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角琼楼》

第23章 初斗武林霸

作者:秋梦痕

广文华吐出最后一字之霎,人如流星斜曳,瞬息纵下山去。半只手一见哈哈笑道:“没意思,没意思!”云霓接口道:“你这最后一招,确是两百年前的黄泉鬼姑绝学,难道是得自天山?”

半只手叹气道:“姑娘博识广阔,真使老朽佩服,黄泉鬼姑确实隐居天山黄泉古洞,但老朽所得确是冥路洞内,此事之因果,将来再和二位姑娘说罢,我们此际必须追赶那姓广的行踪。”

二女想象其中定有曲折,同时应声随行。一路无话,三人一直追到天黑,半只手道:“老朽算定他要去的地点,现在不用急,今晚暂在这山谷中休息,天明要入唐古拉山脉了。”海珊珊道:“找个石洞就好,不然我怕蛇!”半只手哈哈笑道:“你们女孩子的个性,老朽清楚,这个尽管放心,还必须替你们找个地方,谁叫我要你们做伴呢!”

云霓笑道:“我还与你有点关系哩,论理你还应该照顾我们!”半只手闻言大异道:“老朽与你有关系?”云霓道:“现在不讲,你也休问,将来自然使你明白,问题在你承认不承认啦!”

她是海角客的女儿,而半只手又学了‘天翻地覆’神功,论名份,半只手就是她的师兄,因此,她所说的关系就在这里,但半只手不明她的出身,所以大感诧异,其实半只手在初见时就很喜欢这两个少女的纯洁。就算没关系,他也会尽心照顾,经云霓含糊一说,他已相信其中确有原因,于是更多一份爱护,生怕二女被人欺侮,想了一会后,他总是想不出理由似的,也就含糊道:“老朽自小孤单,可能真有亲人?”海珊珊咭声笑道:“连我都不知道,你怎么能知道呢,别想了,早点寻洞隙吧,天都快黑啦!”半只手耸耸肩道:“不但要找住的,而且还要吃的呢!”

云霓扬起手中纸包道:“我们还没吃呢,不必再找了,大家分着吃也够了。”半只手在前走着想着,忽然仰手一指道:“那崖必有洞隙。噫!已有人在那里啦!”云霓道:“慢点,那烟起太高,绝对不是少数人烧的火堆,先察清楚再去。”半只手见她精细无比,轻声呵呵笑道:“云妞儿真是老江湖了,你们勿动,让老朽先去瞧瞧,不知是什么鸡毛蒜皮的人先占了我们的宿处!”

海珊珊咭咭笑道:“你真有点霸道。”一顿道:“原始荒野之地,怎么能说是你的呢?”半只手伸伸舌头,暗叫:“这妞儿真厉害!”云霓见他一闪不见,心中忖道:“不知他认不认我这个师妹,此人本质实在不坏,假使认的话,爹真有了传人。”海珊珊见她不语,问道:“姐姐,他与你真有关系?”云霓点头道:“将来你一定会明白,我们坐下等消息吧。”

她们坐下不久,突听那崖下隐隐传来一阵巨震,云霓陡然起立道:“半只手遇上强敌了!”海珊珊跳起道:“我们快去看看。”二女走出不到十丈,忽见一条黑影如飞扑来,看出竟是半只手,只见他满面喜色大叫道:“妙啊!”云霓问道:“谁在拼斗?”

半只手哈哈笑道:“我去时还没有开始.只见火堆旁围坐蒙边神拳、西天大师、驭鲸叟、葫芦双豹等五人,后来在我准备现身挑斗时,突见武林王齐秦威赶到,因之使我停止未动。我以为他们有场大打,谁知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和好如初,众人竟起身相迎哩!”

云霓道:“那不稀奇,他们有利则忌,无利则和,小人与君子不同的就在这里。”半只手暗暗忖道:“我对小诸葛也是这个态度,难道我也是小人?”海珊珊见他发愣,催问道:“你还没说是谁在拼斗呢?听声音越来越激烈啦!”

半只手回过神来道:“那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衣人,单独向齐秦威挑战,我判断他就是第一个白衣人。”二女闻言大惊失色,尤其是云霓,因为她自己就是第二个白衣人,目前现身的显为太叔夜无疑,急急道:“我们快去!”

半只手眼见二女神色不对,横身拦住道:“你们要帮齐秦威?”海珊珊大叫道:“谁要帮他,白衣人就是我哥哥!”半只手闻言大大一呆,既而哈哈笑道:“白衣大侠就是小诸葛啊!妙极了,你们别急,只准偷偷地看!”

云霓大急道:“他不是齐秦威的敌手!”半只手明白一切后,跳起大笑道:“你们知道什么,天翻地覆功他已练成了啦!以前所以不告诉你们,就是怕他活埋在冥路洞府啊,现在可以全盘托出了!”

他见二女惊疑不定,立将冥路洞中一切经过说出后道:“他这时在用天翻地覆的内功和招式打得有声有色,齐秦威竟以全力在抗拒,不过,那老霸主确非等闲,功力之深,比传言的厉害数倍。”

二女得闻经过后,这时喜之不胜,焦急之情立刻减退,双双催道:“那我们快去看!”半只手道:“从右侧转往崖上,我还是防止另外五人助齐秦威厂三人急急飞纵,半晌登至崖边,各择掩蔽之所,伸头朝外注目。崖下的火堆更炽,光照百丈,西天大师等正在紧张旁观,齐秦威与白友人身影难分,各以平生的内功和招式飞舞,火拼于二十文外,数丈圆的火堆几乎有道劲风扑灭之势,响声似如雷鸣。

半只手突然发现一个事实,只惊得心神不宁,忖道:“齐秦威这种内功之深,看来有超我一筹之势,那……那小诸葛的天翻地覆神功如何能敌得住?噫,但他应付自如,根本没有紧张之情呀!这事有点古怪!”突然,他心出大喊一声,几乎叫出口来,悚然暗道:“槽,我不是他对手啦,天呀,他一定得到金母王露液了!”

其实半只手估计错了,这白衣人是大叔夜不错,他费了几天苦撑,居然被他挖到坍洞之外,这场拼杀算是出洞第一次。而现在所用的并非金母玉露液之效,那是他原来所用的,加上天翻地覆神功和冥路神的元丹之故,如果金母玉露液发生作用时,此际的齐秦威那有与其打成平手之理。

云霓已看得喜极了,心想:“爹爹的预言实现了,我的终身……”她想到这儿独自羞答答的,偷眼一看海朗珊,生怕她看去似的,海珊珊这时眉开限笑,小嘴张的大大的,那种傻呆呆的样子,只引得云霓咭的笑出声来。好在崖高数十丈,加上下有雷一般的响声盖住,否则不被下面的人听见才怪。

海珊珊被笑声惊觉,回头叹气道:“姐姐,阿哥多豪壮啊,他能拼斗天下第一号霸主啦!”云霓微笑道:“只怕名声越大,仇敌越多!”忽然只见半只手倒曳而下,哈哈笑道:“你如敢动,野和尚,我半只手就要你马上归西。”

西天大师可能有什么援助齐秦威之言而被半只手听去,他这一现身,立将旁观五个镇住,甚至紧张提防,各运全功戒备!半只手一见怪笑道:“咱老子今晚是看斗而不想出手,你们不动,咱们和平相处,否则凭你们五人还差一点儿。”

五个看出今晚情形不妙,内心虽不服气,但却无一敢动,惟驭鲸叟冷笑道:“你与白衣人有关系?”半只手哈哈笑道:“他是我最佳敌手,岂能让你们以多取胜!”白衣人闻言纵声大笑道:“阁下有意碰碰齐秦威吗?”

半只手哈哈笑道:“我还未弄清你是不是小诸葛呢?”白衣人大笑道:“你的金钥匙交在谁手里?”半只手闻言大笑道:“那就不错了,小诸葛,金母玉露液不可独吞。”

白衣人大笑道:“我拿的是一颗红色大丹,因此几乎葬身火窟?”半只手闻言一呆,忖道:“那是冥路神的元丹。”齐秦威是自知毫无取胜的希望,双掌齐挥,纵身退开三丈道:“雷欢,凭你目前的功力仍旧报不了仇[”白衣人收手大笑道:“不出半年,你的老命除非自杀,否则自有你受的!”齐秦威冷笑一声,挥手向西天大师等五人道:“我们走!”

半只手纵声笑道:“咱们在唐古拉山脉内再会!”白衣人看六条黑影如飞而去,随即走到半只手身前道:“齐秦威的功力出乎想象之外.不知得到什么内功密笈练成的,此人尚未运出全力,将来势必当心。”半只手道:“此人功深如海,武林中无人知其底细!”

白衣人脱去伪装收好,现出本来面目,立即朝崖上喊道:“云姐和珊妹可以下来了。”云霓接口道:“你们上来不行吗?”

半只手哈哈笑道:“你先发现我们啦!”

太叔夜点头道:“我听到云姐的轻笑声了。”半只手大诧道:“你竟这样细心,不知齐秦威等听到没有?”太叔夜想想道:“他怀疑暗中有人是很可能的,但绝对不知是谁。”二人同时拔起,笔直升至崖顶,海珊珊扑上抱住道:“阿哥,听说你有奇遇啦!”

太叔夜摸摸她的秀发道:“苟老儿把一切都告诉你们了?”半只手诧异道:“你叫我苟老儿?”太叔夜道:“江湖传言你姓苟名警呀。”半只手骂道:“浑小子,你怎能相信江湖人胡言乱语,那是骂我老人家机警如狗!”二女同声道:“你到底姓什么?”

半只手苦笑道:“我老人家乃是世家子弟,当时因杀了岭南一个知府的儿子才流浪江湖,自那以后,谁也不知道我就是岭南四公子之一的寇敬了。。海珊珊咭声笑道:“寇敬与苟警听着差不多,可能是江湖传错了。”太叔夜道:“寇老儿不知道近日出现两个神秘人物?”半只手寇敬诧异道:“有两个?”

太叔夜道:“一个是什么血刃帮的帮主,江湖字号名血魔天孙,本名广文华,是个美少年。”云霓立将半只手所闻广文华之事说出道:“此人与你说的一点不错,其功力高深无比!”半只手寇敬接口道:“云姑娘说的一点不错,他与我的功力可能是半斤八两。”

太叔夜接口道:“另一个是什么冥王谷的谷主,姓封名百代,也是个美少年。”云霓大惊道:“那就是天堂地狱谷的前任谷主之后,老谷主是天涯客的死敌,只因半招之差,愤而让出该谷给天涯客后,竟不知去向。”

半只手寇敬道:“唐古拉山脉的风云可能就是起在此人身上。”太叔夜诧异道:“齐秦威等就要入唐古拉山脉?”半只手寇敬点头道:“凡天下高手都去,原因尚还不明。”太叔夜道:“那我们赶急走,先探清原因再说。”半只手寇敬道:“我现在将两女交给你了,咱们各走一路。”太叔夜道:“你先走一步也好,我这个相貌暂时不让敌人知道。”

半只手寇敬长身道:“唐古拉山脉长千余里,咱们详细探索。”三个见他去后,随即也起身前行,云霓拉着海珊珊走在后面,问道,“什么是金钥匙?”太叔夜立将冥路神居石室一切详细说明,又道:“我挖出坍洞时,还得到另一个消息,听说尹玉姬和齐霞飞己遭冷令沙和佟猛遗弃了,原因是齐白玉和齐云彩又被那两个坏家伙诱到手中。”海珊珊惊道:“尹玉姬和齐霞飞怎么办?”

太叔夜叹声道:“听说二女已出家做尼姑了,但到底是什么原因尚待查明方知。。云霓道:“齐秦威自己尚且不管,我们又何必多事?”太叔夜叹声道:“尹善人对我恩深义重,齐霞飞虽可不管,但尹玉姬岂能不顾,最低现度也要通知尹普找她回去。”

云霓知他是恩怨分明之人,不禁深深受其感动,和声道:“这事你交我办好了。”太叔夜激动道:“那就更好,谢谢云姐操劳。“三人已进入奇峰峻岭之区,太叔夜渐渐留神四野一切动静,回头道:“云姐,一旦有事发生,你和珊妹只在暗中窥伺,干万勿出面!”

云霓道:“这点你放心,必要时我和珊妹到前面等你。”太叔夜沉吟道:“最好不要等,我在没事的时候会来找你们。”海珊珊道:“阿哥,你现在还隐秘行踪干什么?”

太叔夜道:“我是为了与我有关的一些人啊!敌人拿我没有办法的时候,他们会用卑鄙的手段去找与我有关系的人。”

突然一声冷笑传出当前林内,带着苍劲的语气道:“老夫也有察破你行踪的一天啊!”

太叔夜闻言大惊,立朝云霓摇手止步,长身拔起,直朝林中扑进!暗中之人语落身去,背影留给太叔夜清晰的认识,似乎存心引逗其追去之情,他走出十余里,回身落在一座蜂顶。

太叔夜毫不迟疑,行藏被其认出,衣服也放弃换了,追到时冷笑道:“赫连洪,你是想加速自己的死期!”

原来那人竟是剑祖赫连洪,只见他阴阴笑道:“你确是雷声厉的幼子?”太叔夜忿然接道:“可惜你识破的太迟了!”赫连洪纵身大笑:“你认为老夫的剑术不能杀你?”太叔夜冷冰冰的接道:“今天不是在火坑,没有你偷袭的机会了。”赫洼洪见他立在坡上,恶念陡生,突然一掌横扫而去,他竟用八成内功。

太叔夜正想先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初斗武林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海角琼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