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1章 秘宝藏奇珍

作者:秋梦痕

洞壁上所刻的“冥路神居”四个字.顿将太叔夜给惊呆了他认为自己所处之地就是鬼神所居之所。怔怔地呆了半晌,忽又喃喃自语道:“世间难道真有鬼神?这太不可思议了。莫非是有一前辈异人自号冥路神?嗯,可能因此洞名叫冥路洞,而那个异人是因洞起号在此修炼之故。”

他反复推敲一阵忽然举手朝洞壁一击,因其内功精深这一来竟击出名堂来了。触手觉出那块地方似有点隐隐动摇之势。这感觉立即启发他的智慧于是运起十成潜劲,猛力往壁上推去。突然一股寒风从壁上涌出,顿时光明大放,只照得他火速缩手急退。洞壁竟似活的一样,他一缩手,洞壁立刻复原,光明寒风,什么都同时消失。

这是大叔夜久处黑暗之故,一旦突遭寒风一吹,光明突现,自是难免虚惊一场在他悟出道理后,自语道:“我的胆子到那里去了?他想到石壁定有机关,里面可能另有天地,于是壮胆再试,石壁立被推开尺余。不管有无危险,闪身如电,火速钻进,在石壁再合之刹那他身体已到了洞的另一面。

举目惊注满眼都是银光不由他惊啊一声道:这是珍宝库咧!”原来他处身之地是一方形石室,四周有堆集如山的各种珠宝古玩,不知其名,高大粗细,方圆奇形一目之下都是世所罕见之物。这些,在他不过惊奇而已内心却毫无获得之慾。石室是经过人工修建而成,四壁全无门户,仅室顶有九个小洞,大如拳头,分品字形组成,寒风就是自那九个小洞吹来。

奇怪的是四方角上五尺之高外,各有鹅卵大小的明珠一颗。不知作何用途,石室内珠宝之光强盛胜于白昼,似无须四宝珠照明的必要。

大叔夜仔细地观察一会心想“这就是冥路神的居所了,外面那四字显然是指此室而言,这位前辈异人原来是个大收藏家。忽而忖道:那个石壁竟费了我十成全力才能推开一条缝这位前辈的功力不问可知,显为当年一大奇土,不知有否遗了什么武功秘籍呢?”他一想到秘籍,立即开始往珠宝堆里仔细翻查、希求找到一些奇迹。然而,翻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可凭推敲之迹。

最后,他在珠宝堆里查完,又仔细查找地面和四壁,但四周光滑如镜可以一目了然,显然没有可寻之疑。仅仅那四颗大珠有点蹊跷,于是,他行近一面举手摸摸,感觉不是嵌死的,略微有点松动似的,随即五指一合,轻轻在外一吸,应手而脱发现珠塞处竟是一个很深的洞窟,里面似还可以流动空气。

洞窟太小不能伸手去摸,立即就近侧着脸朝里看,忽然地发现洞里有个难以想像的东西。大叔夜喃喃道:“是个人!”原来他发现洞的最深处有个怪人,那人又矮又瘦,面带姦诈之情,盘膝而坐、双手捧在胸前,衣袖不长可以看到两只的手掌,那手掌更怪,一只漆黑如墨,另一只又似常人肤色,因洞大深看去不太清晰。忽然,他发现那人睁开眼睛了,两道目光如炬,恰好朝他这面看来,只惊得他几乎要掉头避开,心想:这可就是冥路神吧厂

谁料还未想完,只见那人诡秘的笑了一下,嘴chún启动,阴阴的发声道:“在下唤了阁下三天不答,谁知阁下也有好奇之心!”太叔夜闻言一怔,忖道:我是刚到室中,这不是活见鬼,难道不是对我说话?”继而想到他目光确实是朝着自己,立即壮胆接道:“阁下是谁?”

怪人阴阴笑道:在下乃当今武林高手,人称半只手的就是。”太叔夜闻言豁然大悟,诧异忖道:“原来他也到了这个地方!”半只手见他不答只阴阴的笑道;”本人已获得你妻子所炼之丹,发誓要替她报仇。冥路神,你装作不理也不行,还是将所有珍奇异宝交出来吧!”

太叔夜豁然明白想道:原来他将我认作冥路神啊!”灵机一动,装作愤怒的道:“老夫不交又怎么样?”半只手阴声笑道:“你还认为你妻子的武功,不是你的对手吗?”太叔夜似有所悟,接道:“她自己尚且不是老夫对手,凭你这残废又有何用?”

半只手哈哈笑道:“你妻现己去世了,她留下遗言说:凭她三颗黄金丹足可要你性命,例况我还得有天翻地覆神功哩。

只要七七四十九天以后,这道阴阳墙即可被我攻破,到那时就不由你不交出全部奇珍了。”

太叔夜闻言大惊失色忖道:“玉雕琼楼中秘密被他得去了?这如何是好!”一沉思,诈笑道:“就算你能得到老夫宝藏,量你也出不了阴坑和火坑!”半只手突然立起,似发觉什么疑问,大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敢冒充冥路神?快说!”

太叔夜不知自己在什么地方露出破绽,闻言大感一惊,于是干脆承认道:“半只手你曾听说有个病王孙吗?”半只手忽然哈哈芙道:原来是你呀,你是不是名叫太叔夜?”太叔夜朗声笑道:“一点不错!”

半只手吁口气道:“久仰你神秘闻名于武林,不料在此会面,兄弟你是怎么来到冥路神居所的?”太叔夜久闻其诡计多端,谨慎答道:“遭仇人打下火坑,侥幸不死!”半只手大笑道:“那我俩是同病相怜了!”

太叔夜摇头道:“全然不同,你是因宝逃避来此。”半只手大声道:“我逃避是事实,但怎敢逃避到这个险地来?’大叔夜闻言一呆,问道;那是什么原因?”半只手恨很声道:你知道有海蛇和古树精吗?

大叔夜点点头,问道:“他们如何?”半只手道:“在下所以有半只手之号,完全是因为他二人之故。右手因救古树精而只剩一个中指,左手因教海蛇而遭敌人齐根劈去。小兄弟,你说。这够不够江湖道义?”太叔夜道:算得上生死之交!”

半只手道:“这是当年之事暂且不谈,唯在两年前我于须弥山听到一个消息,说有一江湖葯师曾在某一奇谷中得到一件宝物那就是玉雕琼楼,我和海蛇、古树精发誓同谋共享,决心要将宝物夺到。经过两年时间,才在昆明得手,这事的后半段相信你都知道?”

太叔夜道:“不但是我,天下武林尽知。”半只手道:“是在下定计,要海蛇和古树精出面报信,一面存心洗脱两人关系,一面则好在暗中探听消息。因此才能逃到上面那个古洞。”这事太叔夜早有预料,接道:“算你计策成功了。”

半只手道:不料海蛇与古树精两人共谋,私下存心将我杀死,因之在火坑边,我三人即展开一场激斗,古树精虽是我杀死,但我却遭海蛇偷袭一掌被他打下火坑。太叔夜大笑道:“你也和我一样,没有到底而发现洞中有洞!”

半只手点头道:“咱们是同病相怜,应该合作!”太叔夜焉能相信他的甜言蜜语,问道:如何合作?”半只手道:“宝物可在你那两间石室内?”大叔夜忖道:“他怎能肯定有两间石室呢?此点必有因跷。”含糊应道:“一点不错!”

半只手道:“此洞名叫冥路洞,一切秘密都在我这面两间石室之内,你答应将所有宝物均分,我可使你再回阳世。”太叔夜沉吟忖道:“目前他的功力定比我强,洞壁一通,我即死无葬身之地,此事必须慎重应付。

想罢接道:“阁下意见良佳,但我无能打破这道间壁。”半只手大笑道:“这洞的一切秘诀虽在我手中,但机关则在你那一面,只要经我指点,那真易如反掌折枝。”一顿又道:“假如你不合作,那也不要紧,再过四十余天,在我一切内外功夫炼成时,其后果你是知道的!”太叔夜大笑道:“这个我知道。”

他眼一转道:“这事尚待考虑。”半只手忽然改变声色阴笑道:“还有什么考虑?”太叔夜道:“墙壁一通,就算你不杀我,而我也无法出那阴坑。”半只手陡然怪笑道:“你一定想不到,咱们可从一条最方便秘道出去呢!”太叔夜朗声笑道:“你就是因此点才知道我冒充冥路神?”半只手哈哈笑道:“你很聪明,因这条秘道是冥路神自己打通的!”

太叔夜道:“咱们休息一会再谈吧,你恐怕要练功?”半只手似亦到了练功之时点头道:“你想清楚再说吧。”太叔夜顺手将大珠塞住洞口,于是坐下忖道:“玉雕琼楼说是自须弥一个奇谷出现,显然就是天堂地狱谷了,唉!那是在我出谷之后了,我真该死,为什么不多加时间搜寻呢。而且又知道那谷中秘密甚多。

他自悔一阵又想到:“这道墙壁的构造绝不简单,否则半只手焉能要求合作呢?显然,他就算练成天翻地覆神功和那黄泉金丹也无法攻破这道墙壁,不然何必急在四十余天之前呢?”他机智超人一等,凡事不易上人大当,反复想出其中通理启,便有休息之意。

但忽又发现一点疑问,忖道:“半只手一旦练成天翻地覆神功和冥路神之妻的一切奇能,可以想象,天下武林再也无人是他的敌手了,那么,他何事不可称心如愿?还要这些死宝干嘛?”想到此点,不由大大一惊,喃喃道:“此中定有非常之事,我得小心,再谈时,我要和他斗心计。”

顿饭之后,他起身取了大珠立朝窟中看去,岂知那半只手似已早在那儿等了不少一会啦,他见窟内射光,似已不耐地大叫道:“太叔夜你不要偷偷地在那儿穷搜秘密!”太叔夜哈哈笑道:“咱们各不相犯,各得其所。”

半只手跳起道:“那你是想找死!”太叔夜见他面现恐怖之情不禁一怔问道:“怕我找到机关出来使你走火入魔吧?哈哈!”半只手冷笑道:“那你就错了,黄泉鬼姑的金丹之内藏有她两百年苦练的神功精髓,食后不但得到她全部功力,而且练任何其它武功都不会入魔。”

太叔夜沉声道:那你为什么怕我出来?”半只手阴笑道:“目前虽未练成天翻地覆神功,但黄泉鬼姑的功力使出,即武林王齐秦威只恐亦非我的敌手,哪还怕你出来,我之所以不许你乱找那是怕触动冥路洞火山机关一旦触动机关此地即成火海。

太叔夜心里大震,面无所动地大笑道:我已成了必死之人,火山爆发与否与我毫无关系,相反,我倒想劝你早点离开,不要因这些宝物来葬送你称霸武林之功。”半只手大急道:我已答应你均分珠宝,那时任你出洞还不行吗?”

太叔夜大笑道:“只怕你的双掌不听指挥!”半只手冷笑道:“你不相信我的诚意?”太叔夜道:“在下被不兑现的诚意害得多了!”半只手沉吟道:“那你要如何方能相信呢?”太叔夜道:“最低限度,我的武功能在你手底下逃生!”

半只手道:“你的意思是什么?”太叔夜道:“你将天翻地覆神功秘诀公开咱们共同修炼,你多了黄泉鬼姑那一份,相信不怕败于我的掌下这是第个一条件。”半只手不知他就是白衣大侠,闻言答道:“再说第二个条件?”大叔夜道:“你得将冥路神的一切秘密全部说出来?”

半只手心中一转,似有某种诡谋道:“还有什么?”太叔夜道:“你既得有黄泉鬼姑之丹,相信当今武林已无对手,因何仍守在此处不动,我想决不是因珠宝之故!”半只手闻言一震,暗道这小子名不虚传,确实厉害非常我可当心一点!”答道:“黄泉金丹尚欠时日,而且它处没有此地安全。”太叔夜知道他在胡说乱道,心想:“你想在我面前敷衍可不行!”

沉吟一会道:“首先你将天翻地覆秘诀拿来罢,其实我也只有两个条件。”半只手阴阴笑道:两个条件我还没有答应哩!”太叔夜大笑道:“那我就不谈了,这两间房内非常古怪,我还只查得一间哩。”

半只手似恐怕他找到什么,神情立即紧张道:小子,接着!大叔夜忽见小洞里飞来一倦纸团,伸手一接,知是天翻地覆秘诀,耳听半只手沉重的声音道:“那是准备给海蛇和古树用的副本!”太叔夜一面打开,一面接道:“只恐不是真的!”

半只手闻言一呆.暗悔道:该死!我被这小子给逼昏了,为什么不弄个假的呢?”他边悔边气道:“小子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太叔夜目睹纸上确是两篇奥妙无穷的练功口诀,心中之喜,难以言宣,立即默记,反复暗涌。

半只手在那边看出他的神态,心想,我比你先练三天到时你让我劈开这堵墙壁时,那就要你死无葬身之地了,何况我还有黄泉鬼姑的武功那时足可取你性命,在得到冥路神元丹之后,天下岂不唯我独尊!”

太叔夜天资何等卓越,默记数篇后,即已心领神会又听半只手在那边大声道:“小子,现在你知道那不是假的?”太叔夜故装糊涂道:“你写得歪歪斜斜,真使我看不出好坏,加上其中有些部分还弄不懂?”

半只手得意地哈哈大笑道:“那只怪你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秘宝藏奇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