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12章 湖上戏浪女

作者:秋梦痕

  雷不同见太叔夜愁眉不展,叹声道:“今后的事情目前不必想他,你只要小心下去

就行了。”海珊珊不明他们说些什么,灵活的眼珠转个不停,海天察望着太叔夜道:

“你几时向昆明来的?“太叔夜即将近几日经过说出,又道:“齐秦威确信我没有嫌疑

了。”海天察大喜道:“你这着棋走得不错。”

  海珊珊如坠五里雾中,但闻到九大异派出现时大惊道:“这样说,那爹爹所知的,

而要告诉你的,你大体都知道了?”太叔夜望着海天察道:“义父就是要将这些指教孩

儿。”海天察点头道:“你知道的已比我老头子还清楚!”太叔夜道:“孩

  儿想在这九大异派的青年中拉拢几人,此举是否适宜?”雷不同道:“能靠得住的

当然好,且忌莫轻吐真情!”太叔夜恭声道:“叔叔尽管放心,小侄自有分寸。”

  他看到海珊珊疑云满布的面容,站起道:“珊妹,我带你到外边散散步如何?”海

珊珊似知道有何稀奇事情,立即应声随行。雷不同目送他们走后,叹声道:“海老,我

真担心欢儿,他是再也出不得事情啦!”海天察默然点点头,良久才道:“等众人回来

后,老朽决定普发一次武林帖。”雷不同惊异问道:“你老有何事情?”海天察道:

“要求整个武林人物通过三件提议!”

  雷不同莫名其妙,睁眼道:“这与欢儿有什么关系?”海天察道:“雷欢怕的是群

邪围攻,论单打独过,他不会死于任何人手中,纵或与齐秦威叫明了,碰起来大不了败

逃,如一旦遭到三大势力和其同路人围玫,哪怕是天神下凡也休想活命!这是老朽久已

料定的。”雷不同点头道:“你老要武林通过哪三件提案呢?”海天察道:“老朽只是

要求武林重整纪律而已,这纪律废驰太久了。”

  雷不同已略明其意了,问道:“武林纪律共九条,你老着重哪三条?”海天察道:

“第一条:印证武学不能残废和伤命。第二条:同等功力之人不许围困和暗算。第三条:

以老对小不许越过十招,以小犯老不许先动手。”雷不同叹声道:“这最后三条纪律,

武林早已不用。”海天察道:“不是不用,而是邪人们不守纪律!”雷不同道:“既为

邪人们不守,你老重提又有何用?”

  海天察道:“已往废弛之故,是因武林正派无人主持公道。目前情形大不相同,据

老朽估计,能伸张正义的己不乏其人。”正谈着,柴扇外走进赛悟空袁灵来,大叫道:

“热闹热闹,昆明城郊龙蛇混杂,天下武林广集一地啦!”海天察郑重道:“猴子,你

探得什么了?”袁灵坐下就大吃,哇哇怪声道:“一言难尽,东南西北边疆海岛的都到

了,不知为了什么大事?”雷不同诧异道:“会有什么事情?”海天察沉吟道:“可能

有大事,这也好,老朽正愁传帖难达边疆。”立即道:“雷老弟,你去城内印帖,袁老

弟赶快会合探事众人,地点定在滇池旁边的观音山,务求

  在明天发出。”说着转身进入卧室,出来时手中拿着一本小册子,朝雷不同道:

“天下武林无分正邪的重要人名都在这上面,有派别的印派别,无派别的印其本人之名,

这样一来,发帖的人手也就够派用场了。”

  二人去后,太叔夜和海珊珊恰好游玩回来,海天察立即将其散发武林帖的事情和用

意概略的说完后道:“欢儿勿带珊儿,你赶快去会太叔叶母子,九大异派非凤后派出面

不可.否则不肯到会的。”太叔夜应声退出,急急奔往昆明城而去,海珊珊知是大事,

虽想随着太叔夜前去,但却忍住,娇声道:“爹,你为什么不将欢哥的身世告诉我?”

  海天察知道她已得到义子的说明,用言正色道:“这件事非常严重,你要守口如瓶,

一旦走露风声,不但害他,而且要害很多正派武林死亡!就是在你妈的面前也不能说出,

她没有武功很容易遭人逼出口供。”海珊珊从没见老父如此严厉,嗯声道:“我知道,

就是死也不会向别人道及的。”海天察点头道:“你到门外去守住,为父要休息一会。”

海珊珊步出茅屋,走至一条温泉之下,沉思半晌后,翻身纵上瀑布悬崖,举高望远,静

静地坐下守望。

  天快黑了,四野一片朦胧,末几她看到数条黑影如飞通过崖下,认出是尹忠、长孙

文、尉迟武,后面跟着的是叶冬绿、朱成功、江洁、袁灵,另有一个老者是管易,她没

有招手。又过一会,举目只见又有数条黑影,临近时一看,只见雷不同带来了南宫甫、

诸葛尚、拓拔仇等,她仍旧未曾叫唤。

  无疑,这两批人物都是袁灵和雷不同请来散发武林帖的。海珊珊明知没有可疑人物

在内,她自不去打扰,眼睁睁地只希望太叔夜早点回来。突然,她背后响起一声清笑.

猛回头一看,只见一步之隔立着一个少女,认清后喜出望外的娇笑道:“云霓姐姐!”

那少女就是她常对人说的无名姐姐云霓,只见美得无以伦比的面上含着微笑道:“妹妹,

你在想什么,竟连姐姐到了身后都不知道,要是敌人怎么办啊,一定会吃亏的呀!”

  海珊珊翻身跳起,扑上一把抱住娇笑道:“除去你有这种来无影、去无声的功力,

谁能使我无觉啊?阿姐,你也到了昆明来了,听说天下武林高手都起来了。”云霓捧住

她脸蛋,微微笑道:“那是真的,就以武林三大势力来说,现到的就有九百人之多,而

且来的都是些成名人物。”海珊珊道:“还有什么九大异派你知道么?”云霓道:“一

点不错,都是超等的厉害人物!”

  海珊珊惊讶道:“姐姐都清楚了?”云霓道:“姐姐费了四天功夫,现在只怕没有

几个不知其底细了,统计起来.正派人物只占极少数,千个人之中不到十几个。”海珊

珊道:“姐姐,你是不愿与人会面的,在这里等一会,我去将消息告诉爹一声就来.他

老人家准备散发武林帖啊。”云霓点点头道:“姐姐刚才已探到了,你将这份名单带去,

给老人家做为参考。”

  她说着递过一卷纸单,海珊珊接过后如飞下崖去了,没有多久,又如小鸟般翻上来

道:“组姐,我爹说谢谢你,他们要进城了,不肯带我去啊。”云霓轻笑道:“那是你

不肯去吧?”海珊珊闻言一呆,继而娇笑道:“姐姐真厉害,我要跟你一块走啊。”云

霓拉着她手道:“令尊知道吗?”海珊珊点头道:“爹说他很放心呀。”云霓笑道:

“跟我走,可不准惹是生非哟!”海珊珊道:“姐姐,都依你,可惜,我阿哥还没回

来。”

  云霓一把拉着她就走,轻声道:“他正忙着应酬,我带你到个好地方去玩。”海珊

珊不料她竟什么都知道,忖道:“她如何能瞒过人家耳目。”云霓不走向城里,带着她

反向荒野走去,行进的速度却很快。海珊珊不知她要去什么地方,两只脚竟被她提起不

落地,两个时辰之后,前面现出一个大湖,人员也逐渐多了,海珊珊讶然道:“姐姐,

这是滇池?”

  云霓轻笑道:“你看到湖就是滇池吗?这是抚仙湖,在云南与滇他同样出名,两湖

相差很远哩,快来,我有一条小船,今夜月光甚佳,我们游湖赏月多好。”

  在一处柳林下,二人找到那条小船,云霓一指舱内道:“妹子,那里藏有很多吃

的。”海珊珊见她自己划船,轻笑道:“小心啊!云霓拨动小浆,嫣然道:“滔天海浪

都如履平地,哪怕这小小浅湖,搬出东西来,咱们边划边吃。”

  湖水清沏,月明如镜,桨动波兴,荡漾出银蛇乱舞,转眼间船儿已到湖心。海珊珊

见她以熟练的技巧操舟.姿态美妙无比,起桨、落桨毫无半丝水声,叹声叫好道:“姐

姐,你真胜过老水手了!”云霓放下手中小浆道:“有桨在手,不过是增加一份风趣,

像个样而已.其实不用桨还是一样能行.要缓就缓,要快就快。”

  海珊珊见她边说边在船头坐下,不禁诧异道:“不用桨,船也能动?”云霓微笑道:

“你看好了。”海珊珊惊奇地注目船身和湖面,刹时喜叫道:“真的啊!姐姐用的是什

么功夫?你并没有挥掌催舟呀?”云霓笑而不言,更显神秘无比,海珊珊知她个性.嫣

然道:“你懂妖法啊!”云霓轻笑道:“你真是个傻丫头,别做声,那面也有人坐船过

来了?”海珊珊闻言四顾,确见前方有个小黑点,噘嘴道““他游他的,我游我的.干

嘛要轻声?”

  云霓道::“对方是武林人物,而且是几个高手,叫你莫说话,是要装做普通人物

呀。”海珊珊看到来船就往十丈之外,船上坐定两男一女三个青年,悄声问道:“姐姐

认识吗?”云霓不知用的什么方法,小船立朝另一方向滑行,答道:“前面那蓬头散发,

穿红衣的是雄师派的佟猛,中间那穿绿裙的妖女,是天狼派名吸血女的勾云白,最后那

面色发青的是冷令沙,人称青面饿鬼。这三人都不是好惹的,今

  后妹子要留心。”来船中三人正在谈笑风生,不时还夹杂一两声荡气回肠的浪笑。

  忽然,只听一声惊叫道:“妙啊,又遇上一船同好的雅士了!”这语气词秀声租,

入耳十分难听,另一声哈哈笑道:“佟兄别弄错了,那是两个绝色美人呢!怎么称为雅

士?”那少女听她赞美外人,娇嗔道:“冷令沙,你可以下船了呀。”

  “噫?”冷令沙闻声惊异道:“勾姐.怎么了?船还没靠岸呢。”少女当然就是天

狼派的吸血女勾云白,只听她叱道:“凭你的功力,不能跳到那条小船上吗?”

  海珊珊闻言冒火,接口就要骂出……云霓立即制止道:“别和坏人一般见识。”她

的声音不小,却被勾云白听到耳中,突然向其所坐双层挥掌,顿将那条大船拨过头来,

浪声骂道:“野丫头,你骂谁是坏人?”海珊珊闻言大怒.喝声道:“骂你怎么样?”

勾云白忽然娇哎一声,双手慌慌张张地急往身上乱摸乱挠,继之恨不得要脱衣解带。

  佟猛和冷令沙看出情形不对,同时问道:“你怎么了?”勾云白急得直跳道:“我

衣里有东西!冷令沙吁口气道:“我当妹子着了人家暗算哩!什么东西,是小虫?”勾

云白似痒得无可奈何,变声道:“不知是什么,哎呀,你们别只站着看,快帮我摸呀!”

两个男的闻言大乐,真是千载难逢之机,双双如狼扑上。真是饿狼见血,刹时大动手脚,

醉翁之意不在酒,四只手掌同找一处地方攻击!勾云白被摸得又急又痒,娇嗔加浪笑,

简直不亦乐乎。

  海珊珊一见,骂道:“真是不要脸!”云霓轻笑一声,立即将船催走。海珊珊忽然

道:“姐姐,你又放神米蟹啦?“云霓点头笑道:“再不动手,她要拖我出去打架了,

这种女人不要说打,要我接近她五尺之内都羞死我了,以后别替我找麻烦。”

  海珊珊气犹未息,恨声道:“总有一天,我要阿哥去揍她,姐姐宝贝切莫收回,叫

她让男人摸个饱再收!”云霓轻笑道:“她还有什么难为情的,本来就不是好女子,这

刻正乐得其所哩!”海珊珊忽见又有两条船划到,举目一看,认出其中一船中竟有剑祖

之女赫连芳露在上,心忖道:“这又是个浪女人,我本不想打招呼,此际不同,我不如

叫她去看那场鬼戏吧,多少对她也是耍弄啊。”

  想定主意,立即娇声道:“那是赫连姐姐吗?”那船驰得甚快,赫连芳露闻声注目,

亦看出海珊珊的面目,浪声道:“哎哟,是珊妹子呀!”海珊珊急道:“赫连姐姐,你

的船别变方向,正前面有场热闹啊!”那船相当大,上面的男子竟有十几个,闻声部伸

出头来,一听有热闹,同时哈哈大笑,掌桨的已不由指挥,“哗啦”一声,船如疾箭,

瞬息隐没在朦胧的月色中。云霓轻笑道:“妹子,你真是刁钻的丫头!这两号船一去,

保险有一场争吵,说不定还有一场架打。”

  海珊珊娇笑道:“那才好啊!船上又没有我们的人,打得落花流水更好,好姐姐,

快!快催船去看啊!”

  云霓拿她没办法,只好将船掉头,轻声道:“可别出声,我们远远的看。”海珊珊

娇笑道:“神米蟹收回来没有?”云霓道:“给你两只不会用,当时正是机会,我的六

只都放出了。”海珊珊嗯声道:“我一时气昏了头,今后不会错过机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湖上戏浪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