叶冬绿接口叹声道:“雷老弟,武林中假如都是象你们三位这样光明

磊落,义播江湖就好了,以今晚之事来说罢,关洛善人尹世泽,江湖上哪个不尊敬?岂

知竟遭五岳潜龙龙氏兄弟几乎劫去当人质呢,请问三位老弟,江湖中的险恶岂不叫人寒

心。”

  三人闻言大吃一惊,散星手孙文悚然问道:“五岳潜龙是为了什么?他们虽属黑道

中人,然平时名誉不坏,往常动手对象莫不是贪官污吏和为富不仁之辈,这次竟一反其

本来言行?”朱成功立将经过说明后道:“那幅〈海天一览图〉不知有何秘密,据尹善

人说及,找他的还不仅是五岳潜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天涯海角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