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02章 猎人的猎人

作者:秋梦痕

八奇指江浩道:“第三谋士大概就是那阴险无比的暗三计胡明心吧,他的那手十面埋伏剑法在下却亲眼见过。”牛大虎诧异道:“江兄在什么地方见过?”八奇指江浩道:“八年我亲眼见到他施出十面埋伏剑法硬碰三魁帮的第二号主黑天掌余魔的黑天掌法,剑法和内劲确实高深无比,但却没有胜过黑天掌余魔,双方百招为限,到头来打成平手作罢。”秃尾蛟牛大虎闻言大笑道:“暗三计胡明心只怕是留下了一手吧?或许是黑天掌余魔功力进步了,否则哪有平手之理,各位都知道,黑天掌余魔与长孙文、尉连武两位的拜兄齐天手尹忠兄打过一次大仗呢,不怕关洛三剑见怪,黑天掌余魔虽说较尹忠兄高出一筹,但却决难与暗三计胡明心抗衡。”

他这一比较,使得众人确信不假,巧三友的东门游接下去问道:“武林王三个女儿又如何?”忽听竹楼升起一声娇笑道:“我知道。”众人回头注目,只见海珊珊嫣然续道:“他大女儿叫齐霞飞,二女齐云彩,三女齐白玉,大的二十岁,最小的十八岁,武功比她哥哥都强。”

博古老海天察讶异道:“珊儿从哪里知道?”海珊珊娇笑道:“不光知道,而且见过五六次呢,那是尹玉姬姐姐说的啊,也是在她家里会面的,尹普大哥还是武林王齐秦威的大女婿哩。”

博古老海天察朗然说道:“爹却忘了你与关洛善人的女儿是手帕之交呢,这就难怪了,齐秦威与关洛善人是亲戚,虽说关洛善人与武林王相善,但晚一辈的交往无忌,往来探问不断的。”三巧友的南门归道:“南宫兄,你说还有什么又是何指?”破斧苍樵南宫甫道:“自这惊人消息传出不久,紧接道江湖上出现一个无名而神秘的少女,有人见她经常蒙着一面黑纱,到处访问一个姓雷名欢的青年男子,但却不说原因。”

他接着又道:“这还是小可,听说武林王齐秦威,剑祖赫连洪,三魁帮三大首领和盖世剑余龙祖,黑天掌余魔,神女余烟云也亲自出现江湖探查那个名叫雷欢的青年下落,各位,这到底不知出了什么大事呢?”众人闻言同声惊“啊”出口,博古老海天察道:“这也是老朽邀请各位来此的原因之一,希望各位行道江湖时特别留心。”

漠风剑叶冬绿偶然一瞟黑天鹅雷不同,触目见他面色不禁大诧,看出他竟是神情紧张无比,于是揣测到某件事情,立即传音道:“雷大侠,你要慎防秃尾蛟牛大虎!”黑天鹅雷不同闻音大震.立即收慑心神,朝他报以感激的一瞥,为防露出马脚,朗声提出一个问题道:“各位,在下在一件事情须当海老之面提出请教。”

三巧友中西门隐哈哈笑道:“雷大侠神秘仅次于海老,今天也有公开的事啦。”黑天鹅雷不同笑答道:“因这事情已不是密秘了,叶总局主,朱总局主,江总局主,关洛二友也知道,甚至还是尹忠首当其事。”

他立将关洛善人尹世泽道危,五岳潜龙遭异惊退之事一一说出后,又道:“问题在那张《海天一览图》,听说早已到了武林王手中去了,各位都是当今武林广博之士,试问那张神秘画图中到底藏有些什么惊人之秘?”博古老海天察起身郑重道:“这是老朽邀请各位来此的第一件大事,其它不说,唯此图必须向各位叙述根由,并希各位慎重查探。”说完举杯,敬了一巡后接道:“《海天一览图》虽是幅名画,但却实实在在是张两地合并的实地详图,一半叫天堂地狱谷,这个谷原名为天涯谷,自九十年前,该谷主人天涯客改名为天堂地狱谷,意义是有缘进谷者如入天堂,无缘进谷者如入地狱,原因是他在谷中一面崖下刻下百零八套绝世武功秘诀,任何人都可进入该谷学习,各凭天资定得失,成功者有一套即可扬名天下,失败者则必被其武功所误而无法生存。”众人闻言都给愕住,惟黑天鹅雷不同郑重道:“那百零八套秘诀有什么名堂!”

博古老海天察点头道:“天涯客是古今来两大武林绝才之一,他的天资之高,除当时与他齐名好友海角客外,可说前无古人,他为了要找一继承之人不惜将本身全部精华用错纵复杂之法刻在那谷中崖壁之上,悟透者当然还没有其人,甚至还没有学得一套者,然而在七十年前却有不少高手竟死于该谷之内,那是错练致死之故。”众人听得非常神往而又惊怯,饿虎掌朱成功道:“那张《海天一览图》就是天涯客留传江湖的?”

博古老海天察摇头道:“天涯客在九十年前刻完他的武功之后下落不明,另一奇人海角客为了怕它失传之故,亲手绘成那张地图,并且将他自己的住处海角琼楼地形也绘在其中。”众人又是同声惊讶,秃尾蛟牛大虎依然道:“海角琼楼在什么地方?”博古老海天察摇头道:“老朽生平为这两个神秘莫询的地点找了将近二十年之久,直到今天才向各位说明真情之故,这是精疲力尽自知无望啊。”黑天鹅雷不同叹声道:“你老尚且找不出来,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海天察摇头道:“人多好办事,各位别灰心。”

漠风剑叶冬绿道:“地图现在武林王齐秦威手中,他怎么也不会让人家知道的。”博古老海天察肯定地道:“他不会把持多久的,总有一天他要让江湖共阅的,因为其中尚有一点秘密他非请朽指点不可,到时老朽以公开武林共阅为条件,哪怕他不乖乖听命。”

黑天鹅雷不同悚然道:“你老不怕被劫持?”海天察大声哈哈笑道:“老朽敢夸海口,武林三大势力虽说视老朽如眼中钉,但却不敢动老朽一根汗毛!这中间另有奥妙存在,请各位不必过问。”

正在谈话中,忽听楼下传来一声女人的声音道:“小姐!尹善人家有人来接你啦!”海珊珊闻言大喜道:“我就下来!”回头娇声道:“爹,我不陪各位伯伯、叔叔啦。”海天察呵呵笑道:“你去罢,别在外面惹是生非。”众人闻言哈哈大笑!海珊珊噘嘴道:“爹,你除了这句话就没有别的好说吗,每次出门都是婆婆妈妈的,尹家庄是在山沟里,有什么是非可生的。”

在众人再次笑声中,突从楼上步下一个六十余岁的老妇人,只见她毫无苍老之态的慈笑道:“珊儿,你爹一点也不过份,每次你出门回来,多多少少都有一点事情发生。”她一面说一面向在座的客人打招呼,众人都起身问好,显然她是博古老海天察的老伴儿。海珊珊跺跺脚,一面下楼一面道:“妈,你老没有一次帮我的忙,我不来了!”她在众人大笑声中风也似的奔到草堂之内,见了一个十五六岁的丫头时,喜叫道:“哎哟!是阿纤呀,怎么着,我玉姬姐回来了吗?”阿纤起身笑道:“小姐还没有回家哩,她在山下等海小姐你一同去玩里。”

海珊珊噘嘴道:“玉姐真是,到了山下也不来坐坐,干嘛只叫你来。”说着走进一间房内,出来时身上多挂了一把白鞘红穗的宝剑,招招手道:“阿纤,我们走罢,玉姐只怕等得不耐烦啦。”这丫头架势也不简单,腰悬佩剑,眼神闪光芒,闻声一纵起身,紧紧随在海珊珊后面,二人如两只蝴蝶似的,翩翩飞奔下山。山下一株古树根下,此刻正坐着一位少女,身段之美,匀称绝俗,玉貌之艳,难以形容。看来只有十七八岁,一见二女奔下,立即起身,娇声道:“珊妹,我当你不来呢,干嘛拖到这时才下来?”海珊珊闻言娇嗔道:“玉姐,你还说我呀,过门不入还好意思说呢?”那少女显然是尹善人尹世泽之掌珠,只听她格格娇笑道:“你家里有那么多的江湖成名人物在座,我去了岂不别扭,下次再向你爹妈请罪罢,好妹子,别生气,快随我走罢,我有很多好消息告诉你。”

海珊珊惊讶道:“哎呀!原来你已暗地去过啦,阿纤真是,怎么不说呢?”阿纤娇笑道:“我哪有时间说呢。”三女边笑边动身,嘻嘻哈哈奔向西北。这时正当天明不久,路上还没有多少行人,海珊珊将她听到的消息一一说了出来。

“玉姐,听说尹叔叔遭人拦路打劫啊!”尹玉姬闻言大惊道:“是谁?我爹没有受害吧!”海珊珊安慰道:“没有,听说只死了三位护院师傅。”立将经过说出后道:“那个惊退五岳潜龙的异人不知是谁呢?多够威风啊,五岳潜龙连你舅舅都不买账,岂料竟被他一声传音惊退哩。”尹玉姬娇嗔道:“五岳潜龙龙氏兄弟竟有这种狗胆,竟然敢欺侮我爹的头上来了,除开我舅舅不算,就算我兄妹也会叫他们走投无路!”海珊珊劝道:“玉姐,事已过了,你还气他干嘛?”尹玉姬哼声道:“除非他们兄弟今后不撞上我,否则非杀得他们落花流水不可。”她急着要回去见父亲,脚底下无形中逐次加劲,及至中午,前面已现出一座高峰,阿纤叫道:“小姐,今天走得多快啊,看到庄院啦。”海珊珊为了使她消气,故意道:“玉姐,你们住的折城山比我住的王屋山风景好多了!”

尹玉姬尚未开口,忽听到前途有人高喊道:“小妹,你今天就回来啦!”在一处山坡上现出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人来,身着猎装,貌相英俊而雄壮,唯面上露出一点骄傲不群之态。海珊珊抢先叫道:“玉姬,尹普哥又在打猎啦。”尹玉姬点头道:“他哪天不打猎。”说着话,双方渐渐接近,尹玉姬娇声问道:“哥哥,爹爹怎么样?”那青年就是尹善人的唯一儿子,闻言挥挥手道:“在家很好呀,昨晚才回来。”尹玉姬哼声道:“五岳潜龙兄弟欺侮他老人家你可知道吗?”尹普见她面色不对,点头道:“那是爹一生要作好人之报,待在家里谁敢上门,这是第十次遇险啦,多吃几次苦头也好,今后他该不会再出门了。”

尹玉姬闻言气得跳起道:“好啊,你不替我骂仇人不说,口中还幸灾乐祸啊,我真想不到竟有这么个哥哥,有出息,有志气,这样才真算是英雄好汉啊!”尹普遭了一顿埋怨也不生气.显然是对这个妹妹有几分畏怯,耸耸肩道:“谁说我不愿去报仇.爹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一提报仇他就大发火气,你想我还敢采取行动吗?否则哪怕五岳潜龙有三头六臂,我也杀他们一个尸横就地呀。”尹玉姬似也知道她父亲的个性,忽而消极的叹声道:“爹就是这点脾气不好,恕人也要有个限度,否则武林人物总认为我家是好欺侮的呢!”海珊珊道:“玉姐,尹叔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不然的话。武林中焉得有那种人见人敬的道理,听说当时五岳潜龙兄弟还申明绝无伤害之意呢。”

尹玉姬道:“妹子,最低限度是侮我爹毫无抵抗力之人,换句话讲,他们眼中没有看得起我和哥哥呀,论武功,这儿没有外人,不是吹的.五岳潜龙不一定能抗得住我和哥哥啊,何况还有我舅舅的势力呢?”尹普道:“总之一句,爹的事我们管不了,而我们的行动他老人又要管束,此事只有暗中派人去告诉舅舅了,回庄罢。”尹家庄在折城山下南面,那真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好地方,庄院占地百余亩,高楼亭台,围墙花园,处处呈现得富丽堂皇。尹善人尹世泽一子一女,富甲关洛一方,夫人齐氏,为武林王齐秦威之妹,终年长斋供佛,家事都交下人管理。庄内仆众如云,男女老少不下五十余口,除了几个老管家之外,所有的都是尹善人自江湖上救来的贫病危殆,孤苦无依之人,这些人受了尹善人的感化,无一不情愿终身为仆,忠心耿耿,以关洛三剑之一的齐天手尹忠来说,在江湖上的名声何等响亮,但也情愿身列仆役之内。海珊珊对尹家庄似非常熟悉,随着尹玉姬直奔上房。

上房中央有间宽大的客厅,这时正坐着尹善人两老夫妇,海珊珊上前见过礼,尹玉姬禀过外出经过后道:“爹,听说你老道五岳潜龙威胁过?”尹善人呵呵笑道:“玉儿,你是听哥哥说的?”海珊珊接口道:“尹叔是珊儿说的啊,江湖上都知道啦。“尹夫人慈笑道:“珊儿耳朵真尖,不要紧,你尹叔不是好好的,玉儿千万别去找别人报复,妈也不许你乱来。”尹玉姬叹口气道:“爹妈不知武林中的险恶啊,人善遭人欺,马善有人骑。你越善,人家越觉得你好欺侮啊,杀一敬百,下次就无人敢再惹啦。”

尹善人大声叱道:“一个女孩子开口杀,闭口杀的成什么话。“尹夫人向海珊珊道:“珊儿你坐下啊,婶婶欢迎你常来玩,孩子你爹好吧?”海珊珊瞥眼看见尹玉姬噘嘴在生气,便伸手拉她同坐一旁,口中答道:“婶婶,我爹托您老的福,他老人家身体很健康,今天啊,有很多客人在我家聚合呢,我不是玉姐姐叫还不能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猎人的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