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0章 连环大拼斗

作者:秋梦痕

云霓聪明绝顶,会意笑道:“你相信剩下的有几人?”太叔夜道:“能随我到达彼岸的,也就是和我同样有毅力的人。云姐,你相信能有几个?”云霓笑道:“我怎么知道。”太叔夜道:“那就等着瞧罢。”二人边说边行,前面的温度渐渐如处炎阳之下。

云霓忽然道:“前面有人来了,自左侧一洞出来的,是司马闯兄妹,我不与他们见面。”太叔夜见她一闪隐去,于是传音问道:“前面是司马兄吗?”司马闯闻声大喜,出声答道:“还有我妹子,阿夜,快来啊,有人发现奇事啦!”

太叔夜上前问道:“什么奇事?”司马伊人接道:“有人发现火坑,也有人发现阴坑,两坑都是沉到地下去啦,火坑尚可判断只有数百丈,因下面有熔岩滚滚可凭,但阴坑黑漆漆的,内冒阴风刺骨,谁也不知深浅。”

太叔夜道:“这也算不了奇事。”司马闯接道:“所谓奇事是有原因的。”太叔夜催道:“我们走着说,到底是什么?”司马闯道:“所有武林都找那阴坑,听说半只手是到阴坑里去了。”

太叔夜疑问道:“这消息又是谁传来的?”司马伊人摇头道:“我们只听到有人叫唤、奔走,情形非常紧张!”太叔夜忖道:“莫非是阴谋?”三人奔行几条岔洞之际,耳听前面人声嗡嗡,便知群雄就在前面。

太叔夜道:“二位先行,我们仍旧装作毫无关系。”司马兄妹依言前进,太叔夜察声去远,这才举步缓行,忽觉背后另一岔洞口有人出现跟来,立即藏于一根石笋形巨石之后。

步覆声不止一个,行近时听出共有三人,突然有其中之一警告道:“佟兄和冷兄当心,前面有人!”太叔夜闻言一怔,暗忖道:“这是女人声音?对了,她是天狼派掌门野花女,好家伙,吼地神君和吞海凶煞也在这里。难道他们发现我的动静?”耳听三人就地藏住未动,岂知前面真有了异响,暗忖道:“野花女武功不比他人强,不料其听觉竟有如此特长。”

来人也是三个,而且在谈论什么,听出声音甚熟,依然一惊,暗叫一声道:“不好!”他听出竟是样麟派的碧天真君,风后派的慈光夫人和威凤派的翔云散人,立即传音道:“三位前辈当心,身前有吼地神君,吞海凶煞和野花女在暗藏等候偷袭!”

三人闻音停身,传来慈光夫人的声音问道:“孩子,你的声音老身听出了,他们在前面距离多远?”太叔夜估计一下答道:“约二十丈左右。”

忽然,他又听到另一端亦发觉有了动静,而那声音竟微不足道,起急又传音道:“三位前辈更要当心,那边来了特等人物!”他传音未毕,突听一个大喝道:“谁在向老夫偷袭?”太叔夜闻声一震,忖道:“原来那人是齐秦威。”

他想到这声音谁都听得清楚,传音慈光夫人道:“前辈,可能是吼地神君向齐秦威偷袭,你老三位请堵住这头,如中间没有岔洞,雄狮、饿虎、天狼三派这次会极端危险。”慈光夫人答道:“孩子,你不可从中出手。”太叔夜知她为人谨慎,应声道:“小侄遵命.请问伯母,叶哥又单独行动了?”慈光夫人答道:“刚才会着司马兄妹,还有小女作伴,他四人一道探阴坑去了。”太叔夜耳听没有了动静,忖道:“他们都在沉着应敌。”

忽然计上心来,忖道:“又可用石子捣乱了。”想到就做,悄悄拾起一把,起码也有十几颗,他并不一下掷出,用指一弹,噗声飞出一枚,目标直取齐秦威方向。齐秦威的声音又起,只听他冷笑道:“鼠辈.有胆就出来,一颗石子……”他说还未完,太叔夜循声连发,又给攻出四粒。

齐秦威发觉石子竟有无上劲力,显然也开始谨慎起来,只听他沉哼一声,掌风如洪涛澎拜而发。太叔夜察觉掌风已够到吼地神君等藏身之地.但却没有一人出手相抗,忖道:“这还不能激出火拼,他们有巨石挡住。”齐秦威被太叔夜那几粒石子的劲力给提高了警觉,似也不敢冒失冲进,但吼地神君等又因两面受敌而不敢明斗,甚至还知道石子是另一面的诡谋。

太叔夜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而非常担心,忖道:“这一端如有另外强敌到达,岂不是太叔伯母等也被困住?而那一端如有正派武林撞到,无疑定遭齐秦威毒手。”他想到这个严重情形之后,立即传音给慈光夫人,而慈光夫人听到后也感紧张,立即与碧天真君、翔云散人等讨论,结果由翔云散人潜往齐秦威后去预防正派武林接近,如有人去,马上阻止,另一方由碧天真君挡住慈光夫人的背后洞口,如有强敌到达时,火速通知慈光夫人撤退。

事情决定后.慈光夫人立将这决定告诉太叔夜,恰当这时,齐案威的喝声又起,那是太叔夜又掷出数颗石子之故。听声音,齐秦威似怒发如雷,位置显然已向前推进。太叔夜得到慈光夫人的通知后,心中全部安定下来,这时他已专心从中捣乱。

突然巨震连续响起,洞中石如雨落,这是齐秦威为防偷袭而采取先发制人之举,无辜的石笋,遭其劈得一塌糊涂。吼地神君等似知藏身不住,脚步声虽然遭齐秦威掌劲盖住,但太叔夜距离他们最近,一举一动仍难逃过他的耳朵,察出他有避重就轻之心,三人都有朝这面移动之势。他陡然运起双掌,察知到达两丈之内时,抽冷子连续猛劈而出,心说:“此路不通。”

他这几掌虽未发出全力,但与齐秦威的声势相比毫不逊色。刹时将对方阻在两丈处躲起不敢再动。齐秦威这下听出情形有异,已确定当前还有一面强敌潜伏,不禁哈哈笑道:“正面发掌的是谁?咱们首先将中间的收拾了如何?”太叔夜哪敢接口,只有闷声不理。

然而,这句话却将吼地神君等给惊动了,齐秦威的厉害,天下无人不知,这面再硬,总也虚实未明,他们不向齐秦威答话,似交互相商议,同时朝太叔夜这边发动攻势,突然间拳掌密集而出。太叔夜感到劲力如山压到,他为了替慈光夫人挡住正面,被迫不惜暴露内功,他那紫色的无上真气应手而发。

好在他仍处石笋之后,否则险被自己的气功照得原形毕露。慈光夫人一见他背影现出之刹,不由大大吃了一惊,火速传音道:“孩子,快换白衣,老身替你虚张声势拖延时间。”太叔夜闻言大震.暗暗埋怨自己道:“真该死!”

他这几掌不仅击退吼地神君等三人,甚至连齐秦威看到紫气都大大吃了一惊,怔怔的竟不敢再接近。慈光夫人走到太叔夜身前未停,继续劈出数攀,明知对方未到,但她仍虚张声势,太叔夜以最速动作换好白衣,传音道:“伯母快退,请速会合碧天真君另走他洞。”

慈光夫人传音道:“孩子,你一人在此要谨慎了。”太叔夜尚未接口,突听齐秦威大声叫道:“雷欢,你不是要找老夫报仇吗?目前正是你最好的机会!”太叔夜刹时改变声音冷笑道:“杀你的时机尚未到来!”齐秦威嘿嘿阴笑道:“那是你对老夫还没有能力?”

太叔夜冷笑道:“你最好问问自己受够了痛苦和恐怖没有,在我下手之时,那是你入地无门,上天无路之时,我要你眼看爪牙死伤殆尽,要儿子女个个毁灭,及至你整个家破人亡,势力没落,才是我挖你心、取你头的时候。”

齐秦威闻言之下,身不自主的退了一步,一阵阵寒意起自心底,他自己也不知为何有这种恐饰。当此双方对话之际,吼地神君等始知刚才那几掌紫气是出于谁人之手,这下可将他们吓得魂不附体。

两头无路可逃,他们心目中,此时对齐秦威倒看得还没有白衣大侠这么严重,原因是齐秦威虽然声势赫赫,但却能知道他部份深浅.而神秘的白衣大侠竟使他们连面都没有见过,这也是人之常倩,凡属看不到的威胁越严重。他们之间可能有什么磋商,太叔夜听出声音竟朝齐秦威那面移动了。

齐秦威这段时间不知在想什么?或许是被大叔夜那篇惊心动魄的言语,给提醒了他今后的计划,以致吼地神君等到了他身前四丈之内尚未察觉。太叔夜生怕这三人发动突然攻势而冲出齐秦威的防线,于是又拾起一块石子打出,这次他却运上了七成内功。石于带起破空尖啸的声音,对准吞海凶煞的背心直进。

齐秦威突听尖啸入耳,同时又察觉敌人已近面前,在清醒之霎大感一震,立将太叔夜的威胁变成难以克制的怒火,陡然狂吼一声:“你们来送死罢!”吼地神君等似亦下定决心硬攻,毫不退避的六掌同出!在一阵轰轰地巨响之下,整个洞内立起摇摇慾塌之势。

太叔夜估计双方功力之余,深知吼地神君等终非齐秦威一人敌手,这时他又另想起一法,忖道:“这三派在我灭之不难,此时一且给齐秦威收拾了,无疑是替齐秦威去了一分障碍,不行,我只能让双方制造裂痕,面不可使三人死亡!”耳听三人遭齐秦威迫得节节后退,正想开口许可三人退行之际,忽又出于意料之外,突听齐秦威的背后同样遭到不明人物攻击,声势之猛,竟与吼地神君这一面同样强劲。

这变化一起,真的将他喜坏了。但他想不到是哪批人物,忖道:“莫非是慈光夫人,碧天真君和翔云散人?也可能是吼地神君的同路人——火祖和毒姥姥?”正当揣测不明之下,身后忽然传来碧天真君的声音道:“贤侄,你退下,让我们三个老的来堵这头!”太叔夜翻身退后,悄声道:“前辈,你老三位都回来了?”翔云散人自后赶到接口道:“都到了!”太叔夜问道:“齐秦威受到两面夹攻.那面是谁?”

慈光夫人恰好来到,轻笑接道:“你想不到啊,不止一批哩,现已成了连环大斗啦!”太叔夜惊讶道:“连环大斗?”慈光夫人吁口气接道:“齐秦威背后是赤骨教主率领五个白衣级弟子,但老骷髅背后却又遭剑祖赫连洪,盖世剑余龙祖堵住……”她似有点气喘,一口气接不下去,翔云散人续上道:“赫连洪、余龙祖又遭火祖和毒姥姥在后暗袭,甚至又有琼楼三叟再攻火祖和毒姥姥,你想这场连环大挤斗是多么精彩!”

太叔夜闻言大乐,跳起就待哈哈大笑……但他顿悟不对,改成哑口闷笑道:“可惜没加上蒙边神拳,西天大师,驭鲸叟和葫芦双豹,嗯,他们怎能来得这样巧啊!莫非其中有名堂?”碧天真君接道:“我们也有这个疑问,但却搞不清楚,贤侄,我们在此堵住,你去阴坑探探看?”太叔夜点头道:“三位前辈慎防蒙边神拳等五人堵塞。”说完越过三老,朝着寒风最强的方向疾跑,他想到阴坑与火坑刚刚相反,那地方一定比任何洞内都寒冷。

绕行了十几条岔洞,背后震撼算是已消失,但却听到前面竟又想了隆隆之音,讶然自语道:“这又是谁在火拼?”在他加紧脚步走进时,耳听竟打得翻翻滚滚,仔细一看,于黑影闪动叱喝连声中,不禁高兴得几乎笑出声来,喃喃道:“我还担心蒙边神拳等去堵慈光夫人等三位,岂知竟在这里遭十几个赤骨教弟子给困住了,这真妙不可言!”他前面地方非常宽广,立即悄悄顺石壁摸索通过,毫无理会,仍朝前面奔驰!

半晌后,感觉寒风强烈无比,知道地点已到,且觉地方宽阔而陡高,于风势呼呼中,一切都听不到其他动静,忖道:“打斗虽然没有,但绝对有不少人物暗藏在内!”

突然一条黑影闪过跟前,速度非常惊人,这时他还招心被人发现,立即脱下白衣收起,仍朝前行。那黑影似也发现了形迹,忽于十丈之外发声问道:“阁下是谁?“声音相当苍老,太叔夜听出竟是三山猎叟管易,立即传音道:“管伯伯,是小侄雷欢!”管老听说是他,立刻大喜之极,惊讶道:“你没与强敌拼?”

太叔夜即将经过说出后道:“这正是一个良好时机,半只手有无消息?”管老头叹口气道:“原来他们都追到一条洞内拼上了,贤侄,事情真不好办啦,半只手本人虽末找到,但发现古树精的尸体了,一般推测,认为古树精已将半只手谋害,但他又遭洞内群雄中谁人杀死,目前你说的那场连环打斗,很可能就是各有怀疑而起!”

太叔夜急问道:“谁人发现古树精尸体?”管老头悄声道:“小声点,这地方是八条洞口的交接所在,方圆虽有五十余丈,如无阴风怒嚎之声盖住,只要稍有动静都能遭人发觉。目前看似无人,实际上暗藏不知多少,每个角落里都有人在窥伺。”

他侧耳一会道:“古树精的尸体没有疑问,是关洛三剑中尹忠首先发现的,但他找你没有找到,恰好碰着老朽,因此老朽定下一计,当时即与尹忠向各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连环大拼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