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18章 恶行遭天谴

作者:秋梦痕

太叔夜这时看得完全清楚,只见他身着儒装,长抱被夜风吹得飘飘慾飞,貌相端正而慈祥,在龙眉凰目之间却又含有几分威严的气质,五寸长髯,目光如炬,只听其呵呵笑道:“我说哩,原来另有非常人物在此。”

太叔夜赶快自报姓名上前道:“前辈莫非即翔云散人?晚辈久仰之至。”翔云散人闻言惊道:“少侠就是……”他突然一停,改成传音道:“雷少侠名震武林,老朽近听淮儿说及你一切遭遇,真使老朽感慨莫名,今晚有幸,得睹少侠风采,确实闻名不如见面。”

太叔夜长揖道:“承前辈过奖。”司马伊人抢着问道:“公羊伯伯,我爹也来了吗?翔云散人含笑点头道:“你爹哪还有不来的.他刚才还遭火山派融老儿的偷袭哩。”司马伊人闻言大惊道:“没有负伤吧?”翔云散人呵呵笑道:“你爹何等高明,哪能让他偷袭得手。”

太叔夜道:“前辈还知道有何人到此?”翔云散人似对他非常爱护,上前执着手道:“风后派慈光夫人也来了,其他的人物太多,相信你都会过,唯后来所见三批,老朽都没有看出是何来路。”他的声音刚停,忽听两声轻笑起自附近,一人接道:“散人所谓不识,我倒调查出来了。”

音落中,忽然出现一男一女,男的身着道装,年龄与翔云散人相等,看上去真象个活生生的吕纯阳,女的是个中年美妇,淡妆素服,更显端庄慈和。太叔夜立即迎上道:“太伯母也来了,这位前辈如何尊称?”来的就是刚才说的那位慈光夫人和司马伊人出了家的父亲。

慈光夫人仰手拉住太叔夜慈笑道:“这就是伊人的令尊碧天真君。”回头向着碧天真君道:“真君,你老想一见的青年,现在告诉你就是这孩子。”碧天真君早已将一双神目注视未离,闻言念声无量寿佛道:“贫道有幸,得见武林奇才。”

司马伊人噘嘴道:“爹,自己人嘛,说什么客气话。”太叔夜再见一礼道:“前辈,如此夸奖太过了。”碧天真君叹声道:“贫道从不当面誉人,施主好自为之。”翔云散人接口道:“四周打得一塌糊涂,到底是为了什么?”慈光夫人道:“我遇上吞海凶煞,那恶汉竟如疯狂了一般,连衣服都不整齐,我正还待问散人哩。”司马伊人轻笑道:“那是病王孙挑起来的是非啊。”

接着将如何起因及刚才经过说了一遍又道:“他们想围困,结果被捣得一团糟,此际更妙,引来这么多武林人物,他们应接不暇啦。”三老闻言大笑,莫不认为太叔夜顽皮得可爱,翔云散人道:“现在混乱极了,正点子却在这里闲着,他们真是自作白受。”

太叔夜道:“不知有没有赤骨教的人来到?”碧天真君接道:“赤骨教在九神松谷内遭到一场大劫,白衣级死了三人,黑衣级死了五人,青衣级死了二十八人,现已元气大伤,要来也得重整一番才能来。”

太叔夜闻言大喜道:“那一场也是晚辈挑起来的。”司马伊人接道:“我会过海珊珊妹子,她说你杀了三个白衣级是吗?”太叔夜点头道:“不杀那三人还走不脱哩。”

三老闻言暗惊,都在心中忖道:“赤骨教的白衣级,每个功力都于该教教主差不多,他竟能同时杀死三人。”司马伊人望望她爹说:“爹,赤骨教白衣级退步了?”碧天真君含笑道:“你的意思爹知道,那不是退步.而是碰上的对手不同。”

翔云散人接口道:“老道,我们遇上一个怎么样?”碧天真君笑道:“千招之内只怕收拾不下。”太叔夜自谦道:“晚辈遇上的可能是冒充的。”

慈光夫人蔼然笑道:“赤骨教于别派不同,无人能冒充,孩子你的功力除武林王外,江湖属你第二啦。”突然一声大震起自前方.立将几人谈话打断,碧天真君火速纵出,似已发觉情况不对,翔云散人急急道:“夫人快从左侧接应,令郎和令援遇上强敌了。”

他说完立从左侧闪去,司马伊人大惊道:“怎么从三个方向去?”太叔夜道:“正面是你哥哥遇敌,右面是公羊淮兄妹和人干上了,三面都有,当然要分开接应,不是只有左侧敌人强点而已。”司马伊人道:“我们怎么办?”太叔夜道:“已有三人在暗中侵犯到了,你挡左面。”司马伊人闻言一震,两眼紧注左面一根石笋,太叔夜突然如电般赶至,掌起劲达,罢那间缚住一个人。

那人个子不小,被缚得几乎窒息过去,拼命叫道:“何方朋友?在下是武林王手下。”太叔夜仔细一看,认出那人是齐家堡南路总管隆美农,忖道:“此人曾闻为人非常公正,杀之未免不当。”立即松手道:“原来是隆兄,你如何在此?”

隆美农闻声吁口气道:“老弟,你几乎连老哥我的命给压掉了。”太叔夜暗暗好笑,问道:“你背后是谁?”忽然有人接道:“老弟.是我师一邦。”太叔夜忖道:“是东路总管。”接道:“还有自己人吗?”师一邦立接道:“西路总管年彭,北路总管欧护军都在附近,我不知是你,存心来偷袭。”

太叔夜微微笑道:“那个家伙可能不是自己人,他听到我们说话就开溜啦。”隆美农惊问道:“是谁?”太叔夜道:“在我们左面,他溜走了。”师一邦恭声道:“我们接到堡主火急手渝,说老弟已为本堡主龙令指挥,我等闻悉,莫不高兴至极,尚望各位大力支持,目前此谷非常混乱,请二位速向向处侦察,务求找出半只手的下落,如有消息,立即向小弟通知。”

二人都是壮年人物,闻言拱手宏声道:“谨遵指挥之命。”

太叔夜看着二人背影消失后.转身回到司马伊人身旁道:“没有变化吧?”司马伊人摇摇头,瞪眼问道:“刚才是个好机会,你为什么不把那两个总管杀掉?”

太叔夜摇头悄声道:“我虽要杀尽齐家堡的人,但也有个限制,那就是不杀无罪的,齐家堡四路总管虽说管理齐家堡在天下每个角落的高手,探听整个武林消息,然而却一点不坏,十几年来,江湖武林不管是哪一行的,他们都没有干涉别人行动,而且没有参加屠杀我家的事情,这样怎叫我杀得下手?”司马伊人激动的道:“你确实是一光明磊落的人。”

太叔夜叹口气道:“凭此我才取得正派武林的同情,否则我必孤立于江湖。”司马伊人对他已有深刻认识,一种难以说出的感情,几乎控制不住面上表情,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紧紧注视他面上。

太叔夜没有留心她的神态,正在全神察听四周动静,忽然道:“令尊等三位不在附近了。”司马伊人道:“打斗似亦移开甚远。”太叔夜道:“我们朝杀声最激烈方向走。”天空的云层越来越黑,地面上凭太叔夜的目力也只能看出五尺远近的模糊影象。司马伊人急道:“风力太强,莫非要下雨了?”太叔夜道:“凭你的内功还怕吗?”司马伊人道:“我不是怕雨阻止行动,而是更难搜查半只手啊。”

太叔夜道:“全谷内最低估计也有数百武林高手,不管是谁发现,他人必蜂拥赶去,要想个人独得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探听动静即可。”司马伊人道:“这样说来,我们希望无人发现啦.否则一场死拼难免。”

太叔夜道:“迟早有几场火挤的,除非半只手不现身。”司马伊人谅诧道:“有几场?”太叔夜点头道:“那是必然的,几场,几十场都可能。”

司马伊人想想忖道:“是呵,这个得到那个抢,抢来抢去当然有的是凶杀。”太叔夜知道她悟出其中道理,悄声道:“前面有三个在狠碰硬斗,我们不要走得过近。”司马伊人侧耳听道:“我听出来了.是盖世剑余龙祖.阴谷派毒姥姥,另外一个不知是谁?”

太叔夜道:“此人声音未曾听过,他的掌劲打出非常有劲,竟和余龙祖在伯仲之间,三人就毒姥姥稍差一筹。”司马伊人身不由主,渐渐向前移动,接口道:“余龙祖在问那人来历了。”

太叔夜耳听那人哈哈大笑道:“老夫乃世外散人,生平没有姓名,今晚得会二位,存心印证几手武林功夫而已。”

太叔夜忽然拉住司马伊人道:“他们现在石笋尖上动手。”

司马伊人举目无睹,看上去一片模糊,接道:“这种打法对毒姥姥不利。”太叔夜也只看到前面较高的三根石笋上坐着三个黑影,凭出掌的功力判断,他听出正面一根石笋上是那无名老者,左面一根上是余龙祖,右面才是毒姥姥,立即拉着司马伊人跟上近前一根最高的石笋上坐下道:“你仔细听,周围还有两处在拼杀。”

司马伊人环视一下没有看出什么黑影,但耳中确实听到隐隐的拼杀声,觉得距离起码在三十文外,问道:“你听出是什么人物吗?”“左面是武林王齐秦威独战七大特等高手,对方没有一人开口说话。”司马伊人大诧道:“谁敢和齐秦威动手?”

太叔夜也觉非常惊疑,道:“另一处在前偏左,那是一场混战,可能就是刚才移过去的,人数有二十几个,似连敌我都没有分清楚,人人都在各自为战。”司马伊人轻声道:“那我们就朝人多处去看如何?“太叔夜道:“再待一会,象我们这样窥伺的还多的很。”他口还未停,忽觉背后有了异动,回头一看,只见两条黑影如风奔近,立即沉声喝道:“来人休得乱闯!”

前面黑影似已听出他的声音,陡然刹住冲势,卓立一根石笋上大声问道:“是龙令指挥吗?属下师一邦和隆美农遭人逼来了。”后面那条黑影收脚不住,一冲竟越过师一邦那根石笋。

太叔夜让他住脚后才道:“是什么人?”冲上的那条黑影道:“赤骨教五个黑衣级骷髅精。”

太叔夜有意使齐秦威听到似的大声道:“师总管,隆总管勿怯,都到本指挥身旁来。”在两人刚刚纵近之际,耳听齐秦威传来一声大叫道:“太叔侠士,老夫委屈你作一指挥之职。”太叔夜纵声答道:“堡主言重了,你老现和谁对敌?”

齐秦威似亦非常吃力,只听他发出郑重声音道:“老朽本人和赤骨教教主本人及其六个白衣骷髅动手,快士赶快阻住那五个黑衣骷髅,千万勿让其逃脱。”太叔夜大声答应后暗暗冷笑,忖道:“算你高明,如不叫我阻住,再加上五个黑衣骷髅就够累死你了。”忽然,他又觉得情形有异,立对师一邦道:“师总管,你们到达时间不少了,怎的尚无动静?”

隆美农抢着开口道:“不好,那批怪物可能改追年彭和欧护军去了。”太叔夜皱着眉道:“你们是四个人一道走的?”师一邦道:“属下准备带年、欧二人来见指挥的,但到刚才之地才知指挥已离开那里,于是即分开找寻。”

太叔夜急急招手对司马伊人道:“姑娘,我们迎上去查查看。”回头对师一邦和隆美农道:“二位快到堡主那儿去,看势出手。”说完带着司马伊人一闪而去,隆美农看着疑问道:“他能截住那五个黑衣骷髅吗?”

师一邦郑重道:“三谋士的功力如何?“隆美农诧异道:“还提那三个疯子干嘛?”师一邦道:“堡主连那种功力的人物都不授给金龙令指挥权,凭此你就知道太叔夜指挥的能力了,换句话说,堡主不将他的功力看得与他自己差不多,谁也休想使用金龙令。”

在他们的左侧突起一声巨雷,同时住口注目,只见一条人影冲起数丈文,阴声怵怵地怪喝飘出道:“余龙祖,将来再会。”听到是个老太婆的声音。只见她飘出约丈余之外又道:“那位老儿,现在我老婆子知道你是琼楼三叟中之一了,领教你的高招啦。”突然一声哈哈大笑同样冲起笑道:“那就都告诉你罢,老夫仙海叟东郭明是也。”余龙祖的声音是师一邦、隆美农熟悉的,只听他声如巨雷大喝道:“胜负未分,二位为何就走?”第三条黑影可能是他,竟如脱弦之矢,如风追赶前面两条黑影而去。师一邦惊异道:“原来在苦斗。”隆美农冷笑道:“他明知堡主在那里拼斗赤骨教人,岂知竟毫不过问。”

师一邦道:“除了白衣人雷欢外,我们和他也是一样,堡主那里看情势非常紧张。”他的脚还未动,突然冒出无数黑影,忽忽之间,估计约有八九条,竟如幽灵般朝他们扑到,隆美农触眼看出最前面一人的形态,不禁大惊叫道:“青衣级骷髅!”

两人不约而同,翻身就朝后退,深知相抗只有死路一条。

齐秦威那面似亦增加不少敌手,闻其喝声越离越远,很可能也是撤退之势。师、隆二人在一阵拼命逃走之余,耳听后面的风声来得更近,且有三面包围之态,只惊得慌乱无比。师一邦急急道:“我们走错方向了,赶快绕往刚才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恶行遭天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