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17章 一计挑三枭

作者:秋梦痕

太叔夜不愿当着暗中的齐秦威、赫连洪两人显露真功夫,立即与“吞海凶煞”采取游斗。他施出的身法招式竟使齐秦威和赫连洪大大吃惊不小,那是二人从未见过的奇异武功。即便二人也毫无半点蛛丝马迹可寻。

“吞海凶煞”明知对方施出招式玄妙离奇,但他却认定当前少年内功基础未固,一招一招的强大内劲发出,他似想要太叔夜硬碰硬的打。二人抢攻三十余招后,太叔夜考虑是否要将对方打败的问题,这问题使他失去了不少机会。

他想到,一旦赢得“吞海凶煞”,必定会使齐秦威和赫连洪生出怀疑之心,纵不然,也会引起二人嫉妒;如果不赢个一招半式,无疑的,这一场游斗必定要拖到天明才能收场,结果还是要取得优势,否则就只有认输逃走。逃走对他无所谓,但却会遭到齐秦威轻视而不能重用,甚至将来夺宝时也无法用出真功夫了。“吞海凶煞”的攻势一阵较一阵猛烈,只迫得太叔夜由平手而变处下风。“吼地神君”似看得有点不耐烦,只听他大声喊道:“冷兄怎么了?你还和那小子紧缠干嘛,别耽搁追查半只手的时间。”

“吞海凶煞”闻言更急,吼声叫道:“佟兄,你难道看不清楚?这小子溜滑得很,他只仗轻功采游斗.始终不敢与老夫硬碰。”“老贼,你休得吹牛,武功包罗甚广,内功强只能挨揍,我手中如有宝剑,凭轻功之快,早就要你的老命了。”

“吞海凶煞”只想他近身,闻言阴笑道:“你能沾上老夫一点衣服,这回就放你走。”太叔夜故装内功不继,闪动速度渐渐放缓,存心诱他上当,且作喘息道:“没有那么便宜,我的目的并非与你印证武学。”“吼地神君”哼声接道:“你要怎么样?”太叔夜避开“吞诲凶煞”一掌猛劲,绕到西北角上接口道:“我要你们领着两个犬子向我堡主叩头请罪。”“吞海凶煞”只求他快点近身,含糊答道:“你下手罢。”太叔夜明知他们不会答应,将计就计忖道:“我的真正目的只在胜你们一招作为报复,虽然暂时不要你们的命,但你们在心理上必受很大耻辱。”忖思中目注对方,双掌一提,装出猛扑之态,脚刚动前五尺,突然往下一蹲刹住,仍是虚势。

“吞海凶煞”在他起手之际并不上当,但在他突蹲猛刹时,陡然大吼一声,连掌带身电疾扑上就劈!旁观者清,“吼地神君”大叫道:“冷兄快退!”他退字未落,太叔夜竟以险到极点的身法硬从“吞海凶煞”掌劲底下俯冲而上。

只听一声裂帛处,“吞海凶煞”的前襟顿告去其大幅。“吞海凶煞”失招尤可,不料竟然刹不住脚,一股猛劲冲出五丈余远,可见其这一招是下了十成收效之心。太叔夜这时远立十文之外,扬起手中破襟大笑道:“我不说承让!”饿虎派的掌门人“吞海凶煞”眼看自己衣襟落到—个初出茅芦的小伙子手内,心中的羞痛真是无法形容,这简直比要了他的老命还严重,凶目突出,大有舍死再拼之势。

“吼地神君”虽觉太叔夜身手快得出奇,但他错认“吞海凶煞”是大意失招,抢出阴笑道:“小子,这种机会只有一次,再过了老夫这一关才算你命长。”

太叔夜伸手自树上折下两根树枝,顺势掷插地上,立将手中破襟挂到一柱尖端,抬头指着空余一枝大笑道:“这根是准备挂你那块破襟的。”

“吼地神君”闻言大怒,势如狂风扑出,吼叫道:“老夫誓杀你这狂生。”太叔夜如飞闪开,大声道:“慢来!慢来!”“吼地神君”闻言一顿,怒喝道:“有后事交代不成?”

太叔夜纵声笑道:“我既无老婆,当然也就没有儿子,纵有后事也无人交代。不过,你在动手之前也要许下诺言,答应带儿子向我堡言叩头才动手。”

“吼地神君”明白他在调侃,几乎气得要死,再不开口,全力冲上猛扑。太叔夜已经试过“吞海凶煞”的武功,知道二人有同等厉害,深知不可轻视,立踏玄步,急展身法,霎时斗得天翻地覆。

一个面对强大高手的人物,既要藏精保密,又要取得胜利,那是非常为难的事情,太叔夜当前就是这个情形。他全凭一种奥妙无穷的轻功在支持.有时真是险到极点。每逢脱出险招,他自己也难免惊出一身冷汗。

“吞海凶煞”仍在远处难过,但他有接下报复之情,全身功力依然提劲未散。齐秦威始终没有看出太叔夜半点破绽,他心想太叔夜假设就是白衣人雷欢的话,当年雷声厉的武功一定难逃他的目光。因此,他悄悄对赫连洪道:“赫连兄,此子越看越不似雷声厉的儿子。”

赫连洪仍抱疑心道:“他不用出其父功夫时,我们又从哪里去看?”齐秦威道:“不可能不用.他当前的对手岂是等闲人物?一个学武的人到了紧急关头,他全身的内功当可视情况而保留,但在招式上就大不相同,于聚精会神之下,那就难免要露出他所有一切最熟练的招式,然而我们看了这样久的时间,他却毫没露出半式雷声厉的武功。”

赫连洪经他这一解释,似也有点动摇成见,点头道:“齐兄……”他一句话还未说完,突见太叔夜又施展奇学,瞬眼霎时,“吼地神君”的前襟竟又被其撕去。不由他不骇声道:“齐兄,这一招太玄了。”

齐秦威还未开口,眼看太叔夜如电闪往两根树枝,挂下那块破襟,哈哈大笑一声,人却如烟一般,要那间失去踪迹。紧接着就是“吞海凶煞”的狂叫吼声,“吼地神君”的厉恨声,两人竟不要命似的拼死追去,齐秦威急急道:“我们快去,不要让孩子吃亏。”

其实太叔夜那曾逃出百丈距离,他心灵性巧,完全把握住当场所有人的心理,他知道“吞诲凶煞”和“吼地神君”一定会气晕了头,决不致疑心他尚在当地未动,而齐秦威、赫连洪两人的重点则以前者为目标,凭此意测,岂知竟全部应了他的先知之明。

顿饭之后,察知毫无异动,于是他缓缓退回当地,目注那两块衣襟仍在枝头飘扬,使他不由自主的发出得意洋洋的哈哈大笑。笑罢喃喃的道:“这两块胜利品,我得带在身边,到了关津要道时,我还要标价出售哩,一不作二不休,我不气死两个凶老鬼才怪。”

第五日清晨,在西康博楚河的沿河大道上,突然传开一件轰动武林的大事,据说有某某武林名宿在一处南北交叉道上。

发现一棵古树之顶挂着两块一黑一黄的长袍前襟,树上还刻有斗大三字——胜利品。

传言说,经人取下两块衣襟时,讵料竞使大批旁观者惊得张口结舌,原因是那两块衣襟上的字迹使然,一块上书:“此块为雄狮派掌门人“吼地神君”失招。”另一块上写:“饿虎派掌门人“吞海凶煞”失招。”这还不算,甚而标明如有人耍,每块非银五千两不卖,规定只许女人使用。”意味深长.显有侮辱两襟主人之意。末尾书明:“愿买者将银送往齐家堡。”当然,这是太叔夜的杰作,事情传出后,他却在暗中洋洋得意,甚至还挤在与自己不相识的人群中,大大加以渲染它的起源和结果,于是武林王的女儿被污之事也就传得沸沸腾腾。

太叔夜打击敌人的手段无所不用之极,他明知自己目前实力不足,只要抓得一点空隙就狠狠进攻,所以在短短的时间内,齐秦威的声望和势力竟急速下落。

一日,他到达唐古拉山脉,天还没大亮,刚刚踏上一处高峰,恰好遇着他唯一的亲人雷不同。雷不同似有什么急事,一见面竟喜出望外似的叫道:“你来得正好,‘半只手’昨天晚上进入这条唐古拉山脉了,天下武林还没到达多少。”太叔夜道:“叔叔是一人到此?”雷不同摇手道:“在外面你不要叫我叔叔,注意,喊雷大侠。”

一顿又道:“我与司马闯、司马伊人兄妹同来的。”太叔夜喜道:“叔叔认识他们?”雷不同皱眉道:“你这孩子又叫叔叔,怎不当心?嗯!我是经太叔叶兄妹介绍的,他们都是有血性的青年男女,我将你的身世都告诉他们了。”

太叔夜笑道:“他们在哪里?”雷不同道:“现在盯着火祖和毒姥姥,就在前面不远。”太叔夜大惊道:“他们为何要冒险,火祖是火山派掌门,毒姥姥是阴谷派的掌门人。”雷不同道:“我知道,我也曾劝过,但他兄妹怕‘半只手’落人他们掌握。”

太叔夜急急道:“我们快赶去,迟则有危验。”雷不同长身纵出带路道:“大概还未去远。”叔侄运劲如飞,一连追出四座山峰。

太叔夜一指前面道:“由这岭上直左对面高峰,大概有所发现。”雷不同道:“左右都有高峰,不知他们追到什么地方去了?”太叔夜道:“这条唐古拉山脉都是原始森林和毫无人迹的绝崖幽谷,要想确知方向却不容易,我们只有边听边找寻。”

讵料,二入刚登峰上,忽从石后伸出一个少年脑袋来,他一见二人接近,立即招手道:“别上峰,快到这里藏着。”太叔夜认出他就是司马闯,叫道:“司马兄发现什么了?”自司马闯身后出来一个少女接道:“上面有四个人在商议大事,去必遭其误会。”太叔夜和雷不同走到那堆石后,接道:“司马姑娘也在这里,是什么人?”

司马闯接道:“火山派的火祖、阴谷派的毒姥姥、雄狮派的吼地神君和饿虎派的吞海凶煞,现正在等候天狼派的野花女,他们刚才讨论要与武林王齐秦威公开决斗之事,这五派素有旧盟,只要哪一派受到威胁,其他四派必同声响应,目前不知为了什么事.他们竟要和齐秦威拼命?”

太叔夜闻言大喜道:“那是我在中间挑起的。”立将数日前的经过说出后又道:“这五派合起来仍斗不过三大势力,不过,这样也好,三大势力总算多了批敌人。我们设法旁观,千万别参入这是非中去。”

雷不同和司马兄妹闻言大诧,都想不到有意外的发展。

太叔夜突然叫道:“快藏好,左侧有个女人上峰来了。”司马闯传音道:“一定是天狼派的野花女勾情波,她虽四十多岁了,看上去还是豆蔻年华,其心歹毒无比,其性最好……”他忽觉妹子在旁,似有不便出口之言,中途住口不往下说,太叔夜道:“上去了,轻功高极了。”

雷不同道:“你既与吞海凶煞、吼地神君有撕襟之仇,在此非常危险,我们超到前面去罢。”司马兄妹认为不可久呆,同时劝太叔夜离开为上。太叔夜倒不担心自己.他倒是为了雷不同的安全而答应,于是四人即悄悄地绕路前进.尽量避开峰上五人的发觉。

翻过几座峰顶,前面已无道路可行,太叔夜指定一个深谷道:“我们由这森林穿过去,顺谷底而行,远方那排奇峰非常特别,半只手说不定就藏在那里。”三人没有反对,一致跟着他穿行森林,费了很长的时间才到达那座深谷口边,太叔夜扬手止住三人道:“你们在此稍等,让我前去观察一下再招呼。”想不到事出偶然,他刚刚走出林缘,远远就看到有人影在谷内晃动,立即退回,向三人悄声道:“你们勿动,我发觉了齐秦威在前面。”

交代后又朝林外奔出,他灵机一动,长身纵起,装着毫无发现,如风冲上前,预计定会有人叫他。不出所料,奔出未到两箭之地,耳听齐秦威的声音招呼道:“那是不是太叔夜侠士?”太叔夜故装一愣,住脚问道:“是谁?”齐秦威自一处岩石后行出道:“是老朽。”太叔夜一见走去,大声道:“原来是堡主,那正好,晚辈有件重要事情奉告。”

齐秦威接道:“侠士与冷、佟两个老怪相斗的前因后果老朽都知道了。”

太叔夜故装惊讶的道:“晚辈处置不当吗?”齐秦威道:“老朽不能说侠士处置不当,唯那两片破襟宣扬过火了。”太叔夜忖道:“揭露你女儿的丑事也知羞耻吗!”

齐秦威见他不语,紧接道:“老朽家丑,那只怪老朽无德无才生出下流女儿,与侠士毫不相关,你不必误会,老朽绝对不会怪你。”他生怕太叔夜内心不快而起离异。

太叔夜拱手道:“谢谢堡主不责之恩,但目前另有急事一件,非堡主自理不可。”齐秦威闻言一愕,急问道:“什么事?”太叔夜道:“晚辈替堡主找上麻烦啦。”齐秦威突然哈哈大笑道:“你的行为就是老夫的行为,没有替不替的,说吧,什么人物找上老夫?”

太叔夜道:“雄狮派掌门和饿虎派掌门现已联盟火山派、阴谷派、天狼派要向堡主问罪,显然是晚辈撕掉他们衣襟之故,他们不找晚辈而找堡主,这是从何说起?”齐秦威陡现威仪,哈哈笑道:“谁叫你是老夫亲信之人,你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一计挑三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