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2章 又现白衣人

作者:秋梦痕

太叔夜突听传来一阵掌劈、拳击之声,知道外面开始攻击了。显然有攻破洞壁之势,立即问道:“你那石室是否可以攻破?”半只手道:“不可能!”

太叔夜立即传音授计道:“你先缓和他们情绪再说,我们好慢慢想出退敌之策!”半只手大急道:“如何能缓和他们的情绪?是不是伪造一份假秘诀?”

太叔夜大急道:“不可,他们都是老姦巨猾之辈,伪造秘诀很难瞒过,纵算瞒过,洞道炸毁更快,他们能让你离出此地吗?”半只手一想忖道:“这小子确实比我高明。”急问道:“那用什么方法?”

太叔夜道:“先问他们因何知道你在此地,再问些其他事情,这些虽是废话,但必须拿这些来转弯抹角,释其怀疑。然后你再郑重的问他们是不是将三条秘道都堵住了。”半只手也非等闲,他的心眼很少有人能逃过手掌,闻言大大佩服太叔夜道:“小子,我也活过五十岁,从来就没有遇到你这样的聪明人!”

太叔夜急急道:“废话少说,赶紧应付。”半只手面朝一个碗大的洞口大声道:“各位别费牛劲了,这道石壁乃是人为的东西,其中有机关操纵,就让你们劈三年也是白费气力,咱们还是谈谈条件的好。”外面的拳掌声音顿止,传来“剑祖”赫连洪的语气冷笑道:“你知道厉害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交出秘笈就行了!”

“半只手”哈哈笑道:“要秘笈不难,说妥了我马上自这洞内掷出来,但我得先问几句必须问的事情。”赫连洪沉声道:“什么事?”

“半只手”轻松似的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赫连洪似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声音忿怒的大吼道:“老夫几个被你冤死了!”

“半只手”闻言一呆,忽然哈哈笑道:“那一定出了妙事了啦?”赫连洪道:“老夫打下一个小子入火坑,以致引起武林各派疑忌,一致说老夫得了‘玉雕琼楼’,几乎导出一场糊涂拼斗!”大叔夜豁然忖道:“原来是你这老鬼打下我的,好啊,将来更有你受的。”

“半只手”陡然大笑道:“可惜,可惜,为何不打起来呢?哈哈!”齐秦威的声音接口骂道:“下流东西,你死在眼前还有什么好笑?那件事如无‘海蛇’的出面说明原委,谁又相信你逃来此地!”

“半只手”听他语气与事实不符,深知又是海蛇不说真话碰巧引来,否则谁能相信他不会死。立即接口道:“因此之故,你们才认为另有秘道,通到阴坑?”齐奏威沉声叱道:“不然老夫等焉能到此。”

“半只手”哈哈大笑道:“听你们议论声音,相信不下有数十人,那是很明白的告诉了我,你们都挤在这一条秘道了,换句话说,你们也仅仅只找到这一条秘道。哈哈,你们也该知道狡兔尚有三穴,不过,你们别看急,我的武功还有一点点未练成,等到你们找到第二条秘道时,我还有时间从第三条出去,不过,我得警告你们这批自高自大的玩意儿,等到我出来的时候,我绝不杀死你们,嘿嘿,但也会使你们比死还难受!”

他把太叔夜的这一策略运用得妙极了,霎时将外面的大批老姦巨猾之辈,搅得又惊又乱,顷刻传进一阵嗡嗡议论之声。不但没有攻洞,竟连大声说话声都没有了。

“半只手”一见生了奇效,只乐得几乎笑出声来。立即传音太叔夜道:“小诸葛,成功啦!”大叔夜早在他全神朝外对话之际,早将那道堵墙的机关拉动,以迅速无比的动作,在堆集如山的宝物中挑选一批古董玩器推到墙外,然后再将墙壁复原,这时听到“半只手”的传音,立即道:“阁下看看你室内多了些什么东西?”

“半只手”低头一看,诧异道:“你准备带这些东西到江湖上去卖?”太叔夜传音笑道:“你真是没有出息,那些东西是给你脱险的!”

“半只手”豁然道:“我明白了!”继而又道:“小诸葛,我不如干脆将那无用的‘玉雕琼楼’掷出去岂不更妙?”太叔夜道:“不可!他们必定怀疑,而且那‘玉雕琼楼’你必须保管好,一个人岂能忘本,否则你怎能对得起前辈古人。”

“半只手”摇头道:“我不能保管,你要,我留下给你。”太叔夜道:“那玩意有多大?”“半只手”道:“不大,可以自这洞内塞进,你当心接住,我用内功推过来了。”太叔夜知他不会施以暗袭,将掌拦住洞口,未几,顿觉掌触一物,而且传到一股无比阴劲。接下忖道:“这人确已练成无上功力了,今后得处处当心他翻脸。”

低头一看掌中,不禁暗暗称奇道:“这座小小的玉楼真是鬼斧神工!”他不知秘发是藏在什么地方,但也不去想它,顺手收入袋内,突听外面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道:“半只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半只手”闻言大怒道:“忘恩负义的东西,你到这时还不放过我,好罢。‘海蛇’,我出去第一个首先杀你!”太叔夜闻言忖道:“原来这是‘海蛇’的声音!”

耳听“海蛇”的声音嘿嘿笑道:“老子是替‘古树精’报仇来的,‘半只手’别人不知你的心眼,我‘海蛇’却非常清楚,你说有三条秘道么?嘿嘿,那是鬼话!”“半只手”气得几乎要启墙冲出,大骂道:“匹夫,你活不了多久的!”

紧接着又一个声音大喝道:“半只手”,现在你无诡计施展了吧?限你半个时辰之内考虑,否则老夫就炸洞了!”这声音相当急燥,“半只手”接道:““火祖’你想想你能够独得吗?”

“火祖”的怒喝升起道:“凡来此地之人,事先早有约定,那你不必多管。”“半只手”哈哈笑道:“你们这批人哪个真正的讲信义,我已练成‘天翻地覆’的神功,此‘玉雕琼楼’再也不须要了,但要我双手奉送却办不到,最低限度也要你们争夺一场!”

赫连洪的声音传出道:“你有何法使我们争夺?”“半只手”大笑道:“我先说明,你们听着,‘玉雕琼楼’相信你们也没有一人见过,我现共有三十余件宝物,可说都是世间所无,但其中绝对有‘玉雕琼楼’在内,我将它一件,两件,三件,连续从这窟内掷出,那就看你们谁的运气好啦,哈哈,希望得到真正‘玉雕琼楼’的就快点远走高飞,找个深山古洞去练四十九天,出来时咱可要与他用‘天翻地覆’印证一场,看看谁练得到家!”

他说完亮出一件古董道:“我一点不说假话,你们外面漆黑,从暗地看明一定看得清楚,这东西可不是石头吧?”说着连换十几件,只看得外面的人眼花缭乱,无不惊讶那来这么些奇珍异物,而且无一不是货真价实的东西。

“半只手”不敢玩弄太久,陡然大喝一声,顺手朝外掷去,哈哈笑道:“你们抢罢,要眼疾手快,就算不能得到真正‘玉雕琼楼’,最低限度也可发得横财!”外面的人物被他调侃得晕头转向,他们虽不重视价值连城之物,但却生怕“玉雕琼楼”被他人夺去,真是不信也得信了。

太叔夜只笑得弯到地上去了,但又不敢出声,眼看“半只手”一蹲一起,似忙得不亦乐乎,耳听外面大喝大乱,不禁急急传音道:“阁下,时间到了!”“半只手”闻声急问道:“下一步怎么作?”

太叔夜道:“偷偷开墙朝外冲,趁乱冲出洞去!但勿伸手攻击,否则必遭围堵!”“半只手”道:“你也来?”太叔夜道:“这个自然,你冲出时要扬声高叫,非得将这批人引走不可,否则我的功力不够,难于逃脱。”

“半只手”道:“你相信我不使坏?”太叔夜道:“现在的你,不是当年的你了!”

“半只手”大乐道:“能得你这小诸葛信任,我‘半只手’此生再不孤独啦!”太叔夜耳听一阵轻微的怪声传出,知道他已开动外面的机关。

未几,突闻室外惊比四起,其中一人大声叫道:“‘半只手’逃走了!”太叔夜不敢出去,只听人声如潮如涌去,忖道:“希望没有人查看外面石室,否则这个小洞必定引人怀疑。”想到这里,立即将洞塞住,生怕外面有人看到里面一切。

其实,那批老姦巨猾的顶尖高手一旦闻到“半只手”逃走时,他们哪还怀疑其他,一个个又想夺宝,而又怕单独撞上“半只手”遭殃,这一去再也无人顾及石室,霎时去得干净。

太叔夜等了一个多时辰,一直就没有察知半点动静,心想:“确是走光啦!”忽然,他想道“冥路神”那张字条,喃喃道:“我难道就这样离开这里不成,‘金母玉露液’既有那样的好处,我还从哪里去找奇遇?此事必须要冒生命危险而不可放弃!”

他突然下定决心,立往“冥路神”的练功室走进,牙根一咬,轻轻将尸体移动,喃喃祝告道:“前辈,你如可惜宝物理没,务请暗助晚生成功!”尸体是移放地面了,椅上的玉盒也看清了,但却就在这时全室顿起微微震动,越震越厉,越动越急,只吓得太叔夜心忙意乱,探知火山马上就会爆发,紧张中,伸手急取金钥匙,火速往玉盒上小洞一插,转动一下,只听“铮”的一声,盒盖打开,触目确见一玉瓶,另外有一颗紫色丹丸。

他忍不住心中的恐怯,再不敢稍加停留,更顾不了堆集如山的宝物,猛提一口丹田真气,忙忙似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哪还管他一切,拼命就往开墙机关冲出,伸手一扳,墙壁立开,但地面震动己如雷鸣,显出爆炸就在顷刻之间了。

太叔夜几乎双脚站立不住,身体跟着摇晃,惊叫一声,朝外猛闪,出得“半只手”那间室鼻子里已闻到浓浓火气味道。这一吓,真正是汗流如雨,他顾不了前途是否正确,只知有隙就钻,好在他轻功功神速无比,一口气奔驰数丈远,但前面仍黑暗沉沉。不料就在此际,突然一声天崩地塌的巨响起处,只震得他丹田剧痛无比,突然坐倒地上,不禁大惊道:“不好,我受了严重内伤了。”

刹那之间,满眼突现殷红的火焰涌到,事实上根本不容他停留,迫不得已,他又咬牙撑起,带伤狂窜。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紧接又是数声大震突发,大有世界末日来临之势,所有洞道,连连崩塌不停,他觉出后面的大火被阻塞了,但前面的通路竟也断绝,居然硬要将他活埋了。

事到此境,他也不打算逃了,忖道:“不管将来如何,我的伤势非要马上止住不可,否则出去也成废人了。”他忽然想到所得之物,立即先将红丹吞下,忖道:“这可能是‘冥路神’留下的元丹!”但他忽想到身上先得的那支玉瓶内有疗伤丹时,不由伸出左手去摸,然而忽然停住,苦笑一声道:“里面共四种,在这漆黑的地方那能分得出何为救伤之丹!”

顿了一顿恨声道:“我冒这大的生命危险,目的就是‘金母玉露液’,今后不管他有无生望,我得先将它吞掉再说。”口停手动,摸索着取去瓶塞,一仰脖子,张口吸得点滴无余。不料,他这一发狠倒是碰对了,突感鼻内奇香外冒,丹田伤痛立止,全身清凉无比,这还是小事,领觉双目大明,黑暗中视物如白昼中一般。

这种奇异现象,至时只喜得他跳起欢叫道:“妙啊!”忽然他觉出洞道竟连一点空隙都没有,立即又突然坐下道:“我己遭活埋了,纵有奇遇也是毫无用处!这岂不是空喜一场?”坐了良久,他怎么也不放弃希望,自言道:“我只有多加时日来挖洞了,不管能不能打通,除此再无别法。他一面挖洞,一面想到刚才那批人和“半只手”,心想:“他们不知有人埋在洞内没有?”

实际上他忘了时间,“半只手“不但逃出,而且在洞外一处独战以齐秦威为首的四十余大高手,若非人数太多之故,不知是何人要死在“半只手”的拿下。及至火山爆发大起,因之才使“半只手”冲围而出,但也打伤了好几个人。这场火山爆发虽震坍不少地方,但却没有冲出地面,其震动范围竟又非常广大,百几十里的居民都被惊得惶惶不安。

好在时间不长,民房损失有限,但一般乡民少见多怪,数日内传遍整个西南,无中生有,越传越不象话,一切神鬼谣言不径而走。火山爆发的第七日,那个山谷的洞前出现一个又瘦又矮的怪人,头发披覆衣服不整,两支袖臂垂到地下,看去有三分像个老乞丐。

他不是别人,即为七日前独战天下群雄的“半只手”,他到那座高崖脚下一看,摇头自叹一声道:“完了,连这上面的古洞也封死啦,小谙葛是被活埋无疑了,可惜,我倒是失去一个可爱的劲敌啦!”

他看罢转身,扬长朝山谷西面而行,似是毫无目的,只见其抬头喃喃道:“时间快到中午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又现白衣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