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14章 善恶终有报

作者:秋梦痕

众人一见,又惊又喜,莫不叹为观止。“三同猎叟”管易郑重的走到海天察身边远:“海老,你这个义子真有不可想象的内功。”海天察叹声道:“管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武功呢。说句自吹的话,他确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奇才,只可惜还不是齐秦威的对手。”

雷不同哪会想到这唯一的亲人有此超卓不群的功力,他竟和袁灵看得如痴如醉,旁人的讲话竟没有听进一字。凶僧已想尽方法,锡杖依然被对方紧持未放,相反还夺得筋疲力倦。

太叔夜目注他的面上,脸色非常难看,嘴chún咬得紧紧的,一言不发,放任敌人作为,内心在怀念双亲和手足的惨死。

突然,太叔夜似梦醒般的大喝一声:“杀!”双手一抖,“蓬嚓”一声大震,顿将凶僧抛掷对面墙壁之上,只摔得他臂折头裂,血溅尸横。

太叔夜还似罪有未尽似的,锡杖如疾矢离弦,脱手直飞,卟的一起插进凶僧心中,整根锡杖如灵蛇入洞,没杖入地,深入不知多少。海天察、管易、袁灵、雷不同四人一见惊呆啦,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叔夜余恨末息,正想上前分尸泄恨,忽被海天察唤住道:“欢儿快离开,你不能在此耽搁了。”

太叔夜闻言止步,回身道:“义父和管伯同叔叔、袁叔离开,琼雕琼楼是被‘半支手’独得溜走了。他的名字叫荀警,为中原道上有名狡诈心毒的黑道高手,‘海蛇’和‘古树精’已向天下武林告密,目前在昆明城的武林人物已全部分散搜查去了,齐秦威刚才开过大会,慾全力夺取该宝。我们也得秘密展开搜查。”

海天察急急道:“你先走,义父我马上派。”太叔夜立向四人作个长揖告退,飞身上屋,忽见一条人影闪动,竟是由这方逸去,一见大惊,暗道:“不好,有人发现我的行动。”

这一吓真正非同小可,不加犹豫,立起追杀之心,去势如电,拼力狂追。

俄顷之间,那条人影似有无处可藏之势,霎时翻过北门城墙。“这是谁?勾云白?赫连孤洁?珊妹的云霓姐姐或是司马伊人?太叔真?公羊忆?这几个人都有这种武学。”

他联想了五六个少女的名字,但却无法确定是谁,前面背影也不回头看,专朝荒芜之地奔驰,太叔夜这时已运上七成内功力追,看势渐渐接近。

前面少女似已感到追她的人相距不远,忽然只见她双脚飘起,速度竟不亚于飞星疾电。太叔夜一见大惊,暗叫道:“她竟懂得驭风之术!”身不由主似的,十成内劲全部发出,两腿照样腾起,心想:“我非将你追上不可。”这种轻功之速,百里何须一时,然而他用尽全力,只追到日色西沉时,估计约有四百里处,却依然可见不可及。

妙在那少女始终未叫他脱离视线,明明可入森林,而她却要从树梢超过,似此类脱身之法岂可计数,她却硬不采用.显有找太叔夜印证功力似的,而太叔夜却已追出火来,丝毫没有将这可疑之点加以考虑。

前面再无城镇乡村,举目尽是重重叠叠的奇峰峻岭。突然一声哀嚎起处,顿时将前面少女惊住,只见她回身招手道:“快来,我们到迟了!”太叔夜闻言大愕,心想:“她是故意引我来的。”上前问道:“姑娘是谁?因何……”他话未尽意,触目不禁张口结舌。

一张美得天下无双的娇丽面容,顿使他不敢往下再问。

少女目授秋水,面泛桃红,嫣然道:“你不认识我?”太叔夜定定神,拱手道:“请恕区区无缘,还请姑娘不惜赐教为幸。”

少女轻笑道:“我的名字……唉,告诉你也无妨,因你是珊妹的义兄啊……我姓云名霓,听珊妹说,你比我小三个月呀!”

太叔夜点头道:“小弟亦听珊妹道及。”转过话题道:“今天幸喜是姐姐发现小弟举动,否则真不堪设想。”云霓点头道:“我在房屋四周替你巡视,本想早引你到此,但见你在报仇就没有惊动你。”

太叔夜急急道:“在此地有何事情发生?”云霓道:“据说‘半只手’荀警被人追到这里来了,刚才那声哀嚎,恐怕又被人杀死了。”太叔夜大急道:“那我们快去看看。”云霓似存心隐瞒自己的身世,这时竟一字不提,绛衣飘飘,领先带路。

太叔夜早听海珊珊说过她的个性非常神秘,知问她必没有答案,于是也就不便开口。只紧紧跟着,直朝哀嚎之声循迹搜去。转过一处山谷,天色已渐朦胧,云霓指着前面道:“大概是在那儿了。”

太叔夜静听一会儿,知四野毫无动静,立即抢先纵出,突然,他感到一阵腥风入鼻,立即站住道:“云姐快来,前面有血腥气昧。”云霓走到他的身边,嗅嗅道:“确实不错,我们去看看。”太叔夜走在前面,回头道:“可惜小弟不认识那个名叫荀警的黑道人物。”

云霓道:“不一定就是他被杀。”行出两箭之地时,忽在一堆石旁发现一个尸体,太叔夜摇手制止云霓道:“云姐别上前,此地到处都是血污。”行近一看,只见那死者血染全身,胸口衣服破裂,看出是剑劈而死,一条伤口竟有九寸多长,深及内脏,再仔细一看,抬头道:“云姐,此人小弟认得。”

云霓招手叫他回去道:“是谁?”太叔夜一跃退回道:“是三魁帮内一流高手。‘半只手’不能用剑,而死者是遭剑劈。”云霓诧异的道:“你是怎么知道他不能用剑呢?”太叔夜一指左面道:“我们从这崖上翻过去,边行进说罢。”

二人翻到崖上一看,只见前面是道长岭,太叔夜于是伴着她身边随行道:“半只手的出名,是他失去左臂之故,听说是齐肩被人斩掉了,而右臂也不全存,仅仅只剩一只中指,其余四指亦被人削去,因此才有半只手之名。此人狡诈胜过狐狸,阴险扬名黑道,所以我怀疑不是他杀的。”

云霓轻声笑道:“这就是了,然而,此人死在谁人手中呢?”太叔夜想想道:“揣想不出,但下手之人定还在此山中。”云霓闻言,立即道:“那我们分开搜查如何,”太叔夜笑道:“据珊妹说,云姐从不与人动手打架,一旦发现时你怎么办?”

云霓轻笑道:“我就长啸喊你不行吗?”太叔夜点点头道:“这主意是可行的,恐引来不少外人哩,然而也只有这个办法可行啦。”于是二人立即分头开始搜寻。太叔夜从左面跃出后,遥声道:“云姐,如没有发现时,我们准定明天辰时在西面百里之处会面。”

云霓遥遥答应,目送他如飞奔去,但她仍未举步,目光依然凝视他的背影,出神的立了顿饭这久,面上显出依依不舍分开之情。太叔夜奔跃将近四十余里,在这段时间里,他没有察觉一丝可疑的动静,于是改变一下方向,立即朝南绕道往西面而去。

又是二十里过去了,但还是没有动静,正当他怀疑找错路时,忽见前面升起一缕黑烟,一见暗道:“那里有人了。”于是提气奔去,小心接近,及至一处绝崖边缘,看出烟自崖下升起的。悄悄潜行到悬崖,伸头往下探视。

只见崖底幽深无比,仅崖脚有块较空之地,隐隐现出一团火光,仔细留心之下,竟看出那团火光旁边坐了七个大汉,崖高难分面貌。他运起全身内劲,提气滑下悬崖,及而坠到五十余丈时,崖下人的面貌已能看清,于是贴身崖壁,找个立足之处停住不动。

在观察一阵后,立即使他紧张无比,喃喃自语:“三个齐家堡的高手.两个赫连洪的爪牙,一个余龙祖的亲信。”

他一个一个认到最后,呼吸渐浙紧促,又道:“那个面生之人长得不坏,我却没有见过,嘿!没有左手,右手只有一个中指,是他!他就是得宝之人‘半只手’荀警。”

耳听下面一声阴笑升起道:“荀警,你要想活命,就快点将宝物藏地说出。”太叔夜只见那人咬牙不理,面容忿怒至极。又一人阴笑道:“你要受尽痛苦才开口吗?”那人不响半声,另一人开口道:“我们将他解送给主人们自审罢,夜长梦多,提防别人找到这里就糟了。”

太叔夜这时己悄悄换好白衣,由头至脚,没有丝毫露在外面。他这一切妥当之后,尤如幽灵般直飞而下,瞬息到达火堆旁边。突然,自崖谷深处猛发出数声惊天长啸,音劲之厉,竟震得山谷响如雷鸣。那六人闻声立起,突然朝四处纵开,“嚓嚓嚓”,各自长剑出鞘。

太叔夜尚未察出情势,一跃接近那面生之人身前,伸手一把提起。猛的觉出有异,注目一看,原来那人,已死多时,脸上乃是一个人皮面罩,这下他已明白自己落入了他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环视一眼,目睹那六个高手已隐身不见,便知已入了敌人的围困之中,举目崖顶,立见人影闪动,忖道:“难道是三大势力全都在此?”突然,只见森林内步出一个老者,认出就是剑祖赫连洪,甩手将尸掷出,冷冷笑道:“赫连洪,你现身有何话说?”赫连洪行到十丈之内立定,阴声道:“你就是雷声厉的幼子雷欢?”

太叔夜哼声道:“出于你们三大势力的意料之外吧?没有想到我雷家还有复仇之人!”赫连洪嘿嘿的冷笑道:“你知道今晚的后果吗?”太叔夜愤然接道:“你们知道我雷欢必定闻悉暗查半只手,所以在此没下陷阱?”

赫连洪大笑道:“得宝之人被追到此是不错的,知你必来不须判断,设陷阱捉你却早有计划。”太叔夜暗暗吁口气,知道对方尚不知自己就是化身的太叔夜,忖道:“他们只在此地烧火升烟为饵。”

立即接道:“赫连洪老贼,你休想故作不知,目前此人是为何死的?”赫连洪见他指着地上尸体,忽然哈哈笑道:“那该死的东西乃是老夫手下一名叛徒,他发现半只手的踪迹竟不发声上报,意存私自动手,独吞宝物,所以老夫将他作成半只手的模样引你上钩。”

太叔夜试探清楚后接道:“你们今晚要违武林纪律?”赫连洪阴阴接道:“日前武林贴上没有不许用车轮战吧?”太叔夜闻言知意,纵声大笑道:“你就是第一送死的。”赫连洪阴笑不答,反臂向后招,立即纵出两人。

赫连洪面对太叔夜道:“你别打算逃走,四周已不亚于铜墙铁壁,告诉你,在暗中监视的有齐堡主、余帮主、兴安王、蒙边神拳、西天大师、驭鲸叟,这批老前辈人物,不说姓名相信你是知道的,还有出你意料之外的,那是雄狮派掌门人吼地神君佟昱、饿虎派家门人冷令极、天狼派掌门人勾情波,这三位是特别邀来与你印证武功的,除了这些前辈外,四周高手已不下四百余人,你如有本领.那就试试逃走是否可能。”

一顿,指着他身旁二人道:“你先试试老夫的长徒和次徒的功夫,他们的功力不如你,两个人同上不算以多攻少。”

太叔夜深知今晚有数十场苦斗来临,甚至生命也会在此也了结,但他毫无惧意,暗暗提高内劲,存心在末死之前要杀个血流成渠,尸横遍野。

他目注两个大汉,只见都是五十开外的年龄,生相高大凶猛,说道:“你们派多少人送死?依雷某之见,你们不必装作,武林纪律在你们眼睛里看得不值分文,还是有多少人在此就来多少罢。”

两个大汉不等其师开口,各自拔剑从两侧冲出,猛喝进招.劲力确是不比等闲。太叔夜觉出剑风锐劲无比,挥手拍出两掌,立将对方逼退,忖道:“我不能让他们纠缠过久,加以我没有宝剑使用,这两人的长剑似亦不坏。”两大汉出手就被逼退,不禁又惊又气,双双再次狂吼,剑花立起变化.如万点银星纷洒满天而落。

太叔夜冷哼一声,两手一抖,幻出一片指影,迎向万点银星,大喝:“撒手!”两个大汉突觉眼耀生花之时,立觉剧痛攻心,惨嚎中被抖向东西两方抛出,落地滚了滚,即告了帐。赫连洪亲眼目睹太叔夜夺剑杀徒,连他自己都觉快速得无法看清,心中之惊,真不敢与外人道。

太叔夜双剑在手,立朝赫连洪喝道:“老贼,再派谁上?”赫连洪阴声道:“由老夫亲自取你小命!”他说完一拔背上长剑,真有亲自出斗之势。太叔夜见他所拔之剑毫不出奇,暗道:“他的剑术如不到超类拔萃之境,绝对不敢用普通钢剑对敌。”讵料赫连洪走出不到二三步,左侧石后忽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叫道:“赫连兄且住,让我来讨还一掌之仇。”

太叔夜闻声注目,认出就是蒙边神拳伯拉鲁鲁。赫连洪停步拱手道:“伯拉兄小心他的功夫。”伯拉鲁鲁知道他的意思,显示出对方武学尚未识出为何功、何名,接口道:“无名无派的玩意只可临机取巧。”太叔夜闻言冷笑道:“可惜你万里迢迢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善恶终有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