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10章 荒野得知己

作者:秋梦痕

雷不同惊觉不妙,立即叫道:“宝驹勿误会,我是你主人之友!”黑麒麟闻声立止,但仍有敌视之势!雷不同怕他误会,也就不敢接近,环视之际,忽见黑麒麟又进一株树上瞪眼,不禁忖道:“树上定有什么东西?”

走近那树一看,原来上面间有一张字条。伸手取下,只见上书:“病鬼当心!你遭强敌联手追踪,被辱人留字。”雷不同一看大惊,虽不知是何人所留,但见书写清秀,知是出之女人之手,立即奔回,进洞时轻叫道:“欢儿!”洞内无人答应!走进一看,那还有太叔夜的影子,不禁大惊,反身外扑,恰好撞上太叔夜亦急急奔进,二人几乎撞个满怀。

雷不同刹势问道:“你到哪去了?”太叔夜道:“叔叔赶快离开,剑祖赫连洪,武林王齐秦威,盖世剑余龙祖,还有五六个一等强敌都往这山上搜来了。”雷不同闻言大惊失色,无暇多说,立将字条递过道:“你看这是何人所留?显然是向你通风告警的。”太叔夜接过一看,心中突觉一阵难过,忖道:“被辱人!这是赫连洪的幼女,唉!她被我侮辱过甚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向我告警呢?难道……不会的?但她为什么要走漏她父亲的消息?”

他无法想出其中之理,呆了一阵,即将字条毁掉,吁口气道:“叔叔,侄儿现在的身份较你还保险,请快离开,走前面那座森林,一直通过,那方面没有敌人。”雷不同道:“要走一道走,十六年的痛苦,今天才使为叔感到有了申诉之日,我不会放你单独离开的。欢儿,快,我叔侄最低限度也要多呆几天。”太叔夜真还不放心他独自逃走,立即举掌轻拍三响。

黑麒麟真正灵敏之极微音入耳,如风奔到,只看得雷不同惊讶不已。太叔夜一拍马脖道:“阿黑!有强敌现踪了,快跟我往森林逃走。说完一拉雷不同道:“叔叔走!”两人一马,迅速奔入森林,太叔夜在前,专找幽秘处掩蔽奔驰,他平着超人的听觉,侥幸脱出三十里,就在此后传出一声声破空厉啸。雷不同闻声叹道:“他们已围困金顶峰啦!”太叔夜道:“这样看来,他们还不知到我就是真正的白衣人!”

雷不同道:“另一个难道是假的?”太叔夜那人现在还不知到的是男是女,他对小侄有恩,齐家堡所杀百几十个高手,如无他现身顶替,小侄几被伏豸牛独看出破绽!”雷不同虽未见其人,但闻言亦非常感激,问道:“欢儿可知他的身世!”太叔夜道:“小侄只知他是前辈异人海角客之后……”他立将一切经过禀告后道:“小侄自知不是武林王齐秦威的对手,然而只要伪装得法,削他手下势力是有把握的,只要除去他的手下,慢慢再设计报仇!”

雷不同叹声道:“现再三大势力已形联手之势,你得处处当心。”稍停问道:“还有什么人物与三大势力合作?”太叔夜道:“都是老辈中非常人物,计有后藏西天大师,南海驭鲸叟,百里冲,兴安王曲不理奥,蒙边神拳伯拉鲁鲁等,加上齐秦威三大谋士,总计是十大特等人物。”雷不同闻言色变,骇然道:“这些人当年都是你爹的死对头,好在还有大批未出来。”

太叔夜道:“近日江湖上出现不少怪人物,可能有不少是爹当年仇人,叔叔现还不受彼等注意,最好勿于小侄同行,否则难免使人怀疑。”雷不同沉吟一会儿叹道:“事情既到这一步,诚属分开为上。”太叔夜道:“叔叔最好找着海天察同行,此人在江湖上是有一种潜在的威力,有他作靠山,小侄放心不少,今后则无顾虑啦。“雷不同道:“愚叔只有依你行事了。”太叔夜立住道:“叔叔,黑麒麟在我身边有碍行动,您老顺便带交给海珊珊吧。”雷不同道:“它能服我坐骑吗!”

太叔夜道:“此宝马已通人性,叔叔放心骑它去吧,有人问及时,只说是海珊珊托管就行了。”雷不同点点头,牵马前行道:“欢儿准备去哪里?”太叔夜道:“准备入滇。”雷不同边行边回头,留恋的步出森林而去。

太叔夜目送其走后,改变方向,悄悄趁黑疾行,他一生孤独无依,每到无人之时就感到悲伤不能自制。今晚,他居然有了一个真正关心而爱他的亲人,心情上顿觉有股空前未有的温暖,什么深夜,什么危险,他都丢到脑后去了,口中还哼出一种西南边区的情歌:“我偷偷的看你走过小桥!今天比昨晚更俏。小心啊,担忧你闪了柳腰。我悄悄的随你走过森林!微风送给我一阵阵发香。慢点啊!荆棘会刺破你的罗裙。我看看天上的明月。时间恰好是经常的那一时刻!今后……”他啊字未出口,突觉前面有了异动,一怔之下,立将歌声打住。忖道:“这不会是那批人物?”循声急追,他似要查看心中的意测。

不出半里,前面是一座石崖,触目只见两条黑影翻上石崖而去。他目力虽强,距离太远,仍然分不出是什么人物,于是提气纵进,瞬息接近那崖下。突然,只听崖上发出一声冷笑道:“你们终于来了!”太叔夜大惊道:“他们在这儿等我自投罗网。”岂知出他的意料之外,紧接又有一声笑道:“别人怕你们三大势力,我太叔叶根本就瞧不顺眼!”

太叔夜闻声一呆,暗叫道:“好啊!居然有人冒我的假名。嘿,吁!我当是自投罗网呀。”只听上面你一语我一声的立即展开了舌战,不禁笑道:“双方都不弱,待伺窥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想着悄悄翻下石崖,藉着一块石后,伸头望,只见于五丈之外立着三个人,看出刚才两条黑影竟是剑祖赫连洪的两个儿子,忖道:“这两人我见过三次了,他兄弟表面看不出谁大谁小?”

正想着,忽听赫连兄弟对面那青年冷笑道:“赫连独,你的字号人称镇海剑,今晚我太叔叶到要碰碰你的剑法有何了不得。”太叔夜看出那青年长得英俊非凡,满脸正气,目吐神光,忖道:“此人武功之深,简直无法揣测。”耳听赫连独兄弟之一的厉声道:“阁下冒名太叔夜,难道于他有仇有恨?先说明白,不说太爷好生擒你,送给尹善人处理。”太叔夜问言大喜,忖道:“这样看来,三大势力真还没有怀疑我太叔夜。然而,为何能引起他们围困金顶山呢,这事真难猜透?”他想到这里,只见那青年面呈诧异之色,良久没有开口。

赫连独突然哈哈笑道:“我知道了,你的面貌确实几分似太叔夜,因那小子处处得到少女们喜爱,而你却想混水摸鱼啊!”太叔叶似被他说糊了,叱声道:“赫连独,你虽不认识我,但太叔叶却见了你们三次了,第一次,你兄弟强姦一名孀妇;第二次,你兄弟存心想强暴一名少女;第三次你兄弟要杀一名正派武林。嘿嘿,可惜三次都被我太叔叶赶走了,相信你们还记得那个蒙面人吧?”赫连独被他说得怒发如雷,阴阴笑道:“好小子,原来就是你呀,那你今晚上别想活着见到日出了!”

太叔叶闻言哈哈大笑道:“你们兄弟最好都出手,不过,我还得问清一件事情!”一直没有开口的镇陆剑赫连弧冷笑道:“拖时间只有对你不利!”太叔叶大笑道:“就算你一家人都到好啦,不过,我对赫连芳露那浪劲没有胃口。”赫连独叱声道:“任你怎么说,今晚你是活不成的,还有什么屁快放。”太叔叶朗声问道:“你刚才所说的太叔夜只怕是音同字不同吧!本人复姓太叔名叶,乃是树叶之叶,你说本人冒名的是什么人呢?”

赫连独兄弟闻言一呆,互观一眼后,赫连弧说道:“江湖上有个病王孙太叔夜,咱们兄弟却不知有错无错?不过,这是小事,总之,你今晚冒名也活不道明天,不冒名亦看不到日出,现在可以动手了。”太叔夜缓缓拨下一把芒光闪闪的奇剑.冷笑道:“你兄弟口口声声要在下活不到明天,显然有必杀在下之心,但在下初出江湖还不满一月,宝剑尚未见血,今晚想必要破戒了,你兄弟都上吧!”

赫连独欺其单人匹马,挥手喝退其弟,探手拔下长剑,阴笑道:“赫连独太爷兄弟那个不是武林闻名丧胆人物,对付你这rǔ臭未尽的小子还用两人出马?今晚先叫你尝尝赫连家剑法的滋味。”

太叔叶一摆手中奇剑,纵声笑道:“江湖怯你老子厉害,封以剑祖之号,那是不知武林中还有我凤后剑派之故。九十年前,就是天涯客也不敢承剑祖名号,今晚让你兄弟见识见识从未出现江湖的凤后剑派绝技!”凤后剑派之名在他口中道出之余,不仅赫连兄弟不知,连太叔夜亦感毫未所闻,明暗两方都觉讶异不已。

赫连独一领剑诀,右手长剑顿起波浪之势的弹动;喝声道:“口说无凭,咱们碰着瞧!”言既出口;剑走如风、斯斯之声又尖又锐,刹那银光耀眼,他的功力确已超出高手之列。剑招奇特无比,式如急风骤雨。太叔叶冷笑一声,静立不动,及至敌剑满布身前,突然蓝光一闪,立如花爆星散,讵料人影不见,耳中只听得嚓嚓,嗡嗡之声大鸣。双方间一接就是三十余式,两兵刃相擦,火花四射。最后呼的一声,人影闪处,各自易位纵开。太叔叶突然诧问道:“赫连独,你这套剑术何名?”赫连独面色紧张,两眼注定对方,他似被太叔叶剑法给惊呆了,闻言阴声道:“识不出就休要问,我们的剑术是半斤八两。”

太叔叶冷笑道:“可惜你内功配合不上这套绝学,我虽不知何名,但却识出是凤后剑派的真正对手,这不是高抬你赫连家声望,而是说你们赫连家不配有这套剑术!”赫连独闻言大怒,喝叱道:“小子,你敢轻视?”太叔叶冷笑道:“你再上罢,等会你就知道了!”赫连独怒火高烧,猛提丹田真气,连身带剑,滚滚而上,身剑刹时凝为一体。太叔叶大喝一声,剑式幻起一团光球,双方一接,尤如太极似的卷成蓝白两种光团齐转。这种速度,何须顿饭之久,攻守已超千招之外,赫连弧看出乃兄确非敌人对手,正慾出手相助,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升起,蓝、白二光波的东西分开。

注目一看,只见赫连独蹬蹬蹬,一路歪斜的退了回来,他左手按住胸口,右手垂剑支地,面色灰白如纸,太叔叶倒提蓝剑,冷笑远立不语。赫连弧大惊迎上,伸手一扶问道:“哥哥怎么样了?”赫连独抬头道:“不要问,你出手时谨防蓝光中有一点红影!”他说话轻得如蚊鸣,语落之余,歪身靠立一块岩石之上。赫连弧拨剑冲出,阴笑道:“我大哥遭你什么毒手?”太叔叶冷笑道:“你最好早点扶他回去,否则过不了三天。”赫连弧闻言大惊,翻身又扑回来道:“哥哥……”赫连独不让他说下去,叱声道:“你还不动手!”赫连弧见他目射毒焰,情知问题严重,显有要他复仇之意,于是再次扑出,一言不发挥剑猛攻!

太叔叶冷笑一声,闪开两丈之外叱道:“赫连弧,你哥哥的心脉已被我一剑点断四分之三,现巳难活三天,你还想送死不成?哼!”赫连弧闻言大惊,回头一看,只见他哥哥已躺身地上,只觉眼睛一黑,几乎晕倒,泪如泉涌,厉叫一声,疯狂扑出道:“偿命来罢!”太叔叶似有不忍诛尽之心,但见他连兄弟将死之身都不顾及,便知对方是一残忍恶毒之人,蓝剑一挥,嘿嘿笑道:“赫连洪一生作恶,该当他无后之报了!”

双方各展所长,瞬息就是三百余招,赫连弧得兄指出敌人剑式之奥,确见蓝光中一点红影飞舞不停,于是全神贯注。太叔叶看出对方剑式能处处当心自己的煞手,情知已遭识出剑法之妙,暗忖道:“你虽能防全套剑术重点,但却难逃我最后三招绝着!”心有所决,剑式突变,大虽一声道:“赫连弧,接这招风平浪静。倒下!”赫连弧闻声之余,猛觉满眼蓝光尽慾,一怔未已,背后立起剧痛攻心,狂吼一声,仆地乱滚!

太叔夜久观未动,他心恨赫连洪灭家之仇,咬牙见死不救,存心让太叔叶放手杀尽,这时见他大功告成,正想悄然离去……突然,他察知有一无上高手已登崖上立即传音道:“太叔兄当心,有强敌赶到了。”太叔闻言大震,立即戒备,忽觉一股狂飙如山压到,无暇察敌,双手举剑猛摇不停,蓝光如柱,破劲上冲!

在一声怪响过后,他的双足间深插入地半尺,压力之得,可想而知,耳听一声厉吼,来人身落于地!太叔叶注目大震,冷笑道:“原来是赫连老儿!”来人就是剑祖赫连洪。只见他老眼盈泪,面容惨厉,髦发戟张,形状不亚厉鬼无常,他落地未停,迅速将两个儿子搬到一处探视,哪须瞬眼功夫。突然翻身扑向太叔叶,恨声不绝的道:“原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荒野得知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