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13章 恨深手段毒

作者:秋梦痕

太叔夜以无上神威逼得“伏豸”牛独魂飞魄散。渐渐走近他的面前,竟使牛独全无丝毫抵抗意识,不知他用了一手什么武功,在牛独的头顶上抚弄半晌,既不杀他又不凌辱,过了一会与雷不同相伴离去。

第二日,昆明城一清早就传出两大轰动武林的消息,简直是无人不知,传播之速无与伦比。第一是(武林重整纪律);这一点竟得到武林同声欢呼,三大势力竞也默认不违。第二是名震武林的伏豸牛独,竟于一夜之间变成疯狂!逢人就大喊大叫,自诉十六年前与人同谋诛灭镇邪大侠雷声厉一家大小的经过!这又使武林叹为奇闻!

消息传出的第四日,居然有人发现一场难以使人相信的武林人物拼斗,引动了数百高手赶去参观!人物是疯人牛独和暗三计胡明心.这两人凡属武林人物都很清楚,谁不知他们是属武林王齐秦威的三大谋士之一,甚至知道三大谋土又是金兰兄弟呢!奇闻不止于此,在数百观众的心里,胡明心的功力通常认为与牛独不相上下,然而在那场碰斗之下,人人都看出胡明心竟较牛独差得太远!双方接触还不到一百招,胡明心竟被牛独打得走头无路。

当激烈火拼之时,去参观的渐渐越到越多,地点竟就在滇池之畔,这时在群豪络绎中有两老者边行边谈,及到打斗之地.又有一个老者从人群中挤到招呼道:“南宫兄和诸葛兄这时才来?”这两老者就是破斧苍樵南宫甫,三斧大将诸葛尚,二人闻声,同时点头招呼道:“拓拔兄早到了!”此老就是关东大侠拓拔仇,闻言叹道:“险些不能看到二兄了!”二人闻言惊道:“两日末见,为何出此不吉之言!”

关东大侠拓拔仇叹声道:“前天在下与雷不同赴海老处慾将几张未曾送出的武林贴退回,岂知海老处竟已人去楼空,留条上说明大会不必召开,只要接到的人不回书反对就行了。其实我也知道这点,讵料就在退出三山猎叟管公茅屋之际,突然发觉有人跟踪。在下和雷大侠一见情势不对,立即分开隐避,之后,雷大侠不知有何遭遇?而在下却被西天大师那妖僧紧紧强追迫。论功力,在下那能是他对手,全仗轻功不弱于那妖僧竟存脱身为上,岂知祸不单行,在下一时不察,竟被逼到一座绝谷之内!”

二老见他目注四周,同时摇头道:“他们都在全神观斗,没有谁来听我们的。”关东大侠点点头,接道:“那时在下自料难免一拼,且知生死就在顷刻之间,于是决定舍死一斗!”

他还是怕人听去,又朝外界扫视一眼,破斧苍樵南宫甫性急,插嘴道:“结果怎样?”关东大侠拓拔仇竖起拇指道:“一等一的后起之秀!”二人闻言一愕,拓拔仇接道:“就是九大异派中顶尖高手,姓太叔名叶。二兄,他还叫我前辈哩。后来知是病王孙太叔夜的拜兄。”

南官甫道:“结果呢?妖僧与他打成平手?”拓报仇高兴地哈哈大笑道:“可惜妖僧逃走了。”诸葛尚诧然道:“没有交手就逃?”拓拔仇耸耸肩,神秘的轻声道:“那妖憎临逃还射出一口红箭!”

二老会意,惊愕的骇声道:“被打得吐血而逃!”拓拔仇点点头道:“那还是在下阻住太叔叶去追哩,否则哪能逃得脱!”南宫甫叹声道:“如不为了正义,我们这批老而无用的真该退隐林泉了!”突然一声狂吼起自斗场,立将三人目光引去,诸葛尚悚然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听一人如飞走近道:“胡明心也疯了!”三人见他走近,认出是磊落先生韦凰鸣,拓拔仇踏出迎上道:“韦兄,到底是什么道理?”韦凰鸣闻言一怔,问道:“三兄投留心?”

南宫甫接道:“我们在谈话未注意。”

韦凰鸣叹道:“胡明心不知被谁在暗中弄了手脚,刚才遭到牛独一掌推进观众当中,其实并末受伤,但再冲出便成疯态!”诸葛尚突叫道:“分开了,啊!是武林王齐秦成亲自到了!”斗场上确实已多出一个外表慈祥的老者,只要是江湖上有点名声的人,谁都认得他是三大势力之首的齐秦威,他一出手就将两个疯人隔开,奇在不知他如何到场和如何出手的。

数百高手目睹,人人惊骇莫明,部分人却大声欢呼,显然是三大势力的同路人。牛独、胡明心虽已停手,但仍摩拳擦掌,似有再斗之势,奇在对齐秦威视同从不相识之人!这时齐秦威恰好立在两个疯人之间,神情严肃而尴尬,他有莫明其妙之感,但却看出倚为肱股之重的多年助手已失去理智,旁观的见他一到,刹时纷纷离去大半。南宫甫一见情势不妙,立即道:“二兄快走,在场的仅存三大势力一批爪牙。”

四人不敢奔荒郊,立即朗昆明城方面紧赶,及至十余里时,忽见林旁走出雷不同来,后面还鱼贯走出三好友东门游、南门归、西门隐及三大镖局总局主叶冬绿、朱成功、江浩,最后还有袁灵、尹忠、长孙文、尉迟武等。众人会面后打过招呼,无暇闲谈,齐往城内奔去。关东大侠拓拔仇抢到雷不同身旁问道:“老弟,那夜你没遇上敌人?”雷不同不便说实话,点点道:“幸能避脱!”

拓拔仇立将己身遭遇说出道:“老哥哥我几乎完啦!”雷不同问道:“我们这批还少了几个人呢?”赛悟空袁灵就近接口道:“我忘了告诉你,海老与三山猎叟管老有事去了!”

大家进城后,即由袁灵带路,转到翠湖旁边落店。饭后,袁灵和雷不同向众人说明要外出有事,随即走出店门,转过几条街道来到北门口一条小巷之内,二人似在找什么门户,袁灵道:“就是这条巷子吧?”雷不同道:“你听清楚没有?海老和管老怎会在此呢?”袁灵点头道:“地点不会错,不知是哪一家?”雷不同道:“没说留记号?”袁灵道:“海老一生神秘无比.与你各有千秋,他怎会展出蛛丝马迹呢!”

雷不同想想也有道理,一指西面巷口道:“我们往前面找找看。”二人刚走不远,忽听背后有人喊道:“二位当心!”听音甚熟,同时回头,却未见到熟人。袁灵突然道:“雷兄留心,盖世剑余龙祖来了!”雷不同眼见一个高大人物从另一条巷口转出,方向却正朝背后面来,悄声道:“他已看到我们了,避必遭其怀疑,袁兄,我们照常前行,刚才告警的是三山猎叟管老的声音。”

二人不再回头,立朝由面前行.沉着的态度,没显出半分紧张之情,唯四只耳朵却全神留心背后。余龙祖出现在僻巷之内,明显的并不平常,在发现袁灵和雷不同时,当时尚无所谓似的,及至雷、袁二人快到巷口时.突见其大步追上前去。雷不同首先听出有异,立对袁灵道:“袁兄,咱们向右,他已追上来了!”袁灵道:“他敢在城内向我们生事?”

雷不同摇头道:“三大势力对官府毫不在乎,他们从不讲道理的。”

袁灵估计两人的功力确非人家敌手,于是加速奔上大街,立朝人群内穿去。雷不同紧紧随其身后,回头一看,不禁暗叫厉害,他看出余龙祖竟是死盯不舍。袁灵忽然道:“雷兄,我们和他作竞日之游吧,看他在大街上能跟多久。”

双方在人群中绕了一条大街,雷不同已感有点不耐,暗对袁灵道:“袁兄,引起不少武林注意了,看势我们已摆脱不了他了。”

袁灵道:“分开来走如何.他只能盯上一个。”雷不同道:“这主意不错,袁兄请朝前走,让小弟缠住他。”袁灵立即反对道:“哪有这个道理,雷兄先走,余龙祖的目的是在我身上。”雷不同哪能舍他自救之理,正想催他快走之际……忽然一声轻轻的传音入耳:“叔叔快同袁灵出城,落荒而奔!”

雷不同闻言大喜,立将计划告知轰灵,袁灵似亦得到传音,点头道:“是白衣大侠的声音,我们有救了!”雷不同闻言一呆,暗忖道:“欢儿竟用另一种声音传给他了!”二人会意之下,暗提内劲,脚步加快一倍,不问方位,立朝城外奔驰。

盖世剑余龙祖一见二人举动有异,内心的怀疑立刻加深,盯得更紧迫。雷不同刚出城门,大声道:“袁兄,我们全力前进!”这一举动不由引得余龙祖己确定某种事情是出在二人身上似的,态势上毫不避人发现,目无旁顾,神情严肃非常,始终不放松对前面二人的视线。

昆明城里武林人物广集,江湖人物的敏感莫不超人一等,只要一人看出情势可疑,刹时风声传出,立有大批蹑迹窥伺。前面雷、袁二人已到荒郊,举目见山陵起伏,似心有未定,仍然狂奔不停,及至一座林前,突见树隙中约有一白影闪动。

袁灵一见大喜,轻声道:“白衣大侠在林内,我们就在此等他追来罢。”雷不同刹住冲势,回身注目,只见余龙祖如天神般扑到十丈外。袁灵纵身登上一株古树,横坐巨技,面朗余龙祖怪声大笑道:“余帮主,阁下竟也有荒郊散步的闲情?”

余龙祖沉哼一声,立足在五文之外,一指雷不同道:“雷兄因何避忌本人?”雷不同纵声豪笑道:“余帮主认为雷某是懦弱之辈?”余龙祖嘿嘿笑道:“那阁下何必狂奔出城?”

袁灵怪声接道:“城内人多耳众,咱们有意引帮主到荒野谈谈。”余龙祖怒瞪巨目道:“瘦皮猴,那你就谈罢,本帮主还有点耐性。“袁灵一拍掌,震得古树枝折叶飞.哈哈笑道:“到底是一帮之主,风度与众不同,我说大帮主,阁下似有意盯我们二人而来?”

余龙祖似最讨厌他这种态度,眉峰高耸一下,沉声道:“昆明城武林云集,相信二位比谁都更清楚是何原因?”这句话真使雷、袁二人同感一怔,雷不同接口道:“咱们只知贵方三大势力是为了白衣大侠前来捕风捉影。”余龙祖嘿嘿冷笑道:“就凭那小子,还没有这个影响力。”

袁灵怪笑道:“余帮主,这很难说,三大势力表面上虽统治武林,然而并未使武林中全部心悦诚服,白衣人现为不少武林人物心目中的祟拜对象,三大势力的联合声势,难免激发他们的潜在反抗之心而要暗地同声支援,昆明城武林云集,据在下浅见,何常又不是此中原因!依帮主高见,是否亦有同感?”余龙祖纵声厉笑道:“这非重心原因,也不放在余某心上。”

雷不同接通:“阁下紧迫我等,莫非与这问题有关?”余龙祖大笑道:“除此之外,二位能使余某看重吗?”袁灵怪笑道:“大帮主想在我们身上找点什么东西?”余龙祖沉声道:“本帮主不管你们如何装做,相信宝物是在你们身上!”二人闻言,真正莫名其妙。雷不同正色道:“余帮主,你先说是何宝物?有何用途?”

余龙祖嘿嘿笑道:“本帮主量你们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如不点破,你们是不会死心的.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宝物名称和用途。”一阵阴笑后,又道:“你们所得那座玉石雕成的楼阁,名叫玉雕琼楼,是当年天涯客和海角客合作雕成的宝物,传言里面藏有这两大奇人的精华武学在内,你们如果自认可与本帮为敌,那就在这荒郊印证一场,否则就请交出宝物,本帮主看在双方以往无仇,决不伤害二位一发一毫,时间无多,快请商议,或斗或交,两选择一。”

雷不同挺身踏出一步道:“余帮主,阁下不认为有点盲目举动?”余龙祖嘿嘿阴笑道:“宝物是被一个无名武林人物得到,其武功差劲尤可,而且是个目不识丁的穷光蛋,竟以十两银子给出卖了,买主是一位商人,此宝又由关外转到蒙古,再由蒙古转到新、康等边境,事情秘密传开,近闻各边疆及海隅武林追悉,最后得主就是昆明城的东升当铺。昨天在东升当铺,老板遭人暗算,于是宝物无下落,因此,故凡在昆明的天下武林都有嫌疑,今天本帮主发现二位见我就跑,嘿嘿……”

二人知道他阴笑中藏的是什么意思,袁灵接口道:“余帮主,阁下觉得我姓袁的和姓雷的生平如何?”余龙祖正色的:“信、义二字,没有人说坏。”袁灵道:“我们说没有得到宝物,阁下是否信得过?”

余龙祖注视二人良久,点头道:“本帮主深信不疑。”雷不同接口道:“那阁下还有何说?”余龙祖犹豫一阵后,真的挥手转身道:“希望二位永守令誉。”雷不同一见余龙祖去远.不由叹声道:“此人虽凶狠出名,然而却无阴谋诡诈之心。”袁灵郑重道:“无怪天下武林齐集昆明.原来竟有这样一件大事。”

忽见林中走出两个老者,其一接口道:“此事老朽已知三日.唯未道出!”雷不同看出是海天察与三山猎叟管易同来,立即道:“二老跟踪余龙祖而来的?”管老头嘿嘿笑道:“老朽等是白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恨深手段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